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十度 五千里 随拍 卷卌一前门东 七月十二 »

前门东 三月二十二

  我险些遗忘了这一卷,胶片扔在桌子的角落里,落满灰尘。



  00. 杏树      04.24 好景胡同21号

  那天,街坊告诉我这是棵杏树。若是我早去些时日,可以看见满树花开。那应当是好景胡同中最好的景致。
  前门迤东,草厂三条迤西的拆迁工程一直停滞不前,或者还可遇见明年花期。
  在大吉片死去之后,这是北京胡同于我而言最后的寄托。



  02. 背身      04.24 好景胡同转角

  转过转角,老太太正从绳上收下晾晒的被单。那会儿她正侧身对着我,可是我却没有勇气那么唐突地去拍摄她。
  装作若无其事地与她擦身而过,再匆忙踅回来,拍摄到一张她的背身。在她走进老屋之前。
  今天新结识的一位朋友,他的奶奶家住在西城白塔寺夹道,据说那一片拆迁会让百姓在后年必须全走。他和我说:“我特别不希望她在世的时候赶上这个变动。”
  “老太太一说就是:‘我死也死这儿了。’”
  无奈又酸楚。



  08. 采香椿     04.24 长巷四条

  正是初夏,草木葱笼。胡同里,惟独香椿树秃枝骨鲠。香椿无辜,怀璧其罪。香椿芽儿是难得的美味,近水楼台,树旁人家都会自备长杆,杆头绑上些折刀铁勾之类,采下椿芽。洗净炒上盘香椿鸡蛋,无人不爱。
  长巷四条靠近西兴隆街口那棵香椿很有年头,树冠高大。任凭胡同里再长的竹竿,也够不着树顶上的那篷椿芽,那似乎是我在前门东看见的最后一点椿芽。也是万万不能浪费的,索性搬梯子上房,大有不吃着这口誓不罢休的意思。
  采了已经满满两塑料袋香椿芽,媳妇在下面一壁儿地催,够了够了,甭费劲儿下来吧。上面的却说好不容易上来,索性采完得了。下面围观的街坊老几位,不知道晚上能不能分上一杯半盏。





  16. 17. 胡同      04.24 长巷二条42号

  傍晚的长巷二条。
  这是我想象中的胡同,幽深阒静。



  20. 羽毛球     04.24 青云胡同空场

  孩子们在发愁,羽毛球打飞落进墙后空寂的宅院,找不回来。球是打不成了,几个孩子垂头丧气。
  我说给他们钱再去买个新球,他们却坚辞不受,很有骨气的孩子。后来我说那买球来一起玩儿,站着的那个腼腆的孩子才接过钱去,一路小跑出青云胡同不知去哪里买球。
  昨天再去,这里已经被新砌的围墙圈起。院墙铁门上,有附近居民用黑漆喷绘上的咒语。可惜谩骂再恶毒,也只不过是良善百姓无奈的宣泄罢了。每个城市,每条胡同,每间民间都曾经有说誓死不渝的抵抗与坚持,但最后他们都灰飞烟灭。
  在旧址拔在而起的高楼大厦下面,在玻璃幕墙强烈的反光之中,谁还会记得那些离开了的卑微的人们?



  26. 野猫      04.24 青云胡同6号

  过青云胡同中间的空场,在通向西兴隆街的一段窄巷里,永远可以看见这几只野猫,曾经由家猫沦落而成的野猫。



  34. 家犬      04.24 长巷五条

  主人迁走了,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带走曾经豢养的猫儿。主人失去了家园,猫儿失去了家。
  或者家犬不会如此,他们懂得如何向主人献媚。献媚者,很难被丢弃。





  35. 36. 花朵      04.24 施兴胡同路口

  那天,是从西兴隆街向东,一路走到崇文门。
  路过施兴胡同,两个孩子站在路口堆起的几条预制板上。小姑娘人大胆子也大,指挥小小子如何从预制板上下去。那模样,颐指气使。如果便如此青梅竹马地长大了,小小子怕还是摆脱不了受气的宿命。
  小姑娘很大方,愿意让我给她拍照。我问她的名字,她说:“我叫某某某,也叫某某。
  嗯,对了,还有个名字。
  花朵。”

Leica M3
Ernest Leitz Wetzler Summitar F=5cm 1:2
Fujifilm Neopan 100 Acros
Kodak D-76 / Stock / 20°C / 7'15"
Epson Perfection 4490 Photo
  • 2.06K
  • quote 5.圣1228
  • 陈凯歌还会拍片子的时候,拍过一个10分钟的短片,《百花深处》。至多10年前的片子了,可影片中反映的问题,至今都没人解决,没人阻止,没人关心。
    胡成 于 2011-8-16 22:12:01 回复
    冯先生还能向搬家的抱怨:您这给我[卒瓦]了。现如今中国许多的老城也就跟冯先生那前清的花瓶一样,[卒瓦]了,可是你却不知道该向谁抱怨。[卒瓦]完了就好了,一了百了,就像掩埋列车了,全当从来没有发生过,全当那些美丽的老城从来没有存在过。
  • 2011/8/16 16:06:3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说到北京大妞,我表姐小时候就和这个姑娘一样,长大以后……还是这样,其网名为“柴郡猫”
    胡成 于 2011-8-15 16:02:36 回复
    哈哈,笑点在长大以后还这样。看来以后小花朵长大的大花朵还是很好找,哪天在路上偶遇一个还这样的,肯定就是她。倒是很想看看柴郡猫的模样。
  • 2011/8/15 13:22:3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墙上的咒语,在上海的一些动迁地块也很多见,保留时间较长的在虬江路比较多。不过在一些居民以拆迁发财的地块,就少见或根本没有了,都想着快点捞钱走人。

    胡兄的M3和Summitar又回来啦?这只头的低反差、绵长灰阶配合富士的细腻,非常出色。
    胡成 于 2011-8-15 16:00:08 回复
    这些咒语在北京就一直有,这么些年以来,从来没有断过。可见因为拆迁而怨声载道的还是大多数,其实在我去过的城市里,反对拆迁或者对现代拆迁补偿方案不满的都是大多数,可能只是表达的方式不同罢了。不过,我倒是希望他们能一语成谶,言不落空。
    Leica M3和Summitar 50/2回不来了,这是之前拍的,冲洗后我随手扔在桌子角落里,然后忘了一干净。前两天去前门东片拍摄,才忽然想起来四个月之前拍摄的那卷呢?这才回来找到,扫描整理出来。那段时间Ilford的水渍防止液用完了,所以冲出来的底片上都很脏,懒得再弄了。
  • 2011/8/15 13:16:3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老虎
  • http://synyan.net
  • 那小姑娘看着长得特别北京味儿,大圆脸,像极了电视剧里面的北京姑娘
    胡成 于 2011-8-14 19:25:42 回复
    旁观者清,确实旁观者清,你说的太对了,的确是典型北京大妞秧子。很好奇过些年她会长成什么样子,如果还能再拍到她就好了。
  • 2011/8/14 11:40:0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Ler
  • 花朵。:)可爱。
    胡成 于 2011-8-13 18:59:58 回复
    可惜那时候天光暗淡,光圈大快门慢,没有拍清楚。
  • 2011/8/13 1:11:58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