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蔚县暖泉西古堡 琐记在肉欲中煎熬 »

1 与 6 及 细节北海 之四

  12月23日。星期天。晴朗,无风。

1

  泉州鲤城区,曾经,沿温陵路向北到尽头,左转没多远,再有一条向北的小巷,名为崇福路。
  崇福路路西,有一条后孝悌巷,巷北便是崇福寺,路便因寺而名。因为泉州更有赫赫声名的开元寺,故而始建于大宋初年的崇福寺落寞孤寂。八十年代以后,逐渐被民宅工厂侵占,湮没于市井之中。不过似乎最近几年已经修葺翻新。

  十年前的崇福路上,烟酒食杂,林林总总。入夜,鼎沸的大排档,再加上白日里不敢出摊的小商贩,更是热闹繁华,愈晚愈喧嚣。
  于我而言,却是煎熬。一个人住在公司里,下班后同事散尽,卷闸门落下之时,孤独感如同被断了退路,在空洞的屋子里压缩膨胀。那感觉真是糟糕,没有电视,没有电脑,更没有网络,唯一逃避的方法就是睡觉。从日暮到日出,从周五到周一,无休无止的睡觉。

  路东,公司对面有一爿烟店,夜里支起烟摊,摆满花花绿绿的卷烟。我还记得左上角的那一片最漂亮,是没有见过的外国走私烟。因为做设计,精美的包装总是有诱惑力,于是,一种一种买来。当烟盒一包一包聚集起来时,落下了烟瘾。抽烟不再因为其他的原因,而仅仅是因为烟瘾犯了。

  就这样,一抽十年。

  这十年里,无数次有戒烟的念头,无数次将戒烟付诸行动,无数次戒烟在一天或者两天内便被剧烈的烟瘾击碎。每次失败的戒烟,唯一的结果就是得到仅仅稍被压制的烟瘾更为凶悍的报复,戒烟的次数越多,复吸后的烟量越大。直到去年这个时候,一天需要最少三十枝到四十枝卷烟。
  每天晚上都需要盘点自己还剩下多少烟,少于一包的时候就会有没着没落的恐慌。到处到是烟灰与烟蒂,屋子里如同密封的烟囱,从外面进入的时候会被熏一跟头。清晨,或者每一次深呼吸,都会感觉到发自肺部最深处的痛,也许仅仅是因为气短,但那真是不舒服。
  我已经不再相信我这辈子可以戒了烟,虽然戒烟的念头仍然会随时随地的出现。戒断反应太强烈了,之前最久的一次戒烟大概是2003年,坚持了一个月,差点沦落为抢劫犯,而且是丢脸的抢劫犯,没抢银行没抢人,仅仅只是去抢别人嘴里叨着的烟。或者低头走着,看见扔在马路上的烟蒂,便需要不断的提醒自己:不要去拣,不要去拣,你不是要饭的。

  去年今天的晚上,抽完最后两根从公司里顺来的中华烟,又一次例行的戒烟开始。却没有想到,居然就这样,整整一年没有再抽一根烟!
  我相信事情是这样的:每个人在一段不同的时期内,生理情况各有不同,比如对疼痛的敏感度,对尼古丁的需求同样如此。我仍然坚定的认为,戒烟是一件极度困难极度不容易成功的事情,我只是凑巧遇到了一段对尼古丁的生理不敏感期开始了我的这一次戒烟。
  相比上次那为期一个月的戒烟,这一次真的轻松很多,虽然开始的时候仍然有剧烈的戒断反应,虽然同样会在初期大病一场并且体重剧增,虽然依旧会有抢劫或者捡拾烟屁股的冲动,但程度都要缓解许多。

  这并不意味着成功,戒烟真的是一辈子的事情,虽然这种结论令人沮丧,但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如同骑自行车,学会了就不可能忘记,无论什么时候,一但开始但又是不可收拾。有些研究表明,戒除心瘾的时间需要两年,但我觉得这未免太过于乐观。就像同样的研究说,戒烟十年后会完全修复抽烟对身体造成的损伤,但这怎么可能?
  时间与损害,都是不可逆的。

  1,戒烟一周年纪念。

6

  现在睡眠越来越少,我宁肯相信这仍然是戒烟的戒断反应,也不愿意相信这是轻度的神经衰弱。真的是一件令人费解的事情,突然从睡不醒到睡得再少也不觉得困,哪怕天天只睡三、四个小时。
  以前还是很能睡的,因此不太擅长熬夜,最多坚持一个能宵。之后便是灵魂出窍,身体会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倒地而眠,仅凭残存的最后一点理智带领身体回家,睡死在床上。
  虽然如此,通宵夜晚的数量并不算少,能记起的也有许多,只不过能记得确切日子的通宵并不多。

  六年前今天的晚上,那个通宵的印象却是深刻而清晰,如同是发生在戒烟之后的事情,近在眼前。
  那一夜,在六铺炕那栋老旧的三层楼里,通宵做出了七十年代网站的第一版。不同于现在第二版砖红的主色调,是淡蓝色的,天空下一片朦胧的蒲公英,由近及远的飘散开去。

  最初的热情过去,已经越来越少再去网站。生于七十年代的这拨儿人,年纪渐渐大了,诸事缠身,仍然有时间与心情泡在BBS里的人也是越来越少。但就像当初许诺的那样,我要想尽办法让网站一直存在着,不管多久,回来了还能看见他。这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就像家,你可以不回去但他必须存在,他存在才可以让你回去的时候看见他,熟悉的人,熟悉的事物。
  这是感情。

  这六年来,没有任何人与事像七十年代网站这样如此深刻的影响了我的生活,认识的人,说着的话,几乎全部来源于他并围绕他而持续下去。
  除非我们,全部死去。

  6,我们如此迟钝,不见时间流逝如此之快,倏忽已是六年。
  七十年代网站建站六周年纪念。
  生日快乐!

之四

  这一周,写程序写到昏天黑地,今天如此值得纪念,天气又如此晴好。即使我不想出门,我也需要出门,否则有被压迫的窒息感,纪念日未必全是好消息。
  出门,漫无目的。在北海南门办了张面额两百块的公园年票,我不打算占北京公园的便宜去办一百块那种了,相比全国其他地方的景点而言,北京的门票都是最便宜的。当然我也不打算赞美北京,馅饼儿都不是天上掉的,哪儿能像北京这样有如此之多的游客,又有如此之巨的补贴呢?能在景点里养那么多工作人员,一个游客两只眼睛看风景,身后却有四只眼睛看自己。

  微风,那么好的阳光。
  去北海那么多次,除了五年前陪家人一起,第一次花钱进永安寺。永安寺修的太新了——写这句的时候,电视里传来歌声:“我是一个粉刷匠……”——我觉得极盛时的八大胡同都没有重修后的古建筑光鲜耀眼。真是耀眼,相机矩阵测光拍出来的照片居然严重过曝,这还是在冬日的阳光下。



  树上,挂满了祈福牌。商人是一切需要花钱的风俗的最好引领者,前院后殿,东庑西厢,商品柜台多过泥金神佛。
  树叶落尽,红色的祈福牌悬挂其间,随风舒缓摇曳,阳光下看上去真是有慵懒的幸福感。多数祈福牌上黑笔写着细密的小字,浮光掠影看过,却唯此印象深刻。
  只有两个字:想你。没有上款,没有下款,不知道谁将他系上,也不知道将他送与谁。这就够了,胜过其他所有的细密情话。系上他的人离去一段时间之后,这些祈福牌最终会被商家摘下,并当做垃圾丢弃。因此下次于此再见,或许已是风景迥异,枝繁叶茂,红变做绿。但我仍然会记得,这里曾经有人,想念。



  祈福牌挂在西府海棠树上。



  西府海棠栽种在普安殿前。

Nikon D70s
Sigma AF 50mm f/2.8 EX DG MACRO
  • 2.06K
  • quote 3.t
  • 想你這兩個字的確胜过其他所有的细密情话,寫的真好。
  • 2007/12/28 23:53:2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beibei
  • 感动.祈福牌...

    以为北京下了雪,所以一直等你的雪景图...
  • 2007/12/24 17:26:38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