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雨赫连城 随拍 卷卅二统万城 八月十一 »

花马池 随拍 卷卅三



  0000. 白城台    09.20 陕西 榆阳 巴拉素

  书接前回

  离开巴拉素,再回到包茂高速榆林出口,这次却是个错误的决定,等到挤上来定边的客车时,从榆林汽车站发过来车上仅剩的两个座没有抢上,只好挤坐在边道的塑料小椅上。榆林到定边三百余公里,高速三个小时漫长难耐。所幸,近安边时身后有人下车。一路风雨无定,近夜时分,沙漠上乌云似黑幕自天际掩上。
  夜到定边,车站地处偏远,赶到县城草草住下。宾馆条件恶劣,却也无奈,夜入陌生城镇,诸事难有时间拣选。之前三日在统万城笔记要补,去定边车上翻查地图,见盐池有处张记场古城,临时起意第二天便离陕入宁。



  03. 定边      09.21 陕西 定边 宾馆外窗俯瞰县城

  只睡四个多小时,早起阴沉,风紧雨骤,气温徒降。从宾馆高处俯瞰定边县城,天际阴云低垂如幕。
  古称今冀北之幽州,晋西北之并州,陇西北之凉州为三边,泛指边塞苦寒之地。如今三边这个地理概念仍存,不过却狭义许多,仅指陕北以边为名三县,即靖边,安边与定边,后地处靖边与定边之间的安边县撤县为镇,并入定边县。
  八声甘州,之行便是以三边为起始,却不想在靖边只是中转统万,安边因去巴拉素仅在去定边路边,而定边也不过夜宿一宿,只因前路迢迢数千里。

  那日定边,9月21号,恰在四个月前,想起时耳畔仍有边塞风声。



  04. 边墙      09.21 陕西 定边 汽车北站北 长城外

  十点出门乘2路公交车再回定边北站,站前有昨夜来时未见的一段残长城,飘摇而去。



  06. 边墙      09.21 陕西 定边 汽车北站北 长城外

  大明朝为防御河套地区蒙古吉囊、火筛及小王子诸游牧部落南侵,曾在定边左右先后修筑了长城五道:成化墙、弘治墙、固原内边(新大边)、正德墙、嘉靖墙。长城为今时称呼,明时称边墙,故均名某墙。
  大明中叶,明庭因对河套诸蒙古游牧“岁发大军征讨无功”,转攻为守,成化十年(1474年),巡抚延绥都御史余子俊奏请筑墙,由靖边入定边胡尖山乡,经油房庄乡、王盘山乡、贺圈乡、定边镇、周台子乡苟池西畔,与宁夏盐池县二道边相接。是为成化墙。
  弘治年间,巡抚文贵筑大边,即弘治墙。弘治墙由靖边郝滩乡羊圈沟入定边,行经柳树涧、唐洼、马圈梁、安子屋、安边镇、砖井镇、至定边镇蔡马场与成化墙重叠一线,接盐池县二道边。
  弘治年间,河套敌紧,沿大边一带“旗帜相望,刁斗相闻”。若大边有失,蒙寇南下,环庆、平固不保,关中危岌。弘治十五年(1502年),三边总制秦弘奏准修筑固原内边为二道防御边墙,至嘉靖十六年(1534年),总成三百里,号为“新大边”。  新大边亦即固原内边,内自石涝池寨起,行经三山堡,饶阳堡,入盐池县境。
  正德年间,三边总制杨一清奏准筑边墙。“一清筑墙,而刘瑾憾一清不附已,一清遂引疾归”,因阉宦刘瑾误,正德墙未及完工,仅东起瓦渣梁,行经圆墩子、贺圈至井梁一线。
  嘉靖十年(1531年),兵部尚书、三边总制王琼,以“旧边(成化墙)距城远”,“贼至不即知”,奏准改筑新边,荐陕西副使张大用、齐之鸾以定边与盐池花马池界牌分督东西二工。张大用督筑定边段,自贺圈起,途经郑大墩、定边镇长城街、老爷庙梁,抵盐池县花马池界牌止,全长四十四里八十九丈五尺,与盐池头道边相接,是为嘉靖墙。


  
  09. 边墙      09.21 陕西 定边 汽车北站北 长城外

  三边长城,地处毛乌素沙漠之地,夯土墙体均圮坍严重,残余也多为积沙所蚀。夯土墩台虽圮塌严重,但尚耸立于沙中可见。



  05. 绵羊      09.21 陕西 定边 汽车北站北 长城外

  绵羊是陕甘宁边民最重要的生活物资之一,羊肉食以果腹,羊皮衣以御寒,故而处处可见户外散养。
  我在中原地区,所食羊肉皆为山羊,从小所知的常识是绵羊不可食,味极腥羶。却是不知南桔北枳的无知了,是地绵羊肉,不仅味道甜美,而且附近盐池之滩羊,更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灰太狼食之都会忘了美羊羊。
  是日夜宿盐池,只随便在酒店要了一斤手抓,一碗羊杂,便是本地所以滩羊肉,清水煮来,软烂酥糯,肥而不腻,只是略有羊肉腥膻,即便羊杂味道也是温存。一斤羊肉,风卷残云。自那以后,每食羊肉,便有沧海巫山之叹。



  10. 玉米      09.21 陕西 定边 汽车北站北 长城外

  纠结,无比地纠结,彼时风未止但雨已停,天空阴沉但却有漫天浓云,站在长城残礅台上远望,四野苍茫。这是此行以来最适合摄影的一天,可是我却不在统万城,几次想包车再回统万,但理智告诉我事情总无完美。或许靖边的天空并非如此,我只能如此自我安慰。



  13. 路牌      09.21 陕西 定边至盐池 307国道 王圈梁下车处

  近午时候进站搭车去盐池。车走银川方向高速旁的307国道,过马圈梁时,便见一道边墙便在路南蜿蜒,残墙蓑草,兀自驻立在风诡云谲下的毛乌素沙漠之中。
  是地已近盐池。盐池,灵夏肘腋,环庆襟喉。西北边陲,远古为“戎狄居地”。战国秦时置昫衍县,始皇帝后昫衍属北地郡,汉同秦制。五胡十六国赫连勃勃大夏国时,盐池为大夏腹地。北魏置西安州,辖盐池。西魏改西安州为盐州。北周盐池大部属盐州五原郡。隋废五原郡,改置盐川郡,辖盐池。大唐时,改盐川郡为盐州,盐池大部属盐州五原县,白居易《城盐州·美圣谟而诮边将也》诗起首:“城盐州,城盐州,城在五原原上头”即指此。历北宋,西夏,蒙元时盐州并入环州。
  盐池盐州,因地名便知此地富产池盐。是段边墙所在之处,便有一巨形盐池,“每年二月间与池内开始坝畦,引水入池灌畦,风气波生,日晒成盐,有力极易”,古时百姓在此地以盐易马,名换马池,后谐“换”音为“花”,故更名花马池。
  大明正统八年(1443年)便于盐池置花马池营,成化年间再筑花马池城,即今盐池县城,弘治六年(1493年)改置为花马池守御千户所,正德二年(1507年)又改为宁夏后卫。满清雍正时,废卫所改称州县,宁夏后卫改为灵州花马池分州,属甘肃省朔方道,亦称宁夏道。明季之后,盐池与花马池二名互见,盐池几为特指花马池。

  又开始纠结,更无比更甚地纠结。上车后已经放弃张记场古城行,打算中午赶到盐池,饭后即寻去韦州路途,可却实在难以抵御阴云边塞的诱惑。但纠结并不在于此,纠结在于客车后角坐着一个非常漂亮的宁夏姑娘,面容姣好,轮廓深峻,有明显的西域血统,穿着也颇时尚,身姿曼妙。一直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是下车去拍长城,还是到盐池以后搭讪漂亮姑娘?车过王圈梁收费站,在高速公路入口处,忽然有乘客叫嚷要停车,天意如此吧,便也跟着起身下车。
  然后一壁感叹边墙壮丽,一壁感叹姑娘远去。



  15. 毛乌素沙漠   09.21 陕西 定边盐池界 花马池长池

  下车之处,附近地名王圈梁。长城边墙由东南定边县,西北直去盐池县。边墙之畔除相伴国道高速路旁有星落人家之外,两侧荒无人眼。
  西北望,茫茫毛乌素,五百年前,五道边墙所防御之蒙古铁骑,便是自此而来。



  16. 蒿草      09.21 陕西 定边盐池界 花马池长池上



  17. 蓑蓑草     09.21 陕西 定边盐池界 花马池长池上



  18. 边墙      09.21 陕西 定边盐池界 花马池长池上

  花马池一段边墙,墙体坍毁严重,大多地段仅似土坡,坡上荒草蓬蒿。



  22. 旌旗      09.21 陕西 定边盐池界 花马池长池上

  朔风呼啸,如战马嘶哮,乌云汹涌,仿佛那千骑万骑蒙,自西北而来。
  不知哪位信手折根树枝缠绑些塑料袋,以做牧羊之用。牧羊归家之后,却那么随手插在边墙之上,一任他似那旌旗猎猎。



  23. 花马池     09.21 陕西 定边盐池界 花马池长池上 西北眺望花马池

  便这样在边墙内外,且上且下行走十里有余,直回到马花池。
  花马盐池在边墙西北,距边墙三里左右。有土路蜿蜒至池畔,我却欲抄近道径直而去,不想土地都似曾有盐水浸渍,地表有酥脆土碱结壳,行走不易。



  25. 边墙      09.21 陕西 定边盐池界 花马池长池 北畔村折返处

  已过正午,因为是临时起意,没有吃饭没有带水,体力已有不支。回到边墙之上,放弃走回马圈梁的打算,就此回到国道上搭车去盐池。

  此卷之后近十张报废,在韦州城中拍摄完后未待倒片便直接打开后盖,低级而业余,遗憾。

Ломо Лк-а
Минитар 1 1:2.8 32mm
Fujifilm Fujicolor Superia 200
Noritsu KOKI QSS-3233 Digital Minilab
  • 2.06K
  • quote 7.拜罗依特
  • 不了解没关系,可以先上车再补票吗,我很多历史知识也是在写游记时查资料知道的,觉得好可以再走一趟算是补票吗。
    胡成 于 2011-1-27 20:12:12 回复
    我这趟其实主要是回溯河西走廊,从瓜州直到乌梢岭,重点是几处石窟,几处古城。因为同行者假期关系比我晚出发许久,所以在越六盘山至天水前一段,我完全是兴之所至,随遇而安,没有什么确切目标。兄所言极是,不可能处处都了解,但是有个问题,这怕只有当你在陕西或者我在河北时才能如此,来回都方便,但太远的地方怕重走就不容易了。
  • 2011/1/27 20:01:4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拜罗依特
  • 宁夏那还有西夏遗民啊,不是外地汉人移民,就是本地或外地回民,你见到的美女有西域样应该是回民。

    你为何对回民的遗存不感兴趣,诸如清真寺之类的。
    胡成 于 2011-1-26 21:17:48 回复
    是啦,即便有党项后人也难以知晓了。那个姑娘长相迥异于汉人,所以当时我在想或者就是粟特后人也未可知,一路张望,却还是在花马池下了车,搭讪未遂。不过后来在重回乌梢岭的车上,搭讪认识了一个更漂亮的回民姑娘,也有同样的异族血统,蓝色眼睛,西域姑娘真的很漂亮。问题是,文化不像姑娘那样,浅显易懂,其他文化我不了解所以也就不想浮光掠影地看,我不仅是对回族历史遗存没有兴趣,我就是对西藏这样的大热也全无兴趣,我的视野还是太狭窄。
  • 2011/1/26 21:01:5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轩易
  • 中国真是地大物博,物产丰富。南北差异真是太明显了。单单一个羊肉,真真有天壤之别。
    胡成 于 2011-1-24 13:26:46 回复
    地再大,物再博,产再富,也无百姓无干,豺狼虎豹日夜觊觎,行走西北西南偏远之处,满目贫寒困苦。唉。
  • 2011/1/24 9:18:5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老虎
  • http://synyan.net
  • 前排首席沙发等待今晚的更新……
    胡成 于 2011-1-24 13:22:42 回复
    这几天新网站的程序写得昏天黑地,结果两天没有写文章,今天补上。
  • 2011/1/23 20:14:1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老虎
  • http://synyan.net
  • 原来如此呀,吓人一跳!看来是写到后来夜深神志不清了……
    胡成 于 2011-1-23 0:15:46 回复
    这几天在做一个新网站,程序写得头晕脑胀,写文章算是休息,只是因为我自己写完没有复查的习惯,所以就错字不断了。
  • 2011/1/22 12:25:5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老虎
  • http://synyan.net
  • 10卷报废。。。亦憾!
    胡成 于 2011-1-22 9:41:29 回复
    又是我经常会犯的错,笔误,笔误,是这一卷后面的十张报废了,没有十卷,十卷的话就当是一张不剩了。
  • 2011/1/22 1:12:1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朱子风
  • 第23张之旌旗,第一眼看时我还以为是坟墓之上所插招魂幡。定边若有若无的残长城,只略略看去便已觉得满目苍凉。
    胡成 于 2011-1-22 9:39:53 回复
    我第一眼看到也以为是招魂幡之类,还想着何人葬身边墙墙体之中,走近见见飘扬的只是塑料薄膜,才想明白所为何用。不过就那样随风飘扬着的时候,却真似兵燹未散的战场,五百年前便应有如此景象。
  • 2011/1/21 16:38:11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