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嘉禾之屿 卷二嘉禾之屿 卷四 »

嘉禾之屿 卷三

 
 十一月廿五  晴

  卷二午后。



  00.        12.30 长寮巷 思明北路上巷口

  长寮巷内阴冷如暗夜,巷口配钥匙的师傅站在巷外,就着思明北路上的阳光读报,打发下午闲淡时光。
  在厦门老城中几日拍摄,所用Nikon F3反光板减震海绵老化,快门声响巨大。影像定格以后,也惊扰了被拍摄的人,他抬起头,狐疑与微愠的目光透过眼镜注视着我,多少有些尴尬。



  01.        12.30 大同路口

  出思明北路向南,至大同路口。
  鼓浪屿在厦门岛南的西侧,隔岸相对的即是厦门港与轮渡码头,其中海峡名为鹭江,因此海畔大道亦名为鹭江道。厦门老城中几条主要街巷便由鹭江道西向东蜿蜒而去,比如开元路,比如开元路南的大同路以及再南侧的中山路。这其中,开元路与大同路依然旧时模样,街旁骑楼如故,尤为我爱。于是在厦门几日,几乎日日逡巡于此左右。
  大同者,“天下为公,世界大同”。其得名自然在民国以后,之前曾有神前澳、史巷路头、大史巷、通津亭、外武庙、庙前街、庙巷街、石埕街、佛手巷、磨针巷、怀德宫、凤仪宫、火烧街、关仔内、四孔井、潮源宫、朝天宫(上宫)、西门观音亭等诸名旧名。大同路道路漫长,诸名旧名之中又不乏已并入其中的曾经独立街巷,具体种种,已难细究。1966年3月30日更名人民路,1979年10月1日复名。



  02.        12.30 大同路旁

  大同路旁,车主与泊位收费管理员起了争执,几乎全武行,一街人看得兴致昂然。

  在大元路上聪仔牛肉馆午饭。



  04.        12.30 外校场

  南明永历四年(1650年),国姓爷郑成功图取厦门,并以之为基业于九年后光复台湾,事迹彪秉史册。国姓爷对厦门史地影响深远,永历九年(1655年),改时称中左所的厦门为思明州,如今厦门老城所在主城区亦名思明区,即为国姓爷故。改思明州并建演武亭,以备国姓爷督察官兵演武操练,如今开元路旁外校场巷,即其地外较场所在,四百年地名不变。1980年10月1日后,改外较场之较为校,如今名。是地旧时亦有俗称铁隘门,不知是门为何?



  03.        12.30 外校场 开元路上巷口

  午后时光,老人们继续着他们上午温暖的阳光,孩子们继续着他们下午枯燥的课堂。



  05.        12.30 小使巷中

  踅进外校场,左手旁有条窄巷,名作小使巷。巷中逼仄,路旁有公厕,男厕在二楼,有人值守,却也干净整洁。却是不知此巷巷名即由此公厕而来,是处为早年内地农户来城中拉运粪肥处所,因巷狭窄,为与大同路原大使巷区别,故而得名。米田共者,着实不雅,后更名小使巷或小史巷,即便如此,也是罕有之名。
  忽然有穿红衣的小姑娘错身而过,背着同样粉红色的书包,在那样昏暗潮湿的窄巷之中,便仿佛焰火一般拂掠而过。





  13. 15.        12.30 开禾路渔档

  出小使巷,是打铁街,蜿蜒回走到开禾路上。开禾路相连开元路与厦禾路,以起讫点合名,曾名打棕街、竹树脚。1966年8月30日更名向阳北路。1979年10月1日复名。开禾路如今是厦门老城中最大一片菜市场,与第八市场相连,绵延数里之长,由早至晚,熙熙攘攘,绝无冷场。
  海滨城市,菜市中渔档最多,繁华渐欲迷人眼,如我般内陆长大之人,十之九成九不知为何,其实也就识得带鱼一种,免不得刘姥姥一般看得着迷。



  06.        12.30 担水巷 开禾路上巷口

  开禾路左右,菜摊渔档之后,隐匿着许多窄巷巷口。
  担心巷是通往码头边的鹭江道上。厦门国是海岛,岛内缺乏淡水,旧时百姓用水,多靠水船贩卖,一如旧京时卖水的独轮车,时人称之船仔水。船仔水来自石码、后江埭、水鸡腿、牛家村等地。旧时风情,因缺水,理发店理发概不洗头。每逢降雨,千家万户屋檐下、天井里,大缸小盆接水储用。遇水船靠岸,还常有穷人手捧竹筒向水贩讨水,富户则雇苦力至码头担水,普通百姓更成群结队肩挑水桶至此买水,因进出均经此巷,巷内居民便多以担水、卖水为生,此巷因得名担水巷。直至民国十五年(1926年),岛内华侨筹资两百万银元筑建自来水厂之后,卖水之俗方才绝迹。



  07.        12.30 河仔墘巷 开禾路上巷口

  河仔墘巷,相连开禾路与古营路,古营路上依然是棚内菜市。因地处原八卦池边,得名河仔墘,旧时亦有别称公馆内。





  09. 12.        12.30 河仔墘巷 开禾路上另一巷口

  厦门老城中的街巷,很少直来直去,大多有岔道,几处出口。加之岛内道路全无规划,因地就形,更不用论东南西北,记述方位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河仔墘巷在开禾路上的另一出口,路旁一档果菜摊,摊主大姐极热情地和我招呼,忽然有受宠若惊之感,在厦门几日,那是唯一一次本地人主动与我寒暄的经历。若不是大姐指点,便没有看到河仔墘巷这处巷口内有“集安堂南乐社”的牌匾,又告诉我诸如打铁街等处与国姓爷之渊源历史,实在难得。
  我应和着,镜头却游移在坐在巷口的老太太身上。看见大姐似乎看出我的企图,我便相询起老太太脚下那条宠物狗。老太太听不懂普通话,大姐便用闽南话翻译给老太太听,几个人一起夸奖起那只驯服懵懂的狗儿,老太太乐开了花儿。
  最动人的,总是人们。



  16.        12.30 天一楼巷

  穿梧桐埕巷至天一楼巷,距开禾已远,出天一楼巷便又是思明西路。天一楼巷有祀太乙真人的圣王公宫,宫在石坡顶,旧时须拾级而上,俗称天一楼,故名。天一楼巷有岔道相连山仔顶巷,也因此地势而得名。天一楼巷另有旧称吊灯巷。
  天一楼巷数处弯折,距山仔顶巷不远,有石亭一座,亭上不见匾额,不知是否就是圣王公宫。亭下石柱上,有孩子们的涂鸦,笔迹稚拙,文字却是好玩。
  左边一行“高楼这辈子是我的最爱”,我想是每个居住在老城里百姓的希冀。无可厚非,老城中的空间愈来愈狭窄,本就不便的生活越来越捉襟见衬,如果无法得到改善,拆除旧城便顺理成章且理由从来都是那么冠冕堂皇。
  在没有法律的保护下,殚精竭虑的改善永远难以与一劳永逸又可赚钱无度的拆迁相博弈,在中国没有老城有未来。



  17.        12.30 局口街 十六橺巷巷口

  下到思明西路,向东十字路口有思明戏院,从此四向分思明东西南北路。近路口处,道北是曾姑娘巷,可重回卷二南轿巷。与之隔思明西路相对的,是局口街。
  局口街上,旧时设有铳局,有局外、局内之分,局外称局口。局口街又有本厅口、太子巷、桂洲堆等旧称或俗称。
  局口街东北南分别是老城中如今商业氛围最为浓重的思明北路、西路与中山路,所以巷中虽窄,却是寸土寸金之地,商铺大多经营女装服饰,所以一如其他城市般也被称之为女人街。
  巷中北段因有商场,道理曾经改造,还较宽敞,南段旧时模样,宽仅容三两人并身而过。如此狭窄,却还有许多小吃摊贩推车摆摊路旁,日日里都是水泄不通。



  19.        12.30 局口街 中山路上巷口

  局口街在中山路上的巷口旁,有一处木板搭构的空场,往来游客行人大多在此歇脚。后听本地人言,空场是处小舞台,如果礼拜天,有歌仔戏上演。上次看歌仔戏还是十四年在泉州,可惜却没有再遇到。





  20. 23.        12.30 思明西路

  思明西路路南,是处大型商业广场,沿街依然保持骑楼样式,街旁底商也大多售卖服饰。打电话的姑娘,就是服饰店的店员,衣着也算是店铺风格不落言诠的广告。



  22.        12.30 思明西路 edge

  edge,是这家店铺的店名。后来每次路过,她几乎都是坐在那里看着手机打发时光。她有张我喜欢的面孔。



  25.        12.30 大中路

  思明西路东侧是大中路,大中路介于大同路和中山路之间,以起讫点合名。大中路原为国姓爷部伍走马路之一段,称大走马路。崇福楼为其路段旧称,日伪时期俗称日本街。
  近中山路的几条路街,街旁或者新建商业广场,或者老楼改造商铺如新,但也都保留骑楼样式,所以不致太过突兀。



  26.        12.30 十六橺巷 局口街上巷口

  思明西路路南的大型商业广场之后,原来的老街巷还存留半边。由大中路走过去,上南大沟墘巷,一半居家,一半是商业楼前空场。下南大沟墘巷是十六橺巷。橺字罕用,厦门地名中意应指房屋且特指木构房屋,十六橺即早年巷内有房屋十六间而因名。出十六橺巷局则是局口街,因此有旧称内十六橺口或局中巷。



  28.        12.30 厦禾路 公交车上

  天色已晚,归程。

 十一月廿六  晴

  隔天继续游荡厦门老城,与昨日不同,是日大多时间在厦禾路北故宫路左右以及思明北路外思明东路左右。



  30.        12.31 开元路旁骑楼下 外校场巷口

  开元路上,昨日那处外校场巷口。老人们还没有悠闲到在清晨就坐在阳光里,想来正在菜扬挑选一日食用。挑担卖菜的妇女把一担青菜摆在那里,真是新鲜,阳光下,有浓翠欲滴的绿。



  31.        12.31 大同路

  无论如何,每天都要在开元路与大同路上走走。





  32. 33.        12.31 大同路

  道路是单行线,路旁可以顺向停车。不时有车泊走,于是泊位收费管理员经常要在路上拔足狂奔,计时收费。
  在北京,这样的管理员都会骑一辆自行车,以至于我骇然见过管理员用自行车别停汽车讨要欠费的场景。在厦门倒全凭脚力,若遇此路有上下缓坡,每日消耗想来不少。



  34.        12.31 大井脚巷 大同路上巷口

  大同路旁的大井脚巷。



  35.        12.31 镇邦路 惠通巷巷口

  大同路向东,左转上镇邦路,可直到中山路上。镇邦路,旧名岛美街(路头)、镇邦街、木屐街、港仔口(路头)。1966年8月30日更名向阳北路。1979年10月1日复名。
  镇邦路旁有条极窄的惠通巷,巷口担挑小贩似乎日日都在那里,售卖的是厦门本地小吃,贡糖夹饼。后来听人言那贡糖夹饼极为美味,当时我却以为不过普通走街小贩,不以为然,以致没有买来尝尝,有些遗憾。



  36.        12.31 惠通巷巷内转折处

  惠通巷近镇邦路一段,不过是楼宇间夹缝,暗无天日。出来虽然还是惠通窄巷,却感觉豁然开朗。

  未完,待续

嘉禾之屿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卷五 卷六

Nikon F3
Nikkor-S Auto 5.8cm f/1.4
Fujifilm Fujicolor C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 2.06K
  • quote 6.manny
  • “最动人的,总是人们。”

    这句话说的真是动人呀

    觉得拍的并不是很美 但慢慢越看下去就越想看 在阳光下的人们真好看 第十七张那个拿着一件黄色T的大婶 那个有一只狗的老奶奶的 乐死我了:)
    胡成 于 2011-10-30 23:26:45 回复
    彼此对美的定义不同,我觉得平民市井中才有真正的生活之美。我想我大概知道您所指的美是哪种,那种在我眼里却是不美的。不过还是很高兴,这种影像能让您感觉到愉悦。
  • 2011/10/30 1:29:1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老虎
  • http://synyan.net
  • 开着几百万豪车的北京大爷们还不舍得二百块钱的贴条罚单?
    胡成 于 2011-6-10 17:26:26 回复
    北京大爷的特质之一,就是越穷越横,真要是开着几百万的车,也就不至于因为泊车收费置气。嚼吣的,为仨瓜俩枣儿没完没了的,必然不能开几百万的车。
  • 2011/6/10 14:40:0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老虎
  • http://synyan.net
  • “道路是单行线,路旁可以顺向停车。不时有车泊走,于是泊位收费管理员经常要在路上拔足狂奔,计时收费。”

    这就是我不解的地方。为什么北京或厦门不能在道路某几个点设置管理员,只有购买了票并且贴在车内才合法,否则人走车空直接就被贴条。这样不是省了很多事情吗?
    胡成 于 2011-6-10 11:37:20 回复
    泊车管理员是属于企业员工,没有权力给汽车贴条下罚单吧?厦门的汽车管理员都是本地人,还敢和车主对峙,北京的全是外地人,而且大多是刚进城的乡民,普通话好多还说不利索,相当弱势,更是不敢和本来就横的北京大爷们理论,遑论贴条。所以只好如此吧。
  • 2011/6/9 23:54:1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o
  • 很温暖

    好红

    夏天应该好绿

    很多字不认识
  • 2011/6/8 18:02:55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