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挑山工再谒唐陵 庄陵 朱雀门 »

再谒唐陵 庄陵 神道石仪

  敬宗睿武昭愍孝皇帝讳湛,穆宗长子,母曰恭僖太后王氏。元和四年六月七日,生于东内之别殿。长庆元年三月,封景王。二年十二月 ,立为皇太子。四年正月壬申,穆宗崩。癸酉,皇太子即位柩前,时年十六。

  《旧唐书》卷第十七上 本纪第十七上 敬宗 文宗上

  大唐敬宗皇帝,讳湛,穆宗皇帝长子。宪宗皇帝元和四年六月七日(809年7月22日)生于长安东内之别殿。长庆四年(824年)正月,穆宗皇帝崩,癸酉(二十三日,2月26日),敬宗皇帝即位于太极殿,时年一十六岁。次年改元宝历。
  敬宗皇帝即帝位之时,不过少年,于君主之事全然无知,只知游戏而已。与其父穆宗皇帝相同,敬宗皇帝亦酷爱击鞠,即如今之马球。甫登帝位,

  二月……丁未,击鞠于中和殿。戊申,击鞠于飞龙院。……己酉,击鞠,用乐。
  四月丙申,击鞠于清思殿。
  ……

  《新唐书》卷第八 本纪第八 穆宗 敬宗 文宗 武宗 宣宗

  彼时,穆宗皇帝尸骨未寒,可知敬宗皇帝顽童本性,全无心肝。敬宗皇帝即位之后,朝政荒疏,国柄倒持,河朔三镇复叛大唐。敬宗皇帝更是全然不顾,只醉心于嬉游无度之中。

  帝好深夜自捕狐狸,宫中谓之“打夜狐”。中官许遂振、李少端、鱼弘志以侍从不及削职。
  ……
  十二月甲午朔。辛丑,帝夜猎还宫,与中官刘克明、田务成、许文端打球,军将苏佐明、王嘉宪、石定宽等二十八人饮酒。帝方酣,入室更衣,殿上烛忽灭,刘克明等同谋害帝,即时殂于室内,时年十八。群臣上谥曰睿武昭愍孝皇帝,庙号敬宗。大和元年七月十三日葬于庄陵。

  敬宗皇帝少年暴虐,游戏之中,宦官侍从稍有疏忽,轻则捶打,重则削职流放,株连家属,以致内官积怨深含。宝历二年十二月八日(826年1月9日)夜,敬宗皇帝酒酣之后入室更衣,惨遭阉竖刘克明等谋害,呜呼敬宗皇帝,崩时年仅一十八岁。

  文宗皇帝大和元年七月十三日(827年8月9日),葬敬宗皇帝于京兆三原县西北五里之土塬,陵曰庄陵。

  三原,地处省关中平原中部,古称池阳,自北魏太武帝真君七年(446年)置县,已愈一百五百余载,因境内有孟侯原、丰原、白鹿原三原而得名。三原县黄土层肥厚,故而三原县四座唐陵均为堆土成陵。除却永康陵,三座大唐帝陵敬宗皇帝庄陵、武宗皇帝端陵与高祖皇帝献陵在荆原、徐木原上自东向西依次排列。关中十八唐帝陵,加之乾县关中末代唐陵僖宗皇帝靖陵,堆土陵共四陵,三原便占其三。

  庄陵在今三原县城东北约三十里陵前镇柴窑村东,东南距武宗皇帝端陵约十里,北距懿宗皇帝简陵四十里。庄陵“封域周四十里,下宫去陵五里”。如今庄陵封土呈覆斗形,残高十七米,其上遍植松柏。南门外神道长约四百六十米,如今神道石仪计有华表件,倒仆于地;翼马一对,东侧倒仆于地;翁仲五身,东三西二,均失其首。

华表

  神道东侧华表尚存,只是分节倒仆于地。



  半掩土中之华表仰莲托桃形宝顶。



  覆莲底座,华表柱身。

翼马

  敬宗时代,大唐国祚衰落,仅以此翼马比之前代帝陵翼马,便可窥一斑。。



  神道西侧翼马,缚尾。



  马颈瘦长,短首长腿。



  黄土塬上,石仪风化亦颇重,轮廓漫漶,千年风雨真是无论塬上山上。



  西侧翼马腹下流云。



  神道东侧翼马,北向倒仆于地,垂尾。



  马首残断,但身胁羽翼雕饰较西侧翼马保存为好。

翁仲

  直至1996年,庄陵神道翁仲仍是完器。是年5月3日夜,受文物贩子指使,一夕之间连同此翁仲在内的五尊翁仲石首皆被砸下并迅速走私至香港,除后来追回一文臣石首保存于现三原县城隍庙外,其他四首至今杳无间迅,不知被哪位尽丧天良之人或机构秘藏。后来负责偷盗的两人被捕获,听说一为铜川人,一为河南人,皆枪毙于庄陵之前,死不足惜,死不足惜。如与之闲聊此事的那位村民所言:一千多年都好好的!盗墓从古至今猖獗不息,尤以文物之河的陕西为重,虽然现在庄陵有日常的巡查,但那不过是掩耳盗铃而已。盗墓利益之巨大足以令某些人忘记死生,另说曾有人以炸药试图炸开庄陵地宫,结果一盗墓者或因操作失当殒命盗洞之中,愿他们今生后世皆不得善终。

文臣翁仲



  南起第一尊文臣翁仲,略向南倾斜。



  翁仲南侧,一株野酸枣已渐有树形。



  野酸枣自翁仲底座裂隙中穿出,不知道是野酸枣撑裂了石座,还是石座先有了裂隙。但这枣树总是有障于石仪保护,或者拔除更好,只是我尝试一番后徒叹心有余而力不足。



  翁仲南侧身。



  翁仲背身。



  南起第二尊文臣翁仲。



  周身石质斑驳,观此便知石斑鱼鱼名之来历。



  翁仲前侧身。



  文臣手持笏板,胁下配剑。



  翁仲背身。



  身后精美花结长帛,身前亦有,此细节与之前代德宗皇帝崇陵石仪迥然相异。



  南起第三尊文臣翁仲。



  文臣挂笏之手。



  翁仲南侧身。



  翁仲背身。



  身后花结长帛。

武将翁仲



  南侧武将翁仲。



  风蚀严重,双手仅具囫囵。

  如今三原城隍庙由寝殿改成的石刻小展馆里,一尊庄陵文臣翁仲石首便敧斜倚墙立在昏黑的玻璃罩里,面目悲戚,颈下森森断茬。
  身首异处之痛,宁不悲夫?



  北侧武将翁仲。



  或者此武将翁仲曾长年前倾倒仆于地,故而身前雕饰保存极好,以此论,在关中十八唐陵中,此尊堪称第一!



  武将双手握剑柄于胸前。



  剑已入鞘,鞘身缨带结节缠绕,刻画细致入微。



  最精致处,此翁仲左手食指,微微抬起,骨节指甲刻画精细入微,怎可信此已愈一千二百载风雨?



  武将翁仲后身,无花结长帛。



  对列文臣武将之间,曾经的敬宗皇帝庄陵神道,如今早已开垦为附近村民农田,彼时冬小麦有青苗寸许。
  沧海桑田。


Nikon D200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 2.06K
  • quote 2.九州牧
  • http://www.hhhx.org
  • 文官背后的“精美花结长帛”应该是“双绶”——旧唐书云:“亲王纁朱绶,四彩,赤、黄,缥、绀。纯朱质,纁文织。长一丈八尺,二百四十首,广九寸。一品绿綟绶,四彩,紫、黄、赤。纯绿质,长一丈八尺,二百四十首,广九寸。二品、三品紫绶,三彩,紫、黄、赤。纯紫质。长一丈六尺,一百八十首,广八寸......”
    而“绶”下面的长条,应该是“纷”。
    胡成 于 2011-2-22 18:31:53 回复
    受教了,处处皆学问呀,一点马虎不得。除却地理志,读史最怕读志,看来以后需要更加谨慎仔细一些才是了。
  • 2011/2/22 11:05:5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金牌
  • 无首翁仲,让人心痛不已。
    你的悲悯让他们千年来的苦楚感染到我。
    胡成 于 2010-5-18 12:05:14 回复
    惟愿这些大唐石仪,自此以后,得享永年,并再无苦厄。
  • 2010/5/18 8:51:54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