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置寺前一老僧重庆 索道 »

仁寿天宝

  从地图上看,牛角寨行政区划归属高家镇,距成都至仁寿客车路线中文宫镇是最近,车过文宫时见镇上喧嚣,应是左近交通枢纽,本欲下车,但又想仁寿县城或有直达高家镇的通村客车,一闪念间,车过文宫,向南方仁寿方向愈行愈远离牛角寨。
  仁寿客运中心甚是简陋,成都周边,隶属成都市辖县乡只从环境上看,远远好过其他市辖,比如眉山所辖仁寿县。站里打听,欲去高家镇只有从文宫搭车,意味着我舍近求远,只好再回文宫镇,已过正午。车上遇到热情友善的文宫村民,与我仔细讲解了如何前往牛角寨的路线,其实即便是从成都直达文宫也是绕远,地图上看,牛角寨虽然属于仁寿县,但已在仁寿县北缘,更近双流县,所以正确的路线应当是从双流前往其属大林镇,过境便是。不是土著,何人知此?





  000. 00. 千佛龛     11.11 仁寿 牛角寨 千佛龛
  Nikon FE + Arsat H 50mm F2 + Kodak ProImage 100

  牛角寨佛龛大多开凿于唐时,其大佛半身一尊坐西北朝东南,高约十六米,香火最盛。当地以之与乐山大佛相提并论,因牛角寨坛神岩诸龛中之三清右壁“南竺观记碑”中有“大唐天宝八载”题记,故便以之为天宝之作,并称其先于贞元十九年之乐山大佛,存此一说。





  07. 06. 心月和尚    11.10 仁寿 牛角寨 大佛前

  大佛下新建有大佛寺,三四位僧尼守着些香火。与其中一位六十六岁释心月和尚攀谈,言语却多有不通,只知其大多是本地左近之人。和尚烟不离手,亦僧亦俗,倒也和气。





  03. 04. 千佛龛     11.10 仁寿 牛角寨 千佛龛

  大佛于我倒无甚可观,却是大佛左侧石壁上千佛龛甚是华美,又可惜佛首俱毁。千佛龛正中一小龛释迦牟尼佛,绕佛上下十一排,罗汉菩萨,弟子伎乐,形态万千,尤其正中伎乐造像,虽然佛首已无,但手中乐器尚可辨大略。原千佛每佛之侧均有题刻,如今不仅漫漶难识,更是惨遭刻画累累,据载只有一记“女弟子阿富”题记尚可读,但天光昏暗,仰视未见。



  01. 造像残石    11.10 仁寿 牛角寨 千佛龛

  千佛龛左侧台上,一截残石,石上有两尊小佛,一佛佛首仍在,如此国之重宝断落便弃之草莽,真真是暴殄天物。不过残石前倒也有香火,希望早日得以妥善处置。
  上大佛近身石阶底旁,左右各有佛龛,尤其左侧三龛,第二龛维摩诘问疾龛与第三龛观无量寿佛经变龛,刻画繁缛华美,若是佛首俱存,不逊龙门云冈。牛角寨山虽也是红砂石岩,但似乎岩体稍致密过他处,或者是因风化较轻微,保存较好处似觉雕刻精湛过附近他处佛龛造像。





  08. 10. 高老爷子    11.10 仁寿 牛角寨 大佛寺经堂

  寺中偶有本地信众挂单寄宿。高老爷子即是其一,老爷子已然寿得八十有四,俗世儿孙绕膝,却入得山中,孤居僧舍,日日为寺庙抄写些经幡。攀谈几句,相询些故闻典故。老爷子引我入僧舍,包袱中取出一本关于牛角寨的画册,设计制作者就是他在成都的孙儿。画册数量不多,老爷子手中也仅存一本,好事者见我远道而来,撺掇着老爷子不妨就送我罢了。老爷子有些不舍,但还是没有拒绝。
  不胜感激。





  34. 37. 佛道同龛    11.11 仁寿 牛角寨 坛神岩 第69龛



  35. 佛道同龛    11.11 仁寿 牛角寨 坛神岩 第69龛 左侧佛首被盗

  牛角寨造像群中最精美者,在坛神岩处。坛神岩诸窟保存之完好,造像之精美,为我此行蜀地所见之第一,听闻当地人言,或因地偏僻,不为人知,才侥幸逃过文革丧乱年代。佛首俱存,全无涂污刻损。只可惜第六十九龛佛道合一龛中右侧面一佛教立侍佛首在四年前无人值守时遭歹人盗凿,凿痕森森若新,黄老汉言偷盗菩萨像者怎得善终?其言必果。





  13. 14. 黄老汉     11.10 仁寿 牛角寨 坛神岩

  黄老汉年已七旬,左近村民,当地文保聘来值守佛龛之人,坛神岩诸龛也已新建围墙圈起。





  21. 22. 宽霖和尚    11.10 仁寿 牛角寨 坛神岩

  院内另有一老僧,释宽霖,弯腰驼背,着补丁僧袍。院墙下灶台上,一锅黑糊糊菜粥,应是午饭,实在清苦,给了些香油钱,以此之名罢了。宽霖老和尚自成都来,但亦是本地人,虽然已近七旬,但出家不过十六载,其称是自学佛法,平日诵持些大悲咒、愣严咒而已。





  16. 18. 三十五真人龛  11.10 仁寿 牛角寨 坛神岩 第64龛

  给两位拍了些照片,然后自左下69龛开始拍摄,几张之后电池告罄,打开行囊才发现备用电池落在住处。至最精美处,却无法以数码相机扫描所有细节,道路险阻又不便再来,气煞我也。只好用卡片相机努力再拍一些,但兴致已大减。不多时黄老汉赶几头山羊进来,便自牵上底层石龛之上,上层石龛之上,散放任其吃草。山羊无知,似乎也无妨神佛,虽然下层最大一龛,第六十四龛三十五真人龛中已多有石块断裂脱落。其他诸如罗汉、三清、佛道合龛,亦是龛龛瑰丽。我却没有办法细细拍来,实在遗憾。

  回停车场,停车场售卖香炉的村妇告诉我某高家镇上摩托司机电话,电话联系其上山载我去大林镇。大林镇向北,翻越当地人称老山坡者群山,只有村中土路可行,海拔虽然不过七百余米,土路旁便是几百米山谷,倒也壮美,如在西北。只是山路崎岖,来回几十公里摩托颠簸,实在不是愉快行程。
  越老山坡,过五台村,在大林镇上搭公交至华阳,再至双流,回返成都。是夜辗转,实在不舍就此别过,几经思量,决定明日再返仁寿,并说服朋友开车同行,也省得一路倒车波折。















  23. 24. 25. 26. 27. 28. 29. 月宽和尚    11.11 仁寿 牛角寨 大佛寺斋堂

  再去时已是午后,大佛寺零散几间庙宇土房中有斋堂,一口土灶,两张木桌,土灶上冷锅两口,木桌上冷菜四碗。昨日便见在其间里外忙碌着的中年和尚,释月宽,招呼我们坐下,涮洗铁锅,屋外地里摘几把莴苣叶,清洗揪段,灶前拣几捧枯梧桐树枝叶,点燃大火,两勺菜油烧热冒烟,姜丝爆香,下莴苣叶翻炒,一盆作料里下些咸盐味精,起锅盛盘。大火重油,实在是平生吃过最美味的清炒绿叶菜,再就些不知何时剩下的黄豆咸菜,须臾两碗米饭下肚。饕餮之时,曾经经商跑车,三十九岁却不过出家三载的月宽和尚便坐在桌旁,与我们闲聊些他的曾经过往。和尚很善言谈,颇以其出家之前交游广泛而自傲,说些愿度世间众人的理想,一笑而过,却说不愿与同道共去北方,只因老母在成都近旁,僧俗一线间,这便如同蜀中佛龛造像一般,有些人间烟火,神佛便宛然亲近友邻,不再遥不可及。
  饭毕,碗空菜尽,本想帮忙将菜盘中残汁倒去,月宽和尚阻止下将残油倒进另一桌上菜盆中,晚上还可以做菜,出家人不浪费,和尚如是说。不比朱门酒肉的大庙名刹,大佛寺中还是清贫,清贫之处多勤俭,倒与出家在家无关。停车场问斋馆于昨日见那位售卖香烛老者时,他说斋饭五块钱,走时留下二十块钱压在桌上以作餐资,这倒不是想作檀越,只是和尚好手艺,那道清炒莴苣叶便售以价亦不为贵。



  32. 三清龛     11.11 仁寿 牛角寨 坛神岩 第40龛



  33. 三清龛     11.11 仁寿 牛角寨 坛神岩 第40龛 天尊佛首被盗

  再去坛神岩,黄老汉和宽霖和尚正准备下地劳作,侥幸走过遇到。取了钥匙,回到坛神岩,左左右右,仔仔细细重拍诸龛神佛。才注意到,与第六十九龛两尊佛首同时失窃的还有第四十龛三清龛中一尊天尊之首,黄老汉在身旁说他当初也是石匠,因为造像失窃事还曾怀疑于他。三清龛右壁一则“南竺观记”,细辨落款,大略为“大唐天宝八载太岁己丑四月乙未朔十五日戊申 三洞道士杨行进 三洞女道士杨正真 三洞女道士杨正观,真元守宪、进第、彦高共造三宝像一龛”,僻野之处,再见天宝。



  30. 三清龛     11.11 仁寿 牛角寨 坛神岩 第40龛

  彼时午后,一抹阳光在龛中左壁外沿倏忽而过。如此有阳光拂照,晴日不过片刻。可自天宝六载,一千二百六十一载以降,即便是那片刻,日复一日起,也漂白了红砂岩石,抹平了神佛眉眼。

  回至大佛,又觅得两处昨日未见佛龛造像石。经堂前第九龛,风蚀剧甚。右侧却有细碎小字题记,“贞元十一年太岁乙亥七月”。依然大唐,竹叶碎影间,一年一年,一年一年,一年一年,一年一年。十年百年,百年千年。千年再复二百年,千二百年后再有一年一年,一年一年……
  在千佛龛前,直拍到日将薄暮。老心月和尚收拾好香烛摊,蹒跚离去后,依然恋恋难舍。
  我生若浮云,于千载神佛前,不过一弹指,又何必执着?

Nikon FE
Arsat H 50mm F2
Kodak Gold 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 2.06K
  • quote 9.朵朵
  • 你就没认真看人家的留言,我明明就有写人文与自然结合与一体更好啊
    胡成 于 2011-9-2 21:09:15 回复
    哎哟,还真是呀,都怪你用“夹花”这个词儿,结果我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这个奇妙的词上,以致于向后继续看的眼神被生生又拽了回来。
  • 2011/9/2 20:27:3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8.朵朵
  • 其实小的时候一直喜欢人文的,可能因为出去的少没见识过外面的世界,后来渐渐的热爱自然风光,在变换莫测的山水面前感到无比奇妙以及人类的渺小,再到现在年纪开始一点点增加又喜欢人文多一些。当然了,旅途中我喜欢自然与人文夹花出现,或者二者结合在同一处那就更嗲了
    胡成 于 2011-9-2 12:33:46 回复
    你们生在大城市的人,即便小时候没有出过远门,见识的也比我们多太多了。我们小时候去一趟上海,真是像大观园里的刘姥姥,觉得那就是外面最大的世界了。
    自然与人文夹花着出现,还不是最理想的状态。最好就是在一起,人文中有风景,风景中有人文。而事实上,这似乎是许多地方的地方的本来面貌。可惜相处久了,人们便渐渐把自然毁坏了,驱赶了,于是现在只有在川西那样那么偏僻的地方才能看见风景。唉。
  • 2011/9/2 11:22:1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朵朵
  • 常年拍照的你练就了长曝不抖功!anyway,这组照片被你拍得光线柔和无比温柔,只是那第三块砖上的白斑是咩?
    几年前去巴蜀,原计划是三峡、大足、阆中、剑门,结果同去的另两个人独爱高原美景半路变节,要抛下正在重感冒的我和另一对夫妇西行,我权衡左右还是跟她们西行,虽然也谈不上后悔但也很遗憾
    胡成 于 2011-9-2 10:50:39 回复
    那光斑在第五第六张上也有,是墙上的一个孔洞。那天室外阳光强烈,用的廉价苏联镜头本来高光表现就不好,加之又是最大光圈,所以拍摄的强光穿过孔洞出现耀光。在四川拍摄的所有彩卷用的都是这枚苏联镜头,我喜欢它所呈现出的空间感。
    川西是自然风光,不是我喜欢的,我觉得我们都还是更喜欢人文风多一些。我这趟四川行,其间也是跟随朋友去了一趟九寨沟,意兴萧索。
  • 2011/9/2 10:42:3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朵朵
  • 炒莴苣叶的和尚真心萌,特别喜欢灶间里的这几张,比佛龛那几张还喜欢。
    四川是个去多少次都不够的地方啊
    胡成 于 2011-9-2 9:47:52 回复
    巴蜀实在是好地方,如果不是祸国殃民的三峡大坝,毁坏了气候生态,还会更好。遗憾的是在那之前没有走过三峡,抱憾终生呀。
    那间斋堂没有窗,白天也是暗如深夜,光线极弱,慢门担心拍虚,所以连拍许多,还好都能看。我也很喜欢这组炒菜的场景,可惜饭桌上就暗到拍无可拍,否则有一张炒得的莴苣叶做大结局就更好了。
  • 2011/9/2 8:41:1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老虎
  • http://synyan.net
  • 07. 06. 心月和尚  
    那几张很正很正

    要是富士拍估计就得拍成小白脸了
    胡成 于 2011-9-2 9:39:07 回复
    就普通民用胶卷来说,感觉柯达在阳光下表现不错,但是阴天弱光下就不如富士。那趟旅行,本来也没有带柯达胶卷,我本应就很少用,结果在汉中一家老旧的照相馆里,买到两包过期的柯达胶卷。入川以后试用一卷,效果比我想象的要好。
  • 2011/9/2 0:03:2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老虎
  • http://synyan.net
  • gold 200的色泽真暴力。喜欢。
    胡成 于 2011-9-1 23:32:02 回复
    暴力是因为斋堂里那几张的感觉吧?可能是因为在弱光下欠曝,扫描的时候工人太用力的关系吧。
  • 2011/9/1 23:05:5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克孜尔的佛像遭绿教损毁是凿去或抹掉眼睛,也许是未及形成规模组织吧。
    胡成 于 2011-9-1 19:05:30 回复
    凿眼是文革时期破四旧时红卫兵所为,不是兵燹战乱时的破坏,否则何必那么麻烦,直接捣毁干净利落。现在各处交通便捷,即便是以前很多都是生僻处的造像石窟,如同再遇乱世,或能一切就将荡然无存,尤其是像克孜尔石窟那样已是绿教所在的造像,不堪想象。
  • 2011/9/1 17:28:1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清霏
  • 十年百年,百年千年。千年再复二百年,千二百年后再有一年一年,一年一年……
    佛问:千年究竟有多长?
    胡说:不过浮云弹指间~~
    胡成 于 2011-9-1 17:16:01 回复
    千年有多长?如果人有千年的寿命,那我曾经看过大唐。
    还有,胡姓的人真是不能说,说即是胡说,囧呀。
  • 2011/9/1 14:53:1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哎,上次去乐山,结果在车间里从早干到晚,连大佛都没看到就被拉到成都去了。不过成都也真是不错,用那边的话说是什么来着,巴适?

    佛像被盗或被毁坏,大都在双目或佛首,据说绿教徒怕像开眼,而盗掘者显然是图便利,两者皆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胡成 于 2011-9-1 17:12:40 回复
    我去四川访造像,也是唯独没有去看乐山大佛,我还是更喜欢这些散落草莽间的遗珍。可惜的就是保护状况实在太差,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再也不见了。我在成都的时候已经感觉不到巴适了,就像每个大城市那样喧嚣繁忙。
    造像遇窃,佛首最先遭殃,这是显然了。不过如果是绿教毁佛,怕就不是只有眼首了。往西北去,许多造像在同治回乱时都是被通体捣毁,那时候也就是没有更凶悍的施暴手段,否则估计也都难逃阿富汗巴米扬大佛的下场。现在许多人只说宗教教化,却不知宗教纷争实在是这个世界的一大动乱根源。
  • 2011/9/1 10:48:06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