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谒唐陵 光陵 神道 朱雀门礼泉唐建陵东门石狮盗案 协查通报 »

再谒唐陵 定陵 神道 朱雀门

  中宗大和圣昭孝皇帝讳显,高宗第七子,母曰则天顺圣皇后。显庆元年十一月乙丑,生于长安。明年封周王,授洛州牧。仪凤二年 ,徙封英王,改名哲,授雍州牧。永隆元年,章怀太子废,其年立为皇太子。弘道元年十二月,高宗崩,遗诏皇太子柩前即帝位。皇太后临朝称制,改元嗣圣。元年二月,皇太后废帝为庐陵王,幽于别所。其年五月,迁于均州,寻徙居房陵。圣历元年,召还东都,立为皇太子,依旧名显。

  《旧唐书》卷第七 本纪第七 中宗睿宗

  神龙元年正月……乙巳,则天传位于皇太子。丙午,即皇帝位于通天宫,大赦天下……二月甲寅,复国号,依旧为唐。
  景龙四年……时安乐公主志欲皇后临朝称制,而求立为皇太女,自是与后合谋进鸩。
  六月壬午,帝遇毒,崩于神龙殿,年五十五。秘不发丧,皇后亲总庶政。癸未,以刑部尚书裴谈、工部尚书张锡并同中书门下三品,依旧东都留守。吏部尚书张喜福、中书侍郎岑羲、吏部侍郎崔湜并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又命左右金吾卫大将军赵承恩、右监门大将军薛简帅兵五百人往均州,备谯王重福。立温王重茂为皇太子。甲申,发丧于太极殿,宣遗制。皇太后临朝,大赦天下,改元为唐隆。见系囚徒常赦所不免者咸赦除之,长流任放归田里,负犯痕瘕咸从洗涤。内外官三品已上赐爵一级,四品已下加一阶。以安国相王旦为太子太师。进封雍王守礼为邠王,寿春郡王成器为宋王,宗正卿晋封新兴王。丁亥,皇太子即帝位于柩前,时年十六。皇太后韦氏临朝称制,大赦天下,常赦所不原者咸赦除之。内外兵马诸亲掌,仍令韦温总知。时召诸府折冲兵五万人分屯京城,列为左右营,诸韦子侄分统之。壬辰,遣使诸道巡抚,纪处讷关内道,张嘉福河北道,岑羲河南道。庚子夜,临淄王讳举兵诛诸韦、武,皆枭首于安福门外,韦太后为乱兵所杀。九月丁卯,百官上谥曰孝和皇帝,庙号中宗。十一月己酉,葬于定陵。天宝十三载二月,改谥曰大和大圣大昭孝皇帝。

  《旧唐书》卷第七 本纪第七 中宗睿宗

  中宗皇帝生平事迹,参见“谒唐陵 桥陵 叡睿宗”一文。

  景龙四年(710年)六月壬午(初二,7月3日),中宗皇帝遭妻女韦后及安乐公主鸩杀,崩于神龙殿,时年五十又五。待临淄王即玄宗皇帝举兵诛杀韦逆诸党之后,冬十一月已酉(初二,11月27日),葬中宗皇帝于定陵。

  定陵,在今陕西省富平县北十二公里外宫里镇三凤村北凤凰山南麓。定陵在关中中唐之前大唐帝陵之中,命运最为多舛,屡遭盗焚。大唐玄宗皇帝开元四年十二月乙卯(十三日,716年12月31日)夜,定陵寝殿灾(《旧唐书 卷八 玄宗本纪上》));代宗皇帝永泰元年(765年)二月戊寅,“党项、羌寇富平,焚定陵寝殿。”(《旧唐书 卷十一 代宗本纪》)德宗皇帝建中元年(780年)二月,定陵再遭党项、羌、吐蕃诸部焚毁。贞元十四年四月乙丑(十五日,798年5月5日),德宗皇帝“以左谏议大夫、平章事崔损为修奉八陵(献、昭、乾、定、桥、泰、建、元)使,“至是,献、昭、乾、定、泰五陵各造屋三百八十间,桥、元、建三陵据阙补造。”六月甲午(十六日,8月2日),崔损奉修八陵寝宫毕。(《旧唐书 卷十三 德宗本纪下》)五代时,后梁太祖朱温开平二年(908年),定陵遭华原(今陕西耀县)节度使温韬盗掘。北宋太祖皇帝曾于建隆二年(961年)四月与开宝三年(970年)九月两次诏令修葺定陵(《宋史 卷二 太祖本纪二》)。大明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二月以后,阉竖梁永巡行陕地,尽发历代陵寝,搜刮金玉珠宝,定陵亦未能幸免(《明史 卷三百零五 梁永传》)。直至满清乾陵四十一年(1776年)毕沅抚陕时,定陵才又竖碑封墓。
  虽然定陵寝宫数遭盗掘,随葬品遗失殆尽,地表木构建筑也是片瓦不存,但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以前,定陵陵寝神道两刻石仪依然大多保存完好。由神道最南端乳台二阙遗址向北,依次有华表一件(存础座与上部柱顶);翼马一对两件;仗马三对六件;翁仲五对十件,其高均在三米;蹲狮一对两件;无字碑一通,碑身高约五米,宽两米,厚约一米有三,碑首浮雕螭龙,碑身正面平光,左右两侧线刻龙、凤、麟、狮等瑞兽图案与神云蔓草纹饰,与乾陵神道无字碑形制略同。
  不幸的是,因为富平宫里镇左右百姓多有以石雕为业者,于是便将巍巍大唐帝陵石仪作为如粗笨石坯般的原材料,推倒砸碎以作石碾磨盘等常用器,丧心病狂若此,直令人哑口无言,欲哭无泪。如今,曾有石仪五十余件的定陵神道,仅存左右翁仲各一,右侧石蹲狮一此石仪三件。

  冥冥之中,却似有神灵左右,不得不叹造化之弄人。中宗睿宗二帝,皆为高宗武后之子,皆二度为帝,皆得寿五十有五,运命何其相似但却又是何其不同。中宗皇帝有悍妻妒女,最终亦遭妻女鸩杀;睿宗皇帝却有孝悌诸子,最终禅让天下,得享天年,大唐皇帝自此亦皆为睿宗皇帝之后。一如生前运命,如今蒲城丰山睿宗皇帝之桥陵,四门石仪大多幸存,石狮八尊皆在,而这富平凤凰山中宗皇帝之定陵,四门石仪几乎荡然无存,石狮完整者也仅存一尊而已。
  造化弄人,造化弄人。



  今时定陵神道已成沟壑,左右土台高约三五米,田中除了如今关中常见的冬小麦苗以外,更多的种植花椒树。花椒树丛之中,左右各存一翁仲,情形应验那句老话:黄土埋了半截的人。



  西侧武将翁仲面目剥泐较轻微,又因为只存半身于土上,可以近观面部雕刻细节,着实难得。



  武将面孔刚毅严峻,唇上蓄髭,髭角上扬。如此髭形,必然须精致梳理,于威猛外不失雅致。



  侧面可见武将隆鼻深目,眉宇轩昂,自鬓下再蓄长髯,耳垂至肩。





  大唐武将,堂哉皇哉!



  富平中宗定陵与蒲城睿宗桥陵几乎同时,石仪皆为盛唐作品,形制高大仅逊于皇帝生前营造的高宗及武后之乾陵石仪,但却冠绝其后诸代帝陵;但雕工之精美不逊乾陵,皆可谓大唐帝陵石仪巅峰之作。



  东侧翁仲,造形与西侧略同,似亦同为武将造型,异于与其后唐陵右武将左文臣之例。



  沿神道向北向上,路东一户人家,场院里堆满了石刻,一如宫里镇道路两侧,石雕是本地的土产,一些毫无艺术价值的仅仅不过是土产的石狮石鼓之类。定陵朱雀门门阙遗迹仍在,西侧门阙之后的麦田里,有一尊熟悉的盛唐石狮。孤狮为雌,形制与同时代桥陵的南北西门石狮相似,台基掩在土中,狮身略向西侧倾斜。狮身有劈凿伤痕,双腿亦皆断后拼接而上。





  只是相对而言,狮首左侧即向东一面,石质漫漶较重。一般而言,因太阳照射角度关系,石刻侵蚀多是南侧重而北侧轻,西侧重而东侧轻,但定陵此石狮却是东侧重而西侧轻,有悖常理。







  考量狮身敧斜的状态,想来或是曾经西侧倒仆于地的关系,掩在土中的一面得以保存完好。如今存世有曾经的雄狮照片,可见雄狮西侧剥蚀明显,也可印证我的猜测。




  石狮右前方为右侧门阙遗存。



  后来在神道东的场院上和张姓石匠闲聊天——张石匠的作品着实不佳,不过听他说一对尺把高的小石狮能卖上两千块钱,莫怪他们家贴着瓷砖的宅院在村中最为光鲜明亮——说现在不能再从定陵陵山凤凰山上采石,他们所用的石料采自凤凰山后诸山,不过那石头粗糙疏松不如凤凰山的石头细糯致密,他如是说,这多少算是一个无羊而非亡羊后补牢的好消息。定陵陵山凤凰山,鸟瞰形如凤凰,主山为凤首,两侧环抱似凤翅,主山后有山似凤尾。而如今,凤翅已断,裸露着巨大的鲜血淋漓的伤口。
  远处山峦,但是凤凰山之凤凰右翅。



  小仇与小张,在镜头前他们腼腆许多。

  正拍摄间,自山上过来三个小伙儿,把摩托车停在土台下过来与我攀谈,这很罕见。最年长的小伙儿姓赵,说刚才墓道口处下来,描述说那里砸石头会听见山体里空荡荡的回音,颇为演义。又说五六年前曾经撬锁而入定陵陪葬墓节悯太子墓,凿下一块壁画后来又随手扔了因为年纪小,听得我惶惶然。还说有人要出十万块钱买这尊定陵石狮,可是村子里不卖云云,听得身边另一个小伙子大叫就是给一千万也不能卖呀。大叫的小伙子姓仇,十七八岁模样,没有上学。他指着前面有小凶狗那家说那里曾经有一块巨大的无字碑,可惜和另一尊石狮都没有了。我问他是不是那尊无字碑后来被村民凿成了地滚子?小赵大笑,说凿成了七十二个。小仇也是会意大笑,拍着最小的那个一直沉默不语的小伙子告诉我说:就是他爷爷干的!小小伙儿姓张,跟着腼腆一笑,而那有小凶狗的宅院也就是他家,而那无字碑终结者同时也是小仇的姥爷。我无奈地跟着一起笑,有幸结识名人之后,强拉着哥俩儿拍了些照片。如果活着,无字碑终结者今年七十四岁,可惜七八年前已然逝去。



  说话间,小张驾轻就熟地爬上了石狮,坐在狮首之上看着我愉快地笑着。
  我们都没有再说话,四野阒寂无声。


Nikon D200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 2.06K
  • quote 5.九州牧
  • http://www.hhhx.org
  • 两位武官所戴应皆为鹖冠,只是第一位的冠已经被岁月腐蚀而糜涣不清。
    胡成 于 2011-2-22 16:48:58 回复
    是的,无论盛唐晚唐,国力如何,唐陵石仪法度还是缜密的,只是后期工艺失当,诸多细节不再罢了。可惜了中宗皇帝定陵,盛唐之作,却因地在富平而几乎毁坏殆尽。
  • 2011/2/22 8:08:1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朱子风
  • 本以为我辈所能见到的定陵石刻不过这三件而已,没想到昨天在豆瓣上看到了有人上传的定陵翼马的老照片,外形似马非马,似兽非兽。定陵石刻残毁至如此,今天能见到照片已是幸甚。
    胡成 于 2011-2-12 19:35:02 回复
    推荐你看看日本人足立喜六在1933年出版的《西安史迹研究》一书,幸有先贤以摄影术存留影像。
  • 2011/2/12 13:41:3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beibei
  • 你是太在乎了:)我也觉得对于小孩来讲,可能不必太多拘谨。
    大人有大人的意义,对小孩子来讲,可能没有。
    或者,从另外角度看,这些石仪,经历许多,还可以跟你有缘,应该是高兴的事情,一直心情太沉重,会不会旅途更辛苦?
    第一张的半身石仪,形神态真的很好,要做什么能保护他呢?
    胡成 于 2010-4-7 16:49:30 回复
    嗯,有些太执着了,这样不好。孩子自然是什么也不懂的,大人们也一样,没有人教会我们敬畏,因为他们自己的内心便羞愧于敬畏二字。虽然在文字里有些沉重,但彼时彼处,更多的还是激动与兴奋,也只有在那里,才能真正地看到那个逝去的巍巍盛唐。
  • 2010/4/7 10:17:3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轩易
  • 石仪之巨,由小仇和小张可见一斑。看到小张那张照片,不禁唏嘘。多和谐啊。我多么希望我就是小张。
    黄土埋了半截,未必是坏事。起码能保护不至于断裂。挖出来时,也是崭新的。最好是全埋上。
    胡成 于 2010-4-6 13:39:17 回复
    哦,我可没有觉得和谐,每在唐陵看到当地的孩子肆意攀爬石仪,虽然没办法说些什么,但心里总还是隐隐心痛的。每一次攀爬的毁损,必甚过半年一年的日晒风吹,感觉是以恶小而为之。当然孩子们并不知道这些石仪的意义,没有人告诉他们,甚至没有人告诉他们需要对什么东西有最起码的敬畏,这是个混乱的年代。
  • 2010/4/6 13:10:00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