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摄影器材行旅笔记 卷二 »

飞狐峪 倒马关 随拍 卷廿九



  02. 向日葵     08.22 河北 蔚县 北口村北



  03. 飞狐峪口    08.22 河北 蔚县 北口村北

  书接上回



  06. 飞狐峪     08.22 河北 蔚县 飞狐峪四十里峪



  07. 禁毒铲毒    08.22 河北 蔚县 飞狐峪四十里峪



  09. 飞狐峪     08.22 河北 蔚县 飞狐峪四十里峪

  入飞狐峪,四十里峪中停车徒步片刻。行走峪中,千仞壁立之下,人是何其渺茫?古人行走其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沿河谷茫然前行,不知何时何日得走出这穷恶之地,或有河水可以解渴,但或耗尽干粮,那将是何其苦旅?忽然一缕阳光穿透浓云山峦,照亮一壁石崖,远方乌云层叠,又是一处奇景。
  飞狐峪中,山谷隐蔽,其间历来多有罂栗大麻种植,故而峪中道路两旁屡见禁毒铲毒的标语。如此几句口号,于事毫无补用,却足可大煞风景。



  10. 黑石岭     08.22 河北 蔚县 飞狐峪黑石岭

  上得黑石岭,天渐转晴,天蓝如洗,流云穿梭,山风怒号,坡上草浪翻滚,几头散养的黄牛悠闲其间。下车爬山路边坡顶,山风几欲将人推下山崖,冷侵入骨。



  15. 村口      08.22 河北 蔚县 出飞狐峪向涞源县城路上

  下黑石岭至涞源县城一段,因为张石高速正在施工,山体破坏,多处滑坡,加之施工用重型卡车辗压,本就规格不高的418乡道坎坷仿佛经历十年战火,坑洼继以坑洼,坑洼中又有积水,频繁托底,直走到中午才入涞源县城,车已如泥牛,侥幸未有任何损伤。
  黑石岭向涞源县城,先后经伊家铺、石片、团圆、留家庄、金家井等村镇,越近村镇,路面毁损越严重,可能因为车辆更加密集之故。
  某村,或是在伊家铺,已不能确定,只记得应是下黑石岭后不久,村口一小院,院门旁一只石狮子,民间粗凿而成,倒也质朴可爱。



  16. 野花      08.22 河北 蔚县 过金家井向涞源县城路上



  19. 高粱      08.22 河北 蔚县 过金家井向涞源县城路上



  22. 野花      08.22 河北 蔚县 过金家井向涞源县城路上

  金家井村中有公路交汇,重型卡车由此驶向黑石岭方向张石高速施工工地,过得金家井后,路况略有好转,终可略微安下心来。停车小憩,路旁野花烂漫,还有几片零散野长的高粱。或者在金家井前的路旁也是如此,但风景似只随心情而存在。艰难险阻之时,再美的风情也平抚不了忐忑的心。



  27. 山泉      08.22 河北 蔚县 出涞源县城向走马驿乡道旁

  在涞源县城午饭,向食客询问道路情况,均称经易县返京最为畅通,但我们却有上次在紫荆关下十八盘堵车的经历,也难以相信。其他道路难行,是因为河北处处在修路,我十分不理解为什么修路要这般斩尽杀绝,处处开工?决定还是去倒马关,207国道进涞源县城一段两天前方才修好,可以由县城直接去走马驿而不需绕道水堡镇。可方入国道,便见断路通告,称插箭岭至走马驿一段正在修路,不过车辆却自往来不息,询问路旁路政人员,也说小车可以通过。走到插箭岭,看见山峦之上绵延几里的插箭岭长城,还妄想着自倒马关回返涞源县城时再将上去,不想前行不多远,入得灵丘古道之后,便顿消回返的打算。插箭岭,祭刀岭,狼牙口,由此些地名便知古道曾经凶险,再加上道路施工,至走马驿三十里山路直走到令人绝望,虽然风景奇绝,但也难掩心中惶惶。



  28. 倒马关     08.22 河北 唐县 倒马关东门残北侧门垣



  29. 关墙      08.22 河北 唐县 倒马关东门残北侧门垣



  32. 倒马关     08.22 河北 唐县 倒马关东门外



  34. 倒马关     08.22 河北 唐县 倒马关东门残南侧门垣



  35. 庭院      08.22 河北 唐县 倒马关东门外南侧6号院



  37. 倒马关     08.22 河北 唐县 倒马关东门外

  出走马驿,上得去保定的332省道以上,便称坦途。不多时,便过唐河入得倒马关旧城。明人马中锡倒马关诗序言:“关有两山对峙,其路极险,相传杨六郎到此马踣,故名”。倒马关分上城下城,上城是大明洪武初年所建,后列名上城口,今倒马关城即其下城,关城扼首灵丘古道,扼控此山西自华北交通要道。倒马送城周约五里,城墙底宽六米,顶宽四米,高近十米,墙体为黄土夯筑外砌砖石,东、西、北三面开门,如今倒马关城仅存西门南侧一段城墙,新修葺;残东门其两侧城墙一段以及瓮城北向水门,水门已被杂物壅塞。城中东西门之间为主路,店铺均在此路南北,名为明城路,其他还有总督路、玉隍庙路等等,隐约可见当初城建。

  蔚县县城,海拔近千米,至倒马关,仅在三百米下,如非太行山阻隔,古时蛮族由西而东,真如唐河水般,一泻千里。

Canon Prima Mini
Canon Lens 32mm 1:3.5
Fujifilm Fujicolor Superia 200
Noritsu KOKI QSS-3233 Digital Minilab
  • 2.06K
  • quote 4.轩易
  • 借别人的话,色彩很好。这组照片很生动地传达了“关隘”的概念。这个时候,要是出来二三个强人,恐怕胡兄就要留下买路财了。
    我看那副飞狐峪图片,不禁为胡兄担心。
    胡成 于 2010-12-14 19:01:44 回复
    不幸而言中了,前天在蔚县入夜便发烧呕吐,绵延两日,今天才略有好转。不知是何原因,也许是街边小店吃的不干净,或者是因为零下二十度的低温冻着了,总之这一趟蔚县之行糟糕致极。希望以后万万不要再有些经历,简直有侥幸生还之感。
  • 2010/12/13 10:39:0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mike
  • http://www.lolimy.com
  • 摄影一族的色彩。。。。。
    胡成 于 2010-12-14 18:59:36 回复
    还没有呢,这还是之前在北京的小店冲扫的,或者是因为晴天拍摄较易扫描的缘故,效果确实要比之前那些好一些。
  • 2010/12/11 0:53:2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beibei
  • 这一组的颜色真是好。仿佛某天下午路过看到的景色。清新,又略带一点怀旧。
    特别喜欢NO.35 庭院。

    我的桌面还是以前你拍的这种小花。跟NO.16一样。不过是带着雨滴的。
    另外还喜欢NO.10 黑石岭。
    胡成 于 2010-12-9 16:40:28 回复
    这台极廉价的小傻瓜相机取景窗又小又暗,所以用的马虎,拍的也是漫不经心,但照片出来却时常会给我惊喜。你喜欢的那两张也是我喜欢的,那些野花儿都在飞孤陉中,带雨的在黑石岭北,这些在黑石岭南。这个周末还会再去一次飞狐峪,不过现在这些花儿肯定已经凋谢不在了。
  • 2010/12/9 14:01:4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nancy
  • 16和22不是野花,别个有学名的:格桑花。
    没去过藏区的人是不知道的,哈哈!
    胡成 于 2010-12-8 23:46:53 回复
    簇落在我们汉人土地上的野花,我为什么要用一个吐蕃名称呼她们呢?我们管他叫野菊花、八瓣菊,文雅学名称之波斯菊。奇怪的是虽然名为波斯菊,却不是原产伊朗而是墨西哥。可是,我依然觉得野花是她最合适的名字,许多次,她都点缀在我孤独旷野上的旅途中。
  • 2010/12/8 23:34:51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