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定河 统万城 随拍 卷卅一花马池 随拍 卷卅三 »

风雨赫连城 随拍 卷卅二

  书接前回

  统万城中,陕西考古研究所的邢老师与他的三个同事正在做考古试掘,匆匆拍了几张西南角墩以后,便在发掘工地旁与邢老师闲聊起统万城的前世今生。时间已晚,不多会儿工地收工,考古队员住在城东不远的文管所,邢老师开车直把我送回白城则村口,此行统万,屡有贵人相助,实在侥幸。
  下得统万城,天已擦黑,本想在波罗迟梁车站旁白城则村杨支书家开的统万人家饭店里晚饭,结果因为搭便车直到村口而错过。到万荣大娘家后,知道我没有吃晚饭,全家人几乎一起上阵给我做了锅面皮汤,我本想吃些他们晚饭的剩饭即可,不成想村中一日只有两餐,下午到时小儿子体凯在灶上擀面皮儿时就是他们的晚饭,这样为我而特意劳作让我十分不安。猪油葱花爆锅,切了个西红柿,体凯现和面现擀的面皮儿,太香了。
  晚上住在北厢新房里,波罗迟梁上,夜中除却几声草虫,寂静如混沌未开。八、九点大家便都睡了,我甚至不敢再开着灯让灯光污损了那样清静的夜。

  第二天清晨六点即起,再上统万。
  有风,微雨。

  五胡十六国时,匈奴铁弗部刘卫辰为魏所败,其子刘勃勃南投后秦,秦王姚兴命为安北将军,镇朔方。刘勃勃兵权在握即与后秦反目,于东晋义熙三年(407年)称大单于,大夏天王,年号龙升,国号大夏。不久南下攻取秦属岭北诸城,西吞南凉。夏凤翔元年(东晋义熙九年,413年)刘勃勃改姓赫连,命叱干阿利调秦岭以北十万人筑都城,豪言“朕方统一天下,君临万邦,可以统万为名。”东门名招魏,西门名服凉,南门名朝宋,北门名平朔,其野心可见一斑。不过大夏国祚却似昙花,十二年后赫连勃勃死,两年后北魏军即攻破统万。北魏太武皇帝亲见统万之奢糜:“城高十仞,基厚三十步,上广十步,宫墙五仞,其坚可以砺刀斧。台榭高大,飞阁相连,皆雕镂图画,被以绮绣,饰以丹青,穷极文采”,不禁感慨“蕞尔小国,而用人如此,虽欲不亡,其可得乎?”,复于此置统万镇。又四年,大夏首领赫连定为吐谷浑部族俘虏,大夏三世二十余年而亡。其后统万城仍为北方重镇,北魏、西魏、东魏、隋、唐均曾于此置镇、州、郡。北宋初,党项人李继迁占据统万称西夏。宋淳化五年(994年),因西夏军队常以统万城为依托侵扰北宋,宋太宗皇帝下令焚毁统万城,迁走城内居民。清末至近世附近村民多在城墙之上开凿窑洞,毁坏甚重。



  000. 东城      09.19 陕西 靖边 统万城

  统万城今在毛乌素沙漠之中,遍地黄蒿、沙蒿、苍耳、灰条、蓑蓑草,其间毒蛇甚多,西北墙角上便有硕大蛇洞,土墙之上更是蜂孔如织。其残存城垣之内为西城,原宫殿区。西城东有东城,原居民区,城垣已平,尽为村民田地。东西更有外郭城,规模巨大。原东城所在,均已辟为农田,耕种些玉米、高粱,间或有几亩西瓜。千六百载前,统万初建,宫殿大成之时,赫连勃勃曾刻石都南,以颂其德,其秘书监胡义周所作颂中有赞统万城“崇台霄峙,秀阙云亭。千榭连隅,万阁接屏……温室嵯峨,层城参差。楹雕虬兽,节镂龙螭。莹以宝璞,饰以珍奇”之句,如今哪里还可得见星点半分?

  西南角墩

  统万城建筑历时六年,史传以“蒸土筑城”法所筑,即以白石灰、白粘土用糯米汁搅拌,蒸熟进行注灌,故城墙色白质密,民间俗称“白城子”,也因此才得使统万城在西北边陲一千六百载风雨催蚀后,西角角墩仍可残存二十余米之高,故南西南角墩也为现存统万城之最壮美处。



  24. 西南角墩    09.19 陕西 靖边 统万城

  西南角墩东南外侧。
  地势深凹,似为原城壕低地,仰视高耸角墩,更觉巍峨。
  西南角墩正南有夯土坍塌如门,中空形成穿洞,在角墩东侧穿出。似是人为,却无实凭,邢老师也只说应是自然造化。



  25. 西南角墩    09.19 陕西 靖边 统万城

  西南角墩西南外侧。
  深凹地外不远便有流沙堆积,可攀上隔壕相望统万,只是流沙松软,攀爬不易。角墩与城垣外侧底部均有弧形夯土坍塌,风沙侵蚀之故,已现危岌之态。



  08. 西南角墩    09.19 陕西 靖边 统万城

  西南角墩东北内侧。
  统万城城垣之上,层层叠叠,板筑痕迹至今仍清晰可见。



  09. 西南角墩    09.19 陕西 靖边 统万城

  近西南角墩西城垣上。
  统万城城垣夯土极为紧致,只有些许荒草生于板筑缝隙之间,每板板筑之内寸草不生,没有草木缠生,亦是统万城寿延之因。





  19. 23. 西南角墩    09.19 陕西 靖边 统万城

  西南角墩东侧穿洞入口。
  口下已成峭壁,虽然可以攀爬,但对于有严重恐高症的我来说实在太过危惧。







  02. 04. 06. 南城垣     09.18 陕西 靖边 统万城

  从穿洞内望角墩下南城垣,可见城垣外侧后世开凿窑洞。如今早已无人居住,附近村民便用来贮物之用,但大多已是废弃。



  03. 城南      09.19 陕西 靖边 统万城

  站在穿洞南侧入口之处,极目远眺,乌云翻滚,北风劲朔,更兼有细雨拂飏,任何等人来,都怎可按捺那胸怀激荡?!





  05. 07. 城南      09.19 陕西 靖边 统万城

  可惜即便是在这罕有人迹之处,墙体之上依然是刻画累累,穿洞中更有遗矢遍地。统万城多陕北与内蒙游人,那日仅我所见,多有至此随意毁损者。甚至有游客众目睽睽之下以锐器划刻角墩,我好言劝阻后,她解释说只是想看看这是什么土做的,直令我哑口无言。
  中午时分遇到内蒙电视台一队拍摄什么大河套地区纪录片的摄制组,便就在城墙墙体上毫无保护地搭设角手架,无可避免地磕碰频频,激溅起夯土飞扬,行径令人齿冷。

  服凉门瓮城



  10. 服凉门     09.19 陕西 靖边 统万城

  统万四门,其西门服凉门瓮城新近被邢老师及其同事整发掘。服凉门瓮城之内,清理隋代墓葬一座、瓮棺一座、灰坑十余,并在瓮城底部发现比统万城城垣年代更早的方形灰坑。以发掘情况推断,至迟在隋时服凉门瓮城城门便已坍塌,门洞以夯土封堵,瓮城内遂成废墟。服凉门宋时遭焚毁,其时地层普遍有灰烬、木炭等物,从而佐证北宋太宗皇帝诏毁废统万之事所言不虚。



  11. 服凉门     09.19 陕西 靖边 统万城

  瓮城考古探坑西北角,一树堪堪存于角上,好似看门人孤独相守。后来也忘了问一同再走西门的齐老师所为何故,就当是动辙野外工作数月的考古对员们的有心之作吧。

  西北角墩



  22. 西北角墩      09.19 陕西 靖边 统万城

  统万城西南角墩处,远望西北角墩,数里之外。





  13. 15. 西城垣     09.19 陕西 靖边 统万城

  过服凉门沿西城垣再北向,西北角墩愈发清晰于风雨之中。
  雨愈下愈急,浑身早已透显。膝下更如趟水一般,只因行走间草叶上雨水溅落之故。



  16. 西北角墩      09.19 陕西 靖边 统万城

  统万城西北角墩不及西南角墩高大,但是统万统西北之外便是无尽毛乌素,角墩孤悬其中,烽燧一般,却似更觉苍茫。
  若是夜深,便可引弓于此,西北望,射天狼。

  赫连台



  17. 西城        09.19 陕西 靖边 统万城

  西城垣上尽览统万城,亦即西城全景,远处西北角墩。



  26. 赫连台       09.19 陕西 靖边 统万城

  元人陈佑曾有“无定河”诗一首:

  无定河边暮笛声,
  赫连台畔旅人情。
  函关归路千余里,
  一夕秋风白发生。

  诗中所谓赫连台,其实非指统万城,而是赫连勃勃所筑之“京观”者。古时战伐,堆敌人尸骨再封土其上为丘,以表战功,又名“髑骼台”。据据《晋书》以及《资治通鉴》所载,赫连台有二,一在支阳(今甘肃境内)、一在长安左近,亦不在此统万城。
  但在统万统城中,东西居中略偏南处,有一座土台高耸。曾应为大夏国宫内何建筑,考古队几位老师也尚无法断论,不过我却愿称之为赫连台,赫赫然,似连天之阙台。

  西北角墩

  午后去城中考古发掘现场,富平人齐老师过来说带我走一圈,求之不得。清早考古队上工时,和齐老师交谈甚久,有一席话十年书之感,一起杀了个统万城中的西瓜,真是好,很久没有吃到那种内外都是沙瓤的西瓜了,极甜。





  27. 28. 西北角墩      09.19 陕西 靖边 统万城

  齐老师屡次三番提醒我统万城城外城内多大型毒蛇,走之前特意断一树枝作手杖以打草惊蛇,我们从西门向北,登西北角墩,果然在角墩之上便见有蛇洞。
  其时雨住风止。
  统万城北,应是大夏国之园囿区,楼阁台基清晰可辨,远望毛乌素,隐约可见淖泥河古河道。

  北城垣



  29. 北城垣       09.19 陕西 靖边 统万城

  下西北角墩,走北城垣向东,过痕迹清晰的北门平朔门,直到东北城角。

  东城 外郭城



  30. 外郭城       09.19 陕西 靖边 统万城

  又在东城中巡逡半晌,给我说道些唐宋遗存,受益无穷。天渐擦黑,便在东城遍地蒿草地中道别。
  GPS上显示一日行走已近二十公里,中午时右脚第二脚趾便已磨出水泡,用指甲刀剪破以后行路时疼痛难忍,搭了辆老先生从靖边包来的出租车回到梁下,走回白城则村口的卫生所本想请大夫处理一下,结果牌局正酣的赤脚医生连酒精也没有。花了五块钱,找了个老汉用他的农用三轮车载我回统万城,一路颠簸的我再次感觉到赘肉的存在。结果下山时却再也搭不到顺风车,在文管所路口又等到齐老师,索要了白城台遗址的准确地址。其后回白城则的八里地直走到欲死不能。

  白城则村



  32. 村口        09.19 陕西 靖边 白城则村

  第二夜却睡得很不踏实,晨起梁上雾气蒙蒙,前夜一场透雨。大娘让我吃完早饭再出去串,我说今天要走了。本想搭七点朱师傅的车回靖边,犹豫再三还是等到全家人都起来,决定改搭上午乌审旗过来九点的那趟车。他们的早饭要到九、十点钟,所以大娘坚持要给我煮两个荷包蛋。没想到的是,荷包蛋里却是加盐的,我本想说很是吃不惯但还是吃完了,转念一想或者是他们原本就很少吃糖的。统万城附近的村子里,百姓的生活真的非常清苦,第一天走错路时向一位大娘问路,看着她可称破烂的穿着实在良心难安,不想施舍般但还是忍不住塞了些钱,她一直远远地招呼着我,我听不太懂其他的但我却听明白了她让我吃西瓜,而我塞的那点钱甚至不够买个西瓜。
  等着荷包蛋的时候,大叔蹲在墙角剥玉米粒,每个掉落在盆外的玉米粒都要捡回来,一针一线,一粥一饭都是珍贵的。八点钟,要离开了,把准备好的钱塞给体凯的闺女儿说是给孩子的周岁钱,可是大叔大娘坚辞不要,坚持不要,一壁还说也没有给我吃些好的心里难受,看到我买的东西会更难受,穷家富路的一定不能收我的钱。我转回屋拿行李,悄悄再把钱压在矿泉水瓶下面,然后快步离开。可是不多远,大叔快步在后面追过来,我知道这钱是留不下了。大叔把钱塞还给我的时候说回去给你家里老人买些好吃的,听的我一阵难受。

  在白城则村口,不多时等到一辆从乌审旗回靖边的出租车,二十块钱回城。没走出多远,正在田间绕过一段正在铺设的公路时,手机响起,无论如何没有想到是大娘打过来的,问我有没有坐上车。我说我本想到靖边再给她打电话,她说你的是长途,太贵了。
  从来没有哪里像统万城这样,在我离开的这一整天里,都还想回去。

  茫茫沙漠广,
  渐远赫连城。

  白城台









  33. 34. 35. 36. 白城台 09.19 陕西 巴拉素 白城台

  原本行程计划是从靖边向西去三边之安边,却因为前日齐老师告知榆林榆阳还有一处大夏国早期活动的白城台故城,临时决定重返榆林,寻找白城台。
  到靖边县城,去新站得知去榆林的小车还是从老站广场走,再回老站广场,五十块钱走高速重回榆林。在包茂高速榆林出口下车,吃了份驴肉盖米饭,搭去补浪河通村客车到巴拉素镇,折腾半天终于找到个老汉知道并愿意用他的摩托载我去白城台遗址,三公里,到了给了他一包烟和五块钱酬谢,他略作推辞收下,并且说时间短的话可以等我,后来留了电话说再来接我。白城台故城城垣形制与统万城类似,但残断更甚,最高不过三五米,大多已被毛乌素沙漠流沙掩埋。仍然时有落雨,大致拍摄后便欲回返,据村民言巴拉索回榆林的车收的早。打电话叫来赵老汉,搭车回到公路上,又掏出十块钱感谢,却不想他却忽然沉脸说这太少了,并称最少要给五十。我甚至怀疑这是不是那个送我来的人,合理的解释是他回到镇上时,那许多闲汉出了这个主意。我说最多给二十,他还是说少并且说我再这样他就走了,我一时都没反应过来这可乐的要挟。恰好来了辆回城的小车揽客,向司机要了二十块钱零钱塞给老汉,上车走人。司机说回榆林也不过才十五块钱。

Ломо Лк-а
Минитар 1 1:2.8 32mm
Fujifilm Fujicolor Superia Reala 100
Noritsu KOKI QSS-3233 Digital Minilab
  • 2.06K
  • quote 8.o
  • 光看照片,像跟聋哑人说话。很努力的把文字看完,才知道,跟我这个弱智的人,不是那么容易沟通的。这地方,我画定了:)6月吧。怎么样。
    胡成 于 2011-1-29 22:17:16 回复
    如果你没有阅读障碍,或者写的不是那么不堪,我还是希望你能看看我写的文字,毕竟我是以最大的努力写下这些文字,花费的精力远远超过拍摄这些照片。
    六月去的话应当可以,我今年要去的地方实在太多了,但是无论如何我会抽出时间再去一趟白城则的。
  • 2011/1/29 19:59:4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wood
  • 好看,感人。就像电影。
    胡成 于 2011-1-26 13:49:11 回复
    说到电影,倒是一个灵感,什么时候要是能找到轻便的胶片摄影机,在路上拍摄一段肯定更有意思。记下。
  • 2011/1/26 13:36:0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ming
  • 在以前的文章中读到过胡兄的恐高症,这里再次读到,不觉一笑。遥想您在野外登高时踌躇不安的样子,真好玩极了,呵呵!
    胡成 于 2011-1-21 11:36:54 回复
    我的恐高症很严重,许多时间在高墙近在咫尺时,以为可以克服恐惧地爬将上去之后,双腿却抖若筛糠,进退维谷,不怕你笑话呀,几次都是趴着退下来的。唉,有些恐惧真是无可战胜的。
  • 2011/1/21 1:51:5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老虎
  • http://synyan.net
  • “无锡菜中的糖真正是尽人皆知,不过是不是也正因为如此,才腌渍出无锡那许多人杰?”

    这个……应该和甜咸没什么关系吧。说到武将呢,无锡是断然没有的。不过读书人却很多,可能与宋明理学在江南的发展和私塾的兴盛有点关系。东林党算是无锡读书人最有名的一群了。其他还有些徐悲鸿 刘天华 钱钟书 陆定一。好像也不太多,呵呵。
    胡成 于 2011-1-21 11:34:19 回复
    就像请客吃饭一样,一桌清淡,没有最少一道硬菜是万万说不过去的,钱钟书先生便是使无锡文人由家常而盛宴的人物。其他你说的古今几位我还真都不知道籍贯无锡,不过没关系,餐前小点,无须介怀了。
  • 2011/1/20 22:13:4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老虎
  • http://synyan.net
  • 在临睡前读了。幸甚。
    胡兄的游猎连考古队都相谈甚欢了,敬佩呀。
    在家刚好这么多天的胡兄,每天一篇,仿佛我每天都在看的探索发现考古大墓,舒坦,舒心,长见识

    p.s.“荷包蛋里却是加盐的,我本想说很是吃不惯但还是吃完了,转念一想或者是他们原本就很少吃糖的”
    ——我不知徽地的荷包蛋居然是加糖的?我只知道苏南一带好些地方是放糖的,甚至炒青菜也放糖,其中最“臭名昭著”的恐怕是无锡了,但是我家却不爱吃糖。
    胡成 于 2011-1-20 0:30:43 回复
    考古曾经是我的理想,所以一直以来我是极为敬重考古工作者的,你看我写的文字里对许多人事嘻笑怒骂,但对野外考古者却是语多尊崇。不过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大多只有洗耳恭听的份儿,相谈甚欢可能更多是交情上的,因为认识他们陕西文研所的同事,自然而熟。
    皖北现在太冷,又没有暖气,日子不好过呀,门是万万不想出了,只好坐在电脑前抱着电热油汀整理照片。即便按照日日一篇的进度,怕也要写到年后再次出门时,看来以后不能像去年下半年那样密集出门了。
    安徽其他地方我也不知道,但我想皖南应当也如这里一样荷包蛋里是加糖的,不过这可能只算是特例,毕竟大多吃食还是以咸为主。无锡菜中的糖真正是尽人皆知,不过是不是也正因为如此,才腌渍出无锡那许多人杰?
  • 2011/1/20 0:03:0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朱子风
  • 原本打定主意六月中旬一定要去的,可是读到“有大型毒蛇”一段,我只是在屏幕前看到这几个字便打了个寒战。我最怕的就是蛇蚁虫蝎之类,见到了恨不得躲开八丈远。与此想来,夏天去岂不是更加危险?不禁生出踌躇。靖边统万城一带真的有那么多虫蛇吗?
    胡成 于 2011-1-20 0:18:45 回复
    统万城内外毒蛇外是因为在毛乌素沙漠内的原故,你可能没有去过毛乌素沙漠吧?毛乌素沙漠虽然名为沙漠,但如今地形更像戈壁,相较沙漠而言可谓水草丰美之处,故而蛇鼠众多。我九月中旬之后去,早晚已经很凉,自己都是轻心大意,但野外考古队的老师仍然极为慎重,可见其时蛇依然有活动,城内外确也多见蛇洞,夏天去的确要多加小心。注意一些就好,打草惊蛇着走,蛇毕竟还是怕人的,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除非你不小心踩到了。
  • 2011/1/19 23:47:3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露西
  • 这样的地方应该用单反拍,总觉得lc-a这样的lomo相机有太多不确定性他们是属于城市的,太快,变化多端
    胡成 于 2011-1-19 16:26:54 回复
    单反也有呀,我这种患得患失的人,怎么可能只用小相机拍几张呢。除了西南角墩穿洞中因为攀爬不易没有背包,其他地方不仅有单反,还有双反,还有数码,在重要的地方我总是这样。只是单反里都是黑白胶片,而且大多时间在下雨,用小相机拍的更完整一些,所以先用这张以资文字。单反里的黑白胶卷没有扫描,余下还有两卷120彩负数张。
  • 2011/1/19 16:11:0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轩易
  • 民风淳朴若此,实是让人感慨。
    胡成 于 2011-1-19 16:21:42 回复
    民风纯朴以至让我无时无刻不在感动。离开白城则村这三四个月,大娘又给我打过两三次电话,答应今年一定要再去看看。无论如何。
  • 2011/1/19 16:05:24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