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唐气象谒唐陵 乾陵 玄武门 »

混沌花树

  那天,午后离开乾陵青龙门,沿着环山公路向南,有目的但全无方向的去寻找乾陵北门玄武门。
  公路上空旷寂寥,忽而乌云散去,酷热难耐,只有连绵成片的油菜花地,还有花丛上忙碌嘈杂的蜜蜂们。

  公路远处,有个后生和他的姑娘,两个人手牵在身后,嘻笑着慢慢走近。
  迎上前问后生是否知道南门所踪,回答说就在不远处,如果离开公路走田间小径抄近道,更是片刻即到。
  说话间,有些拘谨的姑娘依然紧紧握着后生的手,双眼懵懂仿佛牵着父亲衣角依偎在身后的孩子。

  道谢分别,转身回望,那个后生和他的姑娘,两个人手牵在身后,嘻笑着慢慢走远。
  忽然间,觉得静谧的世界变得很单纯,之前与揽客车夫之间的不快迅即烟消云散。
  那一刻,每个人都是极简单的,我们只是要在山野丛林间寻找乾陵北门,仿佛快乐的游戏,全无燥热饥渴。
  即如同那个后生和他的姑娘,那一刻,他们只是快乐的在环山公路上行走,浸透在如苹果花蜜般的爱情中。

  只可惜,一切只是回忆,没有他们的影像。
  当然,设身于影像之中的人,与置身于影像之外的人,所思所感全然不同,亦无法感知如那一刻的简单。

  前行不远,路左便有踩踏出的土路,与田垄土埂相连,蜿蜒远方。
  道边的油菜花地高出土路一尺有余,走在低洼处,视线几乎仅与菜花齐平。
  于是瞬间,世界向我展示出我思想里的单纯世界。极目之处,仅有金黄绵延的油菜花,与孤零一株墨黑突兀的石榴树。



  那一天,地平线上昏黄一片,应是远处沙尘蔽日,仿佛单纯世界中的混沌。
  七日之后,再访乾陵,除却那些千岁的巨石生灵们,挂念的还有这株油菜花海中浮沉的石榴树。



  原本蓝天白云,可是在离开青龙门之后,乌云却如同海潮一般从梁山西北汹涌而来。
  在公路上快步行走,天真的试图与乌云竞速,希望能在再见石榴树时看到他身后掩映着碧蓝如洗的天。
  却不想,几乎刹那,便被阴影笼罩,看着乌云似那垂幕迅即合拢,遮蔽天际。



  于是依然混沌,依然混沌。
  仿佛朦胧未开化的世界,一艘清漆木船,扯着仅存骨架的帆,漫无目的。
  漫无目的,漂荡于混沌之中。



  那一刻,直觉得恍惚。

Nikon D70s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 2.06K
  • quote 9.cw
  • “大地说:你身上飘着什么异香,   
    是苍天把它洒在你的掌心?   
    天上的什么诗现在令你心醉神迷,
    ......
  • 2012/1/8 0:16:4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M
  • 。。。天地间一读书人
    你很幸运,桃花是,石榴树也是

    回2楼,陕西盛产石榴,田间路边,随处可见。而且那树的形状很典型,一看便知。
  • 2008/7/4 11:39:5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yeti
  • 非常非常的漂亮.还有,"他的姑娘"......
  • 2008/7/3 17:24:5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t
  • 簡單,寧靜。愛麗絲一定也來過這里
  • 2008/7/2 16:14:06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