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祁连 骊靬骊靬南北 »

骊靬村 张老汉

  午后自骊靬村中回返。
  祁连山下,二十里旷野土路风景绝好。

  近村北土墩处,远远望见路西远处有两位牧羊人,登高注视羊群。
  云天苍苍,旷野茫茫。



  年长者,张老汉,六十有八。
  身后年轻间,略攀谈几句,便匆忙去追赶渐走渐远的羊群,还未来及询问名姓。

  就在张老汉站在旷野之中,闲聊些骊靬今古。
  张老汉知道有关骊靬与古罗马的种种传说,并且似是而非地肯定自己自然也是古罗马人后裔。边聊边拍摄整卷,仔细观察张老汉面貌,实在便是西北普通汉人模样。
  若曾经果然有大秦人血脉,融合千载,也便只似一片雪飘落祁连群山上,也便只似一缕风吹入河西走廊中。

  大部分的谈话,是关于骊靬如今依旧的困苦。如果只赖耕种,张老汉家一年收入也不过才两千块钱。他试探地询问我一个月能不能赚上三四千块钱,却让我难以启齿,只好含糊而过。
  面对困苦,如我无能为力者会觉得痛楚,可似乎份内负责的人,却总是置若罔闻。

  有序亦无序的,肖像一组。



























Nikon FM2
Voigtländer Ultron 40mm F2 SL
Kodak TMax 400
Kodak D-76 / Stock / 20°C / 8'00"
Epson Perfection 4490 Photo
  • 2.06K
  • quote 3.o
  • 把大爷的脸都拍木了,不会笑了,
    大爷下巴上的痣,上的须,好白。

    面对困苦,如我无能为力者会觉得痛楚,可似乎份内负责的人,却总是置若罔闻。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 2011/2/12 20:39:4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老虎
  • http://synyan.net
  • 花了一卷啊
    说到收入,如果有困苦之人问起,我也会觉的很羞愧
    胡成 于 2011-2-12 0:20:20 回复
    其实是半卷了。总之是我一直在拍,如果他不离开肯定会拍完一卷。后来他的羊群走到土路上,并且渐渐走远,他要去赶羊而离开。
    我们又有一致的地方,我并不是因为收入多而羞愧,其实也很少,羞愧的是他们怎么可以那么穷困,羞愧的是为什么有人没有因此而羞愧。
  • 2011/2/12 0:14:26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