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旅笔记 卷二米脂老城 随拍 卷卅 »

三谒唐陵 元陵 白虎门

  代宗睿文孝武皇帝讳豫,肃宗长子,母曰章敬皇太后吴氏。以开元十四年十二月十三日生于东都上阳宫。初名俶,年十五封广平王。玄宗诸孙百余,上为嫡皇孙。宇量弘深,宽而能断。喜惧不形于色。仁孝温恭,动必由礼。幼而好学,尤专《礼》、《易》,玄宗钟爱之。

  乾元元年三月,改封成王。四月庚寅,立为皇太子,改名豫。上元末年,两宫不豫,太子往来侍疾,躬尝药膳,衣不角带者久之,及承监国命,流涕从之。
  宝应元年四月,肃宗大渐,所幸张皇后无子,后惧上功高难制,阴引越王係于宫中,将图废立。乙丑,皇后矫诏召太子。中官李辅国、程元振素知之,乃勒兵于凌霄门,俟太子至,即卫从太子入飞龙厩以俟其变。是夕,勒兵于三殿,收捕越王係及内官朱光辉、马英俊等禁锢之,幽皇后于别殿。丁犯,肃宗崩,元振等始迎上于九仙门,见群臣,行监国之礼。己巳,即皇帝位于柩前。

  《旧唐书》卷第十一 本纪第十一 代宗

  大唐宝应元年(762年)四月,肃宗皇帝病笃,阴骘皇后张良娣绝后无子,因惧太子功高难制,而暗与越王係勾结图谋废立。事泄之后,宦官李辅国、程元振率太子侍卫收捕越王係,幽禁张良娣。肃宗皇帝惊惧而崩,太子即皇帝位,是为代宗皇帝。

  代宗即位,辅国与程元振有定策功,愈恣横。私奏曰:“大家但内里坐,外事听老奴处置。”代宗怒其不逊,以方握禁军,不欲遽责。乃尊为尚父,政无巨细,皆委参决。五月,加司空、中书令,食实封八百户。

  《旧唐书》卷第一百八十四 列传第一百三十四 宦官 李辅国

  阉竖李辅国一句“大家但内里坐,外事听老奴处置”,道尽代宗皇帝难堪无奈。古往今来,以阉宦之身正式为相者,此为仅有。李程二人勾心斗角,“程元振欲夺其权,请上渐加禁制,乘其有间,乃罢辅国判元帅行军事,其闲厩已下使名,并分授诸贵,仍移居外”。罢其兵权之后,“十月十八日夜,盗入辅国第,杀辅国,携首臂而去”。李辅国遇刺之后,程元振大权独揽,专政自恣。广德元年(763年),“九月,吐蕃、党项入犯京畿,下诏征兵,诸道卒无至者。十月,蕃军至便桥,代宗苍黄出幸陕州;贼陷京师,府库荡尽。及至行在,太常博士柳伉上疏切谏诛元振以谢天下,代宗顾人情归咎,乃罢元振官,放归田里,家在三原。”
  虽然李程之祸不过只在代宗皇帝十八载帝位最初两载,但却由此可见代宗皇帝软懦,虽然彼时安史之乱已平,但巍巍大唐已不复开元天宝之前强盛繁华。代宗皇帝即位之后,藩镇渐自割据,吐蕃回纥寇侵,河南河北连年灾荒,纷乱搅扰,皇帝全无处置,却只知佞佛,以致京畿良田多归寺院,佛事之祸渐入膏肓,终致以后昭肃武宗皇帝有会昌灭佛之壮举。

  (大历十四年)五月癸卯(二十日 779年6月9日),上不康,至辛亥,不视朝。北都留守鲍防以北庭归朝。辛酉,诏皇太子监国。是夕,上崩于紫宸之内殿。遗诏皇太子柩前即位。壬戌,迁神柩于太极殿,发丧。八月庚申,群臣上尊谥曰睿文孝武皇帝,庙号代宗。十月己酉,葬于元陵。十二月丁酉,祔于太庙。

  《旧唐书》卷第十一 本纪第十一 代宗

  代宗皇帝元陵,在今富平县城西北约三十里檀山之上,东南距中宗皇帝定陵十一里,东北距文宗皇帝章陵六里。
  富平唐陵可怜,元陵亦无例外,神道之上,仅存东侧残翼马一匹,其他数十件石仪均在文革期间被村民捣碎。千年无恙,一朝尽毁。那仅存世间的翼马,首尾残断,四足俱无,仅以腹下流云支撑躯体,惶惶然。
  时近中午,本打算想办法回到宫里找车再去北方不远处的文宗皇帝章陵,恰遇张窑社18号老夫妇俩人回来,上前打听才得知村中只有回庄里而无宫里的车,自庄里找车再去章陵倒也无妨。道谢离开,随口问了句可知西门石狮所在,答曰沿水泥路西北向不过三四里地走到尽头再登山便是。意外之喜,于是立刻决定放弃章陵行,下午改觅元陵白虎门。

  黄窑村西北向,一路许多废弃已久的旧厂房,大字标语依稀可辨。千载唐陵陵寝之内,却曾有这许多工业时代建筑,再看几句新涂的保护唐陵的口号,不觉可悲可笑。水泥路走到尽头,是一片更大的厂房建筑群,墙体欹斜断裂,摇摇欲坠。
  洞厂房南侧登山,山脊之上,赫然便是元陵西门两尊石狮,只可惜均已倒扑于地:北侧石狮北向倒地,底座已失;南侧石狮前向倒地,狮面埋于土中,底座尚存。两尊石狮狮体并无大恙,可气的是南狮底座与北狮躯体上都有刻画极深的人名日期字样,不知是哪里的混蛋小子所刻。





  白虎门北侧石狮。





  白虎门南侧石狮。

  西门门阙已平,前方便是开山炸石而成的断崖。石狮背后,一片花椒树林,花椒林梯田一般向上断续层叠直到元陵陵山檀山山顶。檀山主峰及左右后侧群峰,均已被炸至百孔千疮,山体残断,岩石如白骨般裸露,甚至近南侧断崖处的积土也坍塌龟裂,仿佛脚下所在会随时滑坡,攀至主峰西侧峰顶,已是胆战心惊,为求安全,转身下山。
  将回黄窑村口时,恰巧遇到庄里至温家壕的通村客运小面包,万幸可省却多少脚力。小面包在山路上颠簸盘桓,把村民挨个儿送到后,绕回石窠村下山直到庄里,再富平,再三原,无话。

  半年已经过去。
  我却一直记得那天下午,走在千载唐陵旁阒静山路上,即便饥渴,即便疲惫,即便酷热难耐……
  但时有山风拂过。

Yashica Mat-124G
Yashinon 1:3.5 f=80mm
Kodak Ektacolor Pro 160
Noritsu QSS-2901 Digital Minilab
  • 2.06K
  • quote 5.秦岭云
  • http://blog.sina.com.cn/kgsd
  • 西门门阙尚存,不过和石狮隔了一条沟,在更西的地方。
    胡成 于 2011-1-4 20:49:32 回复
    多谢指点,那是我想当然了。如此说来,西门双狮的位置难道有所移动?如果门阙在沟外远处,二者位置应有问题吧?上次在统万城遇到您同事齐老师说起元陵石狮基座上的工匠刻名,确认说是在西门,可是我那时却遍寻未见,看来元陵西门无论如何还要再走一趟了。
  • 2011/1/4 14:42:3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老虎
  • http://synyan.net
  • 所以要赶紧买M43/NEX这样的机器呀,然后出掉D200之流。
    胡成 于 2010-12-22 19:21:10 回复
    我也不是舍不得出掉D200,我主要是舍不得出掉尼康的金广角,重要场合惟独用这只镜头我才有安全感,是干活的好镜头。但是我也知道这样不够便捷,可一时半会儿还真没有好的替代方案,微单相机的广角镜头没有令人放心的。
  • 2010/12/22 18:58:3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老虎
  • http://synyan.net
  • 哥们儿一个月拍的就相当于我一年拍的了。攒起来换个好点的数码吧。虽然很享受着看这里的胶片,但作为网友我建议:还是省点花。
    胡成 于 2010-12-22 12:50:21 回复
    我有数码,Nikon D200加金广角,不过太重了,实在不愿意背着。胶卷暂时还能玩得起,以后就未必了,趁着这世界上还有胶片这件事情的时候,再奢侈一下吧。
  • 2010/12/22 12:48:0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mike
  • http://www.lolimy.com
  • 哥们你这一趟拍多少卷阿
    胡成 于 2010-12-15 20:55:49 回复
    这个不好说呀,看时间长短多少不定,五月关中唐陵这趟前后一周十几卷,120与135各半。但这趟陕西四川小两个月时间也才就三十卷,不过全部都是135。黑白彩色各半,同样场景的黑白卷儿自己扫描麻烦所以大多没有发在这里,只是冲洗后保存起来放大做片才用。怎么了?是我有些浪费胶卷吗?
  • 2010/12/15 20:41:07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