« 渭水故都秦二世巍巍大唐狮子吼 »

解读无字碑



  大唐弘道元年十二月丁巳(683年12月27日)夜,高宗皇帝崩逝于东都洛阳之贞观殿,享年五十六岁。临终之时,悲慨而言,“天地神祇若延吾一两月之命,得还长安,死亦无恨。”遗诏“七日而殡,皇太子即位于柩前。陵园制度,务从俭约。军国大事有不决者,取天后处分。”文明元年五月丙申(684年6月3日),武则天遵高宗皇帝遗愿,命睿宗皇帝亲自护送高宗灵驾西返。八月庚寅(9月25日),入葬乾陵,魂归故土。(《旧唐书》本纪卷五 高宗下)
  为称颂先皇文功武治,武则天为高宗皇帝于乾陵内城朱雀门外阙楼前,立述圣纪碑一尊。碑身方形,通高7.53米,边宽1.86米。庑殿式顶盖,碑身为五色方石榫卯相连而成,与碑座共成七节,故亦称七节碑,数取七矅,即日月及金木水火土五星,意为功德如七矅般光照天下。



  碑南阳面线刻海石榴及獬豸纹,庑殿顶四檐角各有一尊护法力士,头顶斗拱,怒目圆睁。可惜如碑身曾圮塌剥泐般,力士像也是肢体残缺,北侧两尊甚至荡然无存。
  据清人林侗《来斋金石刻考略》载,述圣纪碑骈体碑文由武则天亲撰,中宗皇帝书丹,“字法遒健,深得欧虞遗意。”共四十六行,行百二十字,总约五千六百字。
  述圣纪碑或在大明嘉靖三十四年(1556年)那次惊天动地的关中大地震时倒仆于地,所以罕见金石学家著录,世人少知。1957年修复此碑时,所见文字仅有十之一二,除顶部第一方石无字外,其他阴刻于碑身阳面。初刻之时,文字“填以金屑”,光彩夺目,而现在已是漫漶不清,支离破碎了。



  大唐神龙元年十一月壬寅(705年12月16日),僭位篡唐十六年的伪周皇帝武则天死在洛阳上阳宫仙居殿,“遗制祔庙,归陵,令去帝号,称则天大圣皇后”。次年正月丙申(706年2月8日),中宗皇帝护送则天皇后灵驾返西京。五月庚申(706年7月2日),与高宗皇帝合葬于乾陵。
  与述圣纪碑对称的,在阙楼外又立起巨碑一尊,通高7.53米,宽2.10米,厚1.49米,总重高达98.84吨。碑首浮雕螭龙八条,碑南阳面线刻狮马,其狮昂首怒目,其马则屈蹄俯首。“碑侧镌龙凤形,其面及阴俱无字。”(《雍州金石记》)
  如此巨制石碑,却“其面及阴俱无字”,以武则天一生好大喜功,张扬气魄,身后却没有留下一篇自吹自擂的鸿篇巨作,令人难以理解,于是无字碑遂成千古疑案。

  无字碑,因何无字?
  附会索引的答案,概括起来大约有三种:一是说武则天曾有遗言:“己之功过,留待后人评说。”故而一字不铭;二是说武则天“德高望重,无法可书,留后人评。”故而一字不铭;三是说武则天死后,如何记略其一生,令中宗皇帝左右为难。贬斥生母是为不孝,颂扬国贼则是不忠,索性一字不铭。



  究竟如何?不妄自揣测,细细观察碑身,答案自现。
  无字碑碑阳,尤其是中上段人为毁损较少处可清晰可见布满了约4.5厘米见方的细线阴刻方格,整面贯通,从上至下九十五格,从左至右四十四格。《乾县新志》载无字碑“向无字。金元后,往来登眺,有题咏诗篇刊其上。”大唐覆灭之后,不再成为皇家陵寝的乾陵渐成游人登临题咏之处,自大宋徽宗皇帝崇宁二年(1103年)至大明崇祯六年(1633年),无字碑上共有三十九人题刻四十二段(碑阳三十二段,碑阴十段)。细观碑阳线格与题刻剥泐较轻处,可以发现题刻叠压于线格之上,故而可知线格为立碑时初刻,其功用也必是为凿刻碑文而事先规划的方格,有如描红簿子。由方格数量也可推导而知,最初无字碑上欲刻碑文字数约有四千二百字左右。社稷重归大唐后,武则天生前为自己拟订的碑文,必有诸多僭越之处,嗣君不可能再为其刊刻于碑上。存而不论,便是最好处置,因此有居于左侧的无字碑。



  碑阳中上方,有一处磨去线格整平石面后的郑重题刻,篆额“大金皇弟都统经略郎君行记”,正文为契丹小字。
  契丹文分契丹大字与契丹小字两种,均为参照汉字而生造。契丹大字是在辽国神册五年(920年)由耶律鲁不古与耶律突吕画出,共三千余字。后来又由耶律迭剌创制出适应已发展至拼音文字初步阶段的契丹小字。契丹小字的最小读写单位,现代学者称之为原字。据现有资料统计,共有原字三百七十八个,每个单词由一至七个不等的原字排列组合而成。两种契丹字在辽国与汉字并行。辽灭金兴,契丹字又与女真字和汉字并行于金国境内。明昌二年(1191年),金章宗完颜璟明令废除契丹文字,契丹字在金国境内遂渐绝用,仅在中亚河中地区的西辽则继续行用。但至大明时已无人可识读。
  郎君行记上的契丹小字左侧,极为珍贵的刻有汉字译文,因此得以使今人可以辨认出部分契丹小字以及原字用法。虽然如此,契丹文字亦是死文字一种。生造文字,先天不足,断无可重新解读使用的可能。



  拓片反相。
  译文曰:“大金皇弟都统经略郎君,向以疆场,无事猎于梁山之阳。至唐乾陵,殿庑颓然,一无所睹。爰命有司,鸠工修饰。今复谒陵下,绘像一新,回廊四起,不胜欣怿。与礼阳太守酣饮而归。时天会十二年(1134年)岁次甲寅仲冬十有四日。尚书职方郎中黄应期,宥州刺史王珪从行,奉命题,右译前言。”
  天会为金国太宗完颜晟年号。完颜晟之父劾里钵有子十一人,其中名撒离喝者曾至关中任都统经略,自天会九年(1131年)至十四年(1136年)屯军于乾陵西南方向的凤翔府,时间与职官均与碑中所载相合。
  这位皇弟撒离喝,碑文记略“向以疆场无事猎”,仿佛英武,而在四年之前,大宋建炎四年(1130年)春,“金兵来攻,玠击败之,撒离喝惧而泣,金军中目为‘啼哭郎君’。”(《宋史》列传第一百二十五 吴玠传)
  啼哭郎君,可怜有此诨号,实在不雅。

  碑文题刻,须墨拓后,黑底白字方可辨认仔细。直观碑面,大多题刻无法仅凭肉眼识读。包括大明嘉靖年间进士王尚炯“送杨遂庵还朝过乾陵”那一节,也是遍寻不得:

  无字碑,
  谁立竖?
  李兮唐,
  周兮武。
  千秋冤结一抔土,
  唐家余子不足数,
  于阗此意晦终古。

  幸好,在180mm长焦镜头下,还是留下了三两段石色浅显处刀痕较深的题刻。



  “皇明嘉靖丙申(1536年),楚朗溪陈仲录清刑过此,冬日如春也。”



  “钦差巡按陕西监察御史王鼎,巡历过乾陵,秋日西曛,因伤往事,故勒马登临,徘徊久焉而去时,嘉靖四年(1525年)十月望日识。”

  秋冬之时,万物萧瑟,不免伤古,睹物思人,感怀良久。



  我至乾陵,皆在夏日。彼时,阴霾散去,又见晴天朗朗,巍巍大唐。

Nikon D70s
AF Nikkor 180mm f/2.8 IF-ED +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 2.06K
  • quote 2.花福堂
  • 无字碑本是则天皇帝给自己立的叙圣记碑。结果武则天以皇后身份入葬乾陵,自然不能有叙圣记碑。而中宗因为害怕武家势力,也没有把碑撤掉。就这样留了个无字碑。
  • 2012/2/9 23:19:1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轩易
  • 对楼主崇敬之情,溢于言表。不知楼主可有计划去宋陵?如去,吾亦在京,不知能否随往?
  • 2008/12/23 12:57:18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