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庆十八梯 卷六重庆十八梯 卷八 »

重庆十八梯 卷七

 十月二十  阴转晴



  000.        11.25 邮政局巷与储奇门双巷子路口

  时近四点,西出邮政局巷
  邮政局巷西口相连储奇门行街,折向北不远即是解放路,与路北凯旋路交错而成十字路口。凯旋路上有著名的凯旋路电梯。不至山城便不知道有组成道路一部分的电梯,一块钱搭电梯上下,上下重庆上下半城,只为少走那仰望时令人窒息的数百级石阶。
  十字路口中分解放路,向东是解放东路,向西是解放西路。解放路虽然已在下半城,但路北路南仍有地势上下,北高南低。望龙门、四方街、邮政局巷在解放东路路南,十八梯在解放西路路北。只是解放西路向西不远处即折而向南,故而解放西路西段已近江畔,路南便没有连片老城。



  01.        11.25 储奇门行街北口

  储奇门行街北口路西,车行道与人行便道高低错落,便道旁边是许多小吃店,桌椅对侧摆放。我从车道过来,探看下去,“桌面就像《儒林外史》里范进给胡屠户打了耳光的脸,刮得下斤把猪油”。油浸得桌面泛着古旧的熏黄,却是好看。



  04.        11.25 月台坝15号

  再回十八梯。
  因为有阳光,虽然这些日子总在十八梯,但又是不一样的十八梯。
  我喜欢重庆这些最后的老街旧巷,尤其是如今天般在阳光中的旧巷老街,多了许多生气。只是,重庆的冬天,难得有几日晴朗。
  这或许是这些老旧街巷们最后一个冬天,最后几日晴朗。



  08.        11.25 善果巷13号田记副食店门前

  还是卷四里六天前看的那位老人,坐在同样的地方,却有浓酽的夕照。





  09. 10.        11.25 蓼叶巷5号

  蓼叶巷虽然第一天但因为喜欢这名字而注意到,却也直到那天才走上去。路左5号是曾经重庆附件一厂的工人之家。有深邃穿廊,内里空旷漆黑,透过门外满晾着的衣服,可以看见门额上有“工人之家”四字。
  哦,这里曾经辉煌,夜如白昼。如今落寞了,却昼如黑夜。
  虽然阳光如此明艳。



  12.        11.25 水沟巷5号

  在厚慈街西边又找到一条水沟巷,之前未曾留意到的,可以通往解放西路。



  13.        11.25 厚慈街路旁

  厚慈街路北,一道窄巷。巷口枯坐一猫一老妪。虽然猫猫狗狗时常出现在我镜头中,但它们大多只是我意图拍摄它们身边人的掩饰。它依偎在我脚下,老太太慈爱地看过来。我被发现,原本心中打算的拍摄难以为继,于是猫猫狗狗便替代在我的镜头中。
  窄巷口,阳光疏离,与阴郁天气几无分别的昏暗。庆幸这是只很乖的猫,它一直看着我,于是我也在定格后极浅的景深中看清楚它。我却不得不承认,这是令人心动的眼神。



  17.        11.25 十八梯路南口

  日复一日的,十八梯路南口的菜市场又将在暗夜来临前喧嚣。在那喧嚣前的最后一刻,在最后一抹愈发浓酽的夕阳中,还有片刻宁静。







  19. 20. 21.        11.25 厚慈街与十八梯路口

  于是我便又站在那里,看这帧格中的一幕一幕。



  22.        11.25 厚慈街与十八梯路口

  在这个路口我所定格的所有影像中,其中两帧印象深刻,一是卷三中第三十三帧,二即是此。
  一位收工的棒棒,菜摊前约上几毛菜青菜。他的手里攒着几块钱,目光一直停留在称星上。我几乎就在他的面前,他却没有看我一眼。



  23.        11.25 厚慈街与十八梯路口

  路中央的红衣菜贩最是忙碌,两边车来车往他都得挪菜摊让路,大噪门,一并指挥着车辆与其他摊贩,才可让那车从这其中腾挪而过。
  真如水一般,似舟的车无论怎么过来,总不至于让水壅堵了前程,总可以过去,然后水再迅即流淌回来,不留痕迹。也如水一般,再艰难狭窄的缝隙,总可以容身进去,变化着形态,苦楚却坚忍地栖身。只要不断绝了这最后一些空隙,他们便不会满而溢出。



  26.        11.25 十八梯北口 石阶尽头 较场口下

  较场口,下十八梯石阶上,这对打烧饼的夫妇做的是十八梯里第一份买卖。从十八梯出来,总会买上两个现出炉膛的烧饼。然后啃着烧饼,在暮色中走到磁器街上,排队搭301路回南岸。
  月上山城时候,再是一天。

 十月廿一  薄阴

  第二天,又转薄阴天气。
  还是从南岸搭索道过江,这是去渝中我最钟情的方式。初冬的早上,总有晨雾,雾锁长江,江上不辨天地。只有将近索道尽头时,才能隐约看下索道下的旧城。
  我与我彼此相望,当我在索道下时,当我在索道上时。
  索道下,与解放东路南北相望的,是二府衙。

  二府衙,因清时曾有重庆同知署而得名。同知,明清知府知州佐官,正五品,因为知府佐贰,形如第二知府,故而别称二府,同知署则二府衙。重庆二府衙门,始建之年之地无考,大约满清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迁往城隍庙近旁,即今望龙门相对二府衙一带。至乾隆十九年(1754年),二府衙门迁往江北镇,旧地渐为民居,袭旧衙名作街名,二府衙。





  28. 29.        11.26 二府衙34号

  二府衙路西,索道正下方已然拆迁殆尽,只存路东半巷。有几进深宅大院,不知还有阳寿几许。临街几爿小店,难得还有老式的裁缝铺子。





  30. 34.        11.26 解放东路与二府衙路口

  南口一栋老旧砖楼下,有老妪摆着个擦鞋摊。



  35.        11.26 解放东路与二府衙路口

  我右转到解放东路的人行道上,在这帧影像地面静静等候不知几个钟头。
  我假设这样一个场景,擦鞋的椅子上,侧面的楼梯上以及椅后的转角处可以同时出现有趣的人。等候的时间愈久,我愈是偏执,虽然我并不能清晰定义什么是我以为的有趣。
  光线越来越黯淡,这终让我放弃。



  36.        11.26 望龙门码头

  过街走下望龙门码头的石阶,忽然又与这位挑担卖菜的菜贩擦身而过。
  昨天我便已经在这里遇见他,他从望龙门巷中走过来,在巷口略作停歇,然后一鼓作气走上石阶。我跟着身后,他已经在我镜头中,却忘了不知道因为些什么琐碎原因,我没有摁下快门。他已经走上石阶转身离去,这让我后来一直耿耿于怀。
  却不想,第二天还可以在同样的地方再次遇到他,遇到他走上望龙门石阶的这一瞬间。没有再犹豫。
  刻意等待许多,全无所得;不过偶然路过,却有意外之想。
  然而若是没有之前的苦苦守候,我必早已走过这里,又怎会再见这影像?

  我应该等待,我只是不知道我等待的究竟是什么。



  37.        11.26 四方街

  未完,待续

重庆十八梯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卷五 卷六 卷七 卷八

Nikon FE
Arsat H 50mm F2
Fujifilm Fujicolor Superia 1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 2.06K
  • quote 9.
  • 同意你的意见,重庆拍的很饱满。最近喜欢看背影。
  • 2011/6/7 20:59:2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8.慵懒阳光
  • 日本人都没炸毁的城市,我们自己把她拆了~
    胡成 于 2011-6-4 13:37:25 回复
    何止一个城市,家国天下岂不都是如此。
  • 2011/6/3 9:57:0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圣1228
  • 我坐的那条索道,是去南山一棵树的时候坐的,不知道是哪一条?
    胡成 于 2011-5-28 23:08:44 回复
    那就是长江索道,就是这组重庆照片里出现的那条索道。看来我们俩都错过了嘉陵江索道。
  • 2011/5/25 10:41:4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圣1228
  • 上次看新闻,据说索道马上要停运了,能有幸坐过一次,也是有意思的事情。
    胡成 于 2011-5-23 19:34:01 回复
    重庆有两条索道,一条是长江索道,一条是嘉陵江索道。我拍的这些索道是长江索道,拆除的那条是嘉陵江索道,可惜我没有拍甚至都没有过坐一次。
  • 2011/5/22 21:29:4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楼普
  • 这篇的光影和布局都很有戏剧感。最后一张写很多“拆”的墙,“拆”字的布局很好,不单调。
    胡成 于 2011-5-21 22:44:37 回复
    我觉得重庆十八梯这一组是我拍的最好的一组,写得也很用心。下一组可以与之相较的,就是厦门老城了。
  • 2011/5/20 1:10:3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小沙子
  • 我突然记起那只猫,以前在你做的另外一个网站看到。她的确让我心动了
    胡成 于 2011-5-19 10:28:39 回复
    嗯,有眼光,在我拍过的所有猫里,这帧也是我最喜欢的。
  • 2011/5/19 1:41:3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老虎
  • http://synyan.net
  • 最后一张的黑色幽默让人想起了《疯狂的石头》那个龅牙西装油光粉面的重庆男人“四眼”。
    胡成 于 2011-5-19 10:23:21 回复
    说起疯狂的石头,我忽然想起来去年下半年拍的最多的两个城市,恰好一个是疯狂的石头的重庆,一个是疯狂的石头的厦门。厦门我很熟悉,重庆还真是因为看疯狂的石头才有了最初的好印象。
  • 2011/5/18 21:47:1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vv玮
  • 在你镜头下的重庆,对我既陌生又熟悉,你走过的地方我都没去过,但是那些路那些房子那些人的感觉依旧不变,果然在重庆的大学生涯就待在象牙塔里了,期待后续。
    胡成 于 2011-5-19 10:19:56 回复
    我觉得即便是重庆本地人,如果只是生活在上半城或者远离渝中的话,恐怕也很少会踏足十八梯。旧城如同老去的美妇,除却追忆她往日的容颜,剩下的只有仓皇与无奈,谁又有兴趣于此呢?
  • 2011/5/18 16:43:0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小沙子
  • 好多人的一辑照片,很美。
    胡成 于 2011-5-19 10:17:46 回复
    我的确越来越喜欢拍形形色色的人了,不过前提是我喜欢他们。
  • 2011/5/18 0:04:58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