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马池 随拍 卷卅三统万城 八月十二 »

统万城 八月十一





  统万城,西城城南垣,西望西城西南角墩。



  统万城,西城南垣马面。层层夯土板筑,四面而起。





  统万城,西城西南角墩。风侵雨蚀,一千又六百载。



  统万城,西城西南城角,东望统万西城城南垣。马面五墩外,统万城东城外郭城,再其外,中原万里。





  不见金戈铁马,却只见农家奶牛,悠然统万城西城城南垣之上,悠然食草。
  农家便在南垣下摆摊兜售几件真假莫辨的古玩,若是近前看问,际遇应似唐人薛逢古镜歌:

  一尺圆潭深黑色,篆文如丝人不识。
  耕夫云住赫连城,赫连城下亲耕得。
  ……

  云云,云云。

Yashica Mat-124G
Yashinon 1:3.5 f=80mm
Kodak Ektacolor Pro 160
Noritsu KOKI QSS-3233 Digital Minilab
  • 2.06K
  • quote 6.不无遗憾
  • 没了匈奴的存在,再壮丽的山川也只能风卷沙粒逐渐变成大漠扬沙!
    胡成 于 2011-7-16 16:55:08 回复
    作为以农耕为主的中国,整个古代史几乎就是与不同游牧民族的征战史。胜则安定繁华,败则生灵涂炭,所以以我观之,击灭匈奴实在是千秋伟业。可惜汉庭常有,霍去病不常有,以致后世蒙元满清屠戮中原,可悲可叹。
  • 2011/7/16 1:00:0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o
  • 这地儿不错,我喜欢。城内不能生火做饭了?
    胡成 于 2011-1-28 18:38:22 回复
    那时候城内正在发掘的是一间宋代民居,虽然没有什么物件出土,但恰是一处土灶。下次我带你去,我们就在宋代的厨房里生火做饭。
  • 2011/1/28 18:24:5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老虎
  • http://synyan.net
  • “我没有否认长城、大运河等大工程对于中华民族的意义。我说这话的意思是长城建造的艰难。一说起来就是秦始皇修长城,隋炀帝修大运河,实际上这俩人并没有出力,真正出力出血汗的是劳苦大众。最后,这两项工程也直接导致了两个虎头蛇尾的皇朝的覆灭!”

    我感觉轩易兄举例不当。这两个工程都是功大于过的,长城的意义已经说过,大运河对山东-江苏-浙北来说更是血脉。其实应该举例说阿房宫啊隋离宫之类
  • 2011/1/25 12:01:1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轩易
  • 我没有否认长城、大运河等大工程对于中华民族的意义。我说这话的意思是长城建造的艰难。一说起来就是秦始皇修长城,隋炀帝修大运河,实际上这俩人并没有出力,真正出力出血汗的是劳苦大众。最后,这两项工程也直接导致了两个虎头蛇尾的皇朝的覆灭!统万城就是另一个极好的例子,虽然规模小了一些。所谓盛世不单是靠浩大的工程来判定的,是人民的富足和国家实力的强大!
    胡成 于 2011-1-25 11:44:57 回复
    秦隋真是命理连襟的两朝,极其强大,却都两世而亡,衰败倏忽。唐人皮日休说大运河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教多,如果我们漠视隋人苦楚的话,倒也确是。
  • 2011/1/25 9:01:3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老虎
  • http://synyan.net
  • 看来那个人有意成为老胡镜头中的一张经典名作的点缀。
    关于楼下说的长城,我感觉长城是有积极意义的。
    刚修长城的秦汉,不可谓不强盛,修边墙以为抵抗匈奴。
    后来唐朝不修边墙,又拱手把草原让给了番族(没办法,李家自己的血统也可疑),直接导致了五代后的宋代没有良好的军马场,只能以血肉之躯以10个步兵抵挡一个骑兵的气概档了那么多年,即便如此,宋朝的防线仍然比欧洲要稳固的多。
    不管怎样,元亡后,明朝才又吸取教训重新开始好好的修建。这样的边墙的确是冷兵器时代农耕民族抵抗游牧民族最好的防御措施。
    胡成 于 2011-1-25 11:34:35 回复
    呵呵,虎兄你和轩易兄论史,本不该我多舌,可是提到大唐我又忍不住想要说两句。宋人无北地战马,直接的罪魁祸首是沙陀贼人石敬瑭弃燕云十六州,这其实与大唐无干。若论有关处,则是大唐藩镇之祸,皇权式微,兵燹不断,五代尤甚,以致宋人重文轻武,再加之国策多有失当处,故而受尽辽金元前后三代异族欺辱。宋太祖太宗皇帝定都汴梁,取北进姿态,举全国之力意图收复燕云,却可惜功败垂成,而使国都孤悬黄河之南,失一天险则全盘皆输,是才有后来的衣冠南渡。黄河也即是北宋的长城,但一味防守是守不住的。秦汉两代,匈奴之患从未安宁,若是没有冠军侯远出漠北击溃匈奴而使漠南再无匈奴王庭,怕长城也是守不出个太平。我认同虎兄所说长城的积极意义,尤其在朝代定鼎之初,但是一味拒之防守而不思进取,便让我觉得长城后的朝代辛酸可怜。
  • 2011/1/25 0:15:5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轩易
  • 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宫阙本身也是土。尘归尘,土归土。
    另,第一张,站在断壁残垣之上的人,对比感强烈。这是一项多么浩大的工程。穷奢极欲,穷奢极欲!焉能不亡?中国的历史,消亡之前的表象往往是奢华。阿房宫、长城、大运河....
    他们不懂么?
    胡成 于 2011-1-24 22:37:33 回复
    阿房宫没见过,大运河没感觉,只说我见得多了的长城,我很奇怪为什么我们会以长城为傲,我见长城只觉得辛酸可怜,守土如此狼狈,哪里有泱泱大国堂皇气象?
    影像中站在城垣上的那个人,说来忽然觉得诡异。那天傍晚初到统万,我在拍摄马面时他从我身后走过,看着他是要走上西城垣,我便已经预想到会有这个画面,于是早早等着。拍完这张,我分明记得他就继续翻过西城垣消失在镜头中。奇怪的是,西城垣外是十几米高孤壁,绝无上下通道,他是怎么消失的呢?
  • 2011/1/24 15:51:14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