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谒唐陵 建陵 白虎门旧京琐记 »

正阳关 卷一





  08. 11. 理发馆     06.14 正阳关 理发馆

  理发馆



  12. 铁器摊     06.14 正阳关 大码头路口

  铁器摊















  15. 16. 17. 18. 22. 23. 26. 老篾匠     06.14 正阳关 大码头篾匠铺

  老篾匠



  27. 土狗      06.14 正阳关 窄巷口

  沿南大街向南门去的路上,路西窄巷里一条土狗匆匆跑来,毛色黢黑,不辨眉眼,也难知它是喜是怒。不明就里地蹲下待它跑进就是一张,可惜焦点已落在它的后身上。
  我喜欢拍猫,猫比较温顺而且漂亮,不像狗有事没事儿的总是气势汹汹。我很怕狗,每在村镇里被土狗吠叫时,面上若无其事地走过,心跳却似擂鼓。或者是因为这条黑色的土狗貌似温顺,所以我才敢如此近距离的拍摄一张。
  在快门声响后,土狗不惊不乍地继续跑过我身畔,转身而去。





  28. 29. 父女      06.14 正阳关 南门内大街铁匠铺门前

  不多远处,一爿铁匠铺前,我蹲在路对面的饭馆前面,等着这对父女进入画面。骑坐在车座儿上的小女儿是个漂亮的姑娘,年轻的父亲推着自行车步履轻快。
  他们会让我想起我坐在自行车大梁上的童年。



  30. 马头墙     06.14 正阳关 南门内大街路西

  在皖北的小镇里,一爿商铺的山墙突兀地砌为皖南才常见的马头墙,颇为惹眼。墙体斑驳,青砖已被风雨荡尽火气,应当不是近世所作。猜想这爿店铺最初的主人即为南人,背景离乡在这七十二水所通的正阳关里做着买卖,或为思乡故将这山墙叠高砌为马头墙,可南望那故乡?



  32. 南门      06.14 正阳关 南门内

  正阳关愈近南门处,愈显破落苍凉。几间土屋墙垣倾圮,荒废久矣。仍住着人家的,门外煤炉正生着火,青烟缭绕,倒给这老旧街巷平添了些生气。
  南门券拱之上已平,杂草丛生。内门石匾上本题“解阜”二字,如今漫漶难读。题额“解阜”,旧城池内常见。《史记》载:“昔者舜作五弦之琴,以歌南风”,《南风》歌四句:“南风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阜”,富也。





  33. 36. 淮南古镇    06.14 正阳关 南门外

  南门外题匾“淮南古镇”,笔力遒劲,墨沈淋漓,只可惜无上下款,不知何人所题。寿春正阳关为前汉淮南国故地,故名淮南古镇。南门门洞内东壁嵌有满清同治十三年(1874年)修建正阳城垣碑记,可惜其上多有裱糊广告,辨读颇不易。
  “寿州古称用武之国,西连汝颍,东控淮徐,水陆交冲,实为淮南一大都会。州之西六十里为正阳,据淮流之上游,舟车四达,物盛人众,邑据隐轸。国家设关榷税,隶于巡道,置通判、巡检、把总官驻之,以诘奸宄禁虣乱。盖寿春为淮南重镇,而正阳又寿之门户也。”“尝闻父老言乾嘉盛时事,户口殷繁,市厘绕富,列屋而居者,绮分绣错,栉比而云连,而估帆市舶出入于洪涛浪烟云杳霭之中,咸冲尾而来集。遭世承平,桴鼓无警,民生其间,相与之游,宴然不知有兵革守御事。一旦潢池不靖,繁富之埸鞠为茂草。上下百余年间,耳目之所闻见,盛衰异迹,可胜概耶。今幸神圣中兴,江淮底定,而二三子遗犹能于凋敝之余,竭蹶从事不縻。”……
  果然于此?

Nikon FM2
Voigtländer Nokton 58mm F1.4 SL II
Kodak Eastman Plus-X 5231
Kodak D-96 / Stock / 21°C / 5'00"
Epson Perfection 4490 Photo
  • 2.06K
  • quote 3.寿州高峰
  • 桌上的雅霜和电推油,人机俱有照顾,俱老矣。
    胡成 于 2010-8-7 21:16:07 回复
    下次再次正阳关,高兄和我一起去这家理发店理个发吧?如何?
  • 2010/8/7 16:08:1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金牌
  • 你说得那么伤感和决绝,我就知道了为什么我在你这里总是闻到忧伤的味道,即使有浓郁的色彩,也是冷冷的调子。
  • 2010/8/4 1:00:3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金牌
  • 我一直都很奇怪,为什么凌乱的电线在你的镜头里就有了别样的味道,像一团怎么也解不开的心结,罩在每一次回望的墙头?上一张我想不起来是在哪里了,那团线路在天空的背景下有些忧郁地伸张出去……
    每次走在旧时古镇,青石板路,我都觉得是在旁观另一种生活,好像离得很远,是从哪一本小说或者电影里走下来的,几十年都不变,而我们已经历经沧海,换了几重天地。如果把自己投入进去,是不是可以过得像他们一样怡然自得?我知道我不行,有太多的物质欲望和矫饰,吸骨入髓,左右不得。
    可是,在旁观之外,我还是希望他们的生活能越来越好,尤其是孩子们,哪怕能让我们看到的越来越少,越来越难。
    办公桌的四周有很多绿萝和兰草,因为好养,浇点水就能蓬勃。在野外,石缝屋角,也会有几丛杂草在一片青灰色中绿的飘摇。前者拍下来叫小资,后者,是沧桑。
    胡成 于 2010-8-4 0:32:59 回复
    不可能的,我们回不去的。无限依赖现代文明的我们,无法生活在目前这种状态的老城里的,一宿两夜或还可能,日子再久一些便不再感觉怡然而只有焦躁,你不行,我也不行,绝大多数人都不行。那是一个单向的围城,只有城里的人想出来。
    除非这些老城依附在一个高度文明的城市周围,居民拥有足够的财富,保留着并略加改善为更加宜居的老房旧屋,那样才是令人向往的生活。比如如果北京的胡同如果保留在未加破坏前的状态,在沦落为大杂院以前的宅院时,那如今将是人人神往的去处。进可得一切繁华,退可避所有喧嚣。
    只可惜,在中国,所有这些将永远无法发展到那种已如理想国般的阶段,他们尽皆矢折死去,尸骸也将成灰。
  • 2010/8/3 14:29:17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