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井陉 天长磁器口东 六月十三 »

紫荆关三帧

  事情是这样子的——我不得不说我很迷恋这句话。
  我基本上算是个做事很认真的人。在我的冲洗胶卷设备里,我有七个500ml的塑料量杯,仔细地编号写上预浸液、显影液、停显液、定影液、水洗促进液和水斑防止液——好吧,事实上是六个量杯。昨天下午冲卷,天热时只要时间允许我甚至不让已拍摄的胶卷过夜。在紫荆关拍摄的三卷黑白胶卷,一卷Kodak Eastman Double-X 5222电影卷,两卷上海GP3,因为要分别用到Kodak D96与Dodak D76显影液,所以我需要两个显影液量杯,因为夏天水温高水洗效率也高,所以把很少用到的水洗促进液量杯用来盛第二种显影液。然后,当我小心翼翼地把两杯显影液从客厅拿进卧室空调下的水浴里时,瞬间忘了两个量杯里分别装的是哪种显影液。
  我很纠结,两种显影液配制成分几乎相同,同色同味,视觉嗅觉双双败北,又不敢让味觉披挂上阵,生怕被对苯二酚要了我老命。冥思苦想,记得拿水洗促进液量杯——事实上还被我错拿成了水斑防止液量杯——时,冲洗了一下。于是以此为线索,仔细观察两个量杯的杯口处,水渍多的必是后装的那种显影液——等等等等,写到这里我还在暗自庆幸我能想到这种方法来确定先后顺序,可既然都已经杯名了,何必还去看水渍?——正得意弄清先后顺序时,悲剧地发现又把先后究竟装的是哪种显影液忘了一干净。舍不得那1000ml显影液,想当然的以为后装的是Kodak D76,便如此分别冲卷。
  于是,当我在最后面对三卷中两卷被冲洗的严重显影过度的胶卷时,我甚至不知道错在哪里。曝光过度?显影过度?还是压根儿就用错了显影液?
  这件事情告诉了我们什么呢?这件事情告诉了我们,早餐不要吃油条,油条中的铝元素真的会导致早老性痴呆呀。

  两卷上海GP3,二十四帧影像,残羹冷炙里翻捡一番,只余此三帧影像尚可一观。或许紫荆关知我必会再去,于是诸多美景留待下次定格。
  上面一段是文学需要,事实上我还有一卷半彩负未冲洗,五十余张彩色影像呢,祝冲洗店师傅早餐只吃包子。



  Vol.1-12. 二重门     07.21 易县 紫荆关南门二重门

  紫荆关南门外二重门,城垣斑驳,掩于内外玉米田中。玉米已生一人余高,正抽花吐穗。行人往来出入二重门南之水门,土径俨然旧时模样,我自今日行走古人路。虽盛夏时节,门券之内凉风习习,风自紫荆岭上来。

  上海GP3实在是作工拙劣,此卷乳剂随明胶流动,侥幸此张处方向合适,却似如玉米田内升起灵焰冲天。



  Vol.2-01. 姐弟      07.21 易县 紫荆关村中

  出紫荆关,身后有位小姑娘亦自村中来。未走几步,她看见并唤来正在玩耍的弟弟,一样的蔚蓝色上衣。俩人并肩而行,和错身而过的老人打着招呼,欢愉着,在紫荆关村中的树影阑珊下。



  Vol.2-07. 穿心楼     07.21 易县 紫荆关西城垣上穿心楼

  穿心楼上,墙砖尽失,只余得遍地三合白膏土。西南角,几茎荒草,一抹斜阳。
  山风呼啸,抬望眼处,紫荆岭,紫荆关,紫荆花儿漫山川。

Holga 120N
Optical Lens 1:8 f=60mm
Shanghai GP3
Kodak D-76 / Stock / 20°C / 8'00"
Epson Perfection 4490 Photo
  • 2.06K
  • quote 7.ao
  • 是吧孟姜女扣进去也说不定哦 哈哈
    胡成 于 2010-8-18 22:12:53 回复
    然后呢?孟姜女化作一缕冤魂?不妙,已有肃杀之气。
  • 2010/8/17 18:15:0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merrybian
  • 第一张挺有感觉的诶。真的
    胡成 于 2010-8-17 18:11:39 回复
    是挺有感觉的呀,真的,我相信,很诡异,或许那天不小心把一个魔法师扣进了显影罐里。
  • 2010/8/17 18:04:4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大师的铁拳
  • 看了并定了你的博客,受这里的影响,我也想去探访一下南朝遗迹,了解一下散落在丹阳各地的石雕,呵呵.
    看你贴了这么多的图,你难道是一直在外旅游的?还是一次积存了很多的东西,在这里慢慢的向外放.
    胡成 于 2010-7-26 17:53:10 回复
    南京丹阳附近南朝石刻是我另一大爱,如果不是因为现在溽暑难耐,我早就惦记着再去谒访一次了。如果等到秋天,或可同行。
    我的职业相对自由一些,所以经常可以在外面走走,基本上是一次出行回来便整理发布,但有时候也会因为某次出行拍摄照片过多而囤积下来,比如我现在手边最远有去年初冬在关中的照片没有扫描发布呢。
  • 2010/7/26 17:09:4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轩易
  • hucheng的遭遇让我想起了一个词:杯具。
    第二张姐弟那张,感觉很不错。
    胡成 于 2010-7-26 11:25:10 回复
    那夜在太行深山里时,这个词其实也一直萦绕在我眼前,挥之不去呀。在紫荆关村里我走在妹弟俩儿前面,为了不惊扰他们我估完焦以后迅速回身抓拍,在树荫下本以为光影太暗而且结像会抖动,没想到影像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好
  • 2010/7/26 10:17:0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金牌
  • “紫荆岭,紫荆关,紫荆花儿漫山川。”
    你的文字严谨而有古意,边关城楼在荒野里沾了玉米和紫荆的气息也不再只是寥落了,很魔幻。
    胡成 于 2010-7-24 21:16:11 回复
    蓝上衣,紫荆花,如果不是因为现在找不到便宜的底扫店,其实更应当用彩负拍摄这些场景。那句话我自己也很喜欢,能描述出那在我意想之外的美丽景像。
  • 2010/7/24 20:38:2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mike
  • http://www.lolimy.com
  • 嘿嘿,看到第一张的时候在想是怎么拍的.
    原来如此,塞翁失马阿.不错
    胡成 于 2010-7-24 21:13:24 回复
    塑料相机、塑料镜头加上最差的胶卷,还有可能用错了显示液,能有这么两三张可看我已经知足了。破相机还不是我的,不知道原主儿怎么折腾的,无限远还不合焦,我对不起紫荆关呀。
  • 2010/7/24 3:44:05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