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炳灵寺东关正街 随拍 卷卅七 »

明皇幸蜀路 随拍 卷卅六

  明皇幸蜀路,史书之中记载寥寥,两唐书与通鉴之中大略提及七八处。

  《旧唐书》卷第九 本纪第九 玄宗下:“天宝十三载(754年)正月,安禄山来朝,上(肃宗皇帝)尝密奏,云禄山有反相。玄宗不听。十四载(755年)十一月,禄山果叛,称兵诣阙。十二月丁未,陷东京……明年(756年)六月,哥舒翰为贼所败,关门不守,国忠讽玄宗幸蜀(卷第十 本纪第十 肃宗)。丙辰(申)(7月15日),次马嵬驿(陕西兴平西北)……戊戌(7月17日),次扶风县(陕西扶风)。己亥(7月18日),次扶风郡(陕西凤翔)……辛丑(7月20日),发扶风郡,是夕,次陈仓(陕西宝鸡陈仓)。壬寅(7月21日),次散关(陕西宝鸡西南大散岭)……丙午(7月25日),次河池郡(陕西凤县)……秋七月……壬戌(8月10日),次益昌县(四川广元昭化),渡吉柏江(嘉陵江)……甲子(8月12日),次普安郡(四川剑阁普安)……庚午(8月18日),次巴西郡(四川绵阳东)……庚辰(8月28日),车驾至蜀郡(四川成都)。”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一十八 唐纪三十四 肃宗文明武德大圣大宣孝皇帝上之下至德元年:“丙申,至马嵬驿……己亥,上至岐山。或言贼前锋且至,上遽过,宿扶风郡……辛丑,上发扶风,宿陈仓……壬寅,上至散关……丙午,上至河池郡……七月……甲子,上至普安……庚午,上皇至巴西……庚辰,上皇至成都。”

  却倒也可知明皇幸蜀大略行径。天宝十五载(756年)六月,潼关不守,明皇幸蜀。西出长安,伤心马嵬驿,过扶风,至陈仓。南出散关,入秦岭,走古陈仓道,经凤州,出秦岭后或至沔州,再走难如上青天之剑阁道,过益昌,渡嘉陵江,经普安,幸巴西,终至蜀郡成都。

  白乐天一首《长恨歌》,开篇脂滑香浓,道尽了那些开元天宝风流。却忽然一声“渔阳鼙鼓动地来”。

  “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
  九重城阙烟尘生,千乘万骑西南行。
  翠华摇摇行复止,西出都门百余里。
  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
  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
  黄埃散漫风萧索,云栈萦纡登剑阁。
  峨嵋山下少人行,旌旗无光日色薄。
  蜀江水碧蜀山青,圣主朝朝暮暮情。
  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肠断声。”

  可怜千乘万骑西南行,到成都时,“扈从官吏军士到者一千三百人,宫女二十四人而已”。一路黄埃散漫,云栈萦纡,可怜明皇失却了妃子,失却了江山。幸蜀一路,除那血泪不堪的马嵬驿,还有世为人知的,便是那夜剑阁之上,一曲雨霖铃。

唐人郑处诲《明皇杂录》补遗载:“明皇既幸蜀,西南行,初入斜谷,属霖雨涉旬,于栈道雨中闻铃,音与山相应。上既悼念贵妃,采其声为《雨霖铃》曲,以寄恨焉。时梨园子弟善觱篥者,张野狐为第一。此人从至蜀,上因以其曲授野狐。洎至德中,车驾复幸清华宫,从官嫔御多非旧人。上于望京楼下命野狐奏《雨霖铃》,曲未半,上四顾凄凉,不觉流涕,左右感动,与之歔欷,其曲今传于法部。”
  以《明皇杂录》所言,明皇西南行后过眉县即入斜谷走褒斜道入蜀,即在褒斜道中闻雨淋栈铃,与史书不符。《重修梓潼县志》载:“上亭铺,县北四十里,唐明皇幸蜀,至此闻铃声,似言三郎郎当者,故名郎当驿”。《舆地纪胜》亦载:“梓潼上亭驿,唐明皇幸蜀闻铃之地,故名郎当驿,前辈诗词极多”。梓潼上亭驿亦在剑阁道中,故仍可谓剑阁闻铃。
  那令明皇闻之涕流,歔欷难已的雨霖铃曲,久已不传。曲词倒是传下许多,最著名者,柳耆卿之“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方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见词便知曲调之哀伤,只是再哀伤处,也不及那明皇之万一。

  千载以后,满清光绪年间,北京有一子弟书名家韩小窗,作了一首“剑阁闻铃”,先为山东大鼓说唱,后为曲艺名家小彩舞骆玉笙先生以京韵大鼓说唱,始得闻名天下。
  剑阁闻铃,曲调哀婉,明皇万万不可听。


  “马嵬坡下草青青,
  今日犹存妃子陵,
  题壁有诗皆抱恨,
  入祠无客不伤情。
  万里西巡君前去,
  何劳雨夜叹闻铃。
  杨贵妃梨花树下香魂散,
  陈元礼带领着军卒保驾行。
  叹君王万种凄凉千般寂寞,一心似醉两泪如倾。
  愁漠漠残月晓星初领略,路迢迢涉水登山哪惯经。
  好容易盼到行宫歇歇倦体,偏遇着冷雨凄风助惨情。
  剑阁中有怀不寐唐天子,听窗外不住的叮当连连地作响声。
  忙问道:“外面的声音却是何物也?”
  高力士奏:“林中雨点和檐下金铃。”
  这君王一闻此言,长吁短叹……
  说:“正是断肠人听断肠声啊!”
  似这般不作美的铃声,不作美的雨呀。
  怎当我割不断的相思,割不断的情。
  洒窗棂点点敲人心欲碎,摇落木声声使我梦难成。
  当啷啷惊魂响自檐前起,冰凉凉彻骨寒从被底生。
  孤灯儿照我人单影,雨夜同谁话五更。
  从古来巫山曾入襄王梦,我何以欲梦卿时梦不成。
  莫不是弓鞋懒踏三更月,莫不是衫袖难禁午夜风。
  莫不是旅馆萧条卿嫌闷,莫不是兵马奔驰心怕惊。
  莫不是芳卿心内怀余恨,莫不是薄幸心中少至诚。
  既不然神女因何不离洛浦,空叫我流干了眼泪盼断了魂灵。
  一个儿枕冷衾寒卧红罗帐里,一个儿珠沉玉碎埋黄土堆中。
  连理枝暴雨摧残分左右,比翼鸟狂风吹散各西东。
  料今生璧合无期珠还无日,但愿得泉下追随伴玉容。
  料芳卿自是嫦娥归月殿,早知道半途而废又何必西行。
  悔不该兵权错付卿义子,悔不该国事全凭你从兄。
  细思量都是奸贼他把国误,真冤枉偏说妃子你倾城。
  众三军,何仇何恨和卿作对。可愧我想保你的残生也是不能。
  可怜你香魂一缕随风散,却使我血泪千行似雨倾。
  恸临危,直瞪瞪星眸,咯吱吱的皓齿,战兢兢玉体,惨淡淡的花容。
  眼睁睁既不能救你又不能替你;
  悲恸恸,将何以酬卿又何以对卿。
  最伤心一年一度梨花放,从今后一见梨花一惨情。 我的妃子呀!
  一时顾命诬害了你,好叫我追悔新情忆旧情。
  再不能太液池观莲并蒂,再不能沉香亭谱调清平。
  再不能玩月楼头同玩月,再不能长生殿内祝长生。
  我二人夜深私语到情浓处,你还说恩爱的夫妻世世同。
  到如今,言犹在耳人何处,几度思量几恸情。
  窗儿外铃声儿断续雨声更紧,房儿内残灯儿半灭御榻如冰。
  柔肠儿,九转百结百结欲断,泪珠儿千行万点万点通红。
  这君王一夜无眠悲哀到晓,猛听得内宦启奏请驾登程。”

  曲中所及二人。陈玄礼,初任果毅都尉,随玄宗皇帝起兵诛杀韦后及安乐公主,因功任禁军龙武大将军。玄宗皇帝即位后,宿卫宫中,以淳笃自检,玄宗皇帝在位四十五年间皆为亲信。安史之乱后扈从玄宗皇帝幸蜀,行至马嵬驿,六军不发,陈玄礼与太子李亨、李辅国共谋,杀杨国忠,并缢杀杨贵妃。后再随玄宗皇帝回返长安,封蔡国公后致仕,旋即病卒。高力士,本名冯元一,少阉入宫,因认义父高延福,遂名高力士。亦从玄宗皇帝诛杀韦逆,深为玄宗皇帝宠信,谓之“力士当上,我寝则稳”。马嵬之变时,力劝玄宗皇帝诛杀杨贵妃,“乃命力士引贵妃于佛堂缢杀之,舆尸寘驿庭,召玄礼等入视之”。玄宗皇帝为太上皇时,不容于肃宗皇帝,高力士护主心切,为当权阉宦李辅国所恶,遭弹劾流放至巫州(今湖南黔阳西南)。宝应元年(762年)玄宗皇帝驾崩,高力士因赦回返至朗州(今湖南常德)时,闻知先帝驾崩,北望号恸,呕血而卒。代宗以其耆宿,保护先朝,赠扬州大都督,陪葬泰陵,亦为唯一陪葬泰陵之人。

  “明年(757年)九月,郭子仪收复两京。十月,肃宗遣中使啖廷瑶入蜀奉迎。丁卯,上皇发蜀郡。十一月丙申,次凤翔郡。肃宗遣精骑三千至扶风迎卫。十二月丙午,肃宗具法驾至咸阳望贤驿迎奉。”(《旧唐书》卷第九 本纪第九 玄宗下)
  “初返长安,家国皆无的玄宗幸得已仍居南内兴庆宫。在这曾与贵妃朝夕相处之地,老皇帝或许会枯坐于沉香亭中,眼目眊眩中,依稀看见贵妃的影子,或在锦绣花间,或在缥缈云中。或仅在此时,一丝微笑会浮现于他日日沉郁寡欢的脸上。”(谒唐陵 泰陵 老玄宗
  然而“天下绝无二圣。老皇帝在世一天,新皇帝便总仿佛僭越,忠于旧主之人亦或结党,这总令人心生忐忑,疑心生暗鬼而觉帝位可危。”(谒唐陵 建陵 肃宗
  于是“这仅存的安慰也将失去。上元元年七月十九日(760年9月3日),在肃宗默认下,阉竖李辅国以游西内为名,将玄宗劫持至西内太极宫甘露殿幽禁。随之又将高力士流放巫州,令陈玄礼解甲致仕,老玄宗身边知交故人皆被撤换。

  彼时,甘露殿内,那孤苦伶仃的老玄宗!

  春风桃李花开夜,秋雨梧桐叶落时
  西宫南苑多秋草,宫叶满阶红不扫。
  梨园弟子白发新,椒房阿监青娥老。
  夕殿萤飞思悄然,孤灯挑尽未成眠。
  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鸳鸯瓦冷霜华重,翡翠衾寒谁与共?”(白居易《长恨歌》)(谒唐陵 泰陵 老玄宗

  “乾元三年(760年)七月丁未,移幸西内之甘露殿。时阉宦李辅国离间肃宗,故移居西内。高力士、陈玄礼等迁谪,上皇浸不自怿。”(《旧唐书》卷第九 本纪第九 玄宗下)

  “上元二年(761年)四月甲寅(5月3日),(玄宗皇帝)崩于神龙殿,时年七十八。”

  数十载后,写出那“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的清河张公子张祜,又作一首七绝《雨霖铃》:

  “雨霖铃夜却归秦,
  犹见张徽一曲新。
  长说上皇和泪教,
  月明南内更无人。”



  000. 大佛寺     10.18 陕西 彬县 大佛寺

  彬县是行程中反复再三的节点,不在玄宗幸蜀路上,但大佛寺唐代石窟造像却有难以抑制的诱惑。在火车上犹豫再三,决定还是先去彬县,明天周二陕西历史博物馆开馆后参观毕何家村窖藏展后,再去马嵬不迟,何必执着?



  02. 马嵬站     10.19 陕西 兴平 马嵬镇

  马嵬镇在兴平县城西十八里处,镇西半里便是杨贵妃衣冠冢,汽车站坐1路车可直到贵妃墓,票价两块五。我知贵妃墓无甚可观,不过此处盛名久矣,又是史书中明皇幸蜀路上第一站,是不得不至之处。
  贵妃墓门票15,老式的竖形塑料票,稀罕之物,上次得见还是在秦二世墓,冷僻之处,多有冷僻之物。园内寂寥,无甚可观,一抔土丘,半截石碑,碑是毕沅碑,不知为何二世墓前仍完整,贵妃墓前却残断?世事有时果然难料。土丘两侧庑廊墙上嵌有明清题刻碑记数十方,细细看来,倒颇有兴味。
  东庑中,有一款为“岁次丁酉春三月,知兴平县事元和顾声雷勒石”碑碣,上书马嵬诗三首,除却熟识的两首李义山,起首一诗题为“唐僖宗幸蜀经马嵬”:马嵬杨柳绿依依,又见鸾舆幸蜀归。泉下阿环应有语,这回休更罪杨妃。诗是无甚新意,无非是为贵妃辩驳,国之丧乱,贵妃何罪?这本或有新意,但后代世人人人皆以此语,便让人觉乏味。另一方王文简公诗碑款有纪年:乾隆己亥长至后一日与兴平县事顾声雷立石,可知顾知县为满清乾隆时人,顾知县与如今管理方,均以此诗为唐僖宗作,不知何至糊涂于此?诗意分明不可由僖宗皇帝之语,有说为罗隐所作,但全唐诗不录,我以语言浅显不似罗隐文笔,应为时人或后人信笔。
  最为我爱者,一碣四绝句及跋:
  “霓裳惊破太仓皇,掩面君王失主张。七夕盟言忘不得,牵牛要骂李三郎。
  马前一死报君王,龙驭平安返未央。犹解致身千古义,博君恩宠为君亡。
  芳魂不共翠华旋,三尺孤魂碧草烟。罗袜香囊零落处,蛾眉堪恨亦堪怜。
  平生吊古最情多,暮雨趋车道左过。知否六桥老词客,白头来拜马嵬坡。
  余少喜读温、李马嵬诗而深以不得一至其地为憾,今年已六十有二矣,缘有恒州之游,迂道坡下,停车展墓,犹想见当年六军不进,仓皇就组之情,令人欲歌长恨也。
  本朝王文简公,毕秋帆先生皆有题词,余不揣固陋,作四绝句以附其尾。平生多古意,我辈盖有同情耳。
  时嘉庆癸亥孟秋下澣六日
  六桥词客何承燕并跋”
  六桥词客何承燕,并非当世大家,从未听闻,著有一本《春巢诗余》,更是未得一见。倒是年过花甲这一马嵬之行,让我得识六桥词客。书名诗意可见,老先生也是多情客,“博君恩宠为君亡”一句,几令我泫然涕下。

  跋中所述王文简公诗碑就在东庑南首第一通,录诗三首。王文简公,即渔洋山人王士禛:
  “王文简公马嵬怀古二首
  何处长生殿里秋,无情清渭日东流。香魂不及黄旛绰,犹占骊山土一丘。
  巴山夜雨却归秦,金粟惟(堆。碑上确为“惟”字,但词意不通,或为“堆”字,暂时无考。)边草不春。一种倾城好颜色,茂陵终伤李夫人。
  再过马嵬一首
  怨粉愁香委路歧,只留罗袜使人悲。梨园都就霓裳谱,不似三乡陌上时。
  乾隆己亥长至后一日与兴平县事顾声雷立石”
  第二首,述及金粟山,忽然想起山上泰陵之中老明皇,两地相距四百里,可怜老明皇,去时已是孑然一身,七载前不保贵妃性命,七载后更是难觅贵妃香魂,不得其陪葬千年万年。
  伤痛老明皇。

  出贵妃墓,回马嵬镇上走一回,为了拍一张有马嵬字样的照片,以志来过。马嵬镇沿104省道狭长一条,普通农村模样,未见住宿之处,只好作罢夜宿马嵬之想。搭上一辆西安开往扶风的客车,来史书中明皇幸蜀第二站:扶风。马嵬至扶风一段,省路正在维修,暴土扬尘,本来这两天关中就仿佛掉进了烟囱里,雾霾不散,灰土更是雪上加霜,身上黄土是一层又一层。
  车停扶风新区车站,扶风新区实在不错,街道干净整洁,安静不喧嚣,是我喜欢的县城。打车去老区,东街上的城隍庙即扶风县博物馆已闭门,不过门是虚掩着,和门旁小店女主人兼看门人商量下,进去在山门后两侧的石刻廊下看了片刻,没有什么惊心的东西。
  从东街走到西街,拍了几张街景和一处泥皮脱落后露出的精美木雕雀替,回新区。



  03. 扶风      10.20 陕西 扶风 扶风汽车站

  早起,一夜豪雨后,终见晴天,只是雾霾依旧。



  04. 岐山      10.20 陕西 岐山 扶风至风翔途中

  暖暖朝阳中过岐山,至凤翔时朝露未晞。



  05. 秦雍城     10.20 陕西 凤翔 秦雍城遗址

  凤翔县城中,几乎无人知晓雍城遗址所在,在汽车站得到一个不知所谓的指示后,索性打车按照Google Maps上标注的遗址所在而去。司机满脸不解地在高王寺村南口停车,下车向西走进新种冬小麦不久的田中,与Google Maps标注点重合处,却四顾茫然,不见任何地表遗存。问一老农,不识字,更不知我所说何处。





  08. 09. 陈老汉     10.20 陕西 凤翔 秦雍城遗址

  一夜雨,田中极湿滑,几步后鞋下积泥数寸,走的艰难,好在向北不远处遇到一位陈老汉,陈老汉是柳林镇人,退休后在县城买房,早起来田中抖箜篌锻炼身体,见识果然不一般,肯定地答复我,那里就是雍城遗址。指向我先前所在标注重合处一条蒿草路,说那便是曾经考古发掘的雍城道路,只是事后又全部回填,所以地表之上一切全然无踪。
  秦国定都二百九十四载的雍城,其面积远超如今的凤翔县城,高王寺村只是在雍城东北角,雍城内另有已考古发掘的铁沟宫殿、豆腐村、义坞堡、姚家岗宫殿、制作作坊、姚家岗铜构件、姚家岗凌阴、马家庄宗庙、瓦窑头、马家庄寝宫、马家庄、史家河、海家河、南古城、河北里等多处遗址,只是仅具考古价值,地表已全无可观。



  06. 秦三良冢    10.20 陕西 凤翔 秦雍城遗址中 秦三良冢

  陈老汉锻炼处,西侧田中有石碑一方,走近细看,又是熟悉的毕沅碑:秦三良冢。上款:“赐进士及第兵部侍郞陕西巡抚兼都察院副都御史加五级 毕沅 书”,下款:“大清乾隆岁次丙申孟秋 知凤翔县事 吴六鳌 立石”。《左传》载:“秦伯任好卒,以子车氏之三子奄息、仲行、鍼虎为殉,皆秦之良也。国人哀之,为之赋《黄鸟》”。

  交交黄鸟,止于棘。谁从穆公?子车奄息。
  维此奄息,百夫之特。临其穴,惴惴其栗。
  彼苍者天,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
  交交黄鸟,止于桑。谁从穆公?子车仲行。
  维此仲行,百夫之防。临其穴,惴惴其栗。
  彼苍者天,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
  交交黄鸟,止于楚。谁从穆公?子车鍼虎。
  维此鍼虎,百夫之御。临其穴,惴惴其栗。
  彼苍者天,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

  是夜宿宝鸡。



  10. 大散关     10.21 陕西 宝鸡 秦岭大散关遗址

  晨起,走到宝鸡汽车西站,坐开往双石铺——凤县县城在双石铺镇,所以发往凤县班车标注的都是双石铺——的客车,有零有整的五块七毛钱到大散关。大散关在宝鸡西南约三十余里处大散岭上,车出宝鸡不远便开始爬坡,随清姜河蜿蜒而上,雨雾愈发浓重,至蟒挡山,已是群山如鬼。后至大散关上关帝庙前,雾似水流,登上水泥新建烽火台,四遭尽在雨雾中,如置蓬莱仙境,群山不见,天地不辨,除却数声鸦啼。

  大散关,亦称散关,散关山口,太史公称其“北不得无以启梁益,南不得无以固关中”,关控陡绝,扼蜀汉与入关中之咽喉,史上兵家百争,最著名者当为汉高祖以淮阴侯之言,“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于此处。秦岭北麓渭河冲积平原之所以名关中,即因其东有函谷关,南有武关,北有萧关,而其西即是散关。出散关,即出关中矣。

  晨上散关山,此道当何难。
  晨上散关山,此道当何难!



  11. 游客止步    10.21 陕西 宝鸡 秦岭大散关遗址

  大散关关城早已湮灭,如今所谓古大散关遗址,只是纯粹新建的旅游景点,若非散关是史书中所载明皇幸蜀第五站,我是断然不会花四十块钱买票进去的。景点内极其粗糙,陈列也只是以宋金之战为主,景点称所谓古战场处四百米高,实则不过五十余米。
  全无可观。



  13. 嘉陵江源    10.21 陕西 黄牛铺村 宝鸡至凤县途中

  下大散关,回公路不多时便又上凤县客车,大散关至凤县八十余公里,车资十八,前后两个余时辰,走得是惊心动魄。逾越秦岭之前,至东峪口处,道路便呈扭曲状盘山,彼时海拔1150左右,已近雨雾中,能见度不足二三十米,对面不时还有重型货车下山,看似惊心但整车人倒也安之若素,前排男人持烧鸡大啖,满手油腻,倒也有趣,只是苦了我的饥肠。
  车似骰盅般左右晃到路途中秦岭之巅,海拔1530,可恨一如前些时日过陇山之时,雨雾不休,一切难见。倒也有益处,清晰得观秦岭因何为亚热带与暖温带之分界线。方过秦岭之巅,即刻雨住雾散,路面干燥不见水迹,视野忽然开朗。秦岭南北,一山之隔却判若两世。亦转暖,果然秦岭之南,河流不冻。

  过黄牛铺村不远,忽见路下有卵石滩涂,其上涓涓细流,应是嘉陵江源头。出发时才过渭河,忽然又见嘉陵江,一入黄河,一入长江。若是秦岭左右一滴水,北上南下万里路遥,其实只在一线间。路是真真切切需要行走的,只在地图纸上,万万无此奇怪感觉。





  14. 15. 红花铺     10.21 陕西 红花铺村 宝鸡至凤县途中

  再后不远,有村落名红花铺,不知地名最初因何而来,但过红花铺,道路两旁却果然繁花不住。雏菊、蝴蝶兰,还有不知名的野花,粉红紫白,阴郁山空之间煞是美丽。
  过秦岭,景色便与关中迥异,沿途地名同样,名多某家湾,村落与公路之间以铁索桥相连,确有几分南国水乡景色,只是更加开阔壮丽。还有一处草凉驿,必为曾经驿站,想来明皇亦曾过。

  “壬寅,次散关。丙午,次河池郡”。明皇幸蜀,散关凤州两地间,盘桓近二百里山路走了四天,我却倏忽而过。
  凤县,凤州,史书中所载明皇幸蜀第六站,县城依嘉陵江两岸而建,处处可见处心积虑为发展旅游所作种种,依山傍水,确也可观。本欲夜宿凤县,但却在嘉陵江边纠结再三,县城西有河池遗址,但其是否即为古河池仍存疑。作罢,决定南去南星镇上寻陈仓古道碑。
  凤县属宝鸡,南星镇近留坝,留坝属汉中,跨市客运班车便极少,凤县汽车站里只有宝鸡发往汉中的过路车,不多的空座也会优先载乘往汉中远途的旅客。隋唐时,凤州为河池郡治,但河池县在今甘肃徽县,徽县与凤县之间的甘肃两当亦属河池郡辖,千载以降,如今这三县镇的联系仍然紧密,凤县许多发往徽县的班车,自然路过两当。
  等到一辆汉中班车,只有四个空座,售票员不希望在发车前卖短途票。等到将走买到留坝车票,让给了更短途的父女两人,女人还抱着孩子。我出站去吃羊肉泡,大碗13,但我更爱那一碟糖蒜。吃饱回车站,忽然看到过来一辆客车写着宝鸡至留坝,退了车站票直接上车,买到陈仓古道碑所在连云寺村。







  16. 17. 18. 留凤关     10.21 陕西 留凤关 凤县至留坝途中

  凤县至留坝又是七十余公里山路,过留凤关,再过柴关岭,柴关岭瞥见路旁亦有民国赵祖康题名碑,与大散关同,再过留侯镇张良庙,车入留坝。此时沿途凤景颇佳,酒奠沟左右,群山之上遍布红叶,红叶夹杂黄叶铺洒绿叶间,或有响晴白日,必然更是悦目。高桥铺左右,又落细雨,但至留坝无雨。





  19. 20. 途中      10.21 陕西 南星镇 凤县至留坝途中

  在车上细问才知,宝鸡到留坝每天仅此一趟班车,早晨六点二十留坝发宝鸡,中午十一点四十宝鸡回留坝。到南星镇,亦即留凤关时,已近三点,担心待找到那方不过清人题字碑再回返,路上已无车,再作罢,加八块钱再到留坝。



  21. 留坝      10.21 陕西 留坝 留坝汽车站

  留坝不及凤县,县城只一条街在山谷间,出汽车站一壁走一壁问自己为什么?为何要宿留坝?再作罢,回汽车站搭上汉中客车,再走两个小时八十公里,夜宿汉中。
  留坝至汉中沿途,自凤县开始驶入的316国道依褒河蜿蜒。褒河,褒水,褒谷,褒城镇,见此“褒”字,便念褒姒,只是美人不再,再也无缘得见。那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的古褒国人褒姒,便生在如今褒城左右,凡某地,得有一名可传世的美人,都是足可以自豪千年万载的事情。不过如今褒城镇边因为新建的石门水库,处处都是鱼餐馆,可惜了只有酒肉,再无风雅了。
  留坝至汉中一路风景平平,小睡片刻,隧道不少,武关河、鸡头关、七盘山上新石门。留坝县南的武关,非关中之南武关,而是武休关,本也欲望,只因地名,其他亦无存。





  23. 24. 丁字街     10.22 陕西 汉中 古汉台东

  晨起,收拾停当,步行去东大街古汉台,汉中博物馆,为观闻名久矣的石门十三品。去时还早,博物馆尚未开门,便在其东几条老街中走走。文化街、汉台街、丁字街,这怕已是汉中城内最后一片老街。

  汉中博物馆除却石门十三品,其余藏品可谓简陋。后汉明帝永平六年至九年 (63-66年),为越七盘山石障,官府令凿石门隧道近十四米,后摩崖《汉中太守都君开通褒斜道碑》以记之,后世历代整修铭记与文士题刻,仅石门内壁便有三十四品,连同石门南北山崖与河石之上题记,总计百零四品。七十年代,为治理褒河兴修石门水库,石门不幸淹没水下,其珍贵者十三品移至汉中博物馆收藏。
 
  一品石门,石门颂局部;
  二品鄐君开通褒斜道;
  三品鄐君碑释文;
  四品右扶风丞李君通阁道;
  五品故司隶校尉犍为杨君颂,即石门颂;
  六品杨淮、杨弼表纪;
  七品玉盆;
  八品石虎;
  九品衮雪;
  十品李苞通阁道;
  十一品释潘宗伯、韩伸元、李苞通阁道题名;
  十二品石门铭;
  十三品重修山河堰。

  其中著名者,后汉石门颂与北魏太原典签王远书石门铭,不食人间烟火之仙品,书家无有不知,亦可称民国以前文人无有不知。不过如今其中“衮雪”大字摩崖却成宣传重点,在汉中市内也屡见复制品,仅因为大字下不知何时有好事者刻款“魏王”二字,仅因此便上下众口一辞称其为曹操所书,可见其媚俗之甚。堂堂石门颂,皇皇石门铭,却不及无谓“衮雪”二字,民国以前全体文人如若泉下有知,笑声可颠覆阴阳二界。
  石门十三品在二进院西厢,东厢是以图片文字为主的褒斜道介绍。我到博物馆时才过八点,距开门还有半个钟点,于是在汉台街与丁字街小走一遭,看看老汉中城仅有的一些街道遗存。回博物馆时,拿到今天第一张参观券进去直奔二进院东厢,却听得里面叽哩呱啦有棒子语,不知何处来的两个棒子举摄影机拍摄,两个中国陪同,馆方讲解员恭立身后。我见有张汉唐褒斜道示意图,觉得有价值便去角落开包取LX3,这时先前在门前聊天的一个不住摇头的帕金森早期的白花老头走过来,我看他不住轻摇头我以为他在制止在拍照,但馆内未见有任何禁止拍摄的告示,而且前面中国陪同不停的闪光拍摄,便径自走到图前举起相机。耳听得老头和讲解员说:他不是一起的,于是讲解员便回转身来,果然制止我拍照。我说拍图片都不可以?答曰不可以,我就这样在别人的摄像机与照相机快门声边上被制止了拍照。我还能说些什么?虽然后来老头和讲解一直亦步亦趋地跟着棒子伺候着,留下我在空荡荡的展馆里,还是拍下了那张图片。
  还好,石门颂铭堂皇眼前,即便有些鸟兽污秽,又能怎样?



  25. 汉中      10.22 陕西 汉中 汉中汽车站

  明皇幸蜀,自汉中至广元,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在不通高速之前,两地间只有108国道贯通,不到四百里,客车却要走上六七个小时。昨天午夜之后方才想到,至汉中时在车站打听,到广元的客车最晚只在中午十二点,所以上午必须离开汉中。虽然还想往复再走一两次东关正街,可是时间已近十一点,不得已离开。
  在老汉中饭店寄完快到,打车到汽车站,再问得知如今汉中至广元客车均发高速,所幸昨夜定下备选方案,二一块五毛钱买到宁强,走108国道即老路的宁强客车。车站里,高速宁强客车已坐满大半,我坐的老路客车半晌加上我还是只有两个人。



  27. 勉县      10.22 陕西 勉县 汉中至宁强途中

  勉县有武侯祠,多有往来游客,故而客车也多在此停留候客片刻。



  30. 大安镇     10.22 陕西 大安镇 汉中至宁强途中

  老路与古金牛道基本重合,西出勉县,依汉水一路西行,过青羊驿,金牛驿,大安镇,五丁关,柏林驿,至宁强一百一十七公里,耗时约三小半时辰。虽然车程在此行之前路途中最久,但感觉却是倏忽而过,不再是关中不变的漫漫黄土,山树葱笼,时有村落人家,最喜青羊驿,古旧宁静的村落,房前一柱柱捆扎整齐的玉米,老翁檐下打着盹,左近还有处处写着毛主席万岁的高架桥与隧道,可惜不向繁华的大安镇,客车未做停留,匆匆而过。

  《括地志》载:“昔秦伐蜀,路无由入,乃刻石牛五头,乃刻石为牛五头,置金於后,伪言此牛能屎金,以遗蜀。蜀侯贪,信之,乃令五丁共引牛,堑山堙谷,致之成都。秦遂寻道伐之,因号曰石牛道。”传说蜀王贪五牛,以五丁引五牛入成都,引秦王虎狼之师入蜀亡国。汉中入蜀金牛道,因此得名,过大安镇后五丁关,亦因此得名。五丁关山势极险,汉中宁强段中最难行,蜿蜒攀山,道路之巅海拔1130余米,风景秀美,却已无关点古迹可寻。下五丁关,其后至宁强一路坦途。

  金牛道,应自汉中南郑向西,进入沮口、青羊、大安等镇,经勉县西南烈金坝(金牛驿),南折入五丁峡、五丁关至宁强县,再转西南经牢固关、黄坝驿,进入四川朝天七盘关、转斗铺、中子铺、五里铺、神宣驿、龙门阁、明月峡、五里峡、石柜驿、汉寿驿、朝天镇,顺嘉陵江之绝壁上飞阁栈道向南经朝天峡、望云铺、飞仙关至广元千佛崖入利州古城广元。再南渡嘉陵江至昭化,经葭萌关,上牛头山,过剑门关。至梓潼,经绵阳过鹿头关、白马关,旌阳驿、金雁驿、两女驿、天回驿,终到成都金牛坝。



  31. 宁强      10.22 陕西 宁强 宁强汽车站

  到宁强汽车站,打听去广元的客车,同样只在上午有四班,到高速路口倒是有车,不过那却不是我要走的路,只好夜宿宁强。事实上,直到昨夜零时之前,都还没有停留宁强的打算,何况夜宿。虽然明皇幸蜀必经此地,但却史书无载事迹。



  32. 羌州      10.22 陕西 宁强 宁强汽车站外 羌州饭店

  宁强原名宁羌,古属梁洲,氐羌据地。秦汉为葭萌县地,唐初于阳平关设三泉县,北宋乾德三年直属京师,南宋绍兴三年设大安郡,辖三泉县。明洪武三十年于县城建宁羌卫,后置宁羌州。1942年元旦因于右任言改名宁强县,取“安宁强固”之意。古阳关平在宁强县西,曾有意去阳平关,但打探下来亦是除却地名,其他痕迹全无,作罢。宁强是汉水发源之处,县城中河水曲折盘桓而过,当地人称玉带河。县城普通,宾馆破旧。

  夜宿宁强。

  宁强名产是宁强麻辣鸡,在宾馆打探到转角的杨氏麻辣鸡,说要半只,待看见练拳击的鸡翅与举重的鸡腿时大吃一惊,忙不迭让店主拿下一片,即便如此还要36块,实在不便宜。鸡如白切鸡,加麻辣调料,或者本地人有此一号,如我外地人吃来实在乏善可陈,除却麻辣,毫无鸡之鲜美,更何况鸡皮韧而不烂,极倔强的模样。在面馆里要了一碗面吃鸡,面也是火辣,果然地近四川。





  33. 34. 棋盘关     10.23 陕西 棋盘关 宁强至广元途中 陕川省界旁

  早起赶八点的客车来广元。和司机闲聊才知道庆幸,昨天上午整个宁强县城戒严,班车全部停运,老百姓连自行车都不许骑上街,之前夜里更是连夜洒水洗街,因为贺常委短暂停留视察。皇帝出巡,黄土垫道净水泼街,一直以为只是古时候的事情,才疏学浅,才疏学浅。司机们受牵连停运一天,连呼何至扰民如此?

  古金牛道,今宁强至广元一段,沿国道一百六十里余,司机说正常情况一个多小时候便到,蜀道不再难。过牢固关隧道,黄坝驿后,九里连续下坡路,直降近二百米。过七盘关,今称棋盘关,两处棋盘关隧道后,近蜀界。
  国道四川收费站前,警察云集,出川方向百姓夹道而立,交警示意往来所有百姓车辆停靠路边等候。下车打听,才知道是兰州军区与成都军区举办联合军事演习,国军要从此过,故而全程暂时封路。苦等。军队宣传干事与地方记者不遗余力指挥百姓稍后的表演,挥红旗,喊口号,送统一包裹的特产核桃作慰问品,倒也热闹好笑。苦等,却见大部队车辆由国道旁正在修建中的高速公路高架桥上过,原来封堵国道只为十辆左右领导车辆通过,路旁有例行的地方领导慰问,百姓队伍中的各色公务员及家属蜂拥而上塞包裹,现场笑声一片,其乐融融。待这十余辆车通过,收费站前几十辆当地领导及军方车辆扈从走后,交警方才放行。



  35. 嘉陵江     10.23 四川 广元 千佛崖隧道

  终于入蜀。



  36. 棺材      10.23 四川 广元 进广元城前

  过转斗铺,中子铺。两处均已称乡,其中中子乡如昨日大安镇盘逢集,却不似大安镇般公路由镇中穿过,乡在公路下的嘉陵江河谷中。其后国道与古金牛道便渐分离,不见五里铺、不见神宣驿,龙门阁也是远在路北潜溪河回转处。司机说不过近几年前,由宁强至广元还可从明月峡与千佛崖下过,举头便是古栈道、佛造像,如今尽皆换作隧道,不过对于文物保护而言确是好事。过明月峡隧道,不见五里峡,不见石柜驿,不见汉寿驿,至朝天。朝天以后,正在修建的高速公路高架桥逼仄地塞在国道与嘉陵江之间,一脚道旁,一脚谷中,沿途再无风景。不见望云铺,过飞仙关隧道。一路因为前方有军车,时走时停,千佛崖隧道前又是堵车,进广元上西汽车站,走了三小时有余。



  37. 皇泽寺     10.23 陕西 广元 皇泽寺大佛

  宿广元。皇泽寺及后事,下文再表。

Ломо Лк-а
Минитар 1 1:2.8 32mm
Fujifilm Fujicolor Superia 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 2.06K
  • quote 8.拜罗依特
  • 我比你幸运,在凤县坐9点半到南桥铺的县域班车,赶到连云寺村看完陈仓古道碑后,出村等了几分钟就等到10点发车的凤县到汉中班车,然后坐车到留坝。在凤县316国道路口等车时,曾经有宝鸡到汉中的班车路过,挥手拦车却不停,车内貌似还有空位,不知是不是因为旁边有凤县的本地始发车停靠,不敢拉客的缘故。
    胡成 于 2014-8-15 9:45:22 回复
    时间有些久,我自己又回头看了一遍才想起那天的遭遇。说实话那天我是不太相信那位售票员的话的,但是又不敢冒险,虽然路很偏僻,但也是交通要道,怎么每天只有一趟车。可能是她并不知道还会有其他客车路过吧,想起来有些可惜。
  • 2014/8/11 9:29:2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P娃娃
  • 再看一次,真想走一次。
    胡成 于 2012-7-28 13:38:46 回复
    走呀,等到秋天,最好的时候。不过今年或者不是好时候,雨水太多,山路难行。
  • 2012/7/27 15:43:0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轩易
  • 不知车上一妙龄女子是何意?不过论姿色绝对值得一观,许是hucheng于穷险之地所未及料见。
    胡成 于 2011-2-22 18:17:15 回复
    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此行前段路程几乎没有拍什么照片,所以一地一张的话,出汉中车站仅此一张而已。和那姑娘聊了几句,她在大安镇下车。
  • 2011/2/22 10:13:00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