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碣石灵水 随拍 卷廿一于家村 土门关 随拍 卷廿二 »

恭俭胡同 七月十八

  半卷儿。

  北海北夹道,南北向窄长胡同,夹于西侧北海青砖围墙,路东连接恭俭二巷、四巷、五巷及恭俭胡同。



  16. 北海北夹道   07.27 北京 北海北夹道



  19. 孩子      07.27 北京 北海北夹道

  宽不过一步的夹道里,两个孩子裹乱般地打羽毛球,一个回合球便落在了房顶上,想辙够球比打球费劲儿。我帮着把球用拖把顺下来,泥沙俱下的还有他们丢失已失的小玩意儿。我说干嘛跟这儿较劲,去外面的胡同里打多宽绰,倒是听人劝。我先踅回恭俭四巷里等着,等穿着浅色衣服的孩子刚转过身来时按下快门,虽然早有预谋,但我还是随着他彼此被吓了一跳。
  更活络一些穿着深色衣服的孩子说北京话,浅色衣服的孩子则是外地口音,但许多年以后他们都会成为胡同里长大的孩子,说着同样的北京话,早一代或者晚一代的,北京人便皆由此而来。

  恭俭胡同,南北向,北起地安门西大街,南至景山后街,胡同西侧北起有恭俭一巷至五巷。明时称内官监,因内官监署于此而名。满清光绪末年改名内官监胡同,民国后谐音署名恭俭胡同。胡同游那些口音芜杂不知所谓的三轮车夫们称此处原名弓箭胡同,可谓信口雌黄。
  明时宦官分为四司、八局、十二监,号称“二十四衙门”。其中四司为惜薪司、掌宫内所用薪炭;钟鼓司,掌出朝钟鼓及宫内杂戏;宝钞司,掌制造粗细草纸;混堂司,掌宫内沐浴事务。八局为兵仗局、银作局、浣衣局、巾帽局、针工局、内织染局、酒醋面局,司苑局,司苑局掌宫中所需菜蔬瓜果,其他故名思义。十二监分别为司礼监、内官监、御用监、司设监、御马监、神宫监、尚膳监、尚宝监、印绶监、直殿监、尚衣监、都知监。每监设太监、少监若干名,均为正四品级官员,太监之下辖宦官若干。太监之名即源于此,本指二十四衙门中掌印主管宦官,后世渐讹其名代指所有阉宦。白寿彝先生《中国通史》途及内官监:

  内官监的职责大致有三:一是掌管“成造婚礼妆奁冠舄、伞扇衾褥、帐幔仪仗及内官内使贴黄诸造作,并宫内器用首饰与架阁文书诸事”(王世贞《弇山堂别集》卷第九十)。另外,皇帝所用的草纸,由内官监纸房抄造。二是参与国家大型建设工程的主持工作,凡营建帝王陵墓,须“请敕内官监官二三员提督工程”(《大明会典》第卷二百三)。三是管理住坐工匠。内官监辖有十作,即木作、石作、瓦作、土作、搭材作、东行、西行、油漆作、婚礼作、火药作。



  21. 酱牛肉     07.27 北京 恭俭胡同

  曾经看过一张清末民初年间的老照片,一辆独轮车,车上盖着青布的笼屉里是卤好的酱牛肉,小贩低头专注在案板上切肉,车旁两三个清癯买家,神情专注,想来必已是垂涎欲滴。北方推独轮小车卖牛羊肉或杂碎的,多是回民,戴顶礼拜帽算是不落言诠的广告。恭俭胡同里又看见这随着胡同消失而愈来愈少的生意人,同样围着三两个人或看或买,只是独轮车换作了自行车。后来我又看见他,生意不错,几个女人围着挑捡着酱牛肉,也有些下水,如果就住在胡同里,这傍晚院里搭张小桌,切半斤上好的牛肉喝两口二锅头——必须白酒,啤酒是不可佐菜的,再好的菜色,一大口凉啤酒下去也冲得了无滋味,不比白酒,口内缭绕的酒香可以激发出十二分的菜香,便似以姜蒜入热油炝锅——可为人生又一不亦快哉。

  油漆作胡同,即明时内官监油漆作所在而名,至满清时仍称油漆作,1965年后加胡同二字称油漆作胡同。油漆作胡同在恭俭胡同东侧,由南向北三道弯后东出地安门大街,北口则在西楼巷中。西楼巷,满清时称地安门西夹道,明国后改署西楼巷胡同。



  25. 油漆作胡同   07.27 北京 四楼巷

  不管任何相机,高速快门于我而言差不多就是摆设,最快1/500秒足够我用,可用光圈允许时大多只在1/60或者1/125秒之间周旋。所以,等许久才正飞在画面空白处的鸽群因为快门速度太慢而模糊了,但也无所谓了,即便清晰着,怕也难分辨出模样,囫囵一团。就像曾经住过庄士敦的油漆作胡同,因为近什刹海,大宅子都被买下翻建成咖啡馆酒吧以待倚门接客了。
  我曾说,在中国任何古旧城镇,凡自有咖啡馆或酒吧起,他便死去了。悲哀的是,各地各处政府的旧城改造,无不以此为理想国。米粮库片胡同,胡同游的三轮车夫们篡改着过去,小资们以及思利于兹的人们凌辱着现在。
  真热闹。



  28. 恭俭      07.27 北京 恭俭五巷

  街牌,丝瓜叶后。
  1/30s, f/2.

  磨盘院胡同,胡同如环,南北口均在恭俭胡同路东,环抱院内原有磨盘而名磨盘院,1965年后加胡同二字称磨盘院胡同。



  32. 磨盘院胡同   07.27 北京 磨盘院胡同4号

  私。私。
  自己的,才会尽心尽力。否则呢?皆是悖论。



  34. 短巷      07.27 北京 恭俭胡同

  短巷前方不通行,方才蹲下,巷口倒座房外开门一家出来一爷们断喊声:你找谁?吓我这一大跳。
  养鸟儿的最怕动静大了把鸟儿给惊了,惊了便没法儿接着养了,一切心血付诸流水。许多胡同里住着的人们,现在也是早已经惊了,再也回不去了。

Nikon FM2
Voigtländer Ultron 40mm F2 SL
Kodak Eastman Double-X 5222
Kodak D-96 / Stock / 21°C / 7'00"
Epson Perfection 4490 Photo
  • 2.06K
  • quote 9.左旋
  • 现在的胡同也越来越少了真感到可惜
    胡成 于 2010-9-4 20:45:20 回复
    这是个无足轻重的时代,在一切终将消失殆尽之前,希望尽可能多留下一些影像,聊胜于无。
  • 2010/9/4 10:36:5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8.nziyi
  • http://vincam.net
  • 必须得跟你学学怎么拍北京。。。。
    胡成 于 2010-9-4 20:40:02 回复
    熟悉的地方难有风景,有空一起出去扫胡同。
  • 2010/9/4 9:26:3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mike
  • http://www.lolimy.com
  • 我拍了好久的光圈F5.6了.从已开始的大白天能用多大光圈就用多大.到现在的尽量保持景深.
    已经开始熟悉F8的感觉了.可能到了最后我只需要一个卡片机.
    胡成 于 2010-9-4 0:54:40 回复
    徕卡同光圈景深大于单反,大光圈成像又优于小光圈,所以你可以用f/5.6,而我更多的却是在用f/11。我倒是从来没有用最大光圈拍照的习惯,不过用单反的话大光圈直接决定取景器亮度呀,当初买50mm f/1.2纯粹拿来观景用。旁轴和单反确实是两个世界。
  • 2010/9/4 0:46:3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妖怪
  • 为什么不在胡同口立块小石碑,上刻关于每个胡同名字的简要记述和变迁,让每个慕着胡同文化名而去的人穿梭于大大小小宽宽窄窄的胡同时不至于听人信口胡诌,最起码,真正原汁原味的胡同和四合院回不去了,看的人还能有个凭吊这段历史的地方,总得有地方叹口气吧,为寻不着闻不到的这个味儿…
    胡成 于 2010-9-3 18:34:37 回复
    有一些胡同,比较东四西四大栅栏地区,胡同口都有胡同前世今生的介绍铭牌。不过我觉得问题不在于眼面前有没有这些介绍,问题在于大多数现代人对获取知识的懒惰与人云亦云,毫无独立思考的意愿与想法,电视媒体以及导游对历史的随意敷衍也正是迎合了大多数人简单猎奇的心态,既然信口胡绉都能让这些人听得满面景仰,那还何必要花工夫下精力去求证史实呢?所以,这件案子绝不是强奸,分明就是通奸。
  • 2010/9/3 11:38:2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beibei
  • 《孩子》这张真好,很鲜活,感觉他迎面就要挥拍过来。。。

    说到酱牛肉,推荐一下,在旧鼓楼外大街的头上,在北头,有个怡兰香牛肉面,不大的门面,旁边有个汽车终点站。他们家的酱牛肉是我吃过最好的。10块一小盘,15一大盘。有空去试试吧。
    胡成 于 2010-9-2 22:19:40 回复
    这一卷里那也是唯一一张能让我觉得满意的照片,我想我抓到了一个决定性的瞬间。我曾经在六铺炕住过,天天走旧鼓楼外大街,怡兰香牛肉面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不过如果见到肯定会熟悉。说到酱牛肉,鼓楼前地安门内大街路东北口,以前有一家清真牛肉铺,他们家的酱牛肉我经常买,很美味,可惜后来不知所踪。
  • 2010/9/2 14:51:5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tianxx
  • 哇,又有新片,觉得4490好用不?正在纠结是不是自己买一台
    胡成 于 2010-9-2 10:54:53 回复
    怎么说呢,别说是4490,即便是现在最新款的V750,Epson这些毕竟都只是非专业底扫,使用起来还是很不方便,尤其是片夹上片,最可恨120片夹只是一孔612片幅,扫描3连张居然需要两次片夹上片。就扫描效果而言,4490黑白底扫没有问题,彩负还是很难还原,或许V750之类的高端机器会好一起。
  • 2010/9/1 23:47:2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金牌
  • 胡同我去的很少。
    几年前陪朋友去看四合院,在什刹海附近,只看了两个就彻底打消了买宅居住于此的念头,实在太过颓败冷森,生活十分不便。只是对一个院子印象深刻,明显已经久不住人了,院里有棵枣树高大茂盛,树冠几乎盖住了小院的大半,地上落枣已干成暗红色,铺了一地,让人想起当年的样子和主人。
    如今,都如那丝瓜叶后的牌子,藏在光阴的藤蔓里,迎着光的招展,背着的,一叶一叶皆枯萎了,即使尽心尽力,又能几何。
    胡成 于 2010-9-2 10:50:09 回复
    胡同里的四合院本来是最宜居的住宅,之所以现在有误解,是因为现在很难看到真正的四合院,这一切的悲哀便源自公有化改造为大杂院伊始,胡同也是自那时开始便已死去。没看到现在有些完整的宅子,尽皆被重金收购,略作改造便胜过万亿豪宅。虽然我也没有居住于彼的经验,但只是从一切零散影像和支言片语里,便可想象那样宅院的安逸舒适。
  • 2010/9/1 13:43:51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