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细节颐和园细节北海 之二 »

细节紫禁城 之二

光影



  下午,阳光将养心殿东配殿履仁斋垂檐神兽的影子投射于殿西侧卡墙之上。原本威风的龙、凤和狮子,描绘出的轮廓却肥腻可爱,如同一只鹦鹉调皮的盯着身前小狗的尾巴,不料想身后还有另一只毛绒绒的小狗兄弟虎视眈眈。



  另一处,永寿宫东宫墙上,龙、凤、狮子、天马和海马五兄弟正在努力攀援向上,身后垂兽张开血盆大口,苦苦相追。前面骑鹤仙人化做异形的障碍阻挡于前,形势岌岌可危。
  宫墙如同一张雨水浸染的经年红纸,斑驳却依然色彩雄浑。





  西六宫之一咸福宫内,阳光将冰裂纹窗棂格交错的影子叠映于红木立柜的蝠云雕纹之上。明艳的阳光惊吓到了蝙蝠,他们换上恐惧的表情,扑展双翼,四散而逃。
  咸福宫初建于大明朝永乐十八年(1420年),初名寿安宫,嘉靖十四年(1535年)改今名,满清沿用。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重修,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再修。咸福宫面阔三间,黄琉璃瓦庑殿顶,形制与东六宫相对称位置的景阳宫相同。山墙两侧有卡墙,设随墙小门以通后院。



  长春宫庑廊之外,黄琉璃殿顶,幽蓝天空与几梗枯枝,还有那背光中线条或刚直的挂落楣子、柔媚的卷草雀替。
  长春宫亦初建于大明朝永乐十八年(1420年),嘉靖十四年(1535年)改名为永宁宫,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复称长春宫,满清沿用。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重修,其后再有多次修缮。咸丰九年(1859年)拆除长春宫宫门长春门,并将太极殿后殿改为穿堂殿,题额为体元殿,长春宫与启祥宫两宫院由此相连。长春宫面阔五间,黄琉璃瓦歇山顶,前出廊,东北角与西北角各有屏门一道,与后殿相通。长春宫南,即体元殿后抱厦为院内戏台。



  红是紫禁之城的色彩,但是沉寂的红,而不是俗艳的红。故宫的大修即是将沉寂变得俗艳,或者这还可以理解,因为当时间将俗艳的火气荡涤干净之后,也即会因苍桑而沉寂。但最起码,勾勒描画应当精工细作,而不是粗制滥造,金色侵染了红,红色侵染了蓝,蓝色侵染了绿,如同孩子在涂鸦。



  乾清门前广场西侧隆宗门徒匾。宗字左下角,残箭一枚。满清嘉庆十八年(1813年)九月十五日夜,阉人杨进忠、高广福引一路真理教“坎卦”门教众约百人,杀入西华门,落败于隆宗门外。隆宗门留有彼时箭矢两枝,一枝在内侧(东侧)北起第二排第四根椽头上,此箭已无存。徒匾上那一枝,箭镞深没木中,仅露三寸箭铤。



  军机处外窗,漆面上的龟裂纹貌似已久经风霜,其实依然是新刷。这红没有门面处红漆明亮,哑然无光,没有那么重的火气。可太纯净了,一色的红显得轻佻,没有一丝紫禁之城厚重的质感。



  御花园堆秀山下小门,应当是这样的红。红一年一年沉积下来,调和进风霜雨雪。虽然已不是旧时原件,但时间还是时间,古时今时有同样的功用,一两即是一两,一钱还是一钱。但问题在于,是否以同样的标准的起步,只怕连时间看到现在的手艺都会愁眉不展。画虎已然类犬,修改只会越描越黑。



  如果这些红全部被漆刷之后,再看到这样的红,还要等多久。或者,还能等到吗?

梅错的熊



  画漫画的梅错,从遥远的广西游荡到北京,同行的有一只熊,熊是梅错的三维漫画。我喜欢这只骚包的熊,她怎么能长出这么一身花色的皮毛,这令人困惑。她的嘴角扬起,有快乐的表情,可是当她坐在太和门前的地上时,看起来却很忧郁。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抑或是地面太凉,冻着了屁股。



  进门的时候她还很高兴,尖尖的屁股好不容易坐稳在午门的门钉之上。不知道午门看到多少因被责庭杖而裸露出白白的大臣屁股,但我想这肯定是第一只坐在午门上的屁股,还不是人的,还是只熊的。熊很开心,午门很伤心,我知道这是件丢人的事情。



  后来熊就一直很快乐,因为她凌辱了不可一世的午门,得意洋洋。
  坐在紫禁城冬日暖洋洋的太阳下,能听见时间从身边流过的沙沙声响。

Nikon D70s
AF Nikkor 50mm f/1.8D
  • 2.06K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