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骆驼蓬蒿骆驼城 之三骊靬村 张老汉 »

祁连 骊靬

  从张掖到永昌一百七十公里,全程高速。上午在骆驼城天蓝如洗,除那祁连山巅之上再无云彩,到张掖以后云层渐浓。方出张掖市区不远,碱滩镇上高速之前,便见云筛阳光斑驳落在路北龙首山上,有阳光处,山如洒金,无阳光处,山似铸铁。龙首山外,便是巴丹吉林沙漠。

  汽车所经之路,便是河西走廊。自锁阳城畔古玉门关起,东至乌梢岭,一千八百里低地走廊,因在黄河之西,故称河西走廊。走廊南山北山夹峙,龙首山在廊北,与合黎山、马鬃山统称北山,南山则有之前屡次提及之名声鼎鼎祁连山,以及阿尔金山。故而河西走廊大多为山前倾斜平原,自西向东可为三个独立内流盆地:玉门、安西、敦煌平原,属疏勒河水系;张掖、高台、酒泉平原,大部分属黑河水系,小部分属北大河水系;武威、民勤平原,属石羊河水系。
  河西走廊,古时今世,皆为中原通往西域之最重要通道,亦是汉唐以来丝绸之路必经之处。八声甘州之行,即是河西走廊之行。

  车入山丹,便可见河西走廊之所以为走廊的意义,路北龙首山,路南祁连山,走廊直走两山间。连霍高速山丹段与山丹段汉代与明代长城走向一致,汉代长城几不可见,明代长城周旋数十里。长城之后,残阳如血。地图标示此段长城直达永昌县境,可愈近永昌毁损愈重,直至踪影难见,除却偶而土墩。过老军乡车开始爬坡,所爬者焉支山。焉支山,一名删丹山,亦曰删丹岭,汉因置删丹县,后删丹讹为山丹,山丹县名便由此来。
  前汉元狩二年(前121年),骠骑将军霍去病率兵西征,痛击匈奴右部。同年,汉庭分河西为武威、酒泉两郡。元鼎六年(前111年),又增设张掖、敦煌两郡,统称河西四郡。匈奴远遁,悲哭泣号:
  “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高速公路所经焉支山最高处,GPS显示海拔为2580米,虽然不高但却走的艰难,车速不过能50公里左右。彼时天已尽墨,除却焉支山上,朗星一点。
  失却焉支祁连,匈奴一夕老去,直至亡去,再未南还。

  宿永昌。

  夜深,寒意袭人。想吃些东西,却怎么也找不到饭馆。酒店前有一间蛇皮袋用尼龙网布搭起的小棚子,是永昌夜间最常见的烧烤。摊主是一对应当年轻但看上去却已近中年的夫妇,几袋肉串,一些面筋烤馍之类。有两位客人,胖胖的警察和他的小女朋友,几个鸡胗正烤得滋滋作响。夜深,五个人围坐在烤炉前,有一搭没一搭地互相闲聊着,我要的猪肉串烤得小棚子里烟雾缭绕。警察说明天上班该是一身烟味儿了,索性拿出香烟来,红塔山,给摊主和我一圈递过来,都不抽烟也不敢抽警察的烟,然后他一个人兀自吞吐着。我拿起打包的烧烤走时,摊主正和警察一串一串地计算着餐资,他们我听着艰涩的方言与炭火一样,温暖着那个西北县城清泠的夜。



  第二日晨起阴沉,打车去县城西南二十里外的骊靬村。二十里路,旷野一片,草场退化仿佛戈壁,远处祁连山阴云缠绕,山如染墨,除却时而隐现的几峰积雪山峦,点缀出些许亮色。骊靬村虽距祁连山仍有三十里有余,但已在山坡余脉之上,海拔高过2200米。虽然永昌处处以骊靬村为宣传点,并且不过是在十年前才将村民由焦家庄乡楼庄子村六社设为骊靬村。两处遗迹,一在村中,一在村西,均以水泥杆加铁索围起,西侧残墙之上还建有一西式凉亭,后听张老汉言,这本是永昌县委书记为开发骊靬旅游所为,不过后来因为官场无常,书记调走,骊靬的旅游开发项目也便不了了之,搁置不前。



  村西与村南三五里外,尚存有土墩两方,残高五米以上,村民言为故城烽燧,我却感觉应为明时遗物。宽近十米干涸的者来河便紧依村西故城遗址,河床之上尽是大小卵石,村民言如今只有遇山洪之时,河中方有水流,卵石必是自祁连山上来,绵延数十里。村中新建土坯房墙基,包括西侧遗址墩台台基,便以卵石堆砌,以取坚固防潮之用。但村中故城遗址,却是通体土夯,可见千载水土环境变化。



  河道与村西墩台之间高台上,另有残存土坯墙两段,遗址可见初有周长约八十米建筑,后听村民老张所言初为地主老财屯物之所,不知真假。
  越者来河而去。









  祁连,古匈奴语,其意为“天”,故而祁连山亦名“天山”,诗仙李白曾作《关山月》: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虽然不见唐时明月,但依然苍茫云海。
  长风便可经此,走河西走廊万里,吹度玉门关。











  祁连山,祁连山。
  风云变幻,山风呼啸,摇曳枯草,颇有边塞豪迈之气。





  骊靬村里,最大问题便是缺水,只有一道水渠自村中流过,饮用灌溉全赖于此。坡上草地虽说多有圈起以便涵养,但羊无可放牧处时,仍然将铁圈卷起,赶羊入内。草地之上,处处可见鼠洞,蝗虫更是成灾,每步皆能惊起数只蝗虫,身体肥硕,以致跳起落下时很难站稳,打着滚儿向前翻,倒是方便见一只杀一只。





  骊靬村里如今只有三十余户人家,年轻人在外地打工,剩下的也不过是些老人幼儿。村中生活极清苦,大多仍是土坯房,村舍与仅存的两处骊靬故城墙体一般无二。如此窘境再持续数十载,但骊靬村怕也就彻底荒废了。
  骊靬村,因傍者来河沟口,故又名者来寨。汉时为匈奴折兰王驻地,约汉宣帝时(前50年左右)设骊靬县,前后隶属张掖、武威二郡,至隋文帝开皇中(590年左右)并入番禾县,置县600余载。如今骊靬再为世人所知,是因为英国牛津大学汉学教授德效骞(Homer Dubs,1892-1969)在1957年于伦敦发表的《古代中国的一座罗马城》一书中称,骊靬村民为汉时安置俘获的古罗马士兵所置,而骊靬村民即为古罗马人后裔。据骊靬村自备文字介绍:“公元前53年,罗马帝国执政官克拉苏集七个军团之兵力入侵安息(伊朗一带),在卡尔来遭围歼。克拉苏长子普布利乌斯率第一军团突围,越安息东界,流徙西域,经多年辗转,于公元前36年前后,相继从大月氏匈奴归降西汉王朝,被安置于今永昌县者来寨。汉称罗马为骊靬,故设骊靬县,赐罗马降人耕牧为生。”《汉书》张骞传颜师古注:“骊靬,即大秦国也。张掖郡骊靬县,盖取此国为名耳。”大秦,即古时中国对罗马帝国及近东地区的称呼。



  闫老汉,高寿七十有八。



  不过即便历史果然如此,少数罗马人居中华两千余载,其血统必也已被汉化殆尽。在骊靬村中所见到的村民,无论长幼,面庞均与汉人无异,且姓氏芜杂,毕竟不是世外桃源,相距永昌不过二十里之遥。
  又在走廊之上,又在丝路之上。

Nikon FM2
Voigtländer Ultron 40mm F2 SL
Fujifilm Fujicolor Superia 200
Noritsu KOKI QSS-3233 Digital Minilab
  • 2.06K
  • quote 5.wood
  • 是冬天的祁连吗?
    恍惚觉得有点3D的效果。。。
    P.S:是否一直在外?有事请教。
    胡成 于 2011-2-14 14:05:48 回复
    深秋的祁连,还未入冬。暂时还没有回北京,有什么事情您尽管说。
  • 2011/2/14 10:56:1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o
  • 村里的民房很美
    羊倌,像是腿有点不利落,追不上他的羊们
    娃娃的裤子太帅了
    是很典雅,有些贫血
    胡成 于 2011-2-11 23:47:31 回复
    你说民房很美和裤子太帅,我一时语塞。裤子我是没有注意,那房子我在拍摄的时候的确是从唯美角度摁下的快门,这种事情会让我有负罪感,拍摄困苦地方的困苦时总会这样,有没有什么解脱之道?
  • 2011/2/11 20:52:1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寒夜吃烧烤,想起留学时候在鸟不拉屎的山沟沟和几个同学拖个铁盒子烤肉吃,结果烟雾过大引来了消防队。但围坐吃热乎的,人也就不知不觉兴奋起来,现在进烧烤店吃得再好也没那情绪了。

    这只头的色调典雅!
    胡成 于 2011-2-11 23:35:40 回复
    看来寒夜吃烧烤真的是一件有记忆的事情。那夜在永昌,半露天的小棚子里,估计也是此生难忘的场景之一。偏远僻静的小城,深夜,半露天的塑料棚里,艰辛做买卖的年轻夫妇,完全放松的警察和他恩爱的小女友,没有人说话,只有滋滋啦啦的烧烤和浓重的烟火气,“是清爽的冬夜上一点垢腻”。
    这只日产的伪福伦达镜头已经在别人囊中了,不提也罢。
  • 2011/2/11 10:20:2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ming
  • 那位戴礼帽的老汉还真有几分罗马后裔的风采,呵呵。
    胡成 于 2011-2-11 23:13:36 回复
    戴礼帽的老汉本来坐在水渠旁,结果递完烟就起身去追羊群了,也没有机会拍几张特写,只有这么匆忙侧影一张。
  • 2011/2/11 3:15:1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老虎
  • http://synyan.net
  • 尼康比lomo赞多了
    胡成 于 2011-2-10 21:21:48 回复
    倒也不是尼康镜头,日产的伪福伦达镜头,曾经我的最爱,可惜被我卖了换路费了。
  • 2011/2/10 21:16:22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