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肘鬃膊焰故依然涉水辟邪 »

千五百岁辟邪

  现在在地图上测量,陈文帝永宁陵神道麒麟正北三里半,便是已愈千五百年,南京现存最早的一对神道石辟邪。可分析GPS航迹,为寻找到他们,我却在午后徒步八里。
  甘家巷向东一站,有南京炼油厂,故而方圆左右即以此为中心工作生活。有南京炼油厂小学,东西各开一门,西门也即后门南侧,有一处从原炼油厂中学单独分隔出的操场,掩映在四周繁茂的法国梧桐树丛中,荒草杂芜。
  操场正中,东北、西南相向两只巨型石辟邪,阔步昂首。操场围栏外的中学生们正在军训,小学生们正在嬉戏,辟邪所在之处却空无一人,于嘈杂声中孤寂落寞。



  孤单落寞,原本即如此。在朱偰先生《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图片中,此对辟邪还在一片荒芜田野中,远处栖霞山仿佛眼前。而如今,高楼林立,人声鼎沸,没有了原本属于他们的神道荒野,感觉却是那么不合时宜,如同动物园里圈养着的麻木茫然的狮虎。
  此对辟邪本不知所属,1979年,在西北二里南京炼油厂基建工程中,发现萧梁桂阳王萧融与其妻王氏綦韶合葬墓及墓志两方,始知其为萧梁桂阳简王萧融及王妃墓前神道石仪。1983年,南京炼油厂厂方按征地批复要求在南京市文管会指导下,按原位将泥土本已掩至腹下的辟邪提升于地表之上并修复。

  桂阳简王融,文帝第五子也。仕齐位太子洗马,与宣武王懿俱遇害。天监元年,赠抚军大将军,封桂阳郡王,谥曰简。 无子,诏以长沙宣武王第九子象嗣。
  《南史》卷五十一 列传第四十一 梁宗室上

  长沙王懿平崔慧景后,为尚书令,居端右。衡阳王畅为卫尉,掌管钥。东昏日夕逸游,众颇劝懿废之,懿弗听。东昏左右恶懿勋高,又虑废立,并间懿。懿亦危之,自是诸亲咸为之备。及难作,临川王宏以下诸弟侄俱隐人间,罕有发泄,唯桂阳王融及祸。
  《南史》卷五十二 列传第四十二 梁宗室下

  太祖十男。张皇后生长沙宣武王懿、永阳昭王敷、高祖、衡阳宣王畅。李太妃生桂阳简王融。懿及融,齐永元中为东昏所害;敷、畅,建武中卒,高祖践阼,并追封郡王。陈太妃生临川靖惠王宏,南平元襄王伟。吴太妃生安成康王秀,始兴忠武王憺。费太妃生鄱阳忠烈王恢。
  永元中,长沙宣武王懿入平崔慧景,为尚书令,居端右;弟衡阳王畅为卫尉,掌管籥。东昏日夕逸游,出入无度。众颇劝懿因其出,闭门举兵废之,懿不听。帝左右既恶懿勋高,又虑废立,并间懿,懿亦危之,自是诸王侯咸为之备。及难作,临川王宏以下诸弟侄各得奔避。方其逃也,皆不出京师,而罕有发觉,惟桂阳王融及祸。
  《梁书》卷二十二 列传第十六 太祖五王

  桂阳简王萧融,萧梁文帝顺之第五子,萧梁开国之君武帝衍异母弟。其父文皇帝为武帝于天监元年(502年)追尊,庙号太祖。天监元年(公元502年)梁武帝追尊为文皇帝,庙号太祖。萧齐永元三年(501年),与其兄萧懿俱被萧齐东昏侯所害,年仅三十。萧梁武帝于天监元年(502年)追赠其为散骑常侍、抚军大将军,封桂阳郡王,谥曰简。遍查《梁书》与《南史》,其生平寥寥数语,只在安成康王萧秀传中记载了其冤死过程。大意是其兄长沙宣武王萧懿入京平定崔景慧之乱后,留任尚书令。齐君东昏侯日夜冶游,奸人劝尚书令趁其离宫之时闭门举兵将其废黜,但未从。东昏侯身侧之人恶其勋高权重,又畏其行废立之事,故多离间诬陷。尚书令耳闻后,亦深知大祸将至,众亲王侯也多加防备。待到齐君发难之时,临川王萧宏以下弟侄均隐匿至民间得以免祸,惟独桂阳王未能逃脱,与其兄同遭鸩杀,史称宣武之难。
  桂阳简王,着实背运之人,“方其逃也,皆不出京师,而罕有发觉,惟桂阳王融及祸”,而“临川王宏以下诸弟侄俱隐人间,罕有发泄”。何以独其及祸,具体原因与过程,正史无载,其墓志亦仅一笔带过:

  墓志铭序
  □□融,字幼达,兰陵郡兰陵县都乡中都里人,□文皇帝之第五子也。王雅亮通明,器识韶润,清情秀气,峨然自高,峻□□衿,窅焉未闻。佩觿琁玦,则风流引领;胜冠凤起,则缙冕属目。齐永明元年,大司马豫章王府僚清重,引为行参军署法曹。隆昌元年,转军骑鄱阳王行参军。建武元年,□□初闢,妙选时英,除太子舍人,顷转冠军、镇军、车骑三府参军署□□。又为车骑江夏王主薄。顷之,除太子洗马,不拜。元昆丞相长沙王,至德高勋,居中作宰,而凶昏在运,君子道消,□直丑止,[忄罗]兹滥酷。王春秋卅,永元三年十二月十二日奄从门祸。中兴二年追赠给事黄门侍郎。皇上神武拨乱,大造生民,冤耻既雪,哀荣甫备。有诏:亡弟齐故给事黄门侍郎融,风标秀特,器体淹和。朕继天绍命,君临万寓,祚启郇滕,感兴鲁卫,事往运来,永怀伤切。可赠散骑常侍、抚军将军、桂阳郡王。天监元年太岁壬午十一月乙卯一日窆于弋辟山,礼也。惧金石有朽,陵谷不居,敢撰遗行,式铭泉室。梁故散骑常侍、抚军大将军、桂阳融谥简王墓志铭。长兼尚书吏部郎中臣任昉奉敕撰。于昭帝绪,擅美前王,绿图丹记,金简玉筐。龛黎在运,业茂姬昌,蝉联写丹,清越而长。显允初筮,迈道宣哲,艺单漆书,学穷绣税。友于惟孝,闲言无际,邹释异家,龙赵分艺。有一于此,无竞惟烈,信在闢金,清由源□。齐嗣猖狓,惟昏作孽,望□高翔,临河水逝,如何不吊,报施冥灭。圣武定鼎,地居鲁卫,沛易且传,楚诗将说。桐珪谁戏,甘棠何憩,式图盛轨,宣美来裔。

  此墓志初载于《文物》1981年12月第12期“南京北郊郭家山东晋墓葬发掘简报》,为查原文,今日特意在美术馆后街三联韬奋书店购得一本天津古籍出版社《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其中刊有此志。(09.22)



  桂阳简王墓前辟邪,身高身长均在三米有余,体态丰腴,胸肌尤为雄强,以至近处仰视,只见其胸而不见其首。故而为拍得辟邪眉目,只得挑选所携带最长焦180mm镜头在二十米开外远摄,即便如此,辟邪唇鼻仍遮挡了双眼。



  辟邪昂首张口,舌长垂胸,此为南朝辟邪之最为显著特点。



  胁生双翼,翼根部饰鱼鳞纹,尖部雕翼翎五枝。



  辟邪四足,一足前迈,作阔步向前状。东北侧辟邪前置一小型辟邪,当是残存神道柱柱首辟邪。



  此为西南侧雄性辟邪,形体略大于之前东北侧雌性辟邪。原已碎裂为数块,提升地表进仅依大体感觉修复,未能做到修旧如旧,身上多有后添部件。除却遍布全身的水泥修缝外,还有数处水泥灌浆管孔。仿佛刀伤枪眼,累累伤痕,不忍足睹。

  萧梁天监元年,武帝追封萧融为桂阳王,如墓阙建于同年,则距今已愈一千五百零六年之久,为目前南京地区最为古老之石辟邪,亦是我此行探访到的第一对辟邪。拜谒帝王陵寝,以之前经验,荒山野岭,人迹罕至,颇为不易。从南京火车站坐南栖线向东往栖霞山,去时在车窗外,就在路旁,看到辟邪一尊(萧梁吴平忠侯萧景墓);归时在车窗外,就在路旁,又看到辟邪三尊(萧梁鄱阳忠烈王萧恢墓与萧梁始兴忠武王萧儋墓)。一闪而过,有些恍惚。
  昔时帝王陵寝,今日巷陌市井,沧海桑田,沧海桑田。

南朝王侯墓辟邪

萧梁桂阳简王墓: 千五百岁辟邪

萧梁临川靖惠王墓:涉水辟邪

萧梁鄱阳忠烈王墓:辟邪友悌

萧梁始兴忠武王墓:失面辟邪

萧梁吴平忠侯墓: 辟邪第一

萧梁南康简王墓: 辟邪不朽 

Nikon D200
AF Nikkor 180mm f/2.8 IF-ED
  • 2.06K
  • quote 1.金牌
  • 咦,就是这个,我曾日日盘亘的地方,再次看到它们,仿佛昔日重来。
    胡成 于 2010-4-27 13:02:49 回复
    这里与草场门、清凉山一带可是不近,看来你在南京的时候,活动范围倒真是不小。
  • 2010/4/27 10:53:32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