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丰大足 梵宫寂静 卷二门礅 包头章胡同4号 »

大丰大足 梵宫寂静 卷三

  书接卷一





  01. 02. 地狱变相 刀船地狱

  刀船地狱之刀船者,即一船内刀剑密树,刀尖之上戮有三人,痛苦万状,其上凿刻“自作自受,非天与人”。碑文“大藏佛言,佛告迦叶,一切众生养鸡者,入此地狱”云云。
  晨露未晞,村妇在自家院中掀开鸡笼,挤困一夜的鸡儿早已急不可待,鸡笼还未完全打开,早有两只钻将出来。饥渴难耐,却恰巧鸡笼旁就有一条不知死活的蚯蚓,两只鸡儿一头一尾的把蚯蚓啄起,都想吃下这份鲜活的独食,你争我夺,互不相让,可怜蚯蚓平白受了那车裂之刑。笼里的鸡儿早也看见眼中,正挣扎而出,想来片刻之后,还不知有几只鸡儿要来明火执杖。
  村妇早已经带来了喂鸡儿的谷粒菜糜,鸡儿们却一刻也等不及,为条蚯蚓拼得你死我活,全然不像平日里围拢在村妇脚下,等着撒向院中的鸡食儿。
  好气又好笑。
  正有一缕晨曦,穿过小院竹篱。

  如此为将入地狱之相?
  我不信。



  00. 地狱变相 截膝地狱

  左上有一男一女持杯捧坛,正在劝一比丘饮酒。比丘内心纠结,欲拒还迎。地狱变相构图,上为其世间恶行,下为其地狱磨难。所有下有反绑劝酒男子,鬼卒抓其脚踝,举刀断膝。而劝酒女则被拔舌,剜眼、砍手、截足。如此佛法教义,简而言之,即是人行一小恶,佛行一大恶,以大恶惩小恶,那何以惩大恶?
  上中有一男子酒后乱性,淫其母,杀其父。下为入地狱之后,项戴枷锁,枷书“三为破斋并犯戒,四为五逆向爷娘”,男子手指壁上“不信佛言,后悔无益”。此逆人伦罪行,亦由饮酒而起。《大藏经》有言“佛告迦叶:善哉,不饮酒者是我真子,即非凡夫。善饮酒者,或父不识子,或夫不识妻……或姊不识妹,或不识内外眷属。”据此说,其右环刻诸事,右上为夫不识妻,再右画外有父不识子,再下画外有兄不识弟,再左在夫不识不妻下有姊不识妹。



  04. 大方便佛报恩经变相

  佛法主张怨亲平等,识体轮回,僧尼不事二亲,“沙门不应拜君亲论”,漠视孝道,与中国传统文化格格不入,世人斥之为“无君臣之义,无父子之情”。当然,为香火故,一切皆可变通。汉传佛法渐将百姓广为接纳的儒家思想纳入佛法之中,至唐以后,佛家已杜撰出许多释迦行牟尼孝故事以宣扬孝道。大方便佛报恩经变相,即是因此而凿刻。
  此佛还是彼佛乎?



  15. 释迦涅槃圣迹图

  之行,大足为重中之重。重庆初冬多阴雨,研究天气预报择是日去大足也只是赌其可晴。果然,果然,正午,渐云开雾散,至午后,终于天光大霁,阳光穿透蓊郁阴翳,直洒东北岩上诸经变造像。
  诸龛神佛,光影拂面,因之而立体生动,不虚此行。



  05. 释迦涅槃圣迹图 力士





  06. 07. 释迦涅槃圣迹图 赵智凤



  08. 释迦涅槃圣迹图 左起须菩提 富楼那 目键连 迦旗延



  09. 释迦涅槃圣迹图 左起舍利子 须菩提 富楼那 目键连 迦旗延



  10. 释迦涅槃圣迹图 迦旗延

  一缕阳光,轻拂佛面,最是温婉时候。



  12. 释迦涅槃圣迹图 阿那律

  力士怒目,如意垂首。一方寸间,一天地间。



  13. 释迦涅槃圣迹图 耶输陀罗

  果然神佛,千载以降,依然肤若凝脂。



  16. 释迦涅槃圣迹图 须菩提

  须菩提,手持净瓶。阳光过时,淡然而笑。



  17. 华严三圣像 圆龛



  18. 毗卢洞 洞外天王





  19. 20. 父母恩重经变图 怀胎守护恩

  父母恩重经变图,宏扬孝道,意同大方便佛报恩经变相。





  21. 25. 观无量寿佛经变相



  24. 观无量寿佛经变相 西方极乐国



  23. 地狱变相 油锅地狱



  27. 地狱变相 刀船地狱



  28. 地狱变相 矛戟地狱





  29. 30. 柳本尊行化事迹图

  最后一龛柳本尊行化事迹图,尚有部分未曾完成,仅具大略形状,倒也可知宋人开凿之工。不过即便完成,艺术水准也不及石羊毗卢洞中那龛北宋柳本尊十炼图。但是十炼造型与石羊毗卢洞中仿佛,可见传承。

  柳本尊,唐末五代四川弘传瑜珈密教一代祖师。相传其生于柳瘿,如《重修宝顶山寿圣寺碑记》载“柳破其瘿,而婴儿出焉”,因其“数至神异,人不敢称其名”,故号柳本尊,本尊意指祖师。据考,柳本尊生于大唐德宗皇帝大中九年(855年),卒于后晋石逆敬瑭天福七年(942年),嘉州(今四川乐山)人。其自大唐僖宗皇帝光启二年(886年)盟于佛,承袭唐金刚顶瑜伽部密教,专持大轮五部密咒,传法于川西一带,并于汉州(今四川广汉)弥牟(今属四川成都)设中心道场。
  唐末五代,乱世之时,民不聊生,鬼神之道,大行天下。柳本尊杂糅密法巫术,化水符咒,为民驱鬼治病,并以炼指、立雪、炼踝、剜眼、割耳、炼心、炼顶、舍臂、炼阴、炼膝等十种自残苦行弘化密教以示自受苦难,普渡众生,称十炼。如“第四剜眼”图下碑记:“本尊贤圣至汉州已经旬日,忽忆往日圣言:逢弥即止,遇汉即回。由此驻锡弥蒙。一日,汉州刺史赵君,差人来请眼睛,诈云用作药剂,欲试可(否)。本尊心已先知,人至,将戒刀便剜付与,殊无难色。感金刚藏菩萨现身。眼至,赵君观而惊叹曰:真善知识也。投诚忏悔。时天福四年七月三日也。”刺史欲试柳本尊,诈称需以其眼作药,柳本尊虽已心知,便仍即持戒刀剜眼相与,着实骇人。
  其余诸炼图,也据李永翘、胡文和所著《大足石刻内容总录》摘抄如下:

  第一炼指。本尊教主于光启二年,偶见人多疫疾,教主悯之,遂盟于佛,持咒灭之,在本宅道场中,炼左手第二指一节,供养诸佛,誓救苦恼众生,感圣贤摄授,而语之曰:汝誓愿广大,汝当西去,遇弥即住,逢汉即回。遂游礼灵山,却回归县。

  第二立雪。本尊教主于光启二年十一月,挈众游峨眉山,瞻礼普贤光相,时遇大雪弥漫,千山皓白,十三日将身向腾峰顶,大雪山中凝然端坐,以效释迦雪山六年修行成道。感普贤菩萨现身证明。

  第三炼踝。本尊教主,宴坐峨眉,历时已久,忽睹僧谓曰:居士止此山中,有何利益?不如往九州十县,救疗病苦众生。便辞山而去。天福二年正月十八日,本尊将炷香一两为一炷,于左脚踝上烧炼,供养诸佛。愿共一切众生,举足下足,皆遇道场,永不践邪谄之地。感四天王为作证明。

  第四剜眼。本尊贤圣至汉州已经旬日,忽忆往日圣言:逢弥即止,遇汉即回。由此驻锡弥蒙。一日,汉州刺史赵君,差人来请眼睛,诈云用作药剂,欲试可(否)。本尊心已先知,人至,将戒刀便剜付与,殊无难色。感金刚藏菩萨现身。眼至,赵君观而惊叹曰:真善知识也。投诚忏悔。时天福四年七月三日也。

  第五炼耳。本尊贤圣,令徒弟住弥蒙,躬往金堂,金水行化救病。经历诸处,亲往戒勒,诸民钦仰,皆归正教。于天福四年二月十五日午时,割耳供养诸佛。感浮丘大圣顶上现身以作证明。

  第六炼心。本尊贤圣,于天福五年七月三日,以香腊烛一条炼心,供养诸佛。发菩提心,广大如法界,究竟如虚空,令一切众生,永断烦恼。感大轮明王现身作证。一切众生,始得醒悟。

  第七炼顶。本尊贤圣,于天福五年七月十五日,本尊以五香捍就一条,盘膝端坐炼顶,效释迦佛鹊巢顶相、大光明王舍头布施。感文殊菩萨顶上现身为作证明。

  第八炼臂。本尊教主,于天福五年,在成都玉津坊道场内,截下一只左臂,经四十八刀方断,刀刀发愿,誓救众生,以应阿弥陀佛四十八愿。顶上百千天乐,不鼓自鸣。本界厢吏,谨共具表奏闻。蜀王叹异,遣使褒奖。

  第九炼阳。本尊教主,天福五年前十二月中旬,马头巷丘绍得病,已死三日,皈依本尊求救。合家发愿,若得再生,剪发齐眉,终身给侍。本尊具大慈心,以香水洒之,丘绍立苏。于是丘绍夫妇二女,俱来侍奉,以报恩德,不离左右。闰十二月十五日,本尊用腊布裹阳,经一画夜烧炼,以示绝欲。感天降七宝盖,祥云瑞雾,捧拥而来。本界腾奏,蜀王叹服。

  第十炼膝。本尊贤圣,蜀王钦仰日久,因诏问曰:卿修何道,自号本尊?卿禀何灵,救于百姓?对曰:予精修日炼,誓求无漏无为之果,专持大轮五部秘咒,救度众生。于天福六年正月十八日,将印香烧炼两膝,供养诸佛。发愿与一切众生,龙华三会,同得相见。

  十炼事迹,时间地点言之凿凿,更有神佛明证,实在不由百姓感佩。甚至蜀王王建亦曾召其入宫,供养三日,并赐封为“唐瑜伽部主总持王”,之后更是一呼而天下应。如今看来,柳本尊密法事迹,荒诞不经,但在其时却影响深远。以至两百余年以后,大足米粮人赵智凤在汉州弥牟游学三载,感念柳氏密法宏大,而重回大足苦心经营密宗道场,以弘扬其法。是以才有这宝顶山摩崖造像,是以才有这国之重宝。
  而那柳氏密法,却早已如清晨大佛湾中的一缕薄雾,散淡而去。
  渺渺身后事,何得以传,何以不传,纵便是神佛,也是无知。



  31. 宝顶山大佛湾 出口

  宝顶山大佛湾,是所谓“重庆大足石刻艺术博物馆”,门票上一尊菩萨造像,却是在北山石刻某窟之中,可惜亦不开放。北山石刻保护远不及宝顶山完整精美,加之决意出宝顶山时已过四点半,便如来时决意般舍北山不去。南山、石篆山处亦不再往,此行巴蜀,所见神佛实在多矣。
  原路回返,买到大足到重庆的末班车,却不知为何同时发两辆,一辆满载而一辆仅七八人。我在人少车中,倒是舒服,索性到最后一排躺倒,枕着行囊一路睡回重庆。至重庆已过八点,天已尽黑。

  渝州城上,明月一轮。

大丰大足 梵宫寂静

卷一 卷二 卷三

Nikon FE
Arsat H 50mm F2
Kodak Gold 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 2.06K
  • quote 8.parabellum
  • 尤其最近和田喀什接连出事儿,更是让胆小如我者绝了去那里的念想---去年清明走过喀什葛尔,甚是喜欢.安全这个事情,我不好讲,我只能说我很喜欢那里.虽然夜色中行走在异族人群,被怪异的眼光盯的发冷.
    胡成 于 2013-5-15 22:41:22 回复
    以前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听起来像是社会学问题,但其实这是本能,在完全是异族的地方会本能的恐惧,没有办法,反正我就是这样。我对那些地方没有兴趣,即便此生绝无涉足也无妨。世界如此之大。
  • 2013/5/15 11:43:3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老虎
  • http://synyan.net
  • 前两天买了《华夏地理》7月期,刚好通篇讲到四川的佛教,柳本尊、赵志凤之类,还有养鸡女。配上胡兄的图,读着很美。
    胡成 于 2011-8-11 22:16:21 回复
    我没有买过《华夏地理》,不过我却总听别人说起。我不得不说我和这本杂志的编辑心有灵犀,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前后脚的做了同样的内容了。回头看看还有没有卖,杂志集思广益,肯定比我这单枪匹马的要细致周到,看看有没有拾遗补阙的地方。
  • 2011/8/11 20:35:5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小余
  • http://www.dazuwang.com/
  • 兄台什么时候又来大足拍片的!
    胡成 于 2011-8-3 17:04:25 回复
    没有再去,这就是上次在大足时拍摄的照片,直到现在才整理出来。
    上次在大足承蒙款待,不胜感谢。只是后来域名想想实在难以割爱,又不知该如何与您说,所以心中颇有愧疚。还望您见谅,也希望新的大足网可以越做越好。
  • 2011/8/3 15:18:2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近期是不太平,克孜尔石窟被盗掠也严重,加上绿教有毁弃造像头颅和眼睛的习惯,保存状况说不上完善。不过,也还是有姚士宏这样的人去保护和研究,留下一些小书,也值得参考。

    不过就我个人来说,本生故事舍生故事作为文化现象无妨,若拿来传道,我是不以为然的。人性本恶。
    胡成 于 2011-8-3 10:45:35 回复
    之前在青海撒拉人家时,拍摄之前特意问他们是否有偶像忌讳,因为他们信奉苏菲派,新教似乎比老教的教义更严格。不过他们回答说拍摄是没有关系的,但是绝对不可以绘画,可能是拍摄只是客观记录,而不像绘画那样是主观创造而僭越了安拉的权利。可是之前我有喜欢摄影的朋友在伊朗工作,虽然普通民众对被拍摄并无异议,但如果被风化警察看见是会被没收相机的。所以对教义的解读,执行的力度,其实都是不尽相同的。所以庆幸克孜尔石窟附近没有过如塔利班的原教旨主义,否则怕就是片瓦不存了。
    最近不太平,太平我也不想独自去。虽然总是谒访石窟造像,但是我的兴趣其实是在其间残碑断碣上的文字,艺术云云,大多已经风华的不复当时了。
  • 2011/8/2 11:56:2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cho
  • “如此佛法教义,简而言之,即是人行一小恶,佛行一大恶,以大恶惩小恶,那何以惩大恶?”

    博主理解有誤,不是佛惩惡人,应是“自作自受,非天与人”。简言说来,因果实存,自造恶业,故自受苦果。故末学想来,造此地狱变相图的本意,应是警醒世人重视因果,勿造恶业,而不是简单的犯错惩罚而已。
    胡成 于 2011-8-1 23:56:08 回复
    先生所言极是,我也知其本意,语出偏激,一时取快而已。如二楼与轩易兄言,时有辟佛言论,实在是对如今佛教愈发沉沦市侩心有不满,实际之于禅宗,我也是颇有兴趣的,五灯会元,六祖坛经,也是时常翻阅的。叨在知爱,或勿深责。
  • 2011/8/1 17:17:5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轩易
  • 接cliffx话,
    宗教(或者组织)总是要用肉体献祭来表虔诚,以示纯勇精进,无论佛基伊;实质上还是用猜忌之心度世间之人。世间之人本来心思各异而且各怀鬼胎,非要标榜高尚。
    单纯就技法而言,大足石刻的确超过一般的石刻,保存良好而且技法精湛。国家博物馆展出宋代木雕观音,其神态栩栩然,但较之这些神佛尊者菩萨供养,还是不免不及。石刻在风雨晦暝中屹立几个世纪风采依旧,足当世界文化遗产。

    胡成 于 2011-8-1 23:43:46 回复
    随园老人言:佞佛者愚,辟佛者迂。我愿谨遵先贤教诲,对佛不愚亦不迂,虽然随园老人时时不忘辟佛。我也如此,不敢自称辟佛,实在是如今世人不分“佛教”与“佛学”,前者是宗教,后者是哲学,我们只是辟宗教之佛,实在不是辟哲学之佛,可是汉语实在还没有发展出确切所指的语言。
    巴蜀造像,唐时还有北方遗风,因为工匠还是自关内中原而来。至宋时,已然独树一帜,大足安岳,存世造像精而且多,着实难得。
  • 2011/8/1 14:33:1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读到本尊十炼,不免想起克孜尔千佛洞中布施度精进度类佛陀本生故事,如贤王施头、施眼、施血,商主燃臂等,不过本生故事本是寓言,象征色彩浓厚。不想人世苦海无边,舍身弘法从壁画走入现实,骇人之余不免扼腕。
    胡成 于 2011-8-1 23:09:13 回复
    中国佛教造像石窟,闻名于世的我基本已经去遍,也只还有新疆克孜尔石窟让我心生向往。只是,我总以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新疆西藏我即没有什么兴趣去,也没有什么勇气去,尤其最近和田喀什接连出事儿,更是让胆小如我者绝了去那里的念想。在陕甘,许多佛教造像比如须弥山石窟造像都有同治回乱时毁坏的迹象,一如塔利班对巴米扬大佛的罪恶行径。大难临头之时,神佛自顾不暇,何况我等凡夫俗子。作罢,作罢,还是在我深爱着的汉人文化圈里逡巡吧。
  • 2011/8/1 13:39:16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