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蔚县暖泉西古堡 关垣蔚县暖泉西古堡 宅院 »

蔚县暖泉西古堡 井陌

  上回书说到,西古堡的街道布局可概括为:“一主街、三道巷、一官井,更道环堡一圈走”。

  一主街,即是南北堡门之间的贯通大街,青石铺墁,名为“正街”。
  正街近南堡门西侧一条小巷名为“南巷”。正街中段东侧有一眼直径一米五、深十二米的官井,村民日日取井水饮用,故也形成一道小巷,称为“井巷”。南巷与井巷的对面均无对开小巷,因此与正街交汇处形成丁字路口。正街近北堡门处,两侧对开两条小巷交汇出十字路口,西侧名曰“西巷”,东侧即是“东巷”。
  故而,“三道巷、一官井”已演化成四道巷中一官井了。
  四周堡墙之下,均有环堡“更道”,顾名思义,当是旧日更夫值夜之用。更夫早已不在,更也听不见回旋于土堡之上空洞寂寥的更声。只有许多穿越更道与断堡而通往堡外的小通,车来人往,川流不息。

南巷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社会地位与财富多寡会先由自发后至强制的促始人们分区域居住。大至老北京城,曾有“东富西贵,南贫北贱”之说;小至西古堡,同样可以从街巷两侧民宅的建筑规格看出原住民的财富地位。



  西古堡内最为气派的宅院,多在正街之上或东巷之内,最初其间居然的自然是达官显贵。西巷内的建筑规模居次,井巷再次,南巷之内则仿佛是最普通的平民区。



  但不是贫民区,即使南巷的旧建筑现在看来残破不堪,仍然是有着几进的院子,仍然是有着森严的院墙,仍然可以想见当年的富足气象。

井巷

  井巷内那口官井,似乎为使用的方便已经改成了机井,有两个出水口由井房内伸出。农历十一月的时候,暖泉夜间已有零下十度,滴落在外面的井水结成厚厚的冰壳。



  一眼水井,自建堡之是到现在已近五百年,仍然水量充沛,看来西古堡所选之址真是风水宝地。每到中午,家家户户推着独轮车或挑着扁担,嘎悠嘎悠给家里打上几桶水。
  于是正街路面的青石砖上,溅落的井水在太阳底下折射着耀眼的光芒。



  每日这样水来水往,井巷巷口建筑上,砖面因为潮湿而风化加剧。这在北方干燥的土堡中,是难得一见的景像,仿佛置身江南湫隘湿漉的小巷。

  近水楼台先得月,傍水而居是人类的本能之一。井巷之外的正街上,是买卖铺子最为集中的一段。豆腐房,理发铺,哪家也少不了充足的供水。
  豆腐房在正街街西,北侧正对着井巷的本来应当栋大宅子。不知何故,房倒屋塌,成了一片空场,如同多出一道小巷。



  空场上,还能看见老房的墙垣山墙。残墙下栓着一头驴子,高高站在房基上,几只乌鸦盘旋飞过,落寞但桀骜不驯的样子。



  空场之北,一栋宅院,院门紧闭。



  院门虽然破旧,但雕饰精美,原本的主人想必身家不俗。可惜门内看家狗狺狺狂吠,从门缝里就能看见狗虽然不大但也有森森白牙,不敢进去一探究竟。



  这栋宅院西侧一扇小门。



  门内想来是空场上那栋大宅的二进院落。正房与东西厢仍在,只是人去屋空,如遭洗劫。幸好这是在民风纯厚的西古堡,知道这必然是房主人有了更好的去处,举家迁走。否则,还真以为宅院被哪家开发商相中,不幸被强行拆迁了呢。



  虽说宅院是主家自己废弃的,是留是拆在目前的情况下只能悉听主家自便,可这实在令人惋惜。这么好的旧宅院就这样永远消失,而又可以看见拆后新盖的民居有多么普通大众,一如中国所有农村别无二致的砖瓦房。如果西古堡是一匹绵缎,那么这就是一点一线的断线抽丝,终有一天会丝缕殆尽,什么也不再剩下。

西巷

  正街东侧的井巷与东巷纵深蜿蜒,而西侧的南巷与西巷则是浅短笔直,一眼可见尽头处残存的西堡墙。



  村堡里,路边城下显眼的地方,晒太阳的都是老爷们。老式的妇女还恪守着传统,最多在巷内门口,仨俩聚在一起家长里短。

东巷

  东巷之内,往昔繁华富贵之地。

  深宅大院,现在已是分家分户,单独而居,但仍可见旧日盛象。
  暖泉是蔚县的精髓,西古堡是暖泉的精髓,而东巷又是西古堡的精髓。即使走马观花,仍会念念不忘。
  另文再记。

正街



  初进西古堡,阳光已经驱散寒气,可月亮却还凑趣在西边的天空之上,迟迟不肯落下。

  正街两侧,土黄山墙、青灰砖瓦,朱红宅门,豆腐铺蒸腾的水汽当街弥漫开来,古旧土堡中却一时热闹缤纷。暖泉的村民热情质,更难得的是蔚县虽然距阳原不远,但蔚县话却比阳原话易懂许多,交流起来完全没有问题。



  正侧南侧路东,斜对着南巷处,有处大宅院,气象不凡,现在已经成西古堡村村委会。大门只开一扇,一名村干部模样的人正在出门,看见我探头向里张望,热情招呼我进去看,并且特意回身打开另一扇门。比起那些进私宅索要财物,公宅闲人免进的村庄,在暖泉的境遇让我像喜欢西古堡一样喜欢西古堡的人。



  因为村委会的缘故,宅院内增添了不少新的办公设备,但没有太大的改动。如堡内许多宅院一样,跨院门额上本有砖雕匾额,但不幸多已铲平。东南角门额上匾额上“窔扃”二字,隐约可见。
  可惜了的。

蔚县暖泉西古堡

关垣 井陌 宅院 琐记

Nikon D70s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 2.06K
  • quote 3.t
  • 從深藍色的天空開始,路過掛著現代牌匾的村委會,到青灰色的磚雕匾額結束。除了痛惜,就只剩下對封建舊制度深深的懷念了!!
  • 2007/12/16 21:20:3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Amethyst
  • 谢谢你带给我们的这些美好。

    后面的都很漂亮,我独钟于第一张。
  • 2007/12/15 23:56:2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Amethyst
  • 你笔下的琐碎生活里的人物和生活本身,总是充满了焦灼、无奈、残酷,
    如果你永远不拿起相机然后再展示你眼里的这些清澈和纯粹,可能会有一部分人误解你为时而愤世疾俗时而麻木不仁的理想沦陷者。

    看你这组以及格调与这一组类似的片子总能让我感到灵魂从躯壳里游离的瞬间喜悦。
  • 2007/12/15 23:55:06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