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空磬静荐福寺永定河畔 »

沿河城

  沿河城,地处北京京西太行山余脉黄草梁与青水尖两山夹峙之下的永定河峡谷。据大明天启四年(1642年)守备沿河口地方都指挥张经纬所立《沿河城守备府碑》载:“沿河口守备设于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城建于万历六年(1578年)”,督建者为副都御史张卤。



  建城的缘由,在大明万历十九年(1591年)由山西提刑按察司副使冯子履所立《沿河口修城记碑》记载了前因后果:“国家以宣(今宣化)云(今大同)为门户,以蓟为屏,而沿河口当两镇之交,东望都邑,西走塞上而通大漠,浑河荡荡,襟带其左,盖腹心要害处也”。“虏阑入塞,民闻警溃散去,保匿山谷间”。“百姓未能贴席而卧也”。因此朝廷于此修建守御城池,“命吏具备锸积储□,期期而不具备之”,“凡数月告成事”。“无赤羽之警,藉公等策以期间,为此城也”。“故知设险守国,要惟在任人哉”。
  边城要塞,屯兵守备,防御北方外族入侵。此碑原立于沿河城圣人庙,四百年风雨折毁去上半,其余部分文字也漫泐难辨。现二碑共存于沿河城办事处。

  由现在门头沟区斋堂镇镇政府沿盘山公路向北约十一公里,可至沿河城西门。



  西门券门汉白玉门额阴刻“永胜门”,城楼毁于战火,城前护城河水也已经干涸。城塞依东西向峡谷而建,因此格局狭长,东西约一里,南北约半里。



  一条主干道连接东西二门,东门名“万安门”,可惜毁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现在仅能看到门洞残石。



  北侧城墙西端筑有角台,中间有马面三处。居中辟有一处仅有一人余高的水门,南高北低,以供城内排水之用。城塞东、西、北三面为直线,平地筑起,而南面背山而建,因此与北侧水门对应的南门已在山上。



  沿河城不是常见的夯土贴砖城墙,而是就以取山上呈红色的大石块,以泥土抹缝,垒砌而成。虽然四周城墙大多仍在,但风化之后的城墙石许多地方已危如垒卵,坍塌毁损严重。



  南城墙依山蜿蜒而上,宽约一尺余,可由西侧徒步而上,愈东愈高。其间有断裂之处,距地面大约有三四米高,需要攀爬逾越。去翻越这段城墙不仅是一件危险的事情,还是一件愚蠢的事情,上去不难,但下来的时候险些摔死当场,尤其是还要照顾着手里的相机。冒险是因为有诱惑,诱惑来源于可以居高临下的鸟瞰整座沿河城,以及东侧更高处的敌台。沿河城两侧,有沿河城守备辖下隘口十七处,关城二十道,敌台十五座。其中编号三、四、五号敌台即在沿河口,“周视关城,未有如沿河口之壮者”。



  在狭窄的巡城马道上以照相机取景,脚下一尺之地从视野中消失,会有强烈的眩晕感。因此没有再往上攀登至敌台处,只留下整座城塞的影像。画面正中是永胜门内侧,可见城外也已经遍布民居。城塞内外的建筑,已完全不复旧时模样。



  只有这一处戏台。
  戏台在东西干道南侧,坐南朝北,对面本为老君堂。戏台建筑在一米余高的毛石台基之上,卷棚顶。



  戏台之内,八柱承架,双层椽子,木架构之上旋子彩绘。边塞军屯之地,建筑装饰出自民间工匠之手,因此并没有太多与众不同之处。只是能幸存到现在,苍老本身更让人感动。可惜的是,这种状态似乎持续不了多久,里里外外已经摆出了翻修一新的架势,西门之处业已开工。怕是又一处真遗迹要变成假古董,希望我的这种揣测永远是错的。



  曾经在这里,守备军官们或坐或立于戏台之上,俯看着台下的军卒兵民,誓师庆典之时,群情激昂,山呼海啸。在那个午后,老人们仨俩坐在山墙阳光之下昏昏欲睡,女人们聚集在一起家长里短,一辆农用车停在戏台下贩卖土产,村民们围拢又散去。

  彼一时也。此一时也。

Nikon D70s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 2.06K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