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骆驼蓬蒿骆驼城 之二祁连 骊靬 »

骆驼蓬蒿骆驼城 之三

  骆驼城中最为可观者,是南城内西南角又有一座南北长约百三十米、东西宽约八十米内城。内城西南两面以南城城墙为郭,东南两面筑夯土城墙,略窄且矮于南城城墙。

内城



  内城西北角,西侧城垣仍为南城西城垣。



  内城北城垣,中有坍塌。





  内城北城垣正中,有夯土墙依北城垣向南延伸形如抱厦,应是建筑遗迹,不知曾经所为何处。
  抱厦正中有小土墩,小土墩正中偏西侧有碑形开凿,形似佛龛,亦不知曾经所为何物。



  小土墩后,北城垣外,有大型墩台一座,其上有建筑遗址,或者君主于此会见臣民,发号施令亦未可知。。





  那日正午,我便独自登上内城北城垣上墩台。

  若在曾经,段业登临此处,台下臣民可有山呼海啸?可有顶礼膜拜?
  无从知晓。
  只是我抬望眼时,偌大个骆驼城里,依然寂无一人。自我清晨时来,便始终未见一人。
  左近几处村落,却为何无人经此?
  为何北凉国里,肃杀一片?

  一千六百载前,前凉由此迁都至鹿得城,不过两载,沮渠蒙逊兵变俘获段业。
  段业哀求于沮渠蒙逊:“孤孑然一身,为公家所推,愿乞余命东还,与妻子相见。”
  蒙逊不从,命弑帝。后不知所葬。
  骆驼城为都时,段业为王,也便如段业身后一般。
  段业再未见关内妻子,骆驼城也再未见昔日繁华。

  我再不见北凉,再不见建康,那便站在这孤台之上,遍看这骆驼孤城。



  正东。
  内城北城垣。



  东南。
  由近及远,墩台、内城东城垣、南城南城垣,以及百里外,祁连山。



  正南。
  南城南城垣,中为残断,南城南门在内外东城垣外。



  西南。
  由近及远,墩台、南城西南墩台。



  正西。
  由近及远,内城北城垣、墩台、南城西城垣。



  沿北城垣上,行走至内城东北城角。



  在内城东北城角,回望内城北城垣与墩台所在。



  回望内城。



  自内城东北城角上,再沿内城东城垣向南。
  内城东北隅有积水一滩,在骆驼城的干涸焦苦中,却是奇观。不知是雨水还是有地下水源,想来可能应是后者,或也正是因为如此,内城才会建于此处。





  在内城东城垣南段回望内城。



  内城东城垣近南城南城垣处,有开门通往南城。





  出南城南门,再回到西南角墩。
  且走且停,环绕骆驼城一周,三个时辰。

南城

  南城垣

  已过正午。
  虽然秋深,骆驼城上,却骄阳似火。
  若非如此,又怎能炙干骆驼城里千载岁月?



  便在南城垣残断处,一蓬芨芨草下,寻一抹阴凉。

  小憩片刻,便作归计。
  归途在骆驼城东北,却从骆驼城西南而来,想当然耳,选择向骆驼城东北而去。



  再走南城垣外,向东。



  南城垣自西向东第二断口处,今时往来要道,围挡铁网尽皆毁去。





  南城垣自西向东第三断口处,口内紧临内城东城垣出口。



  南城南门瓮城东向瓮城城门,已是如今南城垣上自西向东第四处出口。



  南城垣外,再见一桩眼中居然存有木桩。
  骆驼城城垣内外,流失于地沙土之上,时常可见原本残存于夯土之中的木屑,风化已成棕色,仔细捡起,手指轻碾过,便化为石墨粉般滑腻的木粉。
  岁月于此又可见。



  南城垣东近东南角墩处,可算自西向东第五处断口。此处应是骆驼城南城地势最低处,断口形似水流冲刷而成,多有卵石于其中。
  而这卵石,却是百年千载前的卵石,自那千载百年前夯筑于土中的城垣上来。

  转过南城垣,再沿东城垣向北,过南城东北角墩,便在北城东城垣外。

北城

  东城垣







  北城东城垣南侧马面,形似内城西北角墩,基地残断,形似空悬。



  北城东城垣北侧马面。



  北侧马面回望北城东城垣与南侧马面。



  北侧马面之后,忽然是数米断崖,其下是干涸河谷,北城北城墙更是全无踪影,不知何年月已然湮没于河西不多的雨水河流之中。断崖不得下,所幸向东不多远处坡缓可直下河谷,莫怪来时司机不在城北停车,虽然路途较近但却行走艰难,如果河中有水,更是不得穿越。



  穿越河谷。



  河谷干涸久骄,河床之上密布人足羊蹄印迹,附近村民必是经常越河谷往来。



  回望骆驼城,仿佛崖上土堡。



  河谷北岸,多有积沙,土质松软。枯树自上流冲积而下,陈尸骆驼城外。



  越上河谷北岸,回眸最后一眼骆驼城,便自匆匆离去。



  行程匆匆,是因为要赶回高台西站搭下午三点半最后一班前往张掖的高速快客。向北穿越一片玉米地,回到来时村中公路上时不过一点半。本以为时间绰绰有余,却不想左等右等不见车来,向老乡打听才知彼处下午便不再有回县城的客车,这实在大大出乎意料。先后两位老乡都说前方十字路口两点左右有一班许三湾方向回县城的客车,途步一半路程再搭老乡的顺风摩托一半路程,三四里地外的十字路口却不见客车踪影,说是客车发车并不定点,人少便取消,这在乡村中倒也常见。下一班车要在三点以后,那便必定错过行程,所幸不多时搭到一辆罗城乡车牌皮卡车,直停在比骆驼城乡更易回县城的南华镇上,终于没有错过最后一班到张掖的高速客车,也正因为如此才得以赶上五点半张掖到武威的客车。

  沮渠蒙逊杀段业之后十一年,永安十二年(412年),沮渠蒙逊迁都姑臧,称河西王,改元玄始。姑臧,便是武威。
  
  朝在骆驼城,晚在姑臧城,我不过一日之间。
  沮渠蒙逊从骆驼城到姑臧城,却走了一十三年。

  沮渠蒙逊有勇略,玄始九年(420年),攻灭西凉,遂称霸河西。义和三年(433年)沮渠蒙逊死,谥武宣王,庙号太祖。其子沮渠牧犍继位,永和九年(439年)北魏大军围攻姑臧,沮渠牧犍出降,北凉灭亡。

  姑臧城二十年后,沮渠蒙逊死,再六年后,北凉亡国。

  姑臧城,前凉、后凉继以北凉,张、吕、沮渠,败亡却无碍一千六百年以来,姑臧城中,繁华依旧,歌舞而升平。
  骆驼城,不过北凉一朝弃之,却一夕弃之于永远。
  为一都,为一县,为一军,为一荒城。
  一地野菊花,一地骆驼蓬。
  蓬蒿间,隐约着往事前尘,北凉旧梦。

骆驼蓬蒿骆驼城

之一 之二 之三

Nikon D200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 2.06K
  • quote 4.卫星之爱
  • 今年10月在河西四镇之旅途中上网偶然看到您的这篇博客,遂去骆驼城探访了一番,于是也有了“一个人在途上”的经历,实属难得。

    感谢。
    胡成 于 2011-12-7 23:40:32 回复
    我知道我的旅行记录或者能对别人有所帮助,但还是第一次有人告诉我这种帮助的确存在,我也该谢谢你,很高兴您能告诉我这些。
  • 2011/12/7 19:04:1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o
  • wo 为什么喜欢这荒野呢?

    为什么 要 验证* 00574 ?

    为什么 没有 空中飞的,水中游的,还有地上跑的?
    胡成 于 2011-3-10 19:13:46 回复
    你说的话,和你的思维,很跳跃,就像你喜欢跳跃一样,这是艺术家的气质吧?
  • 2011/3/8 21:50:2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轩易
  • 塞外朔风,不知几多寒暑。胡人遗迹,往往无处可寻。新年伊始便有如此多更新,呵呵!
    胡成 于 2011-2-10 15:46:59 回复
    河西我之大爱,其实应当静下心仔细写来,可是实在积攒的太多,赶写的越来越粗糙。幸好当时路上的笔记还算仔细。
  • 2011/2/10 8:49:58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