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岛映像 之七 随想依然辟邪第一 »

随拍 卷七 南京 马鞍山



  03. 辟邪      07.24 南京 南朝萧梁吴平忠侯萧景墓

  南朝萧梁吴平忠侯萧景墓东侧辟邪,南朝辟邪第一。盛夏多雨,草势汹涌,几乎要羁绊住辟邪昂首向前的双足。这倒不足俱,令人担忧的是,吴平忠侯墓西侧正在施工中的厂房,工地去年距此尚有百米之遥,现今时已经侵略至神道西侧神道柱旁。假如某天工程结束,即便留下吴平忠侯墓神道左右这一方空地,但工厂人多车多,车是莽撞的车,人是懵懂的人,他们来往于一千五百年前国之重宝的石刻之左右,怎不令人惊心?
  南京如此之大,南京如此之小。



  06. 漏光      07.24 南京 南朝萧梁吴平忠侯萧景墓外

  离开吴平忠侯墓,翻过开往栖霞山公路路中央的隔离墩,路旁荒地上狗尾草却是晦天蔽野,那么空旷。一路之隔的辟邪呀,这曾是如你眼中那么空旷的视野,以后却再也不得见。
  Ломо Лк-а相机从这一张照片开始,忽然漏光。



  09. 遗址      07.24 南京 大明故宫东华门遗址

  大明故宫东华门门内墙上攀援着的藤蔓,在夕阳下。



  10. 宫门      07.24 南京 大明故宫遗址

  在夕阳下,大明故宫遗址公园门前,两尊石狮,几辆单车。



  11. 告示      07.25 南京 今鸡鸣寺

  我对八十年代重建的鸡鸣寺其实全无兴趣,无非是一帮贼秃们敛钱的道场,如若不是因为第二天再去南京的时候全无目的,我是断然不会花五块钱门票进去浪费时间的。鸡鸣寺前一帮拉人算命的游方先生,寺里除了各色功德箱与索钱告示外,居然还有匪夷所思的心理诊所,倒不妨再设妇产科等等,兼济世人嘛。



  17. 古鸡鸣寺    07.25 南京 今鸡鸣寺

  古鸡鸣寺,始建于后晋,曾经烟雨中的南朝四百八十寺之一。千余年以降,数毁数建,直到文革时把满清时鸡鸣寺彻底毁损,如今鸡鸣寺始建于1983年。今鸡鸣寺,休提古鸡鸣寺,如此市侩俚俗,不知廉耻。



  19. 车站      07.27 马鞍山 某公交车站

  马鞍山是座安静的城市,城市居民不多的缘故,许多地方显得冷清。尤其那日天空阴沉,马路上空无一人,只有车站上站在一位姑娘。后来我也站在这里等车,其实我并不知道要去哪里。



  21. 船坞      07.27 马鞍山 马鞍山港

  后来辗转着,去了马鞍山港,公交车穿越老城区的时候,仿佛穿越了另一个时代。



  22. 长江      07.27 马鞍山 马鞍山港

  从传送带两旁的通道来往于江岸与船坞,走在单层铁丝网的通道上面让我这不会游泳的人提心吊胆。不过即便是善于游泳的人,落入这滔滔江水中怕也是九死一生,更可怕的是,到处可以看到警示牌提醒这片水域为血吸虫灾区严禁入水。



  23. 塔吊      07.27 马鞍山 马鞍山港

  马鞍山港如同马钢一样,诸多重工业痕迹。工业容易让人想起蒸汽弥漫机器轰鸣的工业时代,雄壮豪迈却难掩萧条的工业时代。



  29. 两株草     07.29 南京 石头城

  石头城上的两株草,我坐在这里用各种相机拍摄了许多张这样的,石头城上的两株草。唐人刘禹锡《石头城》诗有句: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如果在月夜,月亮就会在这两株草眼前升起,然后在更深的夜时,越过这两株草后的女儿墙。







  35. 36. 37. 如意理发店   07.29 南京 评事街

  很遗憾没有早一些拍摄评事街,如今这附近的老街区已然拆迁至面目全非,房倒屋塌,街面上贴满了各色搬家公司二手房的广告。评事街里,街面东侧有这一家还在营业的如意理发店,透过临街的门窗,一位耄耋老者正在让那位比他更老的老理发师为他理发。颤颤巍巍的,老理发师转过头来看见拿着相机的我,然后再颤颤巍巍的,转过身去。
  不知道在评事街里,老理发师和他的如意理发店已经度过多少寒暑,而如今,而如今他们将要离开了,老理发师,如意理发店和店里的老主顾们。



  38. 评事街     07.29 南京 评事街

  拍完这张评事街街牌,倒片的时候脆弱粗糙的苏联产Ломо Лк-а的塑料倒片钮崩断,这影响了我的心情,没有再回到评事街里继续拍摄。最近没有再去南京的计划,等到下次的南京之行,估计评事街将成为历史。可惜,我即没看见评事街的前世,也错过了评事街的今生。

Ломо Лк-а
Минитар 1 1:2.8 32mm
Agfa Vista 100
Noritsu QSS-2901 Digital Minilab
  • 2.06K
  • quote 12.巧儿
  • http://weibo.com/liqiaoliqiao
  • 哈,最后一张推自行车的女的站的是南京最著名的章云板鸭店哦
    胡成 于 2011-12-22 10:38:18 回复
    是呀,所以每天排队排那么长。不过著名食档与排长队这件事情,我总觉得就像是站在街头仰面看天,总会有许多人停下来和你一起。至于为什么,或者究竟有多好吃,那在其次。所以现在雇人排队,总会是很好的营销手段。
  • 2011/12/21 17:13:5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1.yan
  • 啊~~这里的我所说的钉子户没有任何带有感情色彩的意思,只是想说明有很多人都没有搬离,措词没加在意,以后会注意。很赞同你的说法,谢谢指出。
    评事街那边的七家湾的牛肉锅贴不会拆,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去吃,那家应该是最正宗的了吧?笑。
    做梦的时候会经常回去,爷爷骑着前面有大杠的自行车载着我,奶奶买菜走路的背影,以前还一起去吃炊烟混沌,这个现在也很少看到了。
    爷爷的灵堂最后还是设在了评事街,他一直都想回来看的吧。

    恩~再有机会的话带照片给你看^^
    再次谢谢。
    胡成 于 2010-4-19 21:24:43 回复
    所以说游客或者外地人永远是浮光掠影,我闻所未闻七家湾的牛肉锅贴,更不知道何为炊烟馄饨。我以为我了解些许皮毛,原来不过是如轻风自皮毛上拂过。也正因为如此,我对异域或者异族的地方从无兴趣,因为我知道我根本不解,那样的走马观花毫无意义,即使有所心得也是肤浅的。
    下次再去南京,我一定要找到七家湾的牛肉锅贴,最好能再有一碗炊烟馄饨——这真是一个漂亮的名字,虽然我并不知道炊烟所为何意。
    至于钉子户,我知道你只不过是随口而已,是我自己借题发挥了,我还要说请你不要介意呢。
    你的爷爷奶奶在天堂的评事街里,现在一定生活的非常好,那里会有他们想要的一切。
    希望早点看到你拍摄的影像,最好能拍到最后的炊烟馄饨。
  • 2010/4/19 20:45:3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0.yan
  • 在网上找南博资料,不小心就进了这里。
    南京以前有档新闻节目也叫评事街。90年代吧,那时候小,也不太记得了。
    或许从小在评事街长大吧,所以即使快速浏览网页的时候眼睛也能很敏感地扫到那三个字,
    拉回去再细细一看,果然是。
    看到如意理发店的时候不知不觉眼睛就模糊了,记得有次回去的时候开在招聘理发师,是要会剪老式发型的,老人很多吧。爷爷奶奶年轻的时候就住在那里了。
    之后爸爸工作后分配的房子也在评事街里。那时候两家走路也不到五分钟。
    直至我17岁那年搬离,搬到南京几近郊区的地方。
    贫民窟吧,笑。住那条街的人都没有钱,但是我想说那条街的人至少朴实热情。
    奶奶前年走了,爷爷今年年初六突然地走了。
    儿时的玩伴几乎也都搬离了,有时候路过那条街,看着拆地乱七八糟的房子,莫名地伤感。

    不好意思一下子说了这么多废话。
    评事街现在还没全拆,很多钉子户都不肯走,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也带着单反回去拍。
    胡成 于 2010-4-19 17:21:50 回复
    你的留言让我和你一样伤感,为你所失去的。为你所失去的亲人,以及我们所将要失去的评事街。
    唯一有分歧的,就是钉子户这个词,人理所应当有权力选择是否继续住在自己的家里。只是在我们的国家里我们太卑微了,卑微到只敢梦想着吃饱饭温暖地活着,国家告诉我们其他任何皆为非份,比如钉子户。
    虽然我经常去南京,但想来事实上我大多在往栖霞或者丹阳跑,而在南京城的时间并不多,或许是因为在南京城里很难看到有特质的南京,太多如其他许多城市一样的高楼繁华。而如评事街的老城南是能深深吸引我的,在那里我可以看到当你们还是孩子时所看到的南京。只是这也将仅存于记忆之中了,或者在你们的记忆中还能深刻的铭记一辈子,而在我们这些外地人淡薄的记忆中,他们的形象怕是很快便会烟消云散。
    有空你再回去走走吧,替我们看看。
  • 2010/4/19 2:33:3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9.tinarita
  • 还没睡啊:)
    好啊,欢迎你来,来之前msg我。带你去逛
    胡成 于 2010-3-24 0:16:19 回复
    不愿意早睡,早睡一时便会失去一时的夜。下次去南京的时候一定找你,希望那时你也在南京。
  • 2010/3/24 0:12:2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8.tinarita
  • 我指的还不仅仅是一些改造而已,历史给这里留下的远远痛于你能看见的任何影像和视像作品。或许以后有机会可以一起聊聊。
    胡成 于 2010-3-24 0:10:30 回复
    只是皮肉的伤更触目惊心罢了。南京我是常去的,再去的时候找机会当面聊聊,也听你和我说说那些看不见的痛。
  • 2010/3/24 0:07:5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tinarita
  • 南京这座城经受的又何止是这些损伤?或许生长在这里体会的更多,也更无力
    胡成 于 2010-3-23 23:28:49 回复
    那是呀,无论我去过多少回南京,我始终只是过客,我永远没有在南京成长的童年以及童年时所见到的南京。我理解那种无奈与遗憾,其实哪个城市又能逃脱这种命运呢?
  • 2010/3/23 23:21:5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tinarita
  • 我说的老城南是指南京的。具体的范围你可以google下:)
    胡成 于 2010-3-23 23:13:56 回复
    哦,原来你指的是南京的旧城改造,那我知道地域了。中国的旧城改造就是历史与建筑的灾难史。
  • 2010/3/23 23:09:3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tinarita
  • http://chenxinnan.blogbus.com/
  • 马鞍山应该算作安徽的了。老城南的改造令人痛心的照片实在很多,却未能改变什么。无奈
    胡成 于 2010-3-23 22:41:17 回复
    是的,马鞍山是安徽的。不过我只去过一次,还不太了解您说的城南改造具体是指什么地方?我看见的老城是在近马鞍山港处,不过那的方位应当是在马鞍山的西北吧?还是我弄错了地方?
  • 2010/3/23 15:12:2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老鼠
  • 他们让南京越来越不像南京了
    胡成 于 2009-9-3 19:48:13 回复
    可惜的是每个城市都有许多“他们”,他们高高在上。
  • 2009/8/29 18:27:5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露西
  • Ломо Лк-а 和agfa底片影出的红色好漂亮,NO10. 宫门那尊明石狮好特别,爪子好像抓着什么,有什么缘由?
    胡成 于 2009-8-25 23:01:24 回复
    从关中唐陵归来之后,对其他的石质坐狮便是曾经沧海难为水,所以也都疏忽而没有细看。这种前爪抬起环抱绣球而非将绣球踩于基座之上的石坐狮造型在南京并不特别,明清民国遗存前常见,只是渊源如何尚不得而知。
  • 2009/8/25 20:23:38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