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谒唐陵 贞陵神道上三谒唐陵 卷二 贞陵 随拍 卷十六 »

正阳关 老篾匠



  寿县,正阳关,大码头篾匠铺,篾匠陈老爷子,已是耄耋。曾经商贩辐辏,七十二水所通正阳关里,最后的篾匠铺,最后的老篾匠。



  门前四五提篾篮,三两把篾耙,再有一撂竹篦,并没有什么精巧工艺,不过是些农人家常器用。生意冷清,赚不到什么钱,只是闲不住罢了,老篾匠如是说。篾匠铺里昏黑幽案,一把竹椅,一张木桌,桌上一杯瓜片茶,茶旁一包渡江烟。
  正是中午,老篾匠点起一枝烟,起身回家午饭。午饭时分,正阳关里,一应店铺没有锁门的习惯,便兀自敞着门。门前或偶有路人,或索性如一个没有梦的午觉。

Seagull 4BI
Sa-84 1:3.5/75
Shanghai GP3
Kodak D-76 / Stock / 20°C / 8'00"
Epson Perfection 4490 Photo
  • 2.06K
  • quote 11.寿州一少年
  • 倒数第二段最后一句 “渡江”应为 “杜江”。杜江烟一包作价2.5元,爷爷以前常抽,近来似已无复再售。
  • 2016/3/13 23:30:4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0.寿州高峰
  • 你真的又来寿州了,是回来过的端午节吗?记得给你手机号了,陪你一道去又不知道是一种怎样的情况。正阳关去过多少回了,不过我眼大心粗,说不上个所以然,期待下次了。
    胡成 于 2010-6-24 14:48:59 回复
    高先生您好,这次是回去过端午的,去正阳关时犹豫再三,还是没有给您去电,主要是考虑天气太热,要您作陪难免吃苦受热,而且时间又紧,也怕不能尽兴。等到秋冬季节肯定还要再去,到时候少不了还要叨扰于您,一起在寿州正阳两处走走看看。
  • 2010/6/24 14:36:4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9.o
  • http://orsheeta.ycool.com
  • 不巧,都认识鼠曲草。都找的王司机师傅去的。他说你看到蒙沟村头的石羊,手抖拍照。我很镇定,在他车里拍的都没下车。
    胡成 于 2010-6-23 11:42:50 回复
    这个小王胖子很会演绎呀,下次去我得问问他哪只好眼看见我拍石羊的时候手抖了。小王胖子天天在三原汽车站前面趴活儿,我之前一次去三原的时候已经找好一个开出租的司机,去泾阳两陵的索价也比他低,可惜这次去丢了那个司机的手机号码。小王胖子很精明,要价也不手软,不过倒是能说会道的挺有意思。上次去崇贞二陵一路打听折腾着找到,这次轻车熟路了吧?
  • 2010/6/23 10:47:3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8.金牌
  • 呵呵,那应该就是鼓楼,我总是把他们搞混。回坊在鼓楼的北边,我说的是南边的那条巷,再向下就是东木头巷、西木头巷、粉巷、德福巷、湘子门,就到了南门。这一带是老西安的藏龙卧虎之地,据说贾平凹也在这里厮混了几十年。
    特别喜欢这些名字,嚼起来都唇齿留香。
    胡成 于 2010-6-23 11:37:59 回复
    我大略知道你说的是哪里了,不过似乎我没有走进过那条巷子里。虽然我总是说去西安,但在西安停留的时间并不多,大多都在咸阳、渭南的乡村里跑,所以你提到的这几个地名我有些生疏。不仅如西安的朱雀大街,包括西安周边的许多自唐代便未曾改变的地名,我每看见便觉得激动,不是唇齿留香那种温清的感动,而是浑身仿佛过了电似的激动。
  • 2010/6/23 8:35:5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鼠曲草
  • 还有那时候的澡堂子里,滚水池里,经常飘浮浸泡着某家新买的藤椅,烫熟透了,便不会生虫

    头一回听说诶!我家里没藤椅,这几年倒是非常想拥有一把。

    正阳关里,一应店铺没有锁门的习惯

    民风尚淳朴
    胡成 于 2010-6-22 22:17:41 回复
    被你这么一说,我倒有些含糊起来,反正竹椅是肯定要用滚水烫熟以防蛀的,但藤椅是不是需要如此还真是忘了。买一把藤椅吧,最好是藤制的躺椅,闲来无事是可以半躺着翻翻书,然后昏昏欲睡。
  • 2010/6/22 14:41:0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orsheeta
  • http://orsheeta.ycool.com
  • 为什么没有,劳动中的照片,
    胡成 于 2010-6-22 22:14:31 回复
    有劳作中的照片,不过在哪一卷135胶片里,昨天晚上刚冲出来,还没有扫描。老篾匠肖像那样,黑暗的背景便是他的铺子,没有窗户,室内极昏暗,这台老旧的海鸥双反实在没有办法拍摄。
    看你拍的照片,在雨中的崇陵,忽然想起楼上的鼠曲草说他的同行在第二天落雨时便去了崇陵,是不是你?不会这么巧吧。
  • 2010/6/22 14:39:0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金牌
  • 在西安也看到这样的铺子,就在钟楼对面的巷子里,用的大概是秦岭里的竹子。我每次去都会过去看看,顺便在旁边的樊记肉夹馍店喝碗桂花稠酒,虽然不怎么好喝:)
    胡成 于 2010-6-22 22:10:58 回复
    西安钟楼对面哪里有什么巷子?是不是说鼓楼对面的北院门回坊里?没有印象不知道你说的是哪里。现在仔细想想,我已经忘记了稠酒是什么味道。
  • 2010/6/22 13:57:5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百鬼
  • 先是没有了工匠,然后就是绝了手艺,最后就是博物馆里看看幸存的工艺。

    今年春节在合肥意外的发现一特别大的卖竹器蔑器的店,只是夹在现代的商铺之间显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瓜片茶,渡江烟。
    胡成 于 2010-6-22 13:48:29 回复
    没有安徽沿淮地带生活背景的人,即便知道六安瓜片茶,也万万不知道蚌埠渡江烟。黄色包装的渡江烟很有年头了,这两块多钱一包的廉价烟在正阳关倒很常见。我以前偶尔抽过,味道辛辣呛喉,实在不是什么好烟。
  • 2010/6/22 12:28:0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老虎
  • http://synyan.spaces.live.com
  • 老上海gp的发色真是好看
    胡成 于 2010-6-22 13:42:25 回复
    上海GP3做工实在太差,除却背纸号码粘连底片的老问题,在正阳关换卷时,背纸忽然弹开鼓起,感觉底片边缘肯定已经曝光,只好小心再换一卷。不过仅就底片而言,对得起它不过七块五毛钱的价格。
  • 2010/6/22 9:34:3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轩易
  • 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淳淳民风。
    小时候,我的家乡也是如此,中午没有关门的习惯。如今,即便在农村,这样的情况也很少见了。防盗门其实不能防盗,更多的是给人心灵上的隔阂。
    篾匠,是我小时候很熟悉的职业,我几个亲戚都是篾匠。“居,不可一日无竹”,篮筐桌椅,筛匾筢笠,甚至连睡觉的枕簟都是竹制的。多么熟悉。栖身北方之后,我甚至连普通的竹篮都没见过。
    应该给老爷子的手来一个特写的。
    胡成 于 2010-6-22 13:36:46 回复
    夜不闭户,或者也是因为家徒四壁。假若室有长物,难免不会智子疑邻。
    我印象中,小的时候似乎也少见篾匠。篾匠这个职业或许因地域而异,江南盛产毛竹处,可能才有更多篾匠。不比北方,天干物燥,竹林罕有,篾匠怕也便难做无米之炊。北方以前的家用器用,是否多为麦秸秫草所制?果然是一方水土一方人。
    我当时用的是老式的海鸥双反相机,最近合焦距离也在一米以外,所以特写画面没有想起也拍摄不到。
  • 2010/6/22 8:54:2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金牌
  • 小的时候,家里有一对藤椅,很老式的圈椅,用的时间长了已经看不出藤条原来的颜色,坐上去凉凉滑滑的,每天爬上爬下,它就咯吱吱地响。西北天干物燥,慢慢地藤条就断了几根,然后越断越多,摇摇晃晃中我就长大了。想不起来是在哪里,什么时候,一个江南小镇,石拱桥边,窄窄的小巷,湿漉漉的青石板路,巷子深处就有这么一家篾匠铺,各种器具挂着随意摆着,铺天盖地,我只认识提篮、扫帚等简单的几样,淡淡地发出竹条本色的光,要经过很久很久的时间,经过油脂灰尘的打磨,才能泛出红来。店家坐在角落里,不知埋头做些什么。傍晚的时候光线微薄,隔着黑的门板,就想讨一碗寻常饭菜,这样百无聊赖地,厮混余生。
    胡成 于 2010-6-22 13:19:19 回复
    你也让我想起了我们家小时候的那把藤椅。除却椅面椅北的藤条,藤椅的骨架是竹,再以篾条绑缚。最先断裂的,其实就是那边边角角的篾条,夏天坐在椅子上总是不经意的被篾条的断茬刺痛。日子久了,藤椅从明快的黄色渐渐变成了暗褐色,就像某位佳人老去的肌肤。还有那时候的澡堂子里,滚水池里,经常飘浮浸泡着某家新买的藤椅,烫熟透了,便不会生虫,不知道你见过没有?正阳关是一座老城,手工匠人的店铺众多,所以如今还能有些孑余。你描述的场景,仿佛是熟悉的,可是细细回想是,却捉摸不到客观的现实,或许那场景只是某些深埋于人们心中的情感,比如对恬静安逸的向往所幻化而出的吧。
  • 2010/6/22 8:39:21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