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走沙城堡夜深麒麟忆梁台 »

北阙龙吟 东陵麟斗

  早起赶到南京火车站,乘7点57分的D407次动车组,38分钟之后便站在92公里之外的丹阳火车站。正在热伤风重感冒的发作期,背囊沉重,身困体乏,清晨明艳的阳光直让人感觉恍惚。

  丹阳火车站东约十五里处三城巷村,有南朝齐梁帝陵四处,在前往前艾乡公路北侧,由南向北一字排开,依次萧齐明帝鸾兴安陵、萧梁文帝顺之建陵、萧梁武帝衍修陵、萧梁简文帝纲庄陵。除却那位荒淫残暴的萧齐明帝,萧梁三陵,父子相承,南北相距不过一里,可谓千古罕有。

  南朝齐梁二代,本即萧姓同宗。萧齐太祖自认为大汉丞相文终侯萧何之二十四代孙。文终侯初封于沛(今安徽濉溪西北),其孙侍中萧标获罪免官,迁居于东海兰陵县中都乡中都里。西晋元康元年(291年),惠帝分东海郡置兰陵郡。西晋末年,五胡乱中原,齐太祖举家随其高祖萧整渡江南迁,居于晋陵武进县(今江苏丹阳东)东城。东晋于此侨置兰陵,为有别于北方兰陵,故此称南兰陵。
  齐梁二代,发迹于南兰陵,且距都城建康不过二百里,故而叶落归根,身后得以葬于祖茔左右。如今丹阳东北,陵寝相望,皆齐梁帝陵也。其中最早一陵,乃萧齐宣帝承之永安陵,本应按齐梁二代皇帝在位先后依次记录,但可惜探访之时先易后难,全无顺序考虑,故而只得大体依探访早晚,兼顾朝代记录。

  丹阳齐梁帝陵,如今封土皆已荡然无存,各陵仅有神道石仪若干。其中遗存最多,建制最为完整者,便是三城巷村中南起第二陵,萧齐太祖文皇帝建陵。

  梁高祖武皇帝讳衍,字叔达,小字练儿,南兰陵中都里人,姓萧氏,与齐同承淮阴令整。整生皇高祖辖,位济阴太守。辖生皇曾祖副子,位州治中从事。副子生皇祖道赐,位南台治书侍御史。道赐生皇考,讳顺之,字文纬,于齐高帝为始族弟。
  皇考外甚清和,而内怀英气,与齐高少而款狎。尝共登金牛山,路侧有枯骨纵横,齐高谓皇考曰:“周文王以来几年,当复有掩此枯骨者乎?”言之懔然动色。皇考由此知齐高有大志,常相随逐。齐高每外讨,皇考常为军副。及北讨,薛索儿夜遣人入营,提刀径至齐高眠床,皇考手刃之。频为齐高镇军司马、长史。时宋帝昏虐,齐高谋出外,皇考以为一旦奔亡,则危几不测,不如因人之欲,行伊、霍之事,齐高深然之。历黄门郎,安西长史,吴郡内史,所经皆着名。吴郡张绪常称:“文武兼资,有德有行,吾敬萧顺之。”袁粲之据石头,黄回与之通谋,皇考闻难作,率家兵据朱雀桥,回觇人还告曰 :“朱雀桥南一长者,英威毅然,坐胡床南向。”回曰:“萧顺之也。”遂不敢出。时微皇考,石头几不据矣。及齐高创造皇业,推锋决胜,莫不垂拱仰成焉。齐建元末,齐高从容谓皇考曰:“当令阿玉解扬州相授。”玉,豫章王嶷小名也。齐武帝在东宫,皇考尝问讯,及退,齐武指皇考谓嶷曰:“非此翁,吾徒无以致今日。”及即位,深相忌惮,故不居台辅。以参豫佐命,封临湘县侯。历位侍中,卫尉,太子詹事,领军将军,丹阳尹,赠镇北将军,谥曰懿。

  《南史》卷六 本纪第六 梁本纪上

  萧梁太祖文皇帝,萧齐高帝道成族弟,萧梁开国皇帝武帝衍之父。《南史》萧梁武帝本传之前约略介绍其生平事迹:外表清静平和,心怀英武豪迈之气,与其族兄,即后萧齐高帝,自幼亲近,敬仰其胸怀大志,常相随逐,护佑左右,诛刺客,守城池,于萧齐开国出力甚多,高帝待之甚厚。但及高帝之子武帝继位,深相忌惮,故不再任其居三公宰辅之位。以参豫佐命,封临湘县侯。历位侍中,卫尉,太子詹事,领军将军,丹阳尹,赠镇北将军,谥曰懿。萧梁天监元年(502年),萧梁武帝追尊其为文皇帝,庙号太祖,皇妣张氏为献皇后,陵曰建陵。



  朱偰先生《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丹阳之齐梁陵寝”一章中,对建陵渊源及其民国时状况有详细记载:

  齐明帝陵北数十步,即为梁文帝萧顺之建陵。陵东向,前为二石兽,左内倾,右外倾,后者基石尚存。石兽二后尚有石基,左右各一,不辨为何物;以通例类推之,或为碑碣。再后为墓阙,即神道碑,碑文一正书,一反书,惜已于逊清宣统元年,为丹阳县政府取去,现存丹阳公园中,故墓阙上部,已遭斧凿,右阙尤甚,圆盖石片,零落满地,如此保存古物,直等于摧残古物矣!墓阙之后,为赑屃,左右各一,尚完好,碑已无存。综观此陵,规模阔大,气象宏丽,为国力方盛之时所经营,可无疑义。《丹阳县志》云:

  建陵在县东北二十五里东城村,武帝父文帝及献皇后张氏所葬。大同十年(西五四四),武帝幸兰陵,谒建陵,有紫云覆陵上,食顷乃散。帝望陵流涕所占,草皆变色,陵旁有枯泉,至是流水香洁。
  碑二:其一在陵门,题曰“太祖文皇帝之神道”,字画古茂;陵所一碑,岿然高耸,八分书。又一碑堕田野中,雷火焚击,剥落无字。《舆地志》云:“梁大同元年(西五三五),作石麒麟,自京口由曲阿中邱至陵所,甚难;近陵二十余步,忽如跃走,是以为瑞。帝不悦,终有侯景之乱。”按《建康实录》及《隋志》,曲阿建陵隧口石麒麟起舞,皆在大同十二年(西五四六)。

按梁大同元年作石麒麟,与十二年曲阿建陵隧口石麒麟起舞,当为二事。《舆地志》所载运输艰难“近陵二十余步,忽如跃走”,当系石麒麟重而沼泽地下陷,近于事实;至大同十二年起舞,则迹近附会矣。惟此事传闻颇广,《建康实录》、《梁书》,并有记载。《建康实录》卷十七:

  中大同元年(即大同十二年),曲阿县建陵隧口石辟邪起舞;有大蛇斗隧中,其一被伤奔走;又青虫食陵树叶俱尽。

《梁书·武帝纪》,则谓:

  中大同元年(西五四六)春正月丁未,曲阿县建陵隧口石麒麟动。

庾信《哀江南赋》,亦曰:“北阙龙吟,东陵麟斗。”由此可见其为麒麟抑为辟邪,即在古人亦无定论也。
  至于建陵之名称,则远见于大同元年以前,梁武帝践祚之初,即已追尊定名。《南史》卷六:

  天监元年(西五○二),有司奏尊皇考为文皇帝,庙号太祖;皇妣张氏为献皇后;陵曰建陵。

  由上诸文观之,可见建陵之名,始见于天监元年;石麒麟之作,系大同元年。大同十年,武帝幸兰陵,谒建陵。中大同元年,建陵隧口石兽起舞,于以见梁祚之不永矣。我人所知于古籍者,如斯而已。







  民国时期,建陵神道双侧麒麟均已倒伏于地,南侧麒麟东倾,北侧麒麟西倾。两麒麟四足及尾皆残,后扶起时以水泥砌台垫起。最晚在五六年前的图片中,仍可见折足麒麟。不知何时,南侧麒麟再次修复,以水泥臆造四足、尾与垂于基座之上的尾梢,比照看来,蓝本应当是北侧萧梁武帝修陵神道北侧那尊完整的麒麟。可是建陵麒麟,原本是否与修陵麒麟一般无二,史无记载。南朝陵寝神道石仪,形存大同而小异甚多,个个皆有与众不同之处,如此武断修复,可谓荒唐。即便有本所依,可证建陵麒麟与修陵麒麟相同,且有必须修复的需要,最起码也应如蒲城桥陵玄武门前仗马一般,以与原石相仿的石料雕凿修复,而以水泥简单塑形,呆板僵硬,仿佛假肢,画虎不成反类其犬,一如朱偰先生所言:“如此保存古物,直等于摧残古物矣!”





  麒麟长颈高挑,兽首微昂,怒目圆突,利齿尖牙,张口咆哮。颊生鬣,颔生髯,似虎非虎,似狮非狮,果然天界神兽,凡人莫辨耳。





  南侧麒麟,独角。身长三米,原残高两米。兽身多处饰以卷云纹,兽脊作通贯首尾连珠状纹饰,双翼微翘,翼根部雕饰鱼鳞纹,尖部雕翼翎六枝,兽臀丰满略下垂仿佛甲胄,尾生其中。





  北侧麒麟,双角。身长三米余,残高两米三,仍立于石台之上,四足及尾未加修复。其余与南侧麒麟大体相同,可惜兽首前部已残,如切削而去。可惜可惜。



  “再后为墓阙,即神道碑,碑文一正书,一反书,惜已于逊清宣统元年,为丹阳县政府取去,现存丹阳公园中,故墓阙上部,已遭斧凿,右阙尤甚,圆盖石片,零落满地”。曾经惨遭斧凿而去,藏于丹阳公园之中的墓阙上部,不知何时已经修复。



  北侧神道柱柱额正书“太祖文皇帝之神道”八字,字体古朴,皆中兼隶,与萧梁吴平忠侯萧景墓及安康简王萧绩墓神道柱柱额规整楷书迥异,更具趣味,堪称南朝帝王陵墓神道柱柱额书法第一。



  南侧神道柱柱额八字反书,与北侧镜面对称,后代萧梁吴平忠侯萧景墓神道柱柱额写法与之相同,可谓历代碑文中难得异品。

  两侧石仪之间,即原本神道之处,有蜿蜒土路一条,村民往来行走而出。倒也有趣,走路趋于某物正中,算是人类本能之一吧。远远见到两组石仪对列,必然其间有路。



  庾信《哀江南赋有句:“北阙龙吟,东陵麟斗”,此典有所本:《舆地志》云“梁大同元年(西五三五),作石麒麟,自京口由曲阿中邱至陵所,甚难;近陵二十余步,忽如跃走,是以为瑞。帝不悦,终有侯景之乱。”朱偰先生解释道:“《舆地志》所载运输艰难‘近陵二十余步,忽如跃走’,当系石麒麟重而沼泽地下陷,近于事实;至大同十二年起舞,则迹近附会矣”。实则实矣,可过实之语多少有些煞风景之嫌。千五百余年之麒麟,存至今日本即奇迹,我宁可信其为瑞兽,有神异之气象庇佑其左右,否则千五百年,五十三万七千余日,多少风雨寒暑,多少霜雪雷电,如非神灵,何以至此?区区腾跃二十余步,何足挂齿?
  早晚有一日,这麒麟忽然腾路而起,甩脱了那义肢般的水泥四肢,轻舞飞扬而去,再不见踪影,如果总这样谑而且虐的去保护这千年神兽的话。



  江南丹阳,时值九月仍然毫无秋意,帝陵相望之间,荒草及胸,阻碍麒麟四周,难以接近。草丛之中,沟渠纵横,几次失足水中。更可畏的是,三城巷村四陵之间,有绿皮红眼小蛇许多。我不谓辟邪,我不惧麒麟,可我一怕蟑螂二怕蛇,要了亲命了,每次踩倒荒草踏平道路之时,都仿佛趟雷一般,轻抬腿,重下脚,速抽回,左右四顾,确无动静之后,再出第二步。
  幸好我始终存敬畏之心,虔诚谨慎,帝王魂灵庇佑,一路平安。



  只是感冒严重,鼻息艰难,咳嗽不断,加之骄阳似火,汗如雨下,区区两瓶饮水片刻见底,渴如逐日时濒死的夸父。蜷缩在麒麟腹下,一片阴凉,那一刻,浮云安静流淌,荒草阒静生长,千古与我不及盈寸之遥,世界仿佛归于鸿蒙初始。

南朝帝陵麒麟
        麒麟天禄之辨

萧齐宣帝永安陵:齐陵麒麟 宣帝永安陵

萧齐武帝景安陵:齐陵麒麟 武帝景安陵

萧齐景帝修安陵:齐陵麒麟 景帝修安陵

萧齐明帝兴安陵:齐陵麒麟 明帝兴安陵

萧梁文帝建陵: 北阙龙吟 东陵麟斗

萧梁武帝修陵: 夜深麒麟忆梁台

萧梁简文帝庄陵:怅惘家国残麒麟

陈陈文帝永宁陵:肘鬃膊焰故依然 永宁陵与闲话

Nikon D200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 AF Nikkor 180mm f/2.8 IF-ED

  又:昨夜写完此篇,蛇即入我梦中。眼镜蛇,面目狰狞,毒牙凛然。不知为何,绝无可能的蛇竟然被我擒住,还拿一根本棍撩骚于他,令其啮咬。毒液自毒牙中激射四溅而出,吓的我慌忙闪躲,但仍有毒液喷入我耳中,庆幸耳内皮肤完好,无事无事,不然小命休矣。后来,更加令人发指的是,我在梦中居然把这条眼镜蛇乱棍打死,死相惨烈。
  蛇呀,神呀,莫怪莫怪,那只是在梦中,梦是反的,我依然对你心存敬畏,见到你我一定秒闪,绝不敢搅扰你的清梦,更不敢戏谑于你,殴打于你。主呀,让我们彼此相忘吧。
  10.18 11:42
  • 2.06K
  • quote 2.Amethyst
  • “蛇呀,神呀,莫怪莫怪,那只是在梦中,梦是反的,我依然对你心存敬畏,见到你我一定秒闪,绝不敢搅扰你的清梦,更不敢戏谑于你,殴打于你。主呀,让我们彼此相忘吧。”
    不行了,逗S了,太久不曾仔细翻阅你这里,于是今天开始翻阅自我忙碌得忘乎所以之时始,落下的所有你的日志。
    本来只想静静地看,怎奈看到这段补记,想像当时情景,实在忍不住想回复,再附上捂嘴笑之表情若干~~·#!·¥%#¥……%……#!#¥
  • 2009/5/7 22:36:3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小妖
  • 这篇里的麒麟:
      前观如独臂支撑威立于蓝天白云之下
      后观若咤翅胸鸡昂首待闭天复明之时
  • 2008/10/22 22:42:56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