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南旧事 卷一城南旧事 卷三 »

城南旧事 卷二

 四月初二  多云转阴 凉爽

  一周后的傍晚,再回南城。还是那条路线,从南捕厅开始。
  傍晚的南城,舒缓的光线下,似乎人们也变得柔和许多,终于有了几位可以聊天的居民,不再是全部的冷漠。嘉兆巷里择着韭菜准备晚饭的男人,千章巷西口养着画眉白头翁的老人,老巷坊内那株樱桃树主家的女人。
  这才是我喜欢的老城,住着许多友善的人们,如同老旧的墙砖一般,褪尽火气。



  03.        05.04 绫庄巷

  路旁的大姐招呼推车售卖些水产的小贩停下,挑出一把海带,盘绾长发般梳理着,拣择干净纠缠其间的异物。
  可以在家门口即买到各色食用之物,是老城街巷之中生活方式的一种。上午荫凉,如在久远之前我家那般宽敞院中,大可关门闭户,择一把躺椅,捧一本闲书。间或会听见一缕叫卖声自门前阒寂长巷中悠远响起,米面果蔬,鲜活鱼禽,哪种正中彼时胃口的下怀,起身打开院门,吆喝小贩过来,几番讨价还价,几番挑剔拣选,足不需出户,一日或几日食用便已备至厨下。



  04.        05.04 嘉兆巷北口

  数十年前将老城公有化与大杂院化,如今看来是老城毁灭的原罪。独门独户的宅院越来越少,居住在大杂院里的人们努力向左右占据每一寸土地,再努力向上占据每一尺空间,直到门前逼仄,找不到一片可以借些阳光晾晒衣服的地方。
  于是老城南里,衣服大多晾晒在户外,街道上空。或者是因为南方老城街道不及北方宽阔,或者是因为地域习惯不同,南京老城南的衣服不像北京那样晾晒在路旁举手可及处,而是用竹杆挑起向上,挂在五六米高空的各种线缆之上。猎猎旌旗一般,倒是防盗,贵重衣物或者性感内衣也大可堂而皇之,蟊贼们断无得手之道。



  07.        05.04 嘉兆巷

  嘉兆巷旁墙体向外侧敧倾,已呈危象。墙上遍布爬山虎,夕阳斜照下,翠绿可人。以致会让人近前仔细端详,一叶障目,便全然不见危墙,颇有粉饰太平之用。



  09.        05.04 嘉兆巷

  那位在门前择着韭菜准备晚饭的男人。几次去南京老城南,他是第一位与我寒暄的南京人。或者就是因为傍晚故,无论生活咸苦,也是明天才需要面对的事情,总可以有一夜安逸。人们“今天的苦算吃完了,明天的苦还远得很,这一夜的身心安适是向不属今明两天的中立时间里的躲避”。便可舒缓下心情来,感觉周遭世界的存在,注意到我,再若有若无的,闲聊两句。
  更何况,屋门之后,还有他头发斑白老母亲慈爱的目光。



  08.        05.04 嘉兆巷

  门前墙上晾晒着丝瓜瓤儿。
  对我而言,丝瓜瓤儿是搓澡的工具,小时候和父亲去洗澡,总是被这刑具一般的丝瓜瓤儿搓得浑身通红,以及火辣辣的疼。
  我是因为又看见还有人在用这搓澡的丝瓜瓤儿,用怀旧的心情去拍摄它。后来许多人才告诉我,现在人们只是用这丝瓜瓤儿洗碗罢了。
  我表错了情。



  10.        05.04 千章巷29号 杨钰兴烟酒杂货店前

  我并不认识花鸟,是正准备晚饭的店主看见我在拍摄,走出来告诉我,左边的是白头翁,右边的是画眉。
  夕阳正从檐上汹涌而来,画眉冲着了光。

 四月初三  晴间多云

  昨夜失眠,痛苦辗转,直到室内已见曙光。醒来时不过九点,困倦乏力。磨蹭到将近晌午方才出门。

  朝天宫翻建一新,四周弥漫着浓烈的油漆味,即便是在随风轻飏的银杏树下。
  正殿大成殿殿后西侧的“南京城市史展”依旧,走进去只是想着消磨些午后时光,却不想其后有许多意外之想。

  意外之想之一在于,不仅原先仅有一层的展品大大丰富,而且可以转折再上二层,是新开辟的民国史展区。理应如此,南京历史怎可视而不见民国史?
  中国历史,两段最让我痴迷,唐史与民国史。唐时南京尔尔,不足观,民国历史却可大大补足。虽然新展区藏品与面积与作为民国首都的南京仍大不相称,但总是个好的开始。好的开始还在于,上得楼去,首见藏品便是孙中山先生几件书稿真迹。
  其中一件信札,为先生覆信同盟会女同志,谈及男女平权之事。信左置有先生亲笔所书信封:
  “粉坊琉璃街
  参政同盟会总部
  孙椷”
  粉坊琉璃街,就是如今虎坊桥那粉房琉璃街,大吉片里,那条我经常彳亍其间的胡同。中山先生的手迹,珍珙馆藏,想来再有百年,后人依然可见,如今如昨。可是那粉房琉璃街,或者不过一年两年之后,也就永失于世了。这是种难是名状的悲哀,不过想想,罢了,不过是先生笔下一条街名罢了,先生曾经的一切,又有什么遗存于今?

  民国史展的另一侧,是模拟的一间民国年代的小电影院,不过三排长椅而已,幻灯机投放些老旧的电影片断。我坐在那里的时候,正回闪着民国二十六年的那部《马路天使》,摇曳不定的镜头,周璇穿透人心的天涯歌女和赵丹愁苦的面孔。
  就在今天下午,我有间一个人的电影院。
  我在那里,努力希望我可以遗忘身边一切的现实,只仿佛我和这间电影院的外面,是歌舞繁华的南京城。当我走出电影院的时候,我可以买一份报纸,打开时瞟一眼报头的日期:民国某年。某月。某日。

  可惜我依然需要回到现实。

  出朝天宫,回到现实中的老城南。过马路走进仓巷。丁家巷与朱状元巷已是废墟,木屐巷里,隐约还有一些旧日模样。











  13. 15. 16. 19. 23.        05.05 木屐巷7号

  后来,就一直坐在七号那三进院里,和王家人直聊到日暮。
  我就坐在那里,看着光线从开井中离开,看着最适合摄影的时间离去。无动于衷的,继续坐在那里,和一家人直聊到日暮。
  或者,在南京最后的南城里,在那些所有交叠更替的生活中,有我的一个下午。



  24.        05.05 木屐巷 仓巷街上巷口

  因为地近朝天宫古玩市场,加之左右拆迁,更多旧货杂物流出,于是仓巷左右临街待迁的门面房,几乎全在做着古玩杂项的生意。木屐巷近仓巷一端,依次几家旧书店,不比古玩店里多伪赝,这书店里还果然有不少古旧善本,只是价格不菲。
  若是南京本地人,大可闲时逛逛,为中意图书与老板白刃相搏。我在旅途中,也只好匆匆而过了。



  25.        05.05 绫庄巷

  从仓巷向东过鼎新路到千章巷,穿绫庄巷与南捕厅回到中山南路搭车回返,是每天的固定路线。
  又是城南半日,最后一瞥。

 四月初四  晴 酷热

















  26. 28. 29. 33. 34. 35. 36. 38.        05.06 木屐巷7号

  第二天重回木屐巷。
  待到卷四之时,再把这进老宅以及居住于此的人家细细讲来。

  未完,待续

城南旧事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卷五

Lomo Lc-a
Minitar 1 1:2.8 32mm
Sunny 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 2.06K
  • quote 4.老虎
  • http://synyan.net
  • 嘿嘿,惟恐天下不乱吗?五代的时候那些佛像好看呀!

    p.s. 我也证明丝瓜筋儿从小开始也是洗碗用的!从没听说过擦身的。
    胡成 于 2011-7-14 14:36:53 回复
    五代造像还好是因为工匠还都还是唐人呀,朱贼篡唐,唐贼割石敬瑭割幽云十六州,实在都是罪不可恕,看着就生气。
    关于丝瓜瓤儿,难道还真是本地才用来擦身?绝无可能呀,应当是老年间的做法吧,我赶上个尾巴。
  • 2011/7/14 14:24:2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老虎
  • http://synyan.net
  • 中国史,三国因为太滥了所以耳耳,其余我最中意春秋、战国、南北朝、五代十国,大概天生是一个不甘清静的主儿吧!
    胡成 于 2011-7-14 12:44:15 回复
    你不是不甘清静,你是唯恐天下不乱。不过读史的确也是越乱越有趣,看国名就看得眼花缭乱,这是我喜欢春秋的重要原因。隋唐之前南北朝我也兴致盎然,可是五代因为有逆贼朱温与石敬瑭,我就极不喜欢了,虽然二十四史里我最早买的就是旧五代史。
  • 2011/7/14 12:25:4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beibei
  • 小时候,外婆家,有天井,有过道。外婆也总在忙碌。一张八仙桌,切菜。
    再热的天,也总有阴凉。
    这么舒适的生活,永远不会有了吧。
    胡成 于 2011-7-9 14:35:20 回复
    那种关起门来可以清静恬淡,却又可以接天光地气的生活,在眼前的将来怕是不会再有了。城市越来越庞大嘈杂,越来越昂贵与焦虑,早已经负担不起那种原本平常,如今却是奢侈至极的生活。市无可隐处。
  • 2011/7/8 16:23:2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丝瓜瓤,我小时候部队大院里也是用来洗碗的,搓澡用毛巾和自己的手……

    今天的苦算吃完了,明天的苦还远得很,这一夜的身心安适是向不属今明两天的中立时间里的躲避——这一刻,我们索性也和方先生一同放松一下嘛!
    胡成 于 2011-7-9 14:30:22 回复
    莫非用丝瓜瓤儿搓澡只是本地风俗?理应不至于呀,可能是比较早期的习惯,后来知道爱惜皮肤,于是粗糙的丝瓜瓤儿便弃之不用了。
  • 2011/7/7 13:29:12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