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龟探水开阳堡细节北海 之三 »

开阳堡印象

开阳堡门



  开阳堡修筑在桑干河南一处高地之上,土堡南方,再是低地旷野,沟壑河谷。
  如同张北一带众多堡子相同,开阳堡也是就地取材以黄胶土夯筑。只有南侧堡门,以凿痕累累的条石砌筑。外墙抹缝的灰土早已被数百年的风霜雪雨冲蚀殆尽,石缝如同撕裂的伤口,似乎有看不见的鲜血淋漓。他太苍老了,堡门西侧开始塌陷,能看见两道由上而下明显的撕裂。

  堡门外的建筑倒是罕见,不见瓮城,但在东、南、北有环绕的三座庙宇形如瓮城围拢着堡门。或许初建之时,筑造者相信神灵的功用远大于黄土青石。



  东侧卷棚顶建筑为一面阔三间的戏台。现在廊柱两侧以黄土伴草石糊起围墙,只留下中间一扇木门紧锁。
  南侧为弥勒佛殿,同样深锁殿门,不过透过残损的窗棂,可以看见殿内原有三尊神佛,以及墙上依稀曾经的彩绘。



  西侧硬山顶关帝庙看起来最为触目惊心,整体向北侧倾斜,仿佛随时一阵南风之后,庙宇即会无声圮覆。就如同在他南侧原有那间似为配殿的建筑,仅存残垣断壁。



  倒是庙门上双交四椀的棂子,静静端详,恍惚可见旧日繁荣模样。

玉皇阁

  堡门之上的建筑,不是门楼,却是玉皇阁。



  玉皇阁面阔三间,四层斗拱飞檐,高两丈有余,五脊六兽彩琉璃庑殿顶。玉皇阁虽为满清末年重建,但蓝本却是盛唐风格,雍容大度,全不似满清的繁琐猥琐。看那褪尽红绿的飞檐,一如往昔,孤傲挑起,直冲云霄。



  向阳的木构件上,彩绘油漆早已被时间漂去,只留下木质的本色,干枯龟裂。



  阁内斗拱昂枋之上,残存有褪尽火气的油彩。



  还有东、北、南三面墙上,可以看到曾经的彩绘壁画。叹惜的是,几乎难以看到一处完整的画面,九成九已经被抠挖涂抹殆尽。
  这是一位名为雷初云的画匠手笔。



  阁内空空荡荡,彳亍其间,不经意踩上的却是倒卧的一尊残碑。碑额不在,碑文清晰,刻痕依旧。碑为“大清国北直隶宣化府西宁县开阳堡建立玉皇阁碑”,记述了在满清同治十年(1871年)重建此阁的缘起经过,碑由彼时西宁县儒学庠生王育篆文书丹。
  让我感兴趣的是,碑文落款处,并刻有出资的八位经理人名字;石匠、木匠、泥匠、画匠、妆色、□匠及瓦匠名字,这一处碑文残损比较严重,多位人名不可辨识,但那位雷初云的名字正是清晰一处中;以及两位住持僧人:绪成、善念。
  这样孤独的名字总会让我心生好奇,一百三十余年前,这些人就在那里辛苦劳作,眼见得玉皇阁堂皇而起,绪成与善念面露喜色,或许会忙前忙后招呼着。在乡村里,宗教与生活我想并没有那么严格的区分,一切都是市俗乡土的。
  这种因时间流逝而错开,却又因地理相同而重叠的交错感,或许才是我热衷于探访此类地方的原动力,仅仅是因为想象从前而让我激动。放眼桑干河阳那片原野,何处又是这些人的埋骨之地呢?他们曾经生活在这里,他们必然依旧在这里,只是我们永远不会再知道。

周大爷家



  开阳堡根据周易八卦之形而建,街区规划改变了传统的以南北中轴线为南北大街的格局,而采用南北两条较对称的大街,东西二条街,形成“井”字型结构,把整个堡分为九部分,称“九宫街”。除中宫外,其余八宫均按后天八卦卦形设置街道,堡门设置在离宫之位。现在西北角和西南角仍就保留着“乾三连”和“坤六断”的格局。其他街道虽几经变迁,仍能看出一些八卦卦形的痕迹。
  周家即在东侧纵向大街路西,靠近南门的前几排房子处。堡子里生活并不方便,均为木骨泥墙老屋,多是一些留守的老人居住。如果有一天他们都不在了,那开阳堡会不会也如张宣一带其他那些土堡,因为再无生气而彻底圮毁。又或者走向另一个极端,被保护起来,修葺一新开辟成旅游景点。这两种结果对于开阳堡而言,同样意味着死亡。



  正房东墙上,钉着两张纸条,应当是他的双亲灵位了。这样供奉逝者,还是第一次见到,或许是彼处的风俗。倒真是难得,还有他们的一张照片,可以看到曾经的形容相貌。
  说到照片,按他们的意思,这些人曾经给他们拍照,但从来没有人把照片给过他们。在他们的想象中,这些照片要么被拿去牟利了,要么是被随意丢弃于肮脏之地了。这让他们十分不悦。



  北房三间,西间拢起炉火,老人热情的招呼我们进去暖暖。阳光由南窗透射进屋子,映照出屋子里烟雾氤氲,氤氲着煤火与纸烟。窗纸与四角粘贴的红色窗花,也在阳光中有如丝绸般的光泽。



  窗外,老人的猫正在暖洋洋的晒着太阳。相机上装着广角镜头,想给他拍照只得悄悄走近。但还是惊动了最聪明的猫,他准备逃开,回首看我的眼神怒气冲冲,嘴角也因愤怒而耷拉着,万幸他不会骂人。

玄帝宫



  开阳堡北,正对南门偏东一侧,有高台一处,上有玄帝庙一座。从开阳堡外看,七处马面以中间一处最为宽大,玄帝庙实际即是修筑于这一处马面之下。
  玄帝庙因为修筑于大明朝,因此毁损的情况比玉皇阁更为严重,硬山顶约有一半已经露天,雨水裹挟着泥土冲刷在墙面上,与坍塌也就咫尺之遥。



  玄帝庙外西,立有大明嘉靖三年(1524年)“大明国万全都司开阳庄创立玄帝宫碑”,篆额“玄帝碑记”,碑身下侧残损,尤以东侧为甚,几成太湖石模样。碑底有一形制简约的青石赑屃,赑屃头同样残缺不全。
  咱大明朝的碑,如此艰难但依旧傲然挺立,远处那尊满清朝的碑,年轻三百五年却早已仆身于地,正是对照鲜明。



  可惜灰白色的石质令刻于其上的小字难以辩识,依稀可知为一云游道人发起,本堡乡绅村民捐款修筑,几位善人与信士以及匠人的名字落于碑文之后,碑阴则遍布捐款人名。父子、夫妻、兄弟,因为出资修筑了这处道观,他们的名字得以镌刻在石碑之上存留于世。
  那天,是五百年前的一个春天,三月十三日。俗话说,“五百年前一家”,以前总觉得那五百年似乎遥远至盘古开天地之时。其实,也就是面前这尊碑立起之时,仿佛弹指一挥间。那么,上面同姓之人,即是一家喽?那我也即是开阳堡之人了?
  这逻辑无懈可击。





  宫内墙壁之上的彩绘壁画中,难得寻觅到一两张面孔,不知道画匠当时在绘制时脑海中浮现的是谁的脸庞。



  倒是东西墙上,梁下方有几处黑白水墨,完整如初。不过,北侧一半已经被泥水冲刷了,剩下的不知还有多久阳寿。



  仍然残留的完整墀头,处处可见过去的精工细作。



  由玄帝宫可步行至两侧堡墙之上。本想行走到东北角墙台之上,但半途中恐高症发,心惊腿软,只好折回。堡外正在吃草的驴子似乎看到我的狼狈,抬头兴灾乐祸的看着我。远远的,留下一张合影,我想告诉他我很喜欢吃驴肉火烧。

阎王殿



  玄帝宫向西,同样在开阳堡北侧堡墙之下,有一座阎王殿。这是开阳堡内所有庙宇中,内部构造最为完整的一处。殿门落锁,不过门已经是百孔千疮,锁也变得形同虚设。
  正殿的阎王与两侧神鬼塑像还是未得幸免,一缕鬼魂不知魂归何处。



  阎王殿后倒座观音殿。



  观音又是不在,殿中两尊神像身背的墙壁洞开,不知是否是携手私奔天涯?



  与堡门外关帝庙一样,墙壁之上饰以云纹钟乳泥塑,模拟仙境洞窟的模样。



  最为难得之处,后殿东西两壁上的壁画基本完好,内容均是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可以救人于种种危难之时的广告张帖画,倒也不问那人为何受难,蒙冤抑或应该,照单全予保佑。可惜观音却应了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这句歇后语。







  画工倒是细致,深勾浅描,浓墨重彩。

戏台



  开阳堡内,现存的戏台即有三座。除去堡门外,阎王殿西南近西侧大街处有一座。这是一座现代的戏台,兼有会场功用,不知曾为何庙改建,规模倒是不少。现在里面遍布草屑牛粪,看来做了牲口圈。
  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倒也不觉得脏乱,反而有安详宁静的感觉。



  此处再向东,也即是阎王殿东南侧,有一处规模更大也更为精致的戏台,连同北侧的一排砖房以围墙圈起做了大队办公室。南面围墙上本有一门,以层层叠叠的板瓦堆起封堵起来。这些旧时的板瓦,看上去应当是那排砖房位置曾经的房宇拆除后的遗存。
  这样层层叠叠的旧瓦,在蓝天白云之下,却有了一种现代的形式美感。只是这样的美似乎代价太高,我宁肯看到他们在他们曾经的位置上东倒西歪。



  瓦堆之中,还有一些滴水杂夹其中。



  戏台面朝北正对着那排砖房,彼时乡绅百姓必是坐在砖房原来建筑内远远的瞧戏,中间有一片开阔空场。戏台的上下场门仍在,外侧整洁,内侧却有许多墨笔字记。细细观察,上场门后有些淡淡勾画的脸谱,还有几处题记,有“李宝仁双盛班”。看稚嫩的笔迹,想来这个李宝仁那时候还是个孩子,候着上场时,百无聊赖拿起墨笔随性涂鸦。还有一些墨道标记,像是记数量之用,不知道是不是记录着出演的场次,好收工结帐。
  这些细枝末节中的故事,无人知晓,也终将无人知晓。

孩子



  午后孩子们放学,在玄帝宫前就看到了这个孩子领着他弟弟一起回家。行走回堡门之时,发现他正在嚼着一包不知名的方便面,拿自行车胎滚着玩。
  阳原一带方言很难听懂,孩子们在学校看来也没有普通话教学,因此只会一口方言,交流起来比与大人们说话还要吃力。这个孩子名字叫刘家兴,今年九岁,就住在堡门内东侧第一家。他主动要我给他拍照,而且在照片中看起来也的确更漂亮。

  正是午饭时候,他跟着我在堡门外的空地上晃悠。各说各话,谁也听不太懂对方说了些什么。
  我拍着他再熟悉不过的开阳堡,他嚼着我再厌恶不过的方便面。

Nikon D70s
Sigma AF 50mm f/2.8 EX DG MACRO +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 2.06K
  • quote 3.老虎
  • http://synyan.spaces.live.com
  • 我觉得很多地方都可以学习杭州,进行保护性开发
    1)限定进入园区的人数,每小时客流以10-30人为佳
    2)每团配备两个导游全程跟踪
    3)严禁配备小卖部
    4)全部收入用于维护
  • 2010/6/1 11:43:3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爱屋及乌
  • 回味无穷的好文字!图片也极好。我也要赶紧去一趟了。这个开阳堡离暖泉多远?
  • 2008/3/29 14:03:32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