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谒唐陵 卷三 建陵 随拍 卷十七紫荆关三帧 »

井陉 天长

  井陉县天长镇,大唐中叶即以天长镇名,大唐末年设天长军,北宋熙宁八年(1075年)移井陉县治于此,后世诸代均为县治所在。1958年迁县府至如今微水镇,便次衰落,幸因此旧城城垣侥幸存世。
  天长旧城始筑于大明洪武九年(1376年),夯土为墙。周长三里,高三丈五尺,厚一丈二尺。嘉靖九年(1530年)改筑石城,立有东、西、南三门,城内、东关、西关、南关、北关统称城关;隆庆三年(1569年)六月六日,绵河暴涨,淹没西关,冲毁南关,后以城内、东关、北关为城三关,并于南、西二门外增建瓮城各一座,驽台十九座;天启元年(1621年)因南城地形狭隘,屡被水患,移水门于正门之前,上建“览秀楼”;崇祯八年(1635年)西城增高五尺;满清康熙、雍正年间,东、西、南城楼皆修复。
  天长镇三门:东门与瓮城俱在,瓮城南开门券拱石楣上嵌匾阴刻真体“东聚门”,左款“崇祯十三年十月吉 □□□□□重修立”,右款“万历二年十月吉 知县钟遐龄立”,四周线刻蔓草纹;瓮城东开门北侧倾圮,门匾已无,门外存一阳文“助”字,不知何时所为;正门门匾亦无。南门与瓮城俱在,新近修复,正门外门匾“宁河门”,形制与款识同东聚门;瓮城南开水门门匾“会源门”,形制同东聚门,左款在崇祯款左另有“大明天启元年春二月吉旦”款,右款“井陉知县罗懋汤 典史阎应祯立”;瓮城东开门门匾“文明门”,形制与款识同会源门。西门正门与瓮城大半已无,仅存瓮城南侧开门,门匾“镇武门”,形制与款识同文明门。
  东门外沿东城墙向南为城壕街,南侧城墙向东侧延伸而出,在城壕街尽头处亦开券拱门,门楼为观音阁,门外亦嵌石匾“山环水抱”,上款“东关”,下款“中华民国三十二年五月重修”。
  天长镇东关、北关及城壕街曾为繁华所在,共有各类商铺一百五十余家,主要经营针纺织品、染纺布店、日用杂货、澡堂理发、烟酒糖茶、饮食加工、铁匠木器、租赁当铺、书店药房等,最著名者如醋李的米醋,三泉涌的陈醋,广义斋蜜果、麻片,裕兴居的干鲜果品,仁泰公的二锅头,老油(宋)的小磨香油、芝麻酱,聚兴隆的调味品花椒、大料、酱油、面酱及黄表古连纸、毛头纸,五富隆的千层底鞋,马银匠的银镯首饰,兴源堂的梅暑丸、云贵药材等等。逢三排八为城关集日,外地的小商贩也云集此地,叫买喝卖声此起彼伏,赶集上店的人山人海。在吉成永、三庆居西侧有一片空地,旧称交易场、大操场,是一个露天农贸市场。其时百货云集,摊贩盖地。气功武术、耍猴弄蛇、占卜相面、修脚治牙、卖膏药、变戏法,百戏杂陈,煞是热闹。
  如今繁华散去,东关外店铺虽在,不过已是些寻常吃食杂货铺子,冷清寂寥。北关外与东关外河东已成冀晋交通要道,往来重型卡车连绵不绝,道路崩坏,更激起灰土冲天。可怜天长旧城置身其侧,仿佛明珠投暗,美玉蒙尘,怎可想其曾经“井邑傅岩上,客亭云雾间。高城眺落日,拯浦映苍山”?

  午后到天长镇上,在东关外逡巡半晌却难觅间象样的饭馆,唯一间开门的食肆,也仅有素炒饼一味。店中寂静,一隅一老者枯坐着吃他的素炒饼,一隅店主人一家吃着他们的饸饷面。素炒饼糯软无力,淡而无味,店门外修鞋铺上的老鞋匠昏昏欲睡。
  或许是因为下午溽暑之故,镇中鲜有行人,大多人落也是院门紧锁。便在这旧城里,走走停停,十数帧黑白胶片,掠影浮光。



  02

  东关外路北一家农药店所在的四合院,北房里依然可见墨迹黯淡的商号字匾,如今作了农药店的仓库。东西厢房欹斜几近倾圮,曾经这里如何?当一切繁华之时?



  04

  东关外路南某家医馆药铺。井陉左近家犬凶悍,见生人便龇牙低吠,是欲攻击之状,迅速拍摄两张便转身离去。店主人是年轻小伙儿,见我离开便开门相问是否为游客,天长镇里方言更似山西话,不易听懂。门联似乎便是小伙儿的手笔,贴反在右的下联,不知道起首“对手”是不是“妙手”的错写?



  06

  观音阁下门洞,一对儿小恋人若即若离地走来。小姑娘穿着惹眼的紫色丝袜,灰墙红阁下,颜色生动跳跃。可惜我却不能用彩色胶片,天长镇地势北高南低,南城外因最低洼,污水聚集,难免煞了鲜艳的风景。



  07

  观音阁东侧上阁的小门紧锁,意如上联所写一般,香烟青锁瓶水柳。天长镇里最大的宅院如今改作书法学院,从旧城中的零散字迹可知本地居民素习书法,且大多颇有造诣,这几笔柳字虽然稚嫩但却有模有样。



  10

  城壕街东几条小巷里的宅院保存颇完整,青砖灰瓦,俨然旧时模样。



  11

  街边木门,木片曲折有致,形若流水。无他。



  12

  东聚门深锁居民院中。门洞已封,内外均有人家,以门为墙。天长镇城门以砖砌,年久色深,城墙多因地聚材,以山石或河卵石堆砌而成,数百年过去依然光亮如初,两相明暗反差显著,倒仿佛前后相差着几个世纪。院中几口大锅,不知道主人做着什么买卖,奇臭无比,是怪异的黏腻的臭,闻之欲呕。不幸又需久留此处,细拍东聚门匾以辨读款识,此时想来依然觉得恶心。



  13

  东聚门外,之前木门前的电线杆,仅为拍下无德医疗广告上的井陉县三字,亦无他。尽头便是东门瓮城东开门外,景深内便是东门瓮城之宽。



  15

  东门瓮城东开门外,东关。茂源粮油店。



  16

  东门瓮城东开门,券拱上北侧颓圮,原门匾已失,如今仅存一“助”字,不知原意为何,也不知何时更替。



  19

  旧城内,东、西、南门之间道路交汇之处,左去西门,右去东门。



  22

  城隍庙内的戏楼,城隍庙内尚有正殿一座。天长镇文庙、城隍庙五六年前便承包给个人以便维修开发,但因种种问题一直不了了之。戏楼上仅有步步锦棂格为新修,戏楼下堆放着梁椽木料和木工工具,守院人称其便是修缮者,不过看来他们却已居此久矣。



  24

  正殿与戏楼之间的空地上种着菜蔬,西庑墙下散落着残落石碑、赑屃螭首,应是从天长镇里诸如汇集而来,如文庙、皆山书院诸处。



  29

  戏楼南,抱鼓石上的石蹲狮。右后,戏楼西侧,拴养着一条大狗,始终吠叫不休。放我入院的守院人担心大狗挣脱铁链,也怕擅自开放非开放单位引来麻烦,不多时便请我离开。



  32

  西门瓮城南开门之镇武门。此门行人最少,亦最有古风。仅就此观,便仿佛深山驿道之中一处关隘,或会有布衣行者自远处来?



  34

  西门正门,券拱之上已然坍塌。
  自此直行,便入得现世今生,渐傍晚时,东关内外也渐喧嚣,与一般城镇无二。
  自此右转,走这镇武门,或便入得前生旧世,与云游方士大大唱个肥喏,然后相约去那繁华世界。

Nikon FM2
Voigtländer Ultron 40mm F2 SL
Kodak Eastman Double-X 5222
Kodak D-96 / Stock / 21°C / 7'00"
Epson Perfection 4490 Photo
  • 2.06K
  • quote 7.昆仑树
  • http://blog.sina.com.cn/u/1588843861
  • 图中标语让人欲哭无泪,只好苦笑表示幽默
    胡成 于 2010-7-24 23:28:05 回复
    好眼力,洞悉我拍摄那张影像之所想。那副标语着实难堪,老生长谈的事情了,在天长镇以及其他许多地方,保护还是破坏不过一线间。我文中没有明说,因为放任那些古迹破损坍塌也不是,如文庙那般修旧如新也不是,这问题在如今中国几乎无解。难为你看到。
  • 2010/7/24 22:04:5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立马逗
  • http://blog.sina.com.cn/bacpol
  • 主要是因为我同伴高大威猛比较有魅力,哈哈。
    天长那户人家是在城外河对岸,不属于城镇了,完全是农村区域。我没有农村生活经历,感到生活条件还是比较简陋的,厨房烧柴,厕所集粪浇地,天黑没有灯,摸黑走路。不过她家房子倒是挺大的,我们住了一大间。
    胡成 于 2010-7-22 18:05:25 回复
    呵呵,第一句我当是你同伴所说。我大概知道在什么位置,其实我也没有农村生活的经验,即便去了村镇也是住在小旅店里。生平唯一一次夜宿农家,是在山西太谷,我一直非常怀念那一夜,静如鸿蒙未开的夜,安睡如婴儿。
  • 2010/7/22 17:29:2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老虎
  • http://synyan.spaces.live.com
  • 我近期看了两个神人的文字,一个是当年明月(《明朝那些事儿》),一个就是你了。希望再接再厉,出本书籍。
    胡成 于 2010-7-22 15:09:22 回复
    我觉得其他人看到你这么说,肯定该笑话我了。不敢当,没法儿比,我写的这些漫无头绪,全无主旨,很难结册的。
  • 2010/7/21 10:28:3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立马逗
  • http://blog.sina.com.cn/bacpol
  • 我是头一次寄宿农家,并非本意,全因从石家庄到井陉的班车上与同伴聊行程计划,遇旁座一姑娘家住天长镇,热情地介绍井陉各种情况,并强烈要求我们到天长镇一观。下午赶到天长镇,此姑娘领我等遍游天长镇所有景物,并动用人情央求熟人带我们进入城隍庙、文庙等处。得知电机厂里的炮楼,正是由于她父亲早年是电机厂的职工。当晚已无回微水的车,应她邀请寄住家中,条件比较简陋,但家人纯朴善良,印象深刻。
    胡成 于 2010-7-22 15:07:01 回复
    我每在旅途中有侥幸,便要念叨神灵庇佑或者自己人品爆发,可惜却没有你如此好运,看来人品还是不如你呀。我愿意在这些地方留宿一晚,在白天可以看见许多东西,但在夜深人静时却可以感悟更多,或者可以切身体验到那时彼处的精神。
  • 2010/7/21 0:08:0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轩易
  • 此处井陉是否是石家庄的井陉?我在石呆过两年,周边县市走了不少地方,却不知有此古风古韵之地,单知道有个正定。照理,《山海经》中的地名,沿用至今,井陉可谓历史悠久。
    但看看出现的3副对联,书法能普及到如此地步,又有如此古风,实实难得。
    胡成 于 2010-7-20 11:45:11 回复
    行政区划上就是石家庄的井陉,太行八陉第五陉之井陉,天下九塞第六塞之井陉关,包括西固关,东土门关与娘子关。可能是因为井陉距山西近而离石家庄远,所以那会儿你没有走到吧。天长镇里有文庙书院,有文风盛于武文之感,这在边塞重镇中是非常罕见的。
  • 2010/7/20 10:57:2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金牌
  • 天长镇,看起来如一部老的武侠片
    边关孤城,人迹寥落,不知道是风卷残云已去,还是等着下一场的意动剑指,从镇武门白衣飘飘
    老城隍庙处,甚至听得见过胶片时电流撕拉撕拉的声响
    总是有人匆匆而过,赴未知的约定
    只缺把那紫袜姑娘换作风情万种的老板娘,轻挽发髻

    香烟青锁瓶水柳
    胡成 于 2010-7-20 11:40:19 回复
    武侠小说以及如新龙门客栈般的意象,在我脑海中是不存在的,因为那太过虚假便无法感同身受。在如此边塞关陉之中,我想象不到什么豪气冲天或者风姿绰约,感怀中只有那边塞戍卒的悲凉愁苦,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于此望不尽云山漫漫。香烟青锁瓶中柳,那折柳的河畔,不知多少尸骨。
  • 2010/7/20 10:16:4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立马逗
  • http://blog.sina.com.cn/bacpol
  • 我五月份也曾造访天长镇,并寄宿在河边的一户农家。对街边店铺印象很深,时间仿佛定格在五六十年代。有幸进入了文庙一观,修缮一新,不看也罢,但旁边电机厂院内一处山上的炮楼非常有意思,可惜已是危房,不能进入。
    胡成 于 2010-7-20 11:27:27 回复
    为何在天长镇里寄宿?那应当待了不止一日,很深入呀,而且你怎么就能寄宿了呢?在这种没有旅店的小镇里,我从来没有作留宿想,寄住农家简直不知从何入手,不如你。见过修葺一新的文庙照片,便全无兴致。电机厂本也想进去的,不过厂门外远远看着也无甚特别之处于是作罢,不知道还有山上炮楼,唉,又错过一景。
  • 2010/7/19 23:10:47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