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瓜州塔儿寺骆驼蓬蒿骆驼城 之二 »

骆驼蓬蒿骆驼城 之一

  从张掖西站搭客车,黑河水畔颠簸两个多小时后,我至高台县。
  高台县,大明景泰七年(1456年)以甘州卫之高台站,置高台守御千户所。满清雍正三年(1725年)置县。《读史方舆纪要》载:“高台者,以其地稍高,控扼戎番之要冲也。”
  高台县北有黑河,亦名弱水。弱水者,因许多浅而湍急之河流不能泛舟楫而只可皮筏摆渡,故而古人多名之以弱水意为河水羸弱而不可载舟。《尚书·禹贡》:“导弱水至于合黎。”孙星衍《尚书今古文注疏》:“郑康成曰:‘弱水出张掖。’”《红楼梦》中有句:“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因“弱水三千”句,“弱水”其名深为人知。弱水之名多矣,故而彼弱水并非即此弱水,但却因此名,而让我知高台县。
  而我至高台县,却非为弱水,为的是县西四十里处,北凉故都,骆驼城。

  西晋亡后,姑臧前凉为安置关内难民,于骆驼城故址建郡,并名建康。前秦建元十二年(376年)前凉亡于前秦,东晋太元八年(383年),苻坚伐晋败后,前秦分崩离析,大将吕光借机据姑臧自立,是为后凉,以参军段业为建康太守。东晋隆安元年亦即后凉龙飞二年(397年),依附后凉的匈奴支系卢水胡族首领沮渠蒙逊,因伯父沮渠罗仇、沮渠麹粥遭吕光猜忌所杀,遂反叛后凉。同年,蒙逊堂兄沮渠男成拥立段业称凉州牧,蒙逊附之,段业自称大都督、龙骧大将军、凉州牧、建康公,建元神玺,以建康为都。并以沮渠男成为辅国将军、沮渠蒙逊为张掖太守。神玺三年(399年),称凉王,改元天玺,迁都鹿得城。
  段业本为儒生,因缘际会登基为王,却不擅权谋,一味笃信任卜卦巫术。段业向来忌惮胡人沮渠蒙逊,沮渠蒙逊也有意除段业而自立。天玺三年(401年),沮渠蒙逊诬沮渠男成谋反,段业斩沮渠男成,沮渠蒙逊再以此为籍口攻杀段业,改元永安,遂称大都督、大将军、凉州牧、张掖公,改元永安。

  其后北凉一代,不过沮渠家史,段业一傀儡耳。骆驼城也是尴尬,为都不过两载,而且在国祚草创之初,势难繁华。北凉迁都之后,骆驼城渐次衰败,隋时降称福禄县,大唐武后证圣元年(695年),大将王孝杰于此置中等军建康军,最多时屯兵五千三百人。大历元年(766年),建康军遭吐蕃攻陷屠掠,后荒废,渐沦为牧人晚间营地,以城为天然骆驼圈,故得名骆驼城。

  第二日早起,在高台汽车南站搭八点前往林草点的客车,车票买到西滩。从高台县城到骆驼城乡路况尚可,本以为旧骆驼城地近今骆驼乡,却不想还有二十里地有余,村中土路,不胜颠簸。司机很尽责,虽然看见骆驼城北城但却直远远绕过城西南角后某村中方才停下,指示东向不远过骆驼城文管所便是。文管所在骆驼城南,向北穿过一条白杨小径便见骆驼城苍茫戈壁之上。

  骆驼城南北正向,城垣黄土夯筑,如今墙基仍宽约六米,残高七至十米,蔚为可观。城分为南北两城,南城东西南三面各辟一门,南门略居中,东西两门极近北城墙,三门外皆有方形瓮城,其中以南城瓮城保存最佳。东西两侧城墙正中有马面各一。城垣四角各有六米见方高约十米方形角墩,其中东南角墩两侧城墙城墙皆断裂,孤独仿佛烽燧。东西南三侧城墙之间,多有残断,尤以东侧为甚,残断处有车辙痕迹,应是附近村民往来取交通之便。几处较大断口处有文保部门以水泥桩加铁丝阻挡,但却形同于无。

  便从南城西南角墩开始,向东、向北、向西再向南,逆时针观览骆驼城一周。

南城

  南城垣



  南城西南角墩。



  西南角墩至南门间南城垣。
  去时依然可见昨夜明月。



  西南角墩至南门间南南城垣。

  南门



  南门瓮城西南城角。



  南门瓮城南城垣。







  南门瓮城东向开瓮城门。



  南门瓮城东向所开瓮城门出口。

  南城垣



  南门至东南角墩间南南城垣,垣基底部风起流沙如刀,几将城垣断足。



  南门至东南角墩间南城垣,垣基风沙侵削最甚处已洞穿。



  城垣之上,有夯筑之时木桩残留,年深日久,木桩风蚀迨尽,便留下城垣之上贯穿圆孔。



  南门至东南角墩间南城垣,城垣分段板筑痕迹清晰可辨。
  城垣外,一地骆驼蓬。





  南城垣近东南角墩处。



  南城东南角墩。





  南城东南角墩东侧,角墩墙面沟壑纵横,雨水冲刷墩土而下。风侵继以雨蚀,真不知骆驼城还能有阳寿几许?







  土墩东北角有整体塌方,便应是根基流沙削断之故。







  骆驼城东南角墩外十数步,还有城郭遗存。墙体已平,只存土墩数台。
  土墩之外,其下土层坍塌如刀劈斧剁,应是曾经河水冲刷而成。如今东外曾有河流处,已用水泥石块砌出水道。

  东城垣



  骆驼城所在一片黄土台塬之上,土层极不稳定,城外多处有雨水冲积的沟壑,深者可达十米有余。
  东南角墩北侧,城垣毁损最甚,便成附近村民往来要道。虽然城门外有所拦护,却无法顾及这许多城垣残断。



  东城垣外,孤独一方土台,应是东城垣外城郭残余。







  东南角墩至东城垣马面间,仅存此一段城垣残躯。残城垣下,黄土松软,想来应是自城垣上风蚀堆积而成。
  观此,可知土城衰亡之路。夯土城垣分段分块板筑而成,便似如今砖墙,外层风化迨尽,内层再裸露其外继以风雨;上层风化迨尽,规程下层两侧,黄土渐成黄沙,去时如刀,再残手足。



  骆驼城中,死寂一片,除却遍地野菊花,除却遍地骆驼蓬。
  远往处,骆驼城南一百余里,便是祁连山,可惜地气氤氲,祁连雪山只在朦胧间,



  东城垣中段马面,在东门南。



  东城垣马面东侧,其上筑孔似蜂巢。



  自东城垣马面北回望东南角墩。

  东门



  东门瓮城东南角。







  东门瓮城东向开瓮城门。





  东门瓮城中,有土径深入地下两米左右,可见曾经往来繁华。



  东门瓮城东侧瓮城城垣。



  东门瓮城内,南向。



  东门瓮城北侧城垣残断截面,底部板筑痕迹似页岩,却也似页岩般疏松易碎。



  东门瓮城北侧,瓮城城垣残损远较南侧为重。

骆驼蓬蒿骆驼城

之一 之二 之三

Nikon D200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 2.06K
  • quote 2.Haypo
  • http://blog.sina.com.cn/baichuan512
  • 甭提了,我看来跟甘肃是没什么缘分,去了两次丢了两次,只留了一小部分照片。第一次在敦煌是搞不清丢了还是窃了,第二次从宁夏回西安肯定是被窃了。
    胡成 于 2012-1-3 21:43:12 回复
    出门在外,防偷防盗是头等大事,以后一定再加小心。窃贼哪里都不少,尤其爱盯游客,倒是和甘肃无关啦。
  • 2012/1/2 18:27:5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Haypo
  • http://blog.sina.com.cn/baichuan512
  • 终于看到瓜州的了,很怀念那一次旅行,只是照片和相机一起全丢了
    胡成 于 2012-1-1 23:53:42 回复
    唉呀,怎么会丢了相机?是丢了还是被窃?若是丢了,丢在哪里?若是如此荒野,或者我下去再去看看能不能捡着,嘿嘿。可惜了那些照片,我在旅途中,相机与人同等地位的重要,万万不敢想丢了相机的后果。
  • 2012/1/1 14:20:17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