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碑林狮兽井陉 天长 »

三谒唐陵 卷三 建陵 随拍 卷十七



  01. 火车站     05.08 三原 三原县火车站

  书接上回



  02. 教堂      05.08 三原 三原县油坊道街基督教堂

  五街交汇的油坊道街西北口是三原县市井繁华所在,日暮时分,各色吃食摊点便摆满在油坊道街以及沿左手起王仓巷、盐店街、菜市街街口路边。
  凡在三原,总住在油坊道街东南口的北平招待所,每日周边谒访唐陵归来,回招待所冲凉喘息已毕,便悠游自在地穿过油坊道街,去那繁华所在,寻觅吃食。便总是在油坊道街西北口路北,看见街边院墙内的这处基督教堂,夕阳西照下,不时有鸦雀自斗拱飞檐之上掠过。



  03. 教堂      05.08 三原 三原县油坊道街基督教堂

  基督教协会院内,在这栋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老教堂北侧,早已建起白瓷砖贴面的新建堂,故而这栋民国年间的老建筑好似已不再常用,堂门紧锁。我试图沿着教堂向深处走走看看,协会里看门护院的老汉匆匆跑过来,示意我离开。











  07. 08. 09. 10. 12. 翼马      05.09 礼泉 大唐肃宗皇帝之建陵神道西侧翼马

  是夜微雨,晨起继以阴沉。
  晚到一刻钟,错过了六点四十五那班去礼泉的客车,只好百无聊赖地在车站等下一班。八点十分发车,车到礼泉县城已经九点半。找了辆拉活的黑车,谈妥三十块到李瓦村,结果半路上加价到四十五才肯上到石马岭,如果不是有些晚我宁可走沟下的放羊小道以免得走那段曲折环绕的盘山公路——那曾经走到我绝望——最后以四十块成交,车开到建陵文保碑侧下车。
  文保碑北面文管部门的院墙外贴着张协查通报,建陵东门石狮窃案的悬赏额已到十万,这着实不低,如果早愿意花费出来保护那些国之重宝,也断然不会有失窃之虞。亡羊补牢或者不错,可亡去的羊或者早已因亡而亡了。
  本以为会在建陵陵寝区域内遇到文管所的王老汉或者巡察人员,甚至因此担忧还特意带了件护身符,结果由始至终,除却友善的老乡们,什么也没有遇到,这对我本是件好事因为省去诸多口舌,可事实上却多少有些失望。
  依然阴沉,但阳光仍可穿透云层,依然溽热,但光照尚佳。补拍了顺光时的东侧所有石仪,仅那匹冠绝唐陵的东侧翼马便耗去我近三卷胶片,美仑美奂,美仑美奂,无以复加的美仑美奂。



  14. 仗马      05.09 礼泉 大唐肃宗皇帝之建陵神道西侧仗马

  千年以降,建陵神道地表于关中诸唐陵中变化最甚,朱雀门外两侧石仪之间已是宽约五百米、深约百米的深沟巨壑,地势险峻。建陵神道两侧有石仪处,尽皆为附近村民辟为麦田或苹果林,田垄高低错落,原本基座平齐的石仪也落得上下参差,或经挖掘修复置身地上,或依然土埋半截掩于土中。
  也因偏远险峻,人迹罕至,建陵诸石仪保存多完好,如此尊仗马仍为完器,未遭文革灭顶之灾,极为难得。所以一直以来虽然忧心忡忡于唐陵石仪安全,但实未料想建陵会在庄端二陵盗案这十数年后首遭厄运。
  月前,大唐玄宗皇帝贞顺皇后墓巨型石椁失窃追回,从披露的案情可知经过。2004年5月至2005年6月,以杨彬为首的二十余人盗墓团伙在西安市长安区大兆乡庞留村西侧盗掘贞顺皇后墓,以炸药炸开墓室后发现此巨型彩绘石椁,于是在此后长达一年多的时间,该团伙先后六次进入墓葬,将石椁拆分成三十一块,一块块装箱伪装运出。盗得石椁后,该团伙分批将石椁偷运到广州,后又从香港以百万美元的价格倒卖至美国。后因在其他案件中发现主犯电脑中拍摄的石椁照片,此案与此国之重宝方才为为世人所知。有关部门对案件及石椁回归陕西历史博物馆的报道洋洋得意,可是无须细想便觉其中可畏。数十吨重巨型石椁,数十人前后盗掘一年有余,经西安中转香港到美国,这许多貌似天书奇谭的事情却可瞒天过海,有关部门哪里去了?
  如此想来,建陵东门青龙门区区二狮,怕早已凶多吉少,我辈再难相见了。



  16. 翁仲      05.09 礼泉 大唐肃宗皇帝之建陵神道西侧翁仲

  我是认为,唐陵石仪与所处时期总有人生一代之差。肃宗皇帝营建建陵时,虽然大唐已经安史之乱由盛唐而入中唐,但工匠却是自前代而来,其生于盛唐,学于盛唐,故而中唐建陵石仪其实盛唐之作。观建陵诸石仪,便知我此言不虚。







  17. 19. 20. 翁仲      05.09 礼泉 大唐肃宗皇帝之建陵神道西侧翁仲

  建陵石仪六十年代曾经修复,但做工不仅粗陋且为毁坏性修复,断裂处除以水泥砌缝外,更是在石仪身上凿孔再以铁铆铆榫,望之触目惊心。
  拍摄此尊翁仲时,一位偻身背覆编织袋的婆姨正与他一双子女身翁仲身后的柏油路上走过。这条柏油路自山下李洼村口一路修至建陵朱雀门门阙遗址下。如今上下石马梁,有车可谓一马平川,方便了散居梁上的村民,可也方便了盗墓贼,路边的文保所终日院门紧锁,形如虚设。





  21. 22. 翁仲      05.09 礼泉 大唐肃宗皇帝之建陵神道西侧翁仲

  公路自西侧翁仲队列中盘桓穿过,北侧两尊在路西其余在路东,故而如以公路为参照物,便觉石仪似非南北直线排列。
  北首第二尊翁仲,半掩土中,上次见时,面前堆满垃圾,如今却还干净。





  23. 24. 翁仲      05.09 礼泉 大唐肃宗皇帝之建陵神道西侧翁仲

  北首第一尊翁仲,置身林下土台上,身后一石辘辘,却好似骨碌碌滚落至那里的翁仲石首。
  翁仲北侧,是村民院门前的牛圈。







  25. 26. 27. 石狮      05.09 礼泉 大唐肃宗皇帝之建陵朱雀门西侧石狮

  建陵朱雀门内石狮,精神如故,但我却要说所幸仍在。
  关中黄土塬上,松树生长缓慢,几年过去,依然细矮如初。以前我抱怨这些松树妨碍了我看石狮,如今倒是希望可以尽快粗密一些,车辆无法出入,石仪或可安全一些。



  28. 石狮      05.09 礼泉 大唐肃宗皇帝之建陵朱雀门东侧石狮

  东侧石狮身后黄土堆积层里的残砖断瓦被翻捡得满地遍是。总有许多无良之人至此,或者翻捡挖掘,希望侥幸觅得残留古物可以盗掖回家;或者倚身上马搔首弄姿,全不顾如此会荡尽石刻雕饰,毁损国之重宝。
  关中唐陵门阙四周残砖断瓦并非唐时砖瓦,不过是后世整修唐陵时构建所遗,以清末为多,草莽之物,处处皆是,不值一分半文。更请各位看官手脚留情,石仪已有千年阳寿,垂垂老矣,经不起攀爬,承不起重负,万请远观而勿亵玩则个。



  29. 山巅      05.09 礼泉 大唐肃宗皇帝之建陵陵山武将山山巅

  午后登顶建陵陵山武将山,GPS显示海拔1045米,事实上从向南门门阙下人家的大婶打听到登顶武将山便可望见北门及西门石狮起,不过向上三百米不到,武将山实在是唐陵中容易攀登的陵山,盖因神道海拔便已有七百余米。
  武将山上,巨石棱磳,劲草疾风!





  30. 31. 神道      05.09 礼泉 大唐肃宗皇帝之建陵陵山武将山山巅南望

  武将山上南望,不见朱雀门与神道,只因两道山顶遮蔽视线。
  天气欠佳,雾霭一片,天地苍茫,西北望,不见九嵕山。



  32. 玄武门     05.09 礼泉 大唐肃宗皇帝之建陵陵山武将山山巅北望

  武将山上北望,山势平缓,略向北十数步,赫然可见北门石狮背身门阙内一片麦田之中。
  北门玄武门西侧门阙仍在,东侧门阙已平。





  33. 34. 石狮      05.09 礼泉 大唐肃宗皇帝之建陵玄武门石狮

  建陵玄武门所在海拔极高,约一千米有余。两狮狮身完整,洁白如脂玉,只是风化严重,千余载朔风如刀!
  北门门阙内外,除却麦田,不见丝毫人为扰动痕迹。





  37. 38. 石狮      05.09 礼泉 大唐肃宗皇帝之建陵玄武门西侧石狮

  因为建陵东门石狮失窃,或许永无相见之日,故而此行建陵之要务便是拍摄西门石狮。登武将山至半途,便可远远望见西门门阙及门阙内一片苹果林里的两尊石狮,略有些遗憾,因为其所在远没有东门石狮所在雄浑苍茫。不料想,北门石狮却给予了我我所能想象出的最具像的苍茫。又是天空阴沉,山风呼啸,稗草摇曳,麦浪之上,有群鸦忽起忽落。
  如此季节,晴天里北门石狮面部终日逆光,此行关中,仅此一日下午阴沉而使光线柔和,极宜黑白胶片拍摄,如此厚爱于我,我再不妄论肃宗皇帝。

Ломо Лк-а
Минитар 1 1:2.8 32mm
Solaris 200
Noritsu QSS-2901 Digital Minilab
  • 2.06K
  • quote 4.九州牧
  • http://www.hhhx.org
  • 方法有的是,只是对于有关部门来说,非不能也,实不为也。文物保护部门的工作人员并非因热爱文物才成为工作人员,尽职尽责是非份之想,不过是拿一份薪饷糊口罢了。庙堂之上的文物极享荣华,草莽间的文物却只能自生自灭。其实只要有关部门有丝毫关心,哪怕只是出面组织民间力量保护,不过二十余处唐陵也尽可获得比现在好许多的境地。官府不为,民间自发就是名不正也言不顺,擅动禁脔,罪莫大焉,不落好也就罢了,被误作盗墓贼怕是必然。
    ---------------------
    去年西安重建城墙工程不是据说耗资几十亿吗?其实只需要取其百分之一,这二十个帝陵就可以得到好的保护。
    胡成 于 2011-2-22 17:41:05 回复
    “故宝之不宝,不为也,非不能也。”
  • 2011/2/22 9:53:0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mike
  • http://www.lolimy.com
  • 哥们是考古的?
    胡成 于 2010-7-16 13:31:16 回复
    你还别说,小时候我还真想过以后学考古呢。我是极喜爱这些真正的唐代艺术品的,谈不上考古,他们就散落在那里。
  • 2010/7/16 1:19:1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轩易
  • 翼马、仗马、翁仲、石狮,无不精美。散落荒郊野外,不禁让人担心。但,实在也没有什么其他方法啊。或可每尊石仪内嵌GPS定位系统?
    胡成 于 2010-7-14 10:35:04 回复
    方法有的是,只是对于有关部门来说,非不能也,实不为也。文物保护部门的工作人员并非因热爱文物才成为工作人员,尽职尽责是非份之想,不过是拿一份薪饷糊口罢了。庙堂之上的文物极享荣华,草莽间的文物却只能自生自灭。其实只要有关部门有丝毫关心,哪怕只是出面组织民间力量保护,不过二十余处唐陵也尽可获得比现在好许多的境地。官府不为,民间自发就是名不正也言不顺,擅动禁脔,罪莫大焉,不落好也就罢了,被误作盗墓贼怕是必然。
  • 2010/7/14 9:40:4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鼠曲草
  • 泰陵、建陵石仪配得起俊雅二字。
    胡成 于 2010-7-14 10:25:34 回复
    俊雅二字极恰当,不比初唐的宏壮,更不比晚唐的粗疏,俊雅或者才是盛唐艺术的精髓,褪去了飞扬跋扈的精美雅致。
  • 2010/7/13 17:30:47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