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细节北海 之三北水泉上堡 »

日落开阳堡



  初见开阳堡,即是眼前的景像。
  错过了109国道井儿沟出口,车到阳原县城才意识到错误,折回揣骨疃再赶到开阳堡,时间已是黄昏。
  最后一抹夕阳落在会场南边这家院墙之上,将黄胶土坯墙染成酒醉的酡红。晋冀交界之地,盛产煤炭,因此家家以煤火做饭取暖。灶火初起,以晒干的玉米芯儿引火,再盖上两毛钱一斤的煤块儿,黑色的炊烟腾起。

  第二天,又是日落的时候,从东城回到开阳堡。



  东侧堡墙,依然夕照中沉醉的酒红。那棵黄叶落尽的杨树,不觉得孤楚,反有些迷离的妖媚。或许是因为身后如幕布一样的红墙,舒展的枝干如漫舞长袖。
  奇特的感觉。

  开阳堡北墙外,是开阳村后来的村落,一排排整齐的土坯房。



  道北有一处废弃的三开间平房,隔着一条乡级公路与开阳村远远相望。想来最初应当是一处公家的建筑,诸如村委会之类。房上女儿墙外,有水泥做出的“祝毛主席万寿无疆”字样,“疆”字后已经毁损。
  字样正简体并用,行草相间,笔力倒是遒劲,想必出自村里的老学究。
  老学究怕是早已经不在了,房子也已是岌岌可危。

  岌岌可危的平房外是庄稼地,田梗上荒草漫道。
  漫道的荒草已经枯萎。



  枯萎的狗尾草。



  枯萎的蔓草。

  枯萎在日落的开阳堡之外。

Nikon D70s
Sigma AF 50mm f/2.8 EX DG MACRO
  • 2.06K
  • quote 2.t
  • 有了树的陪伴,夕阳下的古堡才不显得孤独...真美!
  • 2007/12/11 12:32:5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小二黑
  • 很喜欢第二张的影像里的时间感与季节感,而墙前的树与树后的墙,似乎都不再孤独了~
    如果你不用四个“枯萎”,我倒未看出枯萎的感觉呢,即便是蔓草,不也在夕照下张扬的活着嘛 :P
  • 2007/12/5 1:17:55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