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随拍 卷十九 正阳关 卷二影像笔记 之一 »

斗鸡台 随拍 卷廿



  01. 北门      06.14 正阳关 北门内西南角

  下午自正阳关回返。
  麦收时节,寿县南门外至正阳关的310省道便成了附近村民的打谷场,车在无数麦草堆间曲折盘桓,一路颇为艰难。分心留意来时在路北农田看见的一处巨型圜丘,我本以为是某处战国王侯陵址,及再次发现停车步行穿越农田走近看见文保碑,方才知是楚王斗鸡台遗址。

  寿县斗鸡台,亦称北鸡城,在寿县城西北约三十里双桥镇,相传为楚王斗鸡的地方。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发现,1982年秋曾作试掘,认为是新石器时代晚期至商代遗址,其遗址年代与六安始祖皋陶部落活动时期大致相符。斗鸡台文化当是淮夷族系所创,遗址所出陶器如附加堆纹花边罐、鸡冠耳盆或甑、锥足鬲、箍状堆纹鼎、宽肩瓮等,均与中原夏文化类同,标志其文明进程之一致性。



  03. 拾穗儿     06.14 寿县双桥镇 斗鸡台

  斗鸡台直径数十米,遗址台分两层,台上遍植小麦。彼时,正有一位农妇领着她的一双子女在第一阶台垣上捡拾麦穗。



  05. 麦田      06.14 寿县双桥镇 斗鸡台

  高台之上,麦似深海。



  07. 拾穗者     06.14 寿县双桥镇 斗鸡台

  农妇的幼子一直警惕但又羞怯地注视着在斗鸡台上拍照的我,我回转身把镜头对着他,孩子拘谨地抬起手试着捂起脸。他的妈妈忙碌着在一旁捡拾麦穗但仍然发现了我的意图,于是站起身来自顾自地说:不要拍我们,脏。
  但我还是摁下了快门。



  08. 斗鸡台     06.14 寿县双桥镇 斗鸡台

  车还在路上等着我,省道狭窄,宽仅容两车并行,路肩以下又是水渠,只好打着双蹦占据一条车道停车。所以不能久留,匆匆几张留影便下斗鸡台,穿越另一侧麦田回还。





  12. 17. 麦田      06.14 寿县双桥镇 斗鸡台

  这一片麦田,便应是那农妇一家所耕种。我自斗鸡台走来,农妇的丈夫与我迎面而过,走上斗鸡台,或是去收割高台上那一垄麦?
  收割后仅存麦茬的麦田里,堆满麦秸的手扶拖拉机如那驷马高车,一柄铁叉兀自钉在土中,或者秦人已至此楚王城畔,枕戈饮血,已将披甲乘城?

  斗鸡台上农妇那一双儿女仍然在看着我,走远了便不再害怕,值得依傍的父亲又在身边,于是他们冲我大声喊叫着,告诉大人听说着那个人还在照相呢呀。是不是担心我偷走了后座绑着孩子坐的篮座椅的自行车?

  那一日浓云但时而隐现阳光,闷热欲雨,汗流不止。
  如今,斗鸡台下,水稻如何?

  后记:此卷后半,家中随拍,无足观。

Ломо Лк-а
Минитар 1 1:2.8 32mm
Solaris 200
Noritsu KOKI QSS-3233 Digital Minilab
  • 2.06K
  • quote 13.妖怪
  • 记错日子了,是夏天收的麦子
    胡成 于 2010-8-20 22:48:50 回复
    对于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我们而言,分清楚旱麦水稻、夏收秋收确实不易,我每次说起也要苦想半天。
  • 2010/8/20 13:06:1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2.妖怪
  • 中学时学校傍着河,河边大片大片的麦地,秋天逃课去地里烧麦子吃是很刺激的事儿,摘几串饱满的麦穗儿,在旁边拢个小火,麦子烤的生不生熟不熟就往嘴里塞,麦浆的清香和着烧烤的黑灰糊了一嘴,开心之余竟然忘了擦擦就顶着一嘴黑在田埂上疯跑,地里忙活的人也大多宽容,不咋呵斥这群开心的孩子,于是,成就了这段回忆的完美。一晃,不见这亲近的麦田好多年了…
    胡成 于 2010-8-20 22:47:19 回复
    你的童年是在北京吗?不过肯定是在北方啦,否则南方很少麦田。我对麦子倒没有什么特别的记忆,从小没有在农村生活过也很难接触的到。不过当我小学五年级刚搬家时,我们家那栋楼前面还是稻田,没有烧烤过稻粒,偷来的生兔腿和香肠倒是经常烤,美味呀,呵呵,忽然想起来了,哪天我要自己在家烤香肠吃,不过去哪儿买家庭手工灌的香肠呢?
  • 2010/8/20 12:38:4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1.beibei
  • 知道了,以后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
    比如上次见你父母的那张照片,我真觉得妈妈很漂亮。可是觉得这样说,不知道人家会觉得我够真诚。思虑再三。还是作罢。。

    你也看到那篇文章?!哈哈。还真是世界小呢,

    另,昨天和今天,都觉得第一副照片,北门,最好。如果可以,可以打印了挂在墙上。
    胡成 于 2010-8-20 22:36:32 回复
    大可不必介意别人会怎么感觉你的留意,其实大多数人是不会在意的,我是知道你肯定够真诚的。在那张她垂首织毛衣的照片里,她的确是个漂亮的女人,虽然现在老了。这很让人伤感。
    这些照片都是来自于胶片的扫描,如果特别喜欢哪张,我可以电分微喷以后送给你。你出钱我出力就行,哈哈,玩笑。
  • 2010/8/20 11:42:2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0.北北
  • 常来的。就是很多时候不知道要说什么。
    今天想起来了。前阵子翻一个杂志,应该是《新旅行》,一篇文章,讲宋陵的。我一看这些图片,心想应该是你写的吧。赶紧回头去看作者。不是你。也许是你的笔名?后来又想,笔名不会改姓的吧。。。又想,也许不是你,你常去的是唐陵?!
    再看,又觉得拍得没你的好了。
    哈哈。
    胡成 于 2010-8-19 16:42:41 回复
    嘿嘿,想起来就可乐,我今天还跟朋友说呢。前几天去良子洗脚,在他们的洗手间里看见那本杂志了,大概翻了翻,然后。嘿嘿,然后我把那篇文章整个儿给撕了下来,偷书是犯罪,撕书纯属道德问题。我不太喜欢宋陵,南朝与唐陵是我此生最爱,而且宋陵严禁拍照,巡查极为严格,是好事儿,但对我来说未免有些难以尽兴,所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有去巩义的打算,除非哪天我有可以去申请拍照的身份。
    以后来了随便说些什么都好,知道来过便会经常想起而不致忘记。。
  • 2010/8/19 16:31:5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9.北北
  • 打开就看到了麦田的图片,有点震撼,好些扑面而来。。。
    胡成 于 2010-8-17 17:37:54 回复
    很难看到你扑面而来呀,你的到来总是一阵一阵儿的。
  • 2010/8/17 17:00:0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8.老虎
  • http://synyan.spaces.live.com
  • 好吧 如果你偏要这么说的话…… :(
    胡成 于 2010-8-17 17:37:05 回复
    嘿嘿,我真是一个爱抬杠的人呀。或者是因为我现在戒烟了的缘故,问不得烟味儿。
  • 2010/8/17 15:33:0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老虎
  • http://synyan.spaces.live.com
  • “香臭只在浓淡间,或者你小时候居住的地方只飘散着极薄的烟雾吧”

    也不,小时候居住的地方是郊区,惠山脚下。那时候不像现在都是别墅了,当时还有很多的庄稼地,小学附近还有一片山林。印象里到了秋天就是烧稻草的浓重味道。只要不是在现场,飘散开来烟雾的味道是芬芳的。
    胡成 于 2010-8-17 0:43:01 回复
    可是,你不觉得有时候,记忆会过滤与涤荡去许多的不欢愉吗?有时候我就会怀疑,童年时候的那些事情,究竟是因为它们真正的美好,还只是因为童年本身很美好。所以,也许那烟雾本来很浓烈呛喉,可是在记忆里久了,也便慢慢散淡去只存馨香了。
  • 2010/8/16 23:32:1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老虎
  • http://synyan.spaces.live.com
  • 被你雷了。我看是因为兄台没来过南方呢,不知道南方的秋天也烧稻草吗?都说了“仿佛”了啊,童年时烧稻草(秋草)的气味整个城市都闻得到。现在渐渐的少了。
    胡成 于 2010-8-16 23:02:12 回复
    当然去过南方,我其实是误以为你误以为我拍的那些是稻草,这话说的真是拗口。寿县附近的麦秸稻草并不会烧,会堆积为草堆以做柴禾之用,烧的是留在田里的草茬。收获季节,附近的城市里总是烟雾弥漫,时有草灰落下,哪里还有什么芬芳呀。不过香臭只在浓淡间,或者你小时候居住的地方只飘散着极薄的烟雾吧。
  • 2010/8/16 19:57:2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老虎
  • http://synyan.spaces.live.com
  • 仿佛能闻到那秋天稻草燃烧的沁人心脾的芬芳
    胡成 于 2010-8-16 17:30:18 回复
    我本来想说你也是个五谷不分的家伙,罔顾我这夏初的影像以及连篇累牍麦收麦田麦穗的字眼却跟我说秋天的稻草。后来想想,也是,你们江南只种水稻,不像我们那里一茬小麦一茬稻,就当你是触麦秸而生稻草情吧,倒也能说得通。
  • 2010/8/16 16:57:4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轩易
  • 斗鸡,这个娱乐活动历史悠久。狸膏金距,一掷千金。如今的斗鸡,都随着这个斗鸡台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胡成 于 2010-8-16 12:07:08 回复
    考烈王东迁郢都至寿春时,楚国已是山河破碎,风雨飘摇。至负刍丧国十数年间,朝野间怕是再无斗鸡走狗的闲情逸致了吧?
  • 2010/8/16 11:40:4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金牌
  • 还是在看你的行旅笔记的时候,就对这个斗鸡台充满好奇,“高台之上,麦似深海。”
    其实在田野乡间,这样的东西很多,只是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前世今生便视作平常。蓦然地被指引放到一个长长的时间坐标里,就有些心神恍惚,你可以看到那么长那么长时间改变世事的痕迹,可以穿越时空和他们对话,可以触摸到原本抽象的存在……
    在那么长那么长的时间面前,人如飞尘,微不足道。
    胡成 于 2010-8-16 11:21:03 回复
    如有蜉蝣飞过眼前,我们叹其朝生暮死,命如朝露浮云;如斗鸡台见我们,又何尝不叹我们,其生只若蜉蝣?
  • 2010/8/16 9:13:4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Marmelo
  • 远古寻不见。
    胡成 于 2010-8-15 21:46:08 回复
    其实处处也是远古。
  • 2010/8/15 20:32:1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mike
  • http://www.lolimy.com
  •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胡成 于 2010-8-14 14:39:06 回复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 2010/8/14 3:08:41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