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丰大足 梵宫寂静 卷三门礅 迎新街60号 »

门礅 包头章胡同4号



  门礅所在:包头章胡同4号
  拍摄时间:2010.09.02
  消失时间:2011.07

  大吉片中,南横街迤北,西起米市胡同,东至迎新街的前、中、后兵马街及包头章胡同,是大吉片拆迁工程项目中,最先罹难的一批胡同。
  建筑工地仿佛霉癣一般,由南向北渐次弥漫开来。所幸因为百姓坚守,迎新街迤东与包头章胡同迤北,除却零星有散户拆迁,胡同大多依然顽强地尚具囫囵模样地整体存在着。
  直到今年春节以后。
  一纸加速拆迁的通告,彻底击垮了大吉片的病体。霉癣再无机体的免疫,几乎一夜之间,便吞噬了整个大吉片。

  时隔三个月,今天再去大吉片,果子巷与贾家胡同迤西所有胡同中的宅院,几乎都被蓝色围挡掩埋。那些坚守了五六年的时间,熟悉的宅院早已成残砖断瓦,几场雨水,荒草蓬蒿。
  而那些一直以来,靠着与邻里街坊互相安慰,抱着色厉内荏的乐观而实际是无谓希望的人们,都散了。
  都散了,再也不见,不知散落在渺茫北京城中,城中何处?

  而曾经以为那些独门独院,不见丝毫拆迁痕迹的老宅子,是胡同最后的坚持,是胡同最后的希望。却不想那不过也是无谓希望中的一种,在国家公权力之下,一切抗争都显得窘迫而可怜。甚至是存在。
  甚至是存在,都不是因为你有存在的权利,那只不过是暂时地允许你苟延残喘罢了。
  予取予夺。

  比如包头章胡同4号,四年前述及的那处“老主人上一辈子购置的私产”,忽然间便烟灭灰飞,全然不见踪影。我甚至在包头章胡同往复几次,以确定我没有迷失在我熟悉的胡同之中。
  是真的不见了。
  原址已搭建起简易工棚,内里密密麻麻是建筑工人睡觉的板床,昏暗肮脏。



  曾经在那里,门前有一对精美的门礅,在两扇朱门侧,几茎绿草旁。
  每去大吉片,都会特意穿过支离破碎的包头章胡同,去看一眼这对门礅。拆迁过半的包头章胡同,鲜有行人往来,那仿佛是胡同曾经的模样,宁静安详。
  我分外爱这胡同中的这对门礅。
  在春絮冬雪下,在夏草秋叶间。



  我总会去看一眼。

  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会再也看不到。
  却不想,就在今天。

  怅然间,忆起旧文中梁再冰先生的那句话:

  “对我来讲,无论是那个房子,还是北京城,早就不存在了。
  我只是住在一个叫北京的地方,它早就不是我的北京城了。”


Yashica Mat-124G
Yashinon 1:3.5 f=80mm
Shanghai GP3
Kodak D-76 / Stock / 20°C / 8'00"
Epson Perfection 4490 Photo
  • 2.06K
  • quote 7.圣1228
  • 能让雍正下这么多心思去对付,一定不是一般的对手,可一般的书籍却记载他的权术怎么怎么拙劣,让人不能信服。在清史里,我喜欢两个人,一个是他,一个是多尔衮。至于为什么不是9爷,我也说不清楚,只觉得对八爷的好奇与研究更多一些。
    胡成 于 2011-8-11 22:11:02 回复
    好吧,我承认喜爱的确很多时间是没有理由的。我还是不能理解你为什么会这么特别地喜爱胤禩,但是我能理解你的喜爱。不过看你称胤禩为八爷,想起郭德纲师傅的一个段子,也是说八爷,北京八爷,京八儿。呵呵,有些戏谑,有些不敬,勿怪勿怪。
  • 2011/8/11 14:53:0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圣1228
  • 他是康熙的第八子,我们贴吧里的有些帖子也算是清史爱好者发的吧~~只是关于他的史料记载的太少了,所以有一些蛛丝马迹,只要我们能知道,都愿意去探查一下。
    胡成 于 2011-8-10 18:37:38 回复
    是,我知道他的身份,我很小的时候读过一本砖青色封面的《清宫八大疑案》,书中“雍正夺嫡”一节中说到他,“阿其那”、“塞思黑”嘛。我奇怪的是你为什么选择他做研究对象?有清一代如此般皇子太多,所以选择他总有特别之处吧?这实在让我很好奇。就比如,为什么不是胤禟呢?求解。
  • 2011/8/10 15:21:1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圣1228
  • 这是我和两个朋友实地照的照片,
    http://tieba.baidu.com/p/1164540878
    我们的照相技术不高,但有总胜于无吧,
    凑合看看~~~
    胡成 于 2011-8-9 19:33:23 回复
    挺好的呀,其实任何记录都是有价值的,即便现在看起来很普通。胤禩贴吧,这真是很冷门呀,是何缘起?有什么讲儿吗?
  • 2011/8/9 17:15:4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寿州高峰
  • 门礅如人瑞,犹如统万城之李大娘,再不去看看,就没了。
    胡成 于 2011-8-5 17:49:48 回复
    高老师许久不见,淮上溽暑,还要多加珍重。
    前天给李大娘打电话,已经准备买票过去,才知道她最近要去靖边县城给大儿子带孩子,不在白城则,所以我也就放弃了再去统万的计划。他们其实未到花甲,只是生活艰辛,颇显老态。未到人瑞,但盼可期颐。她说年底才会回到白城则,或许如此,我实在听不太懂她的口音,但若如此,再去统万最快也要明年了。
  • 2011/8/5 16:23:2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老虎
  • http://synyan.net
  • p.s. 要是真喜欢这抱鼓石,拆迁前怎的不将其买走?
    胡成 于 2011-8-5 17:43:36 回复
    对我而言,门礅不过是我对抽象的胡同宅院一个具象化的念想,他的意义在于他与宅院胡同整体存在着。如果胡同宅院都不在了,门礅也便徒具躯壳了。现在,北京有很多收藏门礅的,所以“有消费便有杀戮”,于是有了许多偷门礅的,一对好门礅价格已在万元左右。这是纯粹的收藏,对胡同无感情的收藏,不是我所喜欢的,我宁可收藏路牌门牌。但问题在于,这些东西一但在胡同成为废墟以后,也便没有了,在这之前已经被主人带走纪念或者被偷窃。除非在废墟中捡到,否则我不会取来。不破作,不作恶,我觉得这是对待历史文化及其具象存在所有东西的准则。如果人人可以坚守,也便不会有那么多的扼腕痛惜了。
  • 2011/8/5 16:18:3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老虎
  • http://synyan.net
  • 老兄出行全副武装啥规格都用上了。
    话说这应该不是门墩而是抱鼓石吧?
    一起bs黑心开发商和麻木不仁的官员。
    胡成 于 2011-8-5 17:37:53 回复
    在北京对我来说不算出行呀,不过倒一趟公交车而已,忘了我就在北京吧?而且拍这些门礅的那天,走累了,还特意买了辆自行车,走街串巷的,更是方便。
    抱鼓石的含义窄,只是门礅中一种的一部分。门礅在门外的部分,除却这种圆形似鼓形状的,还有方箱形状的,也称之为抱鼓石便是不妥。门礅是统称,抱鼓石、门枕石之类,算是分类名称吧。
  • 2011/8/5 16:06:5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You can suffer nostalgia in the presence of the beloved if you glimpse a future where the beloved is no more.”(即使所爱在场,你却深感怀旧之痛,盖因瞥见那所爱已失的未来)—《身份》

    这几张照片温润细腻,却又黯然神伤。
    胡成 于 2011-8-5 17:29:19 回复
    米兰·昆德拉这句话引用的贴切之极。事实上我并不知道《身份》是谁的作品,检索所知,我对外国文学的阅读有限,而且拘泥于莫泊桑、左拉、契诃夫这些耳熟能详的现代大师作品,当代作家几乎无知。
    拍这些门礅的时候,感觉似乎并不是什么重要的内容,所以用的是最差的上海GP3胶卷。可是现在当场景逝去时,才发现自己轻漫了。对于这些门礅,对于自己拍摄的影像,似乎比我当初想象的要重要。
  • 2011/8/5 15:13:05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