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花三十三年七十二道绵绵巷 卷一 »

石头城上一蓬草

  金陵,清凉山西麓,自虎踞关龙蟠里石头城门至草场门,有六里石头城。石头城,周显王三十六年,楚威王七年(公元前333年),楚灭越,威王置金陵邑时始筑。前汉建安十六年(211年),东吴孙权迁都秣陵(今南京),在石头山金陵邑原址筑城,取名石头。龙蟠虎踞金陵城,钟山龙蟠,石城虎踞。

  七月二十九,依然那么阴沉的天。清早从马鞍山到南京,下车穿行在中华门熙攘的人群之中,感觉茫然,不知道去南京所欲何为。几乎是漫无目的地走到朝天宫,南京博物馆还是那些展览,游人零落的院内与门前阒寂的古玩铺子皆可罗雀,那么清冷的中午。
  草草出来,站在路边翻看着地图,逡巡半晌,决定向西出汉中门登清凉山。
  溽暑盛夏,清凉山仅因山名清凉,便足以令人心向往之。
  至虎踞北路清凉山西麓下车,浑浑噩噩地找不到清凉山公园入口,甚至懒得向人打听,漫无目的地走了两遭,既然还是找不到,那不如就去路左的石头城吧。

  满清同治年间之《上江两县志·山考》载:“自江北以来,山皆无石,至此山始有石,故名。”南宋景定年间编纂之《建康志》亦载:“山上有城,又名曰石城山。”,“城”即为石头城。石头城以清凉山西坡天然峭壁为城基,环山筑造,周长“七里一百步”,即如今六里左右。北缘大江,南抵秦淮河口,南开二门,东开一门,南门之西为西门,城依山傍水,夹淮带江,险固现时势威。城内设置有石头库、石头仓,用以储军粮和兵械。城墙高处筑有烽火台。至南朝时,石头城作为拱卫都城之要塞地位始终未变。古时长江绕清凉山麓东去,浪拍山崖,渐成峭壁。唐朝以后江水日渐西移,自大唐武德八年(625年)后,石头城便开始废弃。唐人刘禹锡作《石头城》诗云:“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彼时石头城,已是潮打空城,荒芜寂寥了。如今石头城城墙当是明初重新加固修建,城墙墙砖上随处可见明时砖文。
  在清凉门到草场门之间的城墙上,有一块突出的椭圆形石壁,长约6米,宽3米,因为长年风化,砾石剥落,坑坑洼洼,斑斑点点,中间还杂有紫黑相间的岩块,怪石嶙峋,远看隐约可见耳目口鼻,酷似一副狰狞的鬼脸,被称为“鬼脸城”。在鬼脸城西侧有水塘一洼,水面可见鬼脸城倒影,老南京人俗称之为“鬼脸照镜子”。



  由清凉门向北,沿城墙之上走过鬼脸,便是转折折而向东。转折处,二三十层砖阶。
  我甫从石头城墙东处尽头回来,汗流浃背,精疲力竭,瘫坐在砖阶上。回过头,恰看见砖阶最上,缝隙之中,兀自生着一蓬青青青草。
  之后天际,滚滚江上,浓云滚滚。
  彼时寂静如鸿蒙初开,周遭林深草密,却不见蝉嘶虫鸣。三千年前荆楚,两千年前东吴;一千四百年前的唐,六百年前明;三十岁的我,一岁荣枯的草。彼此于此,轻重的,以及无足轻重的。
  无足轻重的,如我片刻而来,片刻而去,必然见不着今日旧时月。
  不如这蓬草,可见那轮明月,夜深还过女墙来。

Yashica Mat-124G
Yashinon 1:3.5 f=80mm
Fujifilm Fujicolor Superia 100
Noritsu QSS-2901 Digital Minilab
  • 2.06K
  • quote 5.老虎
  • http://synyan.net
  • “彼时寂静如鸿蒙初开,周遭林深草密,却不见蝉嘶虫鸣。三千年前荆楚,两千年前东吴;一千四百年前的唐,六百年前明;三十岁的我,一岁荣枯的草。彼此于此,轻重的,以及无足轻重的。”

    去年我写的一段文字,也有同感。放在这里供后来人享:

    写完上面这些,仿若又有所顿悟。山水无限,风光依旧,秦淮河畔胭脂扣,一缕香魂桃花扇。此情彼景早已让人忘却了旧事,忘了那明太祖十年劳役凿胭脂河死万人,那明成祖异想天开凿阳山碑材死万人,那湘军入城后残杀的几十万骸骨一层一层码好,那城池四方两千年的累累白骨,嘲笑着没见识只知道开机枪的日本乡下人。我们笑,笑那政治logo用超大号的数字人为的印在了江东门外,笑那旗袍美女趾高气扬的怒喝着和服美女。我们在大笑后悲哀没有人记得胡虏破城,没有人想起明王残暴,因为这些想得起来的家族,早已一次次被“自己人”屠了个干干净净。

    但,这座城的寂寞与悲凉早已成往事,熙熙攘攘的人群,需要的只是新生与繁华。而虽然换过几茬却仍然保留悠闲自得品质的南京人民,不需要其他城市廉价的同情。南京曾经有着无上荣光,通行天下的普通话曾以南京官话作为标准音。但那又如何呢?南京人早已看穿世事,与世无争,流利的说着早已不太标准的南京话,坦然的做着不太标准的苏“南”人,笑看下属苏南州县为了名头和彩头拼了个你死我活。南京人看过,河南司马家来了兴了又亡了,安徽朱家来了兴了又亡了,广西洪家来了兴了又亡了,湖南曾家来了兴了又亡了,浙江蒋家来了兴了又亡了,连不可一世的名古屋松井家也灰飞烟灭了;他们留下的光荣或耻辱印记,是被南京人当做纪念品展览的。南京人知道,只要人活着,这座城就能没有任何印记地永生。

    十里秦淮脂粉,百年古城孤独。一切悲情戛然而止,新的一年从这里开始。
  • 2011/2/18 22:22:5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金牌
  • 在南京生活过一段时间,草场门、清凉山一带留下来很多青葱记忆,就像你说的,“不如这蓬草,可见那轮明月,夜深还过女墙来。”
    胡成 于 2010-4-27 12:59:32 回复
    南京是我喜欢的城市之一,可惜却没有机会长住,所以处处都只是熟悉的陌生。我总住在中央门附近和燕路上,我妹妹在那附近学校里当老师。
  • 2010/4/27 10:40:4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靠谱小青年
  • http://julius01a.blogbus.com/
  • 昨晚放狗查Fuji superia的时候偶然进了您的博客 花了一上午看完之后深有感触 我也用Y记的124G N记的FM2 以后要向您多多学习有关人文摄影的知识咯~~~
    胡成 于 2009-9-28 21:29:37 回复
    学习万万不敢当,有机会一起扫扫街什么的倒是乐趣。124G和FM2都是好机器,你在国外应当有更多玩机器的条件。Fujifilm Superia的120卷已经停产,在国内买不到了,遗憾。
  • 2009/9/28 14:31:32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