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良将劲弩孝陵草草 »

蜷缩

  四月长安归来,渐入盛夏,暑热愈是汹涌激烈,精神愈是颓堕委靡。

  蜷缩在空调房里的沙发上,在地图和电脑间搜索着哪里即有历史遗存又不至酷暑难耐,想着去晋西北吧。计划了大同,拜拜云冈,访访云中;因为继续蜷缩着,几日后计划改作代县,走走雁门,看看广武。盘算之时心潮难耐,起身饶着北京城里置办行头,结果却是继续蜷缩回空调房里的沙发上。
  每天心中焦燥,一壁厢督促自己必须在浏阳县农民运动会暨花炮展销会之前离开北京,一壁厢痛骂自己贪图安逸而裹足不前。于是在这样日复一日的批评与自我批评中,北京迎来了漫天花炮暨数码花炮的两会,而我却仍然蜷缩在空调房里的沙发上。
  后来,终于有一天,奋力站起身的羞耻心终于打败了和我蜷缩在一起的惰性,于是破门而出,慷慨激昂的去买了车票,背起行囊出发。

  可只惜,目的地不是晋西北,而是比北京更为溽热不堪的安徽。直到坐在D31里,看着来来往往漂亮的上海列车员丝袜妹妹的时候,还在心中一壁暗骂自己堕落,一壁厢安慰自己不过是把计划调整为更早之前安排妥当的遍布南朝帝陵的南京丹阳,故而回安徽中转而已。
  于是,在理论上做为中转的这半个月里,继续每天或者蜷缩在空调房里的床上,或者蜷缩没有空调房里的床上。

  如今,晋西北早晚已经是秋凉似水,侵人肌骨。
  而南京呢,什么时候才能不那么热?
  而我呢,什么时候才能成行?
  秋天吗?

  整理完秦始皇陵兵马俑的几组照片以后,手中再无可做记录的照片,西安之行近30G的照片已经悉数归档整理完毕。
  零碎还有几张,五月在北京兼为导游时随手拍摄的照片,整理出来聊以安慰蜷缩着的八月。





  恭王府花园墙角处几茎绿叶碎花。



  天坛里牡丹花展,有那么一朵,色彩浓淡氤氲,仿佛湿笔蘸着胭脂晕染在花笺之上,楚楚可怜,于牡丹富贵之外别有一番雅致。







  琉璃厂西街上纷繁拙劣的俗赝之作中,或因色彩也有几件令人可喜。琉璃厂,海王村,曾经的儒雅之处,现今已是铜臭不可闻。最为窘迫一次,站在某家门前,店主生生将我推开并声声令我让开,然后冲将至街上以蹩脚英语招呼三五个南欧或南美穷学生模样的游客。经常与西街之上几家画廊交易名家字画,却被家撮尔赝品杂货店如此对待,实在哭笑不得。



  杨梅竹斜街头里,难得看见现在还有玩泥巴的孩子。不过小时候玩泥巴,却保不齐哪个长大以后就成了成名的侠客、得道的剑仙。总之,看这活份劲儿,肯定不会蜷缩着度过八月。

Nikon D200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 Voigtländer Ultron 40mm F2 SL II + Nikkor 50mm f/1.2
Nikon D70s
AF Nikkor 85mm f/1.8D
  • 2.06K
  • quote 5.Leira
  • 喜欢牡丹那张。

    素不喜牡丹,太张扬,仿佛要一口气把美色都绽放。

    这朵,不同。
  • 2009/1/12 23:21:4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beibei
  • 你就这么一直走?不用生计了么?
    图片是越来越好了...
    胡成 于 2008-9-9 21:16:23 回复
    生计?生计早已难以为继了。
    不过,大学毕业十年,理想与现实艰苦抗争十年,理想惨败于现实十年。总是要找个机会,给理想一次胜利的机会吧。
    等走不下去了,再为生计。
  • 2008/9/8 10:48:0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Amethyst
  • 一朵牡丹被你拍得那么娇羞。仿佛都不是牡丹了,又仿佛都不是真的花儿了,而是画。
  • 2008/9/2 22:32:4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Ler
  • 难得看到玩泥巴的孩子!
    简单。快乐。
  • 2008/8/29 3:36:38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