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阳关 卷一随拍 卷十九 正阳关 卷二 »

旧京琐记

  前些日子在eBay上淘老相机,相中一台品相极佳的后期产Nikon FM,发消息询问卖家可否改USPS First Class为Priority级邮包发往中国,结果这位美国卖家回复:

  Thanks for asking. Will not send it to you in China. No personal reflection on you, but I have lost money on China business. Please do not take it personally. It is just my experience.
  Life is too short to put up with too much grief.
  What is your Chinese proverb to state the equivalent?
  Best wishes,
  Stan


  在eBay上因为这种原因拒绝中国买家的事情不在少数,见怪不怪,只是不懂他为什么要跟我转一句美国谚语。我回复他我以前在DNForum交易域名时同样被美国人以虚假信用卡信息诈骗过钱财,但这也并不能就让我通盘否定某特定族群。并且告诉他,那句谚语在汉语里或者只用“人生苦短”四字足矣。
  与异族人言,无须计较“人生苦短”实为“苦人生短”,便如字面所言就是。忽然会想起有许多事情要做,比如走不完的万里路,读不完的万卷书。出门远行,总不可日日为之,毕竟还要为生计奔波,不过总可以再多读些书。“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殆则殆已,徒劳便徒劳吧。从明天起,不仅要关心粮食和蔬菜,最好还可以每天再增加一些阅读时间。或者,便从今天起。

  我极喜前人笔记,不过以前阅读大多囿于明清,因笔记前朝量少,后代芜杂。今天早起,因为eBay上有笔拍卖结标,昏昏噩噩开电脑在线付款,困意渐消。在电脑里找到以前汇集的电子版民国笔记五十余部,于是拷贝到手机里,慢慢读来。于我而言,一直有在公交车上或在睡觉前读电子书的习惯,依标题所爱,一本三万余字的夏仁虎先生所著《旧京琐读》,便在晨起与车上粗略读完。
  待午时清静,再择喜爱处细细钞来。



  夏仁虎,生于满清同治十三年(1874年),卒于1963年,南京人,字蔚如,号啸庵、枝巢、枝翁、枝巢子、枝巢盲叟等。兄弟五人,仁溥、仁澍、仁析、仁虎、仁师,仁虎行四,乡人称其“夏四先生”。

  旧京琐记引

  余以戊戌,通籍京朝。日月不居,忽逾一世。沧桑数变,逢此百忧。鬓发已摧,名业未立。华灯照夕,明镜窥晨。谓可以已,复何言哉!回忆年时,如隔梦寐。鹪巢既营,菟裘将老。端居鲜事,何以送日。不为无益,奚遣有涯。检书惧劳,耽吟嫌苦。出畏风日,卧损骨骼。小人闲居,君子所惜。越吟未忘,北籍将注。空桑三宿,尚复有情。梦华一篇,况乃异代。初为卑官,多习鄙事。不弃长老,时获逸闻。岁月滋多,胸臆遂积。重以改革,凡百变更。公羊三世,隍鹿一梦。及今所述,已为陈迹。告诸后生,或疑诳汝。暇则趋录,著之简篇。钟簴已往,怀哉旧京。荐绅羞言,是曰琐记。



  书前引中言:“余以戊戌,通籍京朝。日月不居,忽逾一世”,戊戌年(1898年),夏四先生自乡里以拔贡身份赴京殿试朝考,自此之后,先生便终老于北京,前后六十五载。作《旧京琐记》时,先生早已是异乡人变为本乡人,直认北京是南京了。
  “及今所述,已为陈迹”,陈迹至此,许多更是渺无影踪。除却卷二语言卷,只在俗尚、城厢两卷中,约略翻拣些旧京烟华吧。

  卷一 俗尚

  京师屋制之美备甲于四方,以研究数百年,因地因时,皆有格局也。户必南向,廊必深,院必广,正屋必有后窗,故深严而轩朗。大家入门即不露行,以廊多于屋也。夏日,窗以绿色冷布糊之,内施以卷窗,昼卷而夜垂,以通空气。院广以便搭棚,人家有喜庆事,宾客皆集于棚下。正房必有附室,曰套间,亦曰耳房,以为休息及储藏之所。夏凉冬燠,四时皆宜者是矣。

  如今,京师屋制之美备甲于四方乎?可笑可笑,一样的鸟笼鸽舍,处处皆然。再休谈户廊院屋,不过栖身以避风雨罢了。

  中下之户曰四合房、三合房。贫穷编户有所谓杂院者,一院之中,家占一室,萃而群居,口角奸盗之事出焉。然亦有相安者,则必有一人焉或最先居入,或识文字,或擅口才,若领袖然。至于共处既久,疾病相扶,患难相救,虽家人不啻也。

  夏四先生曾住宣武门外安平里,如今安平里胡同西行南向后路西3号5号便是。“萃而群居”,早已不因穷富而别,1958年,北京开始进行城市人民公社化运动,其中一项重要内容便是四合院公有化。四九城的四合院私房主或主动或被动地向各级房管部门交出产权从而变更为公有,私房主自家居住以外的多余房产也由各级房管部门有组织地向城市里的缺房户分配。这是北京四合院死去的一年,由私而公的四合院逐渐沦落为大杂院,脏乱逼仄。
  如今胡同里的居民人人期盼拆迁走人,原因自然是指斥大杂院之不宜居住。呜呼哀哉,那本是美备甲于四方之屋制!
  五年后,年衰目瞽的夏四先生卒于北京,寿享九十。

  京人买房宅取租以为食者谓之吃瓦片,贩书画碑帖者谓之吃软片。向日租房招帖,必附其下曰贵旗、贵教、贵天津免问。盖当时津人在京者犹不若近时之高尚,而旗籍、回教则人多有畏之者。

  吃瓦片者,如今大兴盛。必附其下曰免问者仍有,不过早已不是贵旗、贵教、贵天津,多畏之者仅一类而已:中介。

  都中土著在士族工商而外有数种人皆食于官者,曰书吏,世世相袭,以长子孙。其原贯以浙绍为多,率拥厚资,起居甚侈。夏必凉棚,院必列磁缸以养文鱼,排巨盆以栽石榴,无子弟读书亦必延一西席,以示阔绰。讥者为之联云:天棚鱼缸石榴树;先生肥狗胖丫头。

  “天棚鱼缸石榴树,先生肥狗胖丫头”,本是讥者为之联,如今常以谓之旧时理想生活。

  卷八 城厢

  明崇祯之际,题北京西向之门曰顺治,南向之门曰永昌,不谓遂为改代之谶。流寇入京,永昌乃为自成年号。清兵继至,顺治亦为清代入主之纪元,事殆有先定欤?禁城东华、西华二门对峙,然至民国则中门易为中华,亦若预为之地者,谓之巧合可矣。

  此段似有误。
  “西向之门曰顺治”句应为“内城南垣西门”,即今宣武门。蒙元代兴建大都城,在此门位置之北建有顺承门,意取《周易》“至哉坤元,万物滋生,乃顺承天”之句。大明永乐十七年(1419年)拓南垣,至今前三门一线,城门随移,名称依旧。正统四年(1439年)加筑瓮城,改名宣武门。百姓口中仍称“顺承门”,或讹称为“顺治门”。
  考北京内九外七城门中并无“永昌门”旧称,夏四先生或误将宛平城记作北京城,宛平城西城门原称永昌门,后改威严门,东城门名恰为顺治门。

  宣武门月城内旧有土墩五,俗传以祭火氏之兄弟五人,曰仁、义、礼、知、信者,其实非也。旧日地势,内城高于外城,京城西面多山,夏秋雨盛则城中之水外注,宣武门宣泄不及,最易存积,五墩盖以志水。若水与墩平,则急须闭门,否则不克下键矣。老辈所言如是,似为近之。

  不复见。1966年,北京修建罪孽深重的地铁2号线时,宣武门门楼与城墙也已一并拆除,何况月城内土墩。

  旧日,汉宫非大臣有赐第或值枢廷者皆居外城,多在宣武门外,土著富室则多在崇文门外,故有东富西贵之说。士流题咏率署“宣南”,以此也。近人不察,似以宣南为京寓之统称,乃有饮肆在西长安街而署名曰“宣南春”,可笑也。

  东富西贵自大明朝时已有,东、西指如今已取消建制的崇文、宣武二区。

  前清,前三门晚六七时即下钥,至夜半复开,以通朝官。故居内城者,如有城外饮宴,必流连至于夜午,曰候城门,亦曰倒赶城。至清末,则崇、宣两门皆不闭,而前门独下键,似宵小入城,必须由中门入,可怪也。

  古时京官,凌晨一两点钟便起,三四点钟进宫,五六点钟上朝。那会儿,鸡还睡着。着实辛苦,哪比现在,夜夜笙歌?

  京师白塔在阜成门大街。按草木子古今谚云:元初童谣有“塔儿红,北人来作主人翁;塔儿白,南人作主北人客”之语。元世祖时,塔焰赤。明祖起兵淮阳,塔白如故。燕都游览志:“成化元年,于塔座四周砖造灯龛一百八座,相传西方属金,故建白塔以镇之。”俗称煤山为万寿山,其实非是。陶九成《辍耕录》载:“万寿山在大内西北太液池之阳,金人名琼花岛,中统三年修缮之。至元八年赐今名”云。按即今北海之琼岛春阴者是。明宣宗实录:“宣德三年春,奉皇太后游西苑,亲掖太后升万岁山。”时杨文贞、李文达皆有赐游西苑记,亦皆称万岁山。高江村金鳌退食笔记谓:“兹山所叠石,皆金、元故物。或本艮岳之石,金人载此自汴至燕,准粮若干,俗呼‘折粮石’。”

  童谣之谶果然灵验,阜成门内大街的白塔这百余年始终是粉白色儿吧。

  圆明园旧有二石,曰大青、小青,故老相传或呼为“破家石”。谓清高宗南巡至某地,见二石,爱之,而惜其难移。有某富家愿悉家资运之,二石至京而钜产破矣。此语故亦无可考。石上皆有高宗题咏,其巨伟亦殊可惊。小青今已移置中央公园之来今雨轩。

  未曾得见。来今雨轩如今已是高级会所,非我辈者可擅入也。

  团城即清之承光殿也。高江村笔记载:“在金鳌玉蝀桥之东,围以圆城,设睥睨。自掖洞门而升,中构金殿,穹窿如盖,华榱绮牖,旋转如环,俗曰‘圆殿’”云。按今殿之丹墀置大玉瓮,黑质白章,其玉材之伟大为世罕见。上覆以亭,当时臣工题咏甚夥。盖高宗驻跸烟郊时得之破庙中,事见啸亭杂录。又殿中供玉佛一,高与人齐,相传为嘉庆时西藏所贡凡三,一供大内,一供雍和宫,一则供团城,故江村记中未得载之。

  北京的公园年票可以进北海公园,但若想进入公园里的白塔、永安寺与公园外的团城则需单独购票。倒是花钱陪过朋友游览过永安寺,但团城却始终未曾进去,不知内里若何。

  京师白塔有二,一在阜成门内,一在北海。按顺治八年,毁万寿山之亭殿,立塔建寺,树碑山趾。康熙己未地震,塔毁,次年重建焉。清会典载:“设白塔信炮总管,隶内务。”盖大内以万岁山为最高,内外有警,以白塔信炮相告。又清制:十月二十五日,自山下燃灯至塔顶,喇嘛唪经其下。

  二白塔仍在,然其余所述,“已为陈迹”。

  今之琉璃厂,即辽之燕下乡海王村也。考朱笥河文集载:乾隆三年,琉璃厂窑户掘得古墓,有志石,题“辽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司空行太子左卫率府率兼御史大夫上柱国陇西李公墓志铭”,其文曰:“公讳内贞,字吉美,妫妠人也。以保宁十年六月一日薨于卢龙坊私第,葬于京东燕下乡海王村。”以此可见京师城郭之变迁,今人呼琉璃厂为海王村,盖始于辽。

  海王村之名如今多为书画收藏业内人士所知,盖因琉璃厂东街西北口有古玩市场名海王村耳。但考其名称来历源流,知者无多。

  西华门内之刘兰塑胡同在后门外,即刘元之故居也。考元史工艺传,阿尼哥,尼波罗国人,授人匠总管。有刘元者从阿学,亦称绝艺。元,字秉元,宝坻人,两都名刹,塑土、范金出元手者,神思妙合,官昭文馆大学士。尝奉谕,非有旨不许为人造像。

  刘兰塑胡同今已不存,并入西什库大街。

  顺治门内之天主堂,明万历为利马窦建也。利后封通微国师,故大门题额曰“通微佳境”。予初入京犹见之,至庚子被烧改建,始去焉。按花村看行侍者谈往云:“利马窦,大西洋人,入京师建天主堂于宣武门内,卒于万历之庚戌,以陪臣礼葬阜成门外三里许。”谈往又载:“西城蓝靛厂,万历间始建西顶娘娘庙于此。地素洼下,有狂人倡为捐土之议,都城男妇,筐担车运,囊盛马驮,处女妖姿,身坐轿中,各怀土袋以邀福利,一时若狂。然不数年,遂有辽阳捐地之事。”

  顺治门内之天主堂,即今宣武门路口东北角之北京教区宣武门天主堂。

  大光明殿,今但名之曰光明殿,在西安门内。昔日建筑甚宏丽,后并撤废,但有遗址,尚极宽阔耳。按清世祖逝世,顾命四大臣索尼、鳌拜、遏必隆、萨克萨哈同来焚香,盟誓于此。旃檀寺,旧名宏仁寺。康熙时,迎旃檀佛居之,俗乃呼旃檀寺焉。有御制碑文云“自西域传至中国,历二千六百五十六年”。今此佛不知何往矣。

  大光明殿原址位于今西安门大街路南,夏四先生文中已称“昔日建筑甚宏丽”,盖因明时所建清时重修的大光明殿惨遭八国联军焚毁。大光明殿原址今是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建筑荡然无存。
  满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旃檀寺毁于庚子之变,其后寺址为禁军营地,民国年间为模范团驻地,建国后为国防部,寺遂片瓦无存。旃檀寺址在今平安大街南厂桥旃檀寺大院。

  旃檀寺之西有腾禧殿旧址,闻当日覆以黑琉璃瓦,俗呼为黑老婆殿。按明武宗西幸宣府,悦乐伎刘良女,载归,居腾禧殿。出入挟以自随。有驰马失簪一事,李笠翁玉搔头传奇即演此事。其傍有王妈妈井,今则并遗址不可寻矣。

  大明武宗皇帝于腾禧殿幸乐伎刘良女,百姓遂戏称腾禧殿为黑老婆殿,可见二奶房之俗之称由来久矣。可惜民国年间“遗址不可寻矣”,遑论今日?

  西山碧云寺,元之碧云庵,耶阿利吉所建。明内璫于经拓为寺,魏忠贤重修,两璫皆立冢于是。然于下狱死,魏戮尸,皆不得其终也。康熙时,御史张瑗请毁魏璫碑额,其大略云:“香山碧云禅院呼于公寺,询之土人,知逆挡之墓,碑后刻有孝官孝孙等六七十人姓名。乞即饬立仆其碑,划平其墓。”奉旨:“魏忠贤碑墓著交该城官员仆毁划平。”按,魏墓道虽经划伐,遗址至今犹在也。

  曾去碧云寺,但未见魏忠贤墓道遗址。大约三年前,曾有工人在碧云寺后院金刚宝座塔下施工时,掘出了一尊长近三米的汉白玉石雕武士像,疑为魏忠贤墓神道翁仲,不知今存何处。

  北京梅树无地栽者,以地气沍寒也。城中惟贝勒毓朗园中一株,盖坑地炽炭,作玻璃亭以覆之。城外则惟汤山之园中有之,地属温泉,土脉自暖。余尝于二月中过之,梅十余株,与杏花同时开放,惜皆近年补种,无巨本也。池中荷钱已叠,亦关地气。

  非关地气,如今环境恶劣,年年暖冬,北京处处皆有梅花。

  昔日,三海等处皆为禁地。夏日,南人好水嬉者,东则东便门外之二闸[即通惠闸],赴通州之河道也。河流如带,破艇三五,篙人裸体,赤日中撑舟,殊无佳景。北则德胜门之积水潭。南则彰仪门之南河泡,高柳长槐,稍有江乡风景。城中则争趋于十刹海,荷田数顷,水鸟翔集,堤北有会贤堂,为宴集之所,凭栏散暑,消受荷风,士流乐之。厥后,种荷人索资于会贤堂,不满所望,乃壅而为稻田,杀风景矣。

  今日,中南海仍为禁地,北海则为公园,于未购门票者言仍为禁地。德胜门积水潭,亦称西海者,掩于德胜门内大街路西临街胡同房后,较他处幽静,每日间多垂钓者,垂钓本已无多的水鱼。彰仪门即广安门,南河泡已壅平,人烟稠密,再不复高柳长槐之江乡风景。十刹海即什刹海,如今仍是居民游客争趋之处,荷田数顷,水鸟翔集已成梦语,也不复前数年之安宁幽静,前海、后海河畔酒吧如蚊蚁,店伙吵闹,食堂饕餮,一如花上晒裈,林下喝道。堤北会贤堂仍在,只是宴集之所早已成大杂院,楼宇破败。凭栏散暑,消受荷风,亦成痴想,栏畔早已被酒吧食肆据为私有,无钱钞者莫入。
  彼时,什刹海中仅有一处壅而为稻田,夏四先生便呼杀风景矣,那不知若夏四先生见此时,怕该直呼杀人了吧。

  外蒙宾馆,昔日在东交民巷北者曰内馆,在黄寺傍者曰外馆。年班王公,迨秋而集,如鸿雁然,福晋郡主亦至焉。昔于荷包巷见数蒙族贵妇,高车而过,遍视各物,有忭羡意。一妇见小洋表,窃怀之,肆人若无见。俄出单购物,匆匆而去。询之肆人:“曾见窃者否?”曰:“见之矣!患其不窃耳。彼辈一有怀挟即不论货价,且他日必再来吾肆,所得不已多乎?”蒙人之愚与肆人之狡如是。

  外蒙宾馆今似无存,其内馆所在东交民巷,原名江米巷,满清末年《辛丑条约》将东交民巷地区划为“使馆界”,东交民巷改称“使馆街”,直至1950年北京军管会征用其内全部建筑止。至今东交民巷地区仍存法兰西、奥匈、比利时、日本、意大利、英吉利诸国使馆,建筑多为折衷主义风格,在北京四九城中实属异类。虽已不再做使领馆之用,但今时所占所居者,或军或政,非富即贵,高墙电网,门禁森严。

  法源寺,唐之悯忠观也。丁香最盛,中有石幢,为辽代旧物,壁嵌唐苏灵芝碑。又一碑为史思明书,其结衔为御史大夫幽州太守。

  如今法源寺里,辽时石幢不见,两唐碑亦或不在。只是每日间有善男信女,跟随寺内宗教学院学生念经拜佛。男女面目牵扯,僧侣左顾右盼。冷眼旁观,好不热闹。
  丁香依旧。

  京西花之寺,其名甚雅,而无故实可考。顷读天录识余,谓青州亦有花之寺,亦不识其命名之义。

  京西花之寺,不知何处。

  长椿寺向藏九莲菩萨像,盖明神宗后像也。明思宗小皇子病笃,时呼九莲菩萨,责薄待后家云云。见明史稿。寺院楸二株最高,花时游人甚盛。

  长椿寺,在今长椿街上。“寺院楸二株最高,花时游人甚盛”,楸树已亡,花亦无踪,再不复甚盛之景。

  崇效寺最古,唐之枣花寺也。牡丹最盛,为都门游览之一。寺旧为明之遗民以供思宗神位之处。旧藏有青松红杏图,当明鼎革,有边将者出家于寺中绘兹图,盖有感于松山杏山之役也。自清初,名人题咏都遍。厥后,寺僧不肖,此图押之质肆。庚子后,流转入杨荫伯京卿手,卒归之寺。又有驯鸡图,无足观。

  崇效寺,在今宣武白纸坊崇效胡同内。夏四先生所述繁花名画,俱已“无足观”。

  前门左右旧有东西荷包巷,顾绣荷包诸肆,鳞萃比栉,朝流士女日往游观,巷外车马甚盛。前门改建后,始尽撤之。

  民国前门改建后,始尽撤之,何况今日乎?

  钟簴已往,怀哉旧京。
  • 2.06K
  • quote 12.花福堂
  • http://huafutang.blog.163.com
  • 啥啥啥网的神经病发病事件也惊动您了。那个自称北京土著女,思想野蛮,不可理喻。
    胡成 于 2010-8-19 10:17:06 回复
    老北京网陵寝版这些人去陕西之前我知道,因为其中有人向我咨询些相关事宜,但当时便对其走马观花的猎奇心态持有疑问,后来便忘记此事。他们那篇狭隘偏激的帖子还是鼠曲草告诉我的,当时看完还算冷静客观的回复一帖,结束迅速被删除并被指责别有用心。于是我又在QQ上与先前那人讨论此事,本以为此人并非发帖人或者不会如此偏颇,没想到其言论与发帖人一般无二,无奈。
    这件事情非常恶劣,令人厌恶。对散落田野间帝陵石仪的喜爱,本可以让我们大家凝聚在一起,共同为其保护做出一些微不足道的贡献,不料想其间却有这么一些人说出这么一些话,用这种幼稚无聊的地域歧视,深深地伤害了许多人的情感,不仅仅是被侮辱的陕西人,也包括所有不齿这种行为的其他朋友。
    幸好他们无足轻重。
  • 2010/8/18 23:03:0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1.老虎
  • http://synyan.spaces.live.com
  • RE:有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为什么不换用常见的普通Blog呢?Live Spaces我就不太习惯,不过也有他的好,不会有那许多的和谐词汇,也不会哪天莫名其妙地撂了挑子。我这Blog有通过RSS同步到豆瓣九点,但是这篇文章就被第二次和谐了,一头雾水,我都不知道这么篇读旧闻琐记的笔记哪里也能犯了禁,心惊呀。

    原因是,我吃过几次苦头了。建MSN博客的初衷在这里——
    http://synyan.spaces.live.com/blog/cns!E4FFF8FE51796E85!206.entry
    也就是“教育部文件还不至于干涉到微软老大的头上。由此看来,美国的存在还是有他的区域意义的……”这句话

    至于被封一事,本来管不到MSN,前两年太湖蓝藻那事儿爆发的时候掺和了一篇,结果居然也被封了,因此被逼把MSN原来那个博给全转移了。而也因此故,现在搞得狡虎三窟,主博只写旅游,小众博嬉笑怒骂皆成文章,还有一个英文博,以及网上很多地方的备份等等。悲哀啊!

    MSN的好处在于:1)社交网络能量巨大,发一个文朋友们都第一时间看得到;2)一旦被伟大的防火墙封了,服务器在美国,我还可以在国外写……
    胡成 于 2010-8-13 14:13:38 回复
    果不其然,在国内选择速度慢、功能保守的国外服务提供商的,十之八九都是因为这些。我目前是用的自己托管的主机,不过有敏感内容一样会出问题,幸好我还有镜像服务器,实在不行在国外还有一个代管服务器。唉,不过我不希望逃离呀,我只想本本分分做个良民,可有时候你真不知道怎么就从不了良了呢?
  • 2010/8/13 9:35:5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0.老虎
  • http://synyan.spaces.live.com
  • “回复写了许久,有太多禁忌,斟酌再三还是说的辞不达意,你要转载当然可以,没有任何问题只是我有些不好意思。另外,我经常去看你的博客,可是为什么我却无法回复呢?”

    你要先加我为MSN好友吧!毕竟是social network来的,不是纯种blog。
    胡成 于 2010-8-13 0:04:43 回复
    有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为什么不换用常见的普通Blog呢?Live Spaces我就不太习惯,不过也有他的好,不会有那许多的和谐词汇,也不会哪天莫名其妙地撂了挑子。我这Blog有通过RSS同步到豆瓣九点,但是这篇文章就被第二次和谐了,一头雾水,我都不知道这么篇读旧闻琐记的笔记哪里也能犯了禁,心惊呀。
  • 2010/8/12 22:36:4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9.老虎
  • http://synyan.spaces.live.com
  • “明时海禁,末年也更趋保守主义倾向,但其最大之过便属丧灭家国与异族,致满清荼毒中国近三百载,流毒更不知何时可尽,故而我对朱明一家全无好感。”

    但明亡也并非崇祯一人之过,说到底,还是国家摊得太大,宏观经济学又学得不好,制度又腐朽,加上天天打仗,将领内讧,南北对立,国民劣根。要说谁之过?我想说是石敬瑭。
    胡成 于 2010-8-12 23:58:17 回复
    朝代更迭肯定不是一人之过,中国政治与国民性都是只重传统不知变通,祖宗家法总有一天变作不合时宜,可后代总是一味抱残守缺。沙陀人诚然不是个好东西,但即便不是这厮拱手相送,幽云十六州也难保永在我族之手,时也命也。言而总之,没有不亡的朝代。
  • 2010/8/12 22:35:1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8.老虎
  • http://synyan.spaces.live.com
  • 胡兄回文写的极好,有水平。老虎受教了。
    回头转载到自己的博 望允。
    胡成 于 2010-8-12 17:39:18 回复
    回复写了许久,有太多禁忌,斟酌再三还是说的辞不达意,你要转载当然可以,没有任何问题只是我有些不好意思。另外,我经常去看你的博客,可是为什么我却无法回复呢?
  • 2010/8/12 17:32:0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老虎
  • http://synyan.spaces.live.com
  • 楼下有人说,"还好了,满清没有出过一个昏君.这是事实."

    真是滑稽至极。

    什么是昏君?????

    我觉得,国家领导人利用职权,为自己谋私利的,就都是昏君。

    回到满清,除了努尔哈赤和皇太极早早翘辫子外,清初几个皇帝哪个不是昏君?杀汉人几十上百万。

    请勿为鞑子粉饰太平!
    胡成 于 2010-8-12 17:24:02 回复
    老虎怒了,呵呵,稍安勿躁,容我说两句。汉满矛盾,自明亡时便是南甚于北,故而清初满人屠杀汉人也多在南方,扬州十日、嘉定三屠、苏州、江阴、昆山、嘉兴、海宁、金华、南昌、赣州之屠,恶行罄竹难书。至满清末年,驱逐鞑虏之策源地亦在南方,国父孙中山诸侪亦多南人。问题是到了现在,因为咱这逆歧视的民族政策,有些话不便说,但以我切身体会而言,传统汉人区域内的南人即江淮流域地区对其他民族的接受程度远较北方为低,一则本地少数民族较少且单一,二则本地少数民族多被汉人同化,比如我小时候身边的许多回民朋友是不忌口的,这在北方很难想象。在北方尤其是北京,满族人数众多,虽然从姓氏到生活习惯已经完全汉化,但其对祖宗家业也即满清的认同感,以及因逆歧视民族政策强化了的少数民族认同感都是极其强烈的。所以以北京电视台为首的北京媒体相较南方媒体而言,在对满清一朝的历史态度上,便像极了满清中央电视台,比如满清一朝没有昏君这个论调,你这个生活在曾遭满人屠杀过的地区的人可能觉得骇人听闻,而我却是经常听到不以为怪了,毕竟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去仔细研读历史,许多人对历史的看法不就是源自从小到大各种媒体的灌输吗?说了许多,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太多事情不能说也不敢说,希望老虎能明白我的意思,来这里看我这些东西的朋友都是赏着我的脸呢,也都是朋友,就别为这些事情伤了和气吧?

    说到南人北人,想起个题外话。前些日子因为北京某论坛内少数北京人因去关中唐陵走马观花时,在西安遇到一些不良租车司机,回来后发表了一系列对西安人的侮辱性言论,我与他们起了些争执。其中有个小姑娘,因为去陕西之前向我咨询些唐陵信息而在我QQ上,几次争执后又祭出看家法宝,说他们骂西安人因为他们可以再不去西安,而我指责他们便是指责北京人所以便不应该留在北京。我很无奈,与如此逻辑者还有何理可言?直接拉黑。在北方,人口流动远较南方为甚,诸多曾经的边塞城镇,兵卒商贩往来,胡汉通婚,姓氏芜杂。远不说三代,两代以上还不知道仙乡何处,转过脸来便说唱起地域歧视,实在是有些数典忘祖。所以说,有些时候我们的一些偏见与歧视,真是要不得,这一点我也需要深刻检讨才是。
    人应不分南北,人应不分种族,人只应分好坏才是。
  • 2010/8/12 15:26:1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轩易
  • 四合院不变成大杂院,很多人就没地方住。北京不能处处流金,总是得有平民生活的空间。一个四合院仅住一户居民,于今尚不可想象,半世纪之前就更不可能了。
    胡成 于 2010-8-10 14:57:32 回复
    其实这与让四合院背负大杂院的不宜居道理相仿,只看到错误的结果而忽略了错误的由来。根本原因,是城市规划与人口政策制定的随意与无知。四合院﹑大杂院里最初的他们与现在的我们,都在无休无止地承担因这些想当然而造成的恶果,不是吗?
    当然,一切已经发生,在无法忽视错误的时候,你的说法的确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但即便是唯一的,也只能算是下下策。
  • 2010/8/10 13:08:5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mike
  • http://www.lolimy.com
  • 还好了,满清没有出过一个昏君.这是事实.
    胡成 于 2010-8-7 1:09:04 回复
    当传统政治里君权与相权分立的时候,这种已趋完善的政体是允许君主昏聩的,也就是说即便君主不理朝政,内阁也可以正常运转以处理国事,即便在取消宰相的明朝,也有如张居正者。至满清时,满汉之防为最大,支持君权的由士人阶层变成满人集团,皇帝专权令人发指,如果说清初几位皇帝勤政就不是昏君,我是万万难以认同的,将家国天下赌于一人,从根本上便已经昏庸至极,宁可对的错,也不能错的对。退一万步来说,即使清初皇帝不算昏庸,那自嘉庆以后的老几位无论如何也不能归类为明君吧?现在对清政府的美化骇人听闻,内里大有深意,只是没法儿说罢了。
  • 2010/8/7 1:00:0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老虎
  • http://synyan.spaces.live.com
  • UPS priority的确要这么多的。我曾经买过。

    建议你用FedEx。30美金左右即可。不过要是Insurance包含在里面,50美金估计也是要的
    胡成 于 2010-8-6 23:09:36 回复
    USPS Priority Mail从美国到北京,像Nikon FM这样比较轻的相机大约需要35美元左右,你可能买的相机比较重或者带镜头吧?我一般收到包裹以后会把邮单收着,即使含保险也不会超过40美元。FedEx算了,他不提供而且就像你说的那样肯定要报关,不值当。
  • 2010/8/6 23:04:4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老虎
  • http://synyan.spaces.live.com
  • 你大可用信用卡购买,这样绝对够诚意。

    ps 下面的文字舒服的很
    胡成 于 2010-8-6 20:48:30 回复
    呵呵,直接用信用卡付款我还信不过他呢。后来我仔细和他解说了一番“人生苦短”并且痛说我也遭美国人骗钱以后,他倒是同意卖给我,不过说如果发USPS Priority Mail的话要收我50美元,果然果然天下奸商一般黑,所以最后我也没有买。
  • 2010/8/6 19:26:3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mike
  • http://www.lolimy.com
  • 明朝也许是封建社会中国最后一次敞开国门了.
    胡成 于 2010-8-6 11:07:49 回复
    明时海禁,末年也更趋保守主义倾向,但其最大之过便属丧灭家国与异族,致满清荼毒中国近三百载,流毒更不知何时可尽,故而我对朱明一家全无好感。
  • 2010/8/6 2:06:1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金牌
  • 很辛苦的看完,佩服你在公交车上居然能读得津津有味。
    补充两个地方:其一,“京西花之寺,不知何所指”,似指京西大觉寺;其二,利玛窦“卒于万历之庚戌,以陪臣礼葬阜成门外三里许。”,在官园北京市委党校校园里,依然幽静,林草葱茏。
    胡成 于 2010-8-5 20:31:35 回复
    坐公交车是我的人生乐趣之一,当然前提是有座位的时候。大觉寺花以玉兰名,彼花之寺花似以海棠名。花之寺寺名“花之”,并非繁花之寺之意,不知原址在今何处。北京市委党校内的那一片传教士墓地早已闻名,只是一直没有提起兴致去谒访。
  • 2010/8/5 15:43:43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