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细节颐和园 之二开阳堡印象 »

灵龟探水开阳堡



  大明初年为充实京畿人口,巩固边防,增加兵源,自永乐二年(1404年)起,有计划的由山西人烟稠密处迁徒人口至张家口、宣化一带,由朝廷修筑土堡,以居新迁之民居住之处。因此现在沿109国道出京向西,至宣张一带,随处可见土堡残垣。土堡建制相似,大多堡门南开,于北墙正中高处修建庙宇一座。可惜大多人去堡空,仅存堡墙马面处残垣几段。相较之下,地处桑干河南岸一处高地的阳原开阳堡,不仅堡内村民安居如故,而且堡内古建筑尚有比较完好的遗存,实属难得。
  奇怪的是,在阳原县城打听开阳堡,几乎无人知晓。或许按现在的行政规划,开阳堡已经成为了浮图讲乡的开阳村。但是即便询问开阳村,看到的依然是迷惑的面孔。
  开阳堡到目前仍为原始状态的村镇,因此住宿在堡西不远的揣骨疃乡。浮图讲、揣骨疃,两个完全不知何谓的地名。



  开阳堡堡墙东西长度约305米,南北长度约232米,墙底宽8米,墙高10米左右,四周筑有马面16座,为白垩土与黄胶泥混合夯筑而成。堡门南开。堡门上门楼为玉皇阁,没有瓮城,但却修筑了三座庙宇环绕堡门,东侧为龙王庙,西侧为戏台,南侧正对弥勒佛殿,建筑已是摇摇欲坠,随时有坍塌的危险。



  开阳堡仿龟形修建。在东南与西南两侧又各有两处高地,其上原也有雄伟庙宇,现在已经荡然无存,只在西南土台上有后建龙王龛一处,此两处土台构成巨龟前足。站在其上远眺堡门,弥勒佛殿再向南延伸出一长条土台,土台与开阳堡之间有一条平缓的台地过渡如龟脖,远看极像巨龟努力伸颈探头,伸向前面溪流做喝水状,因此谓开阳堡之形为“灵龟探水”。
  但此灵龟缺一对后爪,如无后爪则龟就不会活动,此地也就失去了灵气。于是,土堡建筑时便在城外东北、西北处分建一座砖塔和石塔以充后爪。如今城东北的白砖塔已不知去向,西北部的黑石塔也于近时毁损。



  当地有人说,堡门内城隍庙压在了龟颈上,坏了风水,才让盛极一时的开阳堡沦落成今日破败模样。



  相传开阳堡为唐代修筑,有“先有开阳堡,后有阳原城”一说,但堡内建筑多为明清两代遗存。堡北高台玄帝宫上挺立有嘉靖三年(1524年)“大明国万全都司开阳庄创立玄帝宫碑”残碑,堡门玉皇阁内倒卧同治十年(1871年)“大清国北直隶宣化府西宁县开阳堡建立玉皇阁碑”残碑,到是可以看出开阳堡所在阳原县的隶属演变。
  查满清《畿辅通志》卷十四记载有其前世今生:“西宁县,本汉阳原县,属代郡。后汉省。东魏置北灵邱郡。北齐省。唐开元(713年-741年)中置横野军,天宝后废。辽统和(983年-1012年)中置永宁县,兼置州。永宁军后改愽宁军,属西京道。金亦曰州,改军曰保宁,寻废。入(大)定七年(1167年),改县曰襄阴。元至元(1264年-1294年)中,以襄阴县省入州,属大同路。明初,州废。天顺四年(1460年),于故顺圣县筑顺圣川东城于此,筑顺圣川西城俱属万全都指挥使司。本朝(满清)初属蔚州卫。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改置西宁县,以东城并入,属宣化府。”



  开阳堡北侧堡墙有马面七处。



  东侧堡墙有马面五处。村民散放牛骡在堡墙之处,在土坡之上悠然的吃着枯草,似乎一整天都在那里,吃吃停停,晒晒太阳,充满敌意的看看来往的陌生人。



  土堡之外,黄土原上沟壑纵横,零星散落着几株杨树,已经落尽了最后一片叶子。



  西侧堡墙由北至南第三个马面处向东南倾斜。



  西南一处马面最为高大,但残损也最为严重,不知当初是否为一烽燧城台。故而整个土堡应当呈不规则的矩形。除此之外,堡墙还有多处圮毁,尤以东南侧为甚。土堡之北已经形成自然村落,而且有交通要道,因此北堡墙上开有豁口以供村民出入。



  那会儿,土堡西北角一只骡子低头吃草。比起东墙外那头恶狠狠的牛,这匹骡子胆小害羞,稍有生人靠近就远远逃开,害我只好躺在土沟里弯腰靠近。



  一条土路绵延向前,不知有多少人于此沿着堡墙走过。车马熙熙攘攘早成往事,今日已是冷冷清清,行人寂寥,或许也是午饭时分的缘故。那时我正在围着土堡重走,拍照以弥补上午的错误。在堡内阎王殿后殿拍摄壁画时,光线昏暗而将相机的ISO调至800,结果出来后忘记调回,整个上午的照片都因为高ISO而遍布噪点。土堡西侧的照片得以弥补,东侧却留下了遗憾,因为已经完全背阴。



  开阳堡堡门券拱之上嵌砖额一块,双钩阴刻“开阳堡”。



  堡门以条石砌成,墙面之上累累裂痕,触目惊心。



  网上可以查到一篇旧闻:“河北着手保护唐代古城开阳堡:记者从河北省文物部门了解到,完整保留唐代建筑风格的古城开阳堡受到有关专家的重视,近日当地政府已制订相关措施,着手对开阳堡进行保护和维修”。我想,有关专家与当地政府在去开阳堡的路上,肯定迷失在桑干河畔了。土堡内唯一见面的保护就是堡门内侧东倾斜的观音庙山墙上用来支撑的两根木柱。
  我们真的只会两极思维了,行为处事样样如此,要么保护过度,要么不加保护,似乎这两者之间从来没有中间地带。这个世界上,除了马,除了驴,还是有骡子的。
  不保护也就罢了,放任毁损就令人发指了。堡门之上玉皇阁东西山墙上,堡门外龙王庙、关帝庙与弥勒佛殿外墙上,无良摄制组以红漆涂画各种标语,再于其上涂抹就算是复原了。“地震蝗虫摄制组”,真是一语中的。迷失在桑干河畔三年还没有找到北的有关专家与当地政府是肯定不知道这些事情的,他们应当多带些马和驴子的。



  一百多年的玉皇阁,飞檐斗拱,虽然苍老但看上去仍有矍铄强健的筋骨,依靠自己壮年时身体的底子坚韧支撑着。



  走进堡门,回首却见墙体已是荒草蔓生,看上去有说不出的痛楚。

Nikon D70s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 Sigma AF 50mm f/2.8 EX DG MACRO
  • 2.06K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