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冈浮生邮递员 »

下午下塔林

  光怪陆离,你会目眩神迷。为何在这佛门古刹,不见青灯黄卷却繁华似那柳巷烟花?
  又何止潭柘寺如此?
  参不透。如今这神佛只爱钱财,求其舍财赐福无异与虎谋皮?我只念那大唐文德皇后染疾危惙时言:“死生有命,非人力所加。若修福可延,吾素非为恶。若行善无效,何福可求?”参透此句,便可无谓神佛。

  不比十年前,如今的潭柘寺嘈杂市侩,甫一入得门内,便心痛悔恨花那五十块门票钱。香客香火缭绕,处处纸醉金迷。草草出山门,已是午后。潭柘寺内外,仅有那一处清静地:下塔林。

  一千七百年潭柘寺,前后不知有多少僧侣。来了,黄卷青灯;去了,油枯灯灭。只有那大德高僧,才能在寺外留一尊砖塔葬他骨骸。一千七百年,便聚塔成林。
  潭柘寺外塔林本有四处:最初一在寺西南莲花峰山腰,唐时华严神师,五代后唐从实禅师及七代住持恒实源谅律师葬于彼处,今已荒废;一在平原村南,葬契丹辽国以前僧侣,今已不存;一在南辛房村与鲁家滩村交界处,曾占地约数十亩,今已废弃;一即此潭柘寺前上下塔林,共有砖塔七十五座,此下塔林葬金元明三代高僧住侍。

  下午,下塔林里,寂静,寂无一人。
  便左左右右的,在下午寂静的下塔林里,停停走走。



  西侧中,形制较小的“圆寂首座能公仁菴禅师灵塔”。能公仁菴禅师,恕我无知,遍查资料,仍不知何许人也。
  塔林之中,松柏枝繁叶茂,几近蔽日遮天。侥幸的,有那么一缕阳光,幽幽落在塔铭之上。片刻之后,当我再走回这里,这缕阳光便已不见。能公仁菴禅师,自你去后,每日间便只得相伴这片刻阳光,孤寂否?



  西侧北,右侧是“前往当山第三十三代住持终极无初禅师之灵塔”。无初德始禅师,大明初年潭柘寺第三十三代住持,圆寂于宣德四年(1429年)。
  秋天时,塔前那株柿子树上,会挂满橘红透亮的柿子。2001至2006年间日本驻华大使阿南惟茂夫人阿南史代在她的文章中写到:“也许有人特意种下了那棵柿子树,想用在他故乡日本信州有名的这种树来纪念他吧!小鸟也依从人意啄落几片甜食,似乎把它们奉献给他,他尝味,引起乡愁。我给这位从信州来的游僧,献上一杯日本的浓茶,也许再合适不过了。”
  便是如此,潭柘寺第三十三代住持无初德始禅师,是一位来自日本信州的日本僧人。因与大明永乐皇帝重臣姚广孝和尚相识,于永乐十年(1412年)敕命为潭柘寺首席住持,十七年后圆寂,葬身此异国他乡。



  这正是春天,却是个寒冷的初春,塔前春雪未消。不知何人,拣起散落地上的几枚枯干的松果,摆放在须弥座上。虽然这祭品随手拈来,却有难得的幽雅,远胜过潭柘寺处处功德里善男信女投撒的钱财。
  宝玉嘱咐芳官转告藕官:“以后断不可烧纸钱。这纸钱原是后人异端,不是孔子的遗训。以后逢时按节,只备一个炉,到日随便焚香,一心诚虔,就可感格了。愚人原不知,无论神佛死人,必要分出等例,各式各例的。殊不知只一‘诚心’二字为主。即值仓皇流离之日,虽连香亦无,随便有土有草,只以洁净,便可为祭,不独死者享祭,便是神鬼也来享的。你瞧瞧我那案上,只设一炉,不论日期,时常焚香。他们皆不知原故,我心里却各有所因。随便有清茶便供一钟茶,有新水就供一盏水,或有鲜花,或有鲜果,甚至荤羹腥菜,只要心诚意洁,便是佛也都可来享,所以说,只在敬不在虚名。以后快命他不可再烧纸。”



  下塔林正中,最高大的“故广慧通理禅师之塔”。
  广慧通理禅师,俗姓侯,名开性,便是如今北京怀柔县灵迹人。生于契丹辽国乾统四年(1104年),九岁便在潭柘寺出家,十五岁受具足戒,金国大定年间主持潭柘寺法席,大定十五年(1175年)圆寂。



  广慧通理禅师塔建于女真金国大定十五年(1175年),砖砌八角形七层密檐塔,高约二十二米,塔刹为覆钵式小塔。广慧通理禅师塔原为僧塔中最为尊重的九层密檐,足可知广慧通理禅师于潭柘寺威德之高。
  此塔前两侧各有一株千年娑罗树,世所罕见。我专注在一砖一瓦的细节之间,却没有拍下一张全景照片。



  了奇禅师,生于女真金国天辅三年(1119年),俗姓潘。年十六试经得度,以华严为业,后又礼广慧通理禅师,与广慧通理禅师移云峰寺,此时与善照禅师同时得法。广慧通理禅师移居中都竹林寺,了奇禅师与善照禅师同侍门下达十年。大定三年(1163年),了奇禅师遍历诸方大尊宿五十余位,广慧通理禅师邀其返竹林,大定七年(1167年),了奇禅师接竹林位。大定十年(1170年)圆寂。了奇禅师幢塔,便在广慧通理禅师东侧十步,生前二人为师徒,身后魂灵又在一处,生前身后九百年。
  幢塔之上,南面“故奇公长老塔”六字颜楷,笔力遒劲,法度森严,不知何人所书。可见爱者众,有累累墨拓痕迹。



  向西,西堂万泉文公大禅师塔。
  上款“至元十四年丁丑岁夏六月吉日”,下款“传法住持□□□□崇严建”。蒙元至正十四年,公元1354年。西堂万泉文公大禅师,未知生平。



  幸好塔内之内多是松柏,松柏无论如何繁茂,总可看见些幽幽的天,总可穿透些暖暖的光。只是这些光,有没有穿透那已紧闭七百年的窗?



  再向西,栢山智公长老寿塔。
  栢山智公长老,未知生平。



  五层密檐。



  栢山智公长老寿塔南侧,第三十一代佛心妙悟通徧大禅师竹泉寿公之塔。
  心妙悟通徧大禅师,未知生平。



  五层密檐,莲花座台。塔身宛若自莲花台中许许而生,莲花台宛若托塔身漂浮沧海中。



  透过这还未萌生新叶的枯枝,可见广慧通理禅师塔。如果是在夏天,这妙悟通徧禅师塔必在浓阴之中。那树下,还有一片茶座,在这高僧大德魂归之处仍然不忘钻营买卖,幸好春寒无人,否则真不知何尴尬场面。



  莲花瓣,密檐塔,塔外空鸦巢。



  塔身西侧东看妙悟通徧禅师。



  枝杈其间的塔尖。



  妙悟通徧禅师塔,塔身泥皮斑驳,在下塔林中显得最为苍老。



  下塔林,西南角,妙严大师塔。这或许是下塔林中最著名一塔,只因妙严大师乃是蒙元世祖忽必烈之女,也即妙严公主。对于我等凡夫俗子,高僧大德,所知了了,即便闻其大名,也无响雷贯耳。可是妙严大师,贵为公主,仅此便足以令人膜拜。对于权贵,我们有民族性般的尊崇。



  故而,妙严大师塔前,供品最丰。不仅有几枚松果,还有些花草,两瓶清水。倒也都是些淡雅之物。



  妙严大师塔,塔铭之下,棂窗上的浮雕保存还较完好,不比广慧通理禅师塔,那么高仍然被毁灭一空。可惜飞天两尊,也是只存其身不见其首。那个丧乱的年代,为何总是对人面如此仇恨?没有了人面,也就看不出是否有羞愧。



  前住甘泉古涧泉禅师之灵塔,禅师未知其生平。



  三层密檐,他寺住持,等级地位自然较低。



  示寂叔师龙泉座元信公中孚大和尚之灵塔,大和尚,如此称呼,地位自然更低一等。



  果不其然,塔檐不过一层。大和尚,更是未知生平。



  佛日圆明海云禅师塔,棂窗上的浮雕亦遭铲平。海云禅师塔是下塔林中最早一塔,建于女真金国天眷年间(l138-1149年)。海云禅师,未知生平。



  海云禅师塔在广慧通理禅师塔西南侧,亦是七层密檐。右上那一丛枝杈,便是那千年娑罗树冠。



  看不清塔铭,塔前有石碑一方,从碑文上可知此塔为道源禅师塔。
  大明正统年间,奉英宗皇帝之命,在潭柘寺内修建万寿戒坛,开坛传戒,大明英宗皇帝钦命道源禅师为传戒宗师,潭柘寺住持,成为漂柘寺广善戒坛的开山祖师。



  谕祭
  维天顺二年,岁次戊寅,闰二月未朔初二日庚申。
皇帝遣礼部郎中李和
 赐祭万寿戒坛说戒宗师道源

  碑文右侧漫漶较左侧严重,难以通读。道源禅师生前,英宗皇帝敕命其为万寿戒坛说戒宗师。道源禅师身后,因土木之变被虏瓦剌,后回京遭其弟代宗皇帝软禁,再经夺门之变复辟帝位的英宗皇帝,仍然不忘遣使赐祭于道源禅师,可见英宗皇帝对道源禅师颇为器重。



  下塔林最近门处,十方普同塔,建于大明万万四十二年(1614年)。
  十方普同塔中,不再是大德高僧,而是那些大多数的普通僧众。覆钵形实心砖塔,传统塔身有一处活动砖,塔底之下是大而深的砖砌墓穴,普通僧侣殛后火化成灰盛入小坛,取出活动砖将骨灰坛投入,再插回活动砖。一个普通僧侣的一生便就此结束,没有名字,没有事迹,自红尘中来,却不知归于何处。

  佛说众生平等,子不语。
  在这个下午,在下塔林,松风塔影之间,我看不见丝毫的众生平等,只有比凡事间更严酷的森森等级。别和我说真谛俗谛,别和我佛心凡心。
  别和我说看不透。

Panasonic Lumix DMC-LX3
Leica DC Vario-Summicron 1:2.0-2.8/5.1-12.8 Asph.
  • 2.06K
  • quote 4.老虎
  • http://synyan.spaces.live.com
  • 哈哈,我也有一个lx3,不过现在被lp拿着了
    胡成 于 2010-5-28 9:29:22 回复
    LX3还是不错的,但是很少用,如果我也有一枚LP,我一定也让她拿着。无疑你是明智的。
  • 2010/5/27 23:29:3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beibei
  • 从枝缝间看天空,很美。
    忘记前阵子看的什么,说一个人,看一部电影,要看三遍,从观众的角度,从编剧的角度,从摄影的角度。
    我之前跟朋友们一起去潭柘寺的。现在记得的只有爬满绿植的墙,还有很老很老的树,我们的相机拍不了全貌。还有系满很多红布条的一个坛。
    其他没有想太多。
    胡成 于 2010-3-25 22:45:20 回复
    站在林下看深邃的蓝天,有种宁静人心的幸福,如果再有细碎的风吹动枝叶。潭柘寺现在没法儿去了,充满了铜臭味儿的市侩,奇怪香火是越来越旺了,真不知道那些人凭什么以为神佛得空会去照顾他们,两块钱一把的香就想打发了神佛再换来大吉大利,岂非白日作梦?还不如省把香钱,买根冰棍坐在边上看个乐呢。
  • 2010/3/25 18:26:2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轩易
  • 如今铜臭遍布,寻得如此清净所在,倒是不枉出家人清净一世,死后未遭后人纷扰。如能长长久久的清净下去,善莫大焉。可惜,寺院丛林已然难觅一方清净榻,高僧大德早已垂青人间孔方兄。
    世风日下,佛祖悲哀啊。
    胡成 于 2010-3-23 11:42:28 回复
    我是不敬神佛,所以敬他们也不是因为他们曾经是高僧大德,只是因为他们曾经是些活生生的虽然理论上不承认有但同样会有着七情六欲的古人先贤。另外,另一篇后你说的暴戾之气甚重的话我遵嘱删除。
  • 2010/3/22 10:07:5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露西
  • 从小到大一直很喜欢松果,这里的松果看起来挺肥美的
    换相机了?怎么没买GF1呢
    胡成 于 2010-3-20 23:38:23 回复
    嗯,过年前买的Lumix LX3,数码单反太重,能不带就不想带。GF1太贵了,为那么个数码玩具花那么多钱实在不值当的。
  • 2010/3/20 19:08:10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