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海青海城南旧事 卷二 »

城南旧事 卷一

 三月廿五  晴 间有雷雨

  城南半日逡巡。南捕厅、绫庄巷、评事街、程善坊、南市楼、泰仓巷、千章巷、红土桥,过鼎新路向西,安品街、大辉复巷、平安巷、糯米巷、大常巷、登隆巷、仓巷。
  新建的朝天宫古玩市场正在仓巷,午后时分,市场里许多商铺关门闭户,多少有些冷清。市场前安品街西口路面上白线划分出摊位,租售给零散摊贩,厅堂中的地摊主们正在电话联系着是否出这份钱,听闻场外地摊明日期开张。
  最近几次旅行,好像总有在城市中逛古玩市场的经历,倒是总能遇见。新朝天宫市场二楼六十三号,一家主营文革旧货的店铺,实在是少见的好铺子,藏品丰富,武姓女店主也颇热情友善。数十本老照片,没有时间细致翻看,联系些其他藏品,过两天再去看看。

  忽而瞬间,天昏地暗,一阵雷雨。正愁苦下午将无可去时,却又忽而转晴。雨水和阳光安排失当,自己乱了阵脚,一时无措,阳光里却是雨水依然,以致我出门又再折回,暗骂天气如此诡异。
  在安品街东口随意午饭,回鼎新路东,再趸入泰仓巷、千章巷、嘉兆巷、走马巷、绒庄街、平章巷、白衣庵、踹布坊。踹布坊北有一条南面依然黛瓦青砖房,北侧楼房,贯通绒庄街与评事街的小巷,找到路牌,街名赫然泥马巷,当时笑场。
  西出评事街、打钉巷、甘雨巷、大板巷、老坊巷,一卷拍完,已近四点。
  一片狼籍。一片狼籍。

  南京人眼中,老城南是指中华门内东西两片围绕内秦淮河,以夫子庙为核心的南城老城区。自明时起,南京南城即是百姓市井处,秦淮两岸,鳞次江南穿堂式民居,“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花格窗。”
  2006年春节之后,以“危旧房改造计划”的名义,南京对老城南仅存的南捕厅、牛市、门东、门西、教敷巷诸区进行强制拆迁。惊骇百姓之中,几位白丁文人致书当局,其中有:“在安品街,以清代杨桂年故居为代表的多处文物保护单位惨遭拆除,用于房地产开发;在南捕厅,以民国建筑王炳钧公馆为代表的老街区被拆毁殆尽,用于建设‘总部会所’及‘独栋公寓’;在秦淮河西段,以清代北货果业公所为代表的五华里古河房被成片推平,用于建造‘假古董’;在三条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蒋寿山故居被擅自拆迁改造,用于打造高档‘会所’;在中华门东,多处明清文保建筑连遭人为纵火,地块用于房地产开发;在三山街,江苏酒家、张小泉刀剪店等多家著名老字号即将在‘危改’中消失”等,洋洋洒洒万余言。只可惜我们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一切和开发拆迁相对抗的行为都是螳臂挡车,蚍蜉撼树。文字早已在故纸堆中灰飞烟灭,拆迁却文火慢炖的从未停止。

  在最后的南京老城南,记录些零散的城南旧事。



  06.        04.27 评事街 升州路上巷口

  升州路中段北侧评事街,行政区划上属于南捕厅片。自2004年南京出台《南捕厅街区历史风貌保护与更新详细规划》以后,狭义上的南捕厅巷修旧如新地建起甘熙故居,售票营业,附近建筑更是辟为商用,弹冠相庆者,夜夜笙歌。所以,如今南捕厅片的核心街道,当属最后的评事街。
  评事街南起升州路,北至笪桥。旧时是地为以宰牛为业的回民出售牛肉以及皮革制品之地,俗称皮市街、皮作坊,后音讹为评事街。明清以降,评事街左右一度繁华,“肉腻鱼腥米盐糅杂,市廛所集,万口一嚣”,也是旧南京灯市中心之一,民国以后,灯市方才移至夫子庙。满清时,评事街有江西会馆,会馆前身是因敬贺慈禧太后寿辰所建万寿宫。附近有七家湾,因最早住有七家回民而得名。
  七家湾锅贴,评事街板鸭,南京人家,家喻户晓。评事街南口那家章云板鸭,门前顾客云集,想来年深日久如此,老主顾们才会自觉排起长队,直至升州路上。久候的食客忠贞不渝,全然不顾对面这家门可罗雀的清真板鸭店。那边厢几个小伙计刀起刀落忙得不亦乐乎,这边孤独老板一人无所事事走将出来。看不到他的眼神,眼神一定羡慕妒忌恨。



  07.        04.27 南市楼巷

  狺狺扑将过来,尽忠职守却又是色厉内荏的看家小狗。



  08.        04.27 南市楼巷

  静默地坐在城南深处,寂寥窄巷中的老妪。







  09. 10. 11.        04.27 泰仓巷

  老城南的拆迁这一两年来略有停顿,许多街面上张贴着一则保护老城南的新闻,说是政府改口保护云云。夹杂在诸如“拆迁商滚出去”标语之间的这则新闻,多少可以看见当地居民开始有些许乐观情绪,但是以我看来,保护只不过是拆迁的另一种说法而已。一如北京南城的大吉片,虽然停顿三五载,但在利益博弈明朗化以后,一则加速拆迁的公告,半年内便告魂飞魄散。
  老城有许多种死亡方法,北京的大吉片是一种,成都的宽窄巷子是另一种,区别无非只是死去以后,在他们的尸体之上修建何种坟茔罢了。



  12.        04.27 糯米巷15号门前

  正是晌午,端着饭碗站在门前午饭的老人。



  15.        04.27 嘉兆巷 千章巷上巷口

  午后,嘉兆巷口。



  16.        04.27 嘉兆巷

  以及嘉兆巷中阒寂的阳光。



  20.        04.27 泥马巷





  27. 24.        04.27 老巷坊

  老巷坊近升州路处,巷旁拆迁后的废墟上一片狼藉。废墟北边几排砖瓦房,住在深处的老太太出门来倒垃圾,步履蹒跚的一段路,踽踽令人心酸。





  25. 26.        04.27 老巷坊 樱桃树

  一周后的傍晚,在这里遇到了这株樱桃树的女主人。女主人和我说,应当三月份来,那时候樱桃花儿正开。后来当我招呼着离开的时候,她再走出来告诉我过些天回去吃樱桃。我说那时候我可能已经离开南京了,就像我说我错过了那株樱桃树的最后一场花期一样。明年,她们就该全部拆迁离开了,女主人说会斫尽樱桃树枝杈,只带着树桩离开。再种下树桩,明年开春还会生出新枝杈。
  只是,来年花期,花在哪里?



  29.        04.27 南市楼 评事街上巷口



  31.        04.27 程善坊

  在过去的老旧岁月里,城南旧事里最常见的场景之一。



  34.        04.27 大板巷旁巷中





  36. 37.        04.27 大板巷旁巷中

  窄巷中有一眼古井,水井旁曾经总是喧嚣处,如今却是格外落寞。或者废弃的久了,井水也便兀自去了,渐枯而干涸,只如一片落英,在风起前提醒曾有繁花如雨。



  38.        04.27 大板巷旁巷中

  窄巷巷口有一栋两层砖楼,楼体青砖抹缝,依然棱角分明,不似后来楼房的机制红砖早已风雨剥蚀。走近看,却发现内里早已人为毁损,楼上楼下皆是木制地板,一楼橇起,二楼凿穿,只待最后夷平。
  仿佛战乱流离的姑娘,蓬头垢面,形容枯槁。
  我想看见她过去的模样。
  阃阁窗前,对镜梳妆。

  在南京南城,忽然有些胆怯,由始至终只是在用Lomo偷拍,没有拿出惹眼的相机,虽然特意带着两部旁轴。天气越发的暑热,再薄的外套也有些勉强,相机很难隐藏,不得不背包,扫街的时候背摄影包实在是件愚蠢的行径,但是客在他乡,又没有其他装备。我不想让别人注意到我将会拍摄他们,那样他们将会有所防备,许多事情便开始变得不那么自然,但是今天刚我背着摄影包走进南捕厅的时候,我已经觉得自己可疑而且与环境格格不入。
  权当是在投石问路,起码今天走过的这些街巷,已在我心中成图,并有细细注脚。

  未完,待续

城南旧事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卷五

Lomo Lc-a
Minitar 1 1:2.8 32mm
Sunny 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 2.06K
  • quote 3.Vstill
  • =======天气越发的暑热,再薄的外套也有些勉强,相机很难隐藏,不得不背包,扫街的时候背摄影包实在是件愚蠢的行径,但是客在他乡,又没有其他装备。我不想让别人注意到我将会拍摄他们,那样他们将会有所防备,许多事情便开始变得不那么自然,但是今天刚我背着摄影包走进南捕厅的时候,我已经觉得自己可疑而且与环境格格不入。======

    微博上的问题,在这里找到了一些答案!
  • 2012/6/9 22:56:3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老虎
  • http://synyan.net
  • 等某些短视的城市完全变成石屎森林,那些后代们会来后悔的。
    胡成 于 2011-7-14 12:50:07 回复
    如果将来为那一座座死去的城市如杭州岳庙般建祠祭奠的话,那么反剪双手跪在墓阙之下的众多公仆们,怕是要用尽世间无辜白铁。
  • 2011/7/14 12:30:4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小沙子
  • “只是,来年花期,花在哪里?”——花在心里绽放,只要你心里有她。
    胡成 于 2011-7-6 0:32:34 回复
    小时候家里的那缸栀子花,的确会在每个夏天盛开在我心里。可是这株樱桃,我却从来不曾得见樱桃花的模样,所以心中没有花,便也开无可开了。
  • 2011/7/5 12:15:29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