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沙未有定归期剑阁闻铃 随拍 卷卅八 »

昭化城 桔柏渡


  01


  04


  05

  书接上回


  12


  13


  14


  15

  太守街102号。
  走进门来的老者住在二进院中,前院大姐告诉我老人耳背所以听不见我的招呼,可我依然奇怪老人从进门到与我擦身而过,全然没有看我一眼,仿佛我未曾存在。
  也许我们的确行走在不同的时空中,过去与现在。


  16


  17

  太守街102号。
  那个窗口是邻院人家的厨房,女主人正在炒菜,香味浓郁的萝卜干炒腊肉。这边的男人从二进院里出来,开始和相熟的邻居逗趣,好象从窗户里伸手作势去抢菜锅里的肉,说笑打闹着。
  还好于我而言,还有小时候在胡同里成长的记忆,还记得邻居的本来意义。


  21


  22


  23

  东门内,桔柏渡街112号。
  已然寿高八十有八的曹老汉,兀自坐在街边,脚旁一盆自家地里刨出来的芋头,若有若无地摆在那里,可有可元地售卖着。

  出东门,三两里外,桔柏渡。桔柏渡,古金牛道入蜀要津,本名吉柏渡,传有巨柏荫覆渡口,人谓柏树管领风水,屏截江风,可谓吉祥,故称吉柏渡。杜甫曾作“桔柏渡”诗:

  “清冥寒江渡,架竹为长桥。
  竿湿烟漠漠,江水风萧萧。
  连笮动溺娜,征衣飒飘飘。
  急流鹁鸪散,绝岸龟鶚骄。
  西辕自兹异,东逝不可要。
  高通荆门路,阔会沧海潮。
  孤光隐顾盼,游子怅寂寥。
  无以洗心胸,前登但山椒。”


  26

  杜甫,河南巩人,或未惯川言,误吉柏渡为桔柏渡,后遂吉柏、桔柏并称之。明皇“渡吉柏江”,故也可称史书中所载明皇幸蜀第八站。本以为今不可于此渡江,不料至古渡嘉陵江畔,隔江便见对面有渡口渡船。正想或可渡江时,渡船倏忽便至此岸,匆忙跑过遍布卵石的河滩,跳上渡船,转眼间便已身在嘉陵江中。


  28

  渡江至对岸,是今桔柏渡渡口。


  30

  问年轻的船老板东岸边坡上村名为何?答曰:“摆宴村”。《旧唐书》载:明皇“渡吉柏江,有双鱼夹舟而跃,议者以为龙”,相传明皇闻言大悦,于桔柏渡东岸驻跸摆宴三日庆贺,后东岸因名摆宴坝。虽然传言未必为信史,但却可于这今时汽轮渡船渡口旁闻听明皇旧事,心中惊喜。


  34

  渡船停泊江东畔渡口等人,给一个和妈妈一同出行的小男孩拍照,问他姓什么?用方言回答听不太懂,让他写在我手心上,原来和我同姓胡。高兴地告诉他妈妈我们同姓,船老大和另一乘客回答说摆宴村里九成九的人都姓胡,指着更北方的村子说那里曾经有姓“湖”字者,不过后来也均改姓胡。如此同姓村落,与古渡口背景极不相符,果然船老大说他们都是湖广填四川时,从湖北麻城孝感迁居而来。

  那日桔柏渡口阴冷,我亦步亦趋老明皇,终也在吉柏渡渡吉柏江。只是摆宴坝上,阒寂无声,哪里还可见一千三百载前的欢愉?
  只有江烟依然漠漠,只有江风依然萧萧。
  
Nikon FM2
Voigtländer Ultron 40mm F2 SL
Kodak Eastman Double-X 5222
Kodak D-96 / Stock / 21°C / 7'00"
Epson Perfection 4490 Photo
  • 2.06K
  • quote 2.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看到米寿老人,想到我父亲,他一直说老后要回乡下去种种田养养猪,继承爷爷的活计,收成自己要是吃不完就摆门口换点禽蛋。但如今自留地早被征走,田地变了工厂,连我家祖坟也被政府批地圈入,不得不全给移走,别说活人了,连故人也不得安生。
    胡成 于 2011-4-1 16:24:24 回复
    公有制与其一系列理论政策是万恶之源。所谓公有制,不过以一已自私欲公天下之有罢了。此一制度不与他所伴生的一切被废除,如此罪恶便会生生不息,永无休止。
  • 2011/4/1 10:08:34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