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骊靬南北安远镇 乌鞘岭 »

天梯古雪

  如前言,故地无论郡县,总有八景。武威,古凉州,汉武皇帝彰骠骑大将军霍去病之“武功军威”而名。古姑臧,五凉古都,曾经显赫,故而除却凉州城内八景:文笔三峰、大云晓钟、鱼跃龙门、滚龙石、夜雨打瓦、千里眼、七星剑、罗什倒影。亦有凉州城外八景:绿夜春耕、平沙夜月、天梯古雪、镇西晓角、狄台烟草、金塔晴霞、黄羊秋牧、莲花壶天。
  其中外八景中之天梯古雪,便是黄羊河畔天梯山。天梯山上,有自北凉时开凿诸石窟,诸石窟造像中开凿年代最为久远,故而有所谓石窟鼻祖之称。

  晨起微雨,在罗什寺前早饭,罗什寺,寺内有鸠摩罗什塔,又名倒影塔,故而凉州城内八景罗什倒影即指此塔。相传系前秦苻坚之国师鸠摩罗什往中原时,途经武威时译经处。依塔正建新寺,正殿高大,以致在街面上全然不见寺塔,想来是为以后圈地收钱之故。



  在南关什字搭开往哈溪镇的乡际客车,到天梯山五十余公里的路程,却颠簸断续走了两个钟头。下车处,标示牌上写着距天梯山石窟仍有五里之遥。一段沿着黄羊水库西岸的谷地,渐渐雨住,低沉雨云下,白杨叶已黄,水光潋艳。
  清人张昭美有句:漠漠青冥不可梯,梯山高出辟层蹊。天梯山山势峻险,红砂岩石磳碐,形如悬梯,故名天梯。山巅常年积雪,不知积自何年何月,天梯古雪之名,因此而来。可惜如今古雪已尽皆消融,天梯山红砂岩石质不耐风蚀,至天梯山五里山路两旁群山山表已成红土,多有塌方。雨后红土遇水极粘腻,登土坡观山景,不几步已是泥足深陷,狼狈不堪。
  1958年,截流黄羊河为黄羊水库,为避免水淹诸佛,除天梯山大佛以外其余造像壁画尽皆搬迁至甘肃省博物馆或者敦煌研究院,于天梯山石窟而言,是年可谓命殒之年。所幸那还时还在丧乱年代之前,且清理搬迁队长为常书鸿先生,所以异地保存工作应当还算认真。只可惜了天梯山,空余孤独造像七尊,无奈看那黄羊河水自脚上漫上,可否感觉濒死般窒息?
  可叹武威,雷台汉墓出土国之重宝马踏飞燕,如今馆藏于兰州甘肃省博物馆;天梯山石窟诸庄严宝相,亦是馆藏他处。若此二者依然凉州,如我诸多行旅者,怎会匆匆凉州而过?

  天梯山石窟,门票三十,含导游。却是最省心的导游,景区内除却一间全是壁画影印件的所谓陈列馆,就只存第13窟28米高释迦牟尼造像及迦叶阿难、文殊普贤、广目多闻六尊附像。





















  虽然有围堰,但依然水患严重,大佛及诸附像足底侵水,多有毁坏。



  窟壁之上明时彩绘。

  如今大佛脚前筑起防渗水围堰,总算将大佛与水库隔离开来,观者可由围堰而下至大佛足前,实已至水库库底。大佛造于初唐,石胎泥塑,后代历世重塑,如今应是明时模样,形态臃肿,装饰零乱。
  造像彩绘,最怕后代重塑再绘,尽观诸知名石窟,才知石质造像之可贵,如龙门云冈者,山石宜造像,无须泥塑,故而可存上古精美模样。如麦积天梯者,山石粗疏,故不得不以泥塑以求粗细,可惜泥塑易损,后代增补便似佛头著粪,已难堪矣。

  自天梯山出来,北边天际渐转晴,乌云蓝天互现,山似笼纱。本拟今天只在武威,明天再过乌鞘岭,不想天梯山无甚可观,按时间盘算午后便可回武威,加之风云迷乱,于是决定下午便走乌鞘岭,夜宿天祝藏族自治县。路边搭上哈溪回武威的客车,与上午一般无二,严重超员,艰难一路站回武威,所幸渐晴天空下,黄羊镇北以后可见路南远处积雪的冷龙岭,美景略可抚慰疲惫辛劳。



  匆忙搭上两点开往天祝的客车,武威到天祝客车需时约两个小时,安远镇前走高速,近安远镇时高速与国道分离,车走国道穿越泥泞安远镇。安远镇前,三千米以上乌鞘岭山脉峰峦上便有霜雪。安远镇在乌鞘岭山中,海拔已近三千,镇中赫然可见积雪。
  天梯山上,若有古雪依然,便应如是吧?





  在微雪中,车过乌鞘岭,即东出河西走廊。
  一径宽,三千二十米。





  乌鞘岭后,至天祝一段,有新线道路施工,便几度自明时长城中穿越,只存下几座孤独墩台。

  夜至兰州,第二日一早至甘肃省博物馆,馆中再见几尊天梯山石窟造像。







  大唐。彩塑供养菩萨像。



  大唐。彩塑菩萨像。







  大唐。彩塑胁侍菩萨像。





  大唐。彩塑胁侍菩萨像。



  菩萨低眉,若有所思。
  或可想五十载前,古雪天梯山上,风餐露饮,暮霭而朝霞?
  何以至此,幽冥再无天日。
  或那山上诸路神佛,一日风蚀成土了,也便是一日羽化而去了。

Nikon D200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 Nikkor AF-S DX 18-105mm f/3.5-5.6 ED VR
  • 2.06K
  • quote 7.朵朵
  • 哎呀,是我没说清楚,我指的是甘博里天梯山造像的第一张像你
    胡成 于 2012-3-21 20:58:37 回复
    欸,这么一说我就理所当然的心花怒放了,就说嘛,再怎么样也不至于长一张扑克脸,那大佛的尊容实在不敢恭维。
  • 2012/3/21 19:30:1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朵朵
  • 其实我本来及其坦荡地觉得跟你像,未曾考虑是褒还是贬,但既然你觉得我是在夸你我就又仔细的观察比较了一番,嗯~~就权当是在夸你好了
    胡成 于 2012-3-20 23:16:06 回复
    其实我真心觉得像他真不是什么好事情,一张扑克脸,我那么说是婉转的表达我的不满。
  • 2012/3/19 12:53:2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朵朵
  • 天梯山石窟造像的第一张跟你长得有点像哦
    胡成 于 2012-3-18 13:38:25 回复
    我要不是领悟能力极强,我真听不出来你是在夸我。
  • 2012/3/18 10:29:5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老虎
  • http://synyan.net
  • “我去甘肃省博物馆就只为马踏飞燕,念想了十几年。得偿所愿,其他纵便是再好再坏,也是熟视无睹了。”

    觉得我在西安白白浪费了好多年青春……
    胡成 于 2011-2-15 23:40:17 回复
    我最想能长期旅居的就是西安,如果在西安待了许多年而没有周遍关中,的确有暴殄天物的感觉。
  • 2011/2/15 22:51:3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轩易
  • 兰州甘肃博物馆我也去过的。除塑像外,最吸引我的就是彩陶器了。
    天梯石窟造像虽然少,而且人物刻画技法成熟,线条也较为程式化,缺少变化。
    胡成 于 2011-2-15 10:54:47 回复
    我去甘肃省博物馆就只为马踏飞燕,念想了十几年。得偿所愿,其他纵便是再好再坏,也是熟视无睹了。
  • 2011/2/15 9:36:2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朱子风
  • 单看明代补妆重塑尚且觉得可以一观,但一旦与唐时原物相比,便高下立现。我觉得雕刻艺术,无论是石雕还是泥塑,不同时代的作品除了工艺技巧上的差别,与特定时期的特定社会状况、文化氛围也有着莫大的关系,这一点在石窟造像上体现得尤其明显。乌鞘岭上的雪景竟如此壮观,西北处处透漏着如此雄浑之气,难怪兄长现在心向西北了。
    胡成 于 2011-2-15 10:51:58 回复
    国家越封闭,中央越集权,思想便越禁锢,艺术便越僵化,古今皆然,没有什么新鲜的。那天雪过乌鞘岭,没有下车实在遗憾,第三天再回去的时候,天高云淡,积雪消融,虽然别有滋味,却不如雪中苍茫。所以我旅行从来不定计划,那天还是不够大胆,担心末班车后无法再去天祝,索性不去又能怎样?
  • 2011/2/14 23:38:4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老虎
  • http://synyan.net
  • 大唐彩塑造型最为迷人
    胡成 于 2011-2-14 21:27:19 回复
    小时候喜欢两宋的婉约词,现在却是非边塞不读,岑参王之涣,想想西北就激动。时间真的会让人改变许多,包括口味,想想以前居然不喜欢唐时造像,真是可笑。只能说太幼稚,不能得真正的美。
  • 2011/2/14 21:02:23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