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丹棱良善秋乘上海槎 »

泉州鳞爪

  十四年前第一次到泉州的时候,微雨,几乎坐过了站。一如十四年后那天,微雨,却确实坐过了站。并且有风,冷。再搭公车回到开元寺时,已近正午。



  01. 桑莲法界    01.06 泉州 开元寺

  那么阴郁的天气,以及完全陌生的城市。西街中的开元寺南门内外还依稀有些印象,却没有印象中热闹喧嚣。



  05. 开元寺塔    01.06 泉州 西街

  去泉州我似乎只是希望笃实些冲淡的记忆,那记忆已经变得极不牢靠,比如桑莲法界在印象中只有十几年前山门外的如织游人,却完全不记得开元寺里的镇国仁寿二塔,记忆所记忆之事,完全不可捉摸。



  04. 古榕巷     01.06 泉州 古榕巷 福建省梨园实验剧团门前

  出开元寺,西街左右便是完全陌生,过山门影壁后,依次走些旧巷,象峰巷、三朝巷、古榕巷。



  03. 南外宗正司   01.06 泉州 古榕巷 福建省梨园实验剧团

  古榕巷里如今是福建省梨园实验剧团的南外宗正司遗址。



  06. 裴巷      01.06 泉州 西街 裴巷巷口

  旧驿馆、台魁巷、裴巷。



  09. 猫狗      01.06 泉州 帽巷14号门前



  08. 鸽群      01.06 泉州 帽巷

  濠沟土墘、会通巷、新街、帽巷。帽巷14号前一群野猫,逼仄巷上一群家鸽,飞翔在那么阴郁的天空中。



  10. 上海理发厅   01.06 泉州 中山中路



  11. 民主棉布商店  01.06 泉州 中山中路

  回到中山中路上,渐次开始有熟悉的感觉,想起偶尔会想起的刘同学,不知道她现在散落在天涯的哪里?不再提起往事,只是继续记录起经过的老巷,奎章巷、玉犀巷、通政巷、圆石巷、十五橺巷、奎霞巷、镇抚巷、承天巷、花巷、小泉涧巷、金鱼巷,然后是再次陌生的中山南路,胭脂巷、马坂路、水门巷、竹街、楼仔下、四堡街、惠存巷、金刚巷、南岳宫门。
  南岳宫门口一爿小食店,南西两侧临街,一碗牛肉羹、一碟海蛎煎加一碗咸饭,小店里穿堂风紧,越吃越冷。其实直到这次我才明白,十四年前在泉州经常果腹的那是牛肉汤而不是牛肉羹,牛肉汤里纯牛肉块,牛肉羹里是裹以淀粉的牛肉泥,当然还是瓦煲熬炖的牛肉更加美味。
  再向南,豆生巷、指挥巷、民生巷、伍堡街,过义全街,大隘门、天后路、万寿路,看见天后宫与万寿路内李贽故居的路牌时,回返。因为最早见到李贽嬉笑怒骂批注的论语而爱温陵居士,这却应当是在离开泉州之后,否则不会不去谒其故居。如今已经泰山仰止,却依然没去前往,或者只是因为天阴欲雨,心绪不佳。

  那时已经放弃夜宿泉州的计划,打车去崇福路,然后便再搭动车回厦门。出租车走温陵路向北,近东湖公园时,东南西北的方位感终于恢复如常,终于意识到这是我曾经熟悉的城市。十四年前,温陵路过东湖公园以后,向北不再有路,与今日不同。左转不远便是崇福路南口,路面也比以前宽阔开朗。



  12. 八达广告公司  01.06 泉州 崇福路129号

  129号,八达广告公司,简陋店招却依然是十四年前我在那里工作时的模样,三间门面两间落锁着卷闸门,那曾经是我每天入夜时便有的梦魇,漫长的夜晚我会一个人在店里度过。对面的烟摊换作了美容店,以前入夜便摆在路边上面有各色走私烟的烟摊,是我开始用抽烟打发无聊夜晚的开始。没有落闸的一间门面也是铁链落锁,透过玻璃门见里面一片狼籍,电脑设备倒是还在,不知道是歇业还是别处腾达。



  13. 崇福路     01.06 泉州 崇福路 八达广告公司门前

  左右张望,看不见旧时模样,看不见十四年模样,只觉得四下仓皇。

  从崇福路里搭仅有的15路公交车到客运中心站倒车去动车站,又回温陵路上,木然与蓦然间,看见车窗外的中国邮政。就是在那里,一楼的电话间里,我知道了爷爷生病的消息。
  从那以后,曾经的生活便再也没有回来。

Nikon F3
Nikkor-S Auto 5.8cm f/1.4
Kodak Tri-X 400 [Push to 800]
Kodak D-76 / Stock / 20°C / 6'45"
Epson Perfection 4490 Photo
  • 2.06K
  • quote 8.parabellum
  • 伊斯兰教有强烈的参与政治的意愿---是。伊斯兰是一个入世的宗教,入世则意味着很多事情。
    历史上的伊斯兰国家,很多政教合一。
    而我们必须明白,很多事情,将会长期伴随我们的生活,而不会消失。---这句话听起来是如此的感伤。
  • 2014/6/3 9:37:3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parabellum
  • 突然翻到这篇文章。恰巧三周前去到过泉州。只为拜访清净寺而去。
    也想看看这个曾经的东方第一大港现在的容貌究竟是怎样。
    在这个城市,有过繁华,有过族群冲突。
    在清净寺与阿訇聊天,那位来自青海化隆的阿訇送了我一本古兰经,他告诉我:宗教本不应该和政治挂钩,但宗教总是和政治扯在一起。
    联想到最近频繁的事情,心境更加慌乱。
    胡成 于 2014-6-2 7:48:25 回复
    泉州是我大学毕业以后去的第一个城市,那时候泉州还没有开始大规模建设,我还是更喜欢那时候的泉州,尤其是一般盘桓的窄巷,那应当才是泉州盛时的模样。与中国人最熟悉的佛教不同,伊斯兰教有强烈的参与政治的意愿,我以为并非那位阿訇与外人宣扬的那样,伊斯兰教在中亚的传播,无一不是伴随着政治的需要。所以,有些事情,我觉得从根本上就是无解的,大家只能不择手段的去寻找到维持平衡的那个点。在平衡到来之前,一切冲突都是正常的——而我们必须明白,很多事情,将会长期伴随我们的生活,而不会消失。
  • 2014/5/31 18:01:1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寿州高峰
  • 刘同学,你淡然带过这三字,却让我生出无限遐思和玄思。
    胡成 于 2011-9-13 23:11:27 回复
    高老师果然法眼如炬,这篇文章直接引用游记,游记里信手写来,不经意间提到往事,一个很好的朋友,可惜早已经失却了联系。
  • 2011/9/13 17:16:4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昨日上海月亮忽隐忽现,前日旅游节开办外加中秋送月饼和教师节送礼导致全市大堵车,简直是黑色幽默。今早起来看到日期,又想起那传达林彪摔机的笑话来:

    “林秃子想害毛主席,没得手,开上飞机往苏联跑。那驴不日的不是东西,临走时还把马克思的皮大衣给偷走了,又带着老婆一大群,结果没跑掉,把三叉骨给跌断了。”
    胡成 于 2011-9-13 23:07:42 回复
    北京更是如此,一到节假,外地送礼的车能把四九城堵得水泄不通,世风下作如此,已经无可救药了。林彪的那个笑话,要是不了解历史人物,还真不知道笑点何在呀,一大群,三叉骨,哈哈。
  • 2011/9/13 11:32:5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老虎
  • http://synyan.net
  • 难怪用了这么阴郁的黑白。
    胡成 于 2011-9-11 18:06:49 回复
    或者是因为我喜欢阴郁的黑白?或者仅仅只是因为那天天气实在太过阴沉。
  • 2011/9/11 0:16:1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小沙子
  • 我也曾喜欢去过往的地方寻觅熟悉的感觉,可大部分都会变了样,很遗憾,如果以前有相机就好了,能通过照片把瞬即化作永恒。
    胡成 于 2011-9-10 20:37:37 回复
    故地重游,是容易让人感怀良多。过去的就是绝对意义上的过去了,有影像或者只会让人更加失落,让过去的美好时光太过清晰有时候是种残酷,不如只在记忆中,随意抟揉。
  • 2011/9/10 18:38:1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圣1228
  • 我去年夏天也去了泉州,开元寺里有很大的梧桐树,很棒!但是在泉州问路很费劲,当地人都不怎么理人,其实我很客气的,却仍把我当空气:(
    胡成 于 2011-9-10 20:31:37 回复
    泉州多刺桐,可能是你说的梧桐吧。在与陌生人交流这件事情上,南方人的确不像北方人那样开放,地域文化,生存空间,经济环境,社会治安,种种方面造成的吧,这种体验的确感觉不好,所以我更喜欢去西北。
  • 2011/9/10 13:54:28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