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孝陵草草 之二前门东 十一月初九 »

青海青海 卷一 西宁 黑马河

  不过阳历六月,京城已是溽暑难耐。偶尔雷雨,也只在傍晚入夜,转天又是若无其事的炙热。
  自五月南京归来,整整一月时间,困顿北京城中。因着盛夏天气,再去哪里实在是大费思量。翻拣旧时笔记,在曾经草拟的线路之中,犹豫再三,决意西去青海。
  青海青海,青海省,青海湖。如此时节,清凉若风,或者仍夜寒如水。
  无须大费周张,只是择选近湖畔处,略住十天半月,权且作苦夏暂避。



  01. 站台      06.19 甘肃 兰州火车站





  02. 03. 站台      06.19 甘肃 兰州火车站



  04. 站台      06.19 甘肃 兰州火车站

  六月十八日下午T151次列车,两千一百公里,二十五小时晚点一小时到西宁西站。海拔两千二百米的西宁,午后天空阴郁,间或有微雨。清凉,难以言喻的清凉,起风时甚至感觉些许的冷。

  轶事。同铺位老夫妇,在西宁某医院工作一生,退休后生活在北京,但每年夏天仍然会回到西宁避暑,如同我此行的目的。老先生姓徐,六零年全国饥馑的时候,单位组织职工去青海湖捕鱼食用。在海北海晏县南靠近青海湖畔的捕鱼队,傍晚五六点在夕阳中出船,劳作一晚,大概捕上三网,每网都在两千斤以上。清晨在朝霞雨滴中,就在岸边支起大铁锅,煮一锅足够二十几个精壮小伙子吃的鱼。粮食紧张,每人只有一个馒头,鱼头最是美味,每人两个,鱼肉管够。后来青海各地三线工厂也就纷纷来到青海湖旁,在最困难的时候,“青海湖真是养活了青海人”,老先生如是说。五十年前的年轻人们,捕来果腹的是青海湖中特有的湟鱼。青海湖畔聚居藏民,藏民不食鱼,湟鱼曾经“骑马涉水踩死鱼”,所以才有他们曾经的一网两千斤。可惜就像他们已经过去的青春岁月,几十年间湟鱼几遭灭顶之灾,即便如今青海湖已封渔十年,湖中湟鱼鱼群怕也屈指可数。老先生说他曾经捕鱼的情形,月光里的青海湖,“真是美”,我明白语言的苍白无力,但我可以想象的到,即便只是一句没有任何渲染的,“月光里的青海湖”。

  在西宁之前的夏天,城市中只想宅居家中,可以开着空调逃避酷暑。来西宁住下,才发现酒店中居然都不置空调,室内感觉略有些燥热,其实只是因为我贪凉喜寒罢了。
  所以出门走走,在入夜的西宁城中,饕餮晚凉如水。

  第二日,几乎无事。在那样凉爽的天里,即便是无所事事,依然可以愉悦。
  上午去勤奋巷,满街白帽回回,在路旁手谈交易冬虫夏草,地近西宁汽车站,实在喧嚣。穿滨河东路,没想到有在厦门老街同样的景观,她们都是汉民,回民居住近旁熟视无睹,倒也相安无事。
  为民巷中有民国青海主席马步芳公馆,临街街门上有磁砖镶嵌门匾,“馨庐”,是民国国民政府主席林森手笔,应是旧物。临近有处五六十年斯大式建筑,如今辟为超市,门楼军徽下有“五爱堂”水泥嵌字,不知道是哪位大员据守时作,也是相映成趣。公馆门票三十,曾见网上见内部照片多为新近修缮,便没有进去。想来也是,与新政权顽抗至死的青海王旧宅,怎么可能安然之后疾风暴雨数十载?
  下午去大新巷,不见老西宁的只砖片瓦。站在大新巷与饮马街口踌躇时,一位大娘关切地过来询问要去哪里,这是在旅途中鲜有的际遇,尤其是在省会大城市中。虽然在西宁没有能令我拿起相机的景致,但我却深爱着这个城市,清冷的天气与温暖的人情。
  饮马街上的山陕会馆也是新建,里进院落辟为茶馆,外院厢房租赁给古玩铺子,不是周末鲜有人来,只有店主相聚一处打牌下棋。却也都能耐得住寂寞,见我进来还是打起精神起身相迎,可惜没有看到什么有兴趣的古旧物件,也无法照顾下清冷的生意。



  07. 青海省政府   06.20 青海 西宁 西大街





  08. 09. 街景      06.20 青海 西宁 西大街





  10. 11. 街景      06.20 青海 西宁 西大街 青海省政府门侧

  在北玉井巷住下,转回大十字,在西南角的邮局寄出明信片,然后再沿西大街游荡。阴郁的天气,间有几点雨水,清凉,还是清凉,在一个城市饕餮如此丰盛的清凉,那便还有什么不可满足的?
  西宁城中,总可遇到伸手讨钱的藏人,实在令人厌恶。



  14. 莫家街     06.20 青海 西宁 莫家街

  在水井街吃了两碗地道的碗装青海酸奶,校场街旁青海省人民政府旁闲拍几张照片,原路折回到东大街莫家街,已是黄昏。
  又是西宁一天。



  15. 候车室     06.21 青海 西宁 西宁汽车站

  是夜西宁夜雨,淅沥至晨醒。
  西宁汽车站九点三刻到石乃亥的客车,买到黑马河。出西宁西,上2400米等高线时,天渐转晴,看见来青海以后第一缕阳光。

  客车进湟中县城以后转入高速,直到倒淌河一段,都在那段G6高速之上,以至于过日月山最高处时,海拔不过只有3466米。
西宁到石乃亥旅客不多,客车不过是三排座的面包车。本想坐在副驾座上,可是已经坐了位警察。搭讪得知他也是要搭车回黑马河,去年年底刚从共和县县局下调到基层锻炼,就在黑马河派出所任所长。司所长是蒙族人,很是热心,代我决定就住在黑马河宾馆,是他比较熟悉的一家,可以招呼一声。
  似乎纯粹的风景很难让我激动,在车里远远的第一眼看见青海湖时,心中并没有我自己以为的那些澎湃情绪升腾,只是澹澹的,继续看着另一边的云山。



  34. 黑马河     06.21 青海 共和县 黑马河乡 黑马河宾馆门外

  黑马河乡就是国道两侧的两排砖瓦房,国道省道在乡西分道,省道沿湖北上,也即使常说的环湖西路。黑马河几乎是在青海湖的西南角,所以也是观看青海湖日出最理想的地方。



  16. 黑马河宾馆   06.21 青海 共和县 黑马河乡 黑马河宾馆

  黑马河宾馆名头不小,不过是普通的家庭旅馆,一切因陋就简。宾馆就在国道边,现在耳边往来汽车噪音不绝。屋内居然GPS信号不减,可知墙体之薄,其他本地住客又全不知轻声细语,以至于我宁肯如此熬夜游记。黑马河乡所在藏区绝无公共网络服务,也是生平第一次用手机艰难记录行程。





  19. 21. 牧场      06.21 青海 共和县 黑马河乡 青海湖畔 草甸牧场

  沿环湖西路北上沿水泥路折进湖畔草甸,便可一直走到湖畔。因为想抄近道也想看草甸牧场上野放的骏马,误入草甸深处。后来听司所长说两天前本地才举办了赛马节,草甸上被马踏的坑洼不平,而且昨日雨后,又有许多积水。待翻越两道牧场铁丝围栏走到青海湖畔时,却发现湖畔已成沼泽。不得已,只好再回到哪条水泥路本就通往的积石湖畔,冤枉迂回那么远路。



  22. 梦境      06.21 青海 共和县 黑马河乡 青海湖畔 草甸牧场

  草甸中屡次翻越铁丝围栏直向湖畔,马场中的马儿受惊四散逃开。远远的,随手一张。后来青海所有彩色胶片冲扫,却唯独遗漏了这卷。几乎放弃,若不是在月初太原时快递拒绝空运胶卷退回,然后带回北京重新快递时忽然想起再随手捎上这卷,我险些看不到这张影像。
  这影像仿佛就是这一生的一场梦。







  32. 23. 24. 经幡      06.21 青海 共和县 黑马河乡 青海湖畔





  30. 31. 朵帮      06.21 青海 共和县 黑马河乡 青海湖畔





  28. 29. 青海湖     06.21 青海 共和县 黑马河乡 青海湖

  可惜浓云天气,湖水昏暗。湖畔疾风朔朔,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水腥气。湖面上还有几群滞留的候鸟,不知归期。
  湖水冰冷,赤足水中片刻便觉刺骨。却是我喜欢的,在那样的夏天,只要可以让我远离暑热,那其他也就尔尔,即便湖水昏暗晦涩,即便湖畔垃圾遍地。





  25. 26. 姑娘      06.21 青海 共和县 黑马河乡 青海湖畔

  天阴风冷,青海湖畔罕有人迹。草甸过去湖畔时,看见坐着一对藏族母女,或者即是本地人,也从草甸走过,鞋上与我同样满是湿泥。后来她们也起身过来,女儿踩着湖畔露出水面的卵石,小心翼翼地站在湖面上。然后大声招呼母亲回来,央求着用手机给她拍张照。我本想过去为她们拍照,那会儿却仍然赤足水中,卵石滑腻,待我慢慢回到湖畔,她们已经拍完然后从我身后走过离开。



  27. 母女      06.21 青海 共和县 黑马河乡 青海湖畔

  我无法把远远拍摄的这几张送给她们,而且似乎她们也绝无可能看到这里。
  如果可以,我很想告诉她们,这才是我那天看到的最好的风景。
  谢谢那天我们在一起。

  黑马河入夜八九点天才尽墨,又有微雨,倒是无须早期去看日出。
  无所谓,只要天凉。就像那会儿,我盖着棉被,却还开着电热毯。



  35. 青海湖     06.22 青海 共和县 黑马河至江西沟途中

  又是一夜夜雨,直到醒来,雨云如幕,风寒刺骨,气温就在十度左右。

  躺到十一点,向房东借把红伞,出门打算去派出所旁的川妹饭庄吃些兼作午饭的早饭。忽然看到省道转过来一辆天峻开往湟中方向的客车,一闪念,拦车上车,十块钱买票回江西沟。青海湖南岸,除却江西沟东侧收费青海湖景点,公路最近湖畔的一段就在江西沟与黑马河之间,地图标示在十九道班与二十道班之间,109国道2150公里左右。



  37. 客车      06.22 青海 共和县 黑马河至江西沟 湟中方向客车上

  客车在雨中一路向东。

  未完待续


Lomo Lc-a
Minitar 1 1:2.8 32mm
Sunny 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 2.06K
  • quote 10.123
  • 去过青海,失望!
    胡成 于 2011-12-5 17:08:52 回复
    还好我去青海湖并不为着青海湖,否则一定也是全无兴致。
  • 2011/12/4 20:24:4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9.噜噜薇
  • 09年和10年都去过的地方,现在想来仍让我动容
    胡成 于 2011-12-4 13:26:16 回复
    那就继续,12年13年,把时间消磨在青海湖畔,总不会是件令人遗憾的事情。
  • 2011/12/4 12:15:1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8.我是眼镜男
  • 我的家 就是在青海西宁 相片拍摄的很好 没有那些华丽 处处透着普通与现实 所以看着你的照片感受很深 让我回想起了家 谢谢
    胡成 于 2011-12-4 13:25:17 回复
    西宁真是让人难忘的城市,尤其是夏天的西宁。我一直在寻找适宜生活的城市,西宁无疑是其中之一。西宁人真让人羡慕。
  • 2011/12/4 10:06:4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大头陆
  • 怪得海子要说“以梦为马”^_^
    胡成 于 2011-12-4 13:14:19 回复
    这世界最早的连续摄影作品就有一组奔跑的白马,或者也因为如此,Adobe公司著名的视频编辑软件Premier的Demo视频里也是奔跑白马,而且似乎经常被各种影视剪辑为梦境中的片断。似乎这总与梦境相关,真相知道这联想究竟由何而来。
  • 2011/12/4 0:22:3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小四月
  • http://470418
  • 很喜欢这样风格的旅行,缓步欣赏,一路行去,充满人文气息,摄影视角也很独特~
    请问博主是用什么相机拍摄的?
    胡成 于 2011-12-4 13:08:52 回复
    谢谢您能喜欢这些。每篇正文下方虚线框内均附有拍摄所使用相机/镜头/胶片/冲洗/扫描仪等基本信息,您可以参看。
  • 2011/12/3 13:20:2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轩易
  • 与世隔绝的地方现在找不到了,即便有,也不会是王道乐土,也不会是世外桃源。当然,作为人们心中的乌托邦,不知有汉,无论魏晋,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始终是美好的,但也会带给人们可想而不可及的痛苦。人们带着“要是我在那里就好了”的心态幻想着极乐世界,实际上是邪恶的,是准备用他们自己的邪恶的心态去享受在极乐世界的特权。
    钱财显示出了强大的威力,再美的青海湖都会有污染,再纯的藏民都会被腐蚀。青海如是,西藏如是,甚至可可西里,甚至沙漠,甚至珠穆朗玛。一万米的经幡也不能裹尽人间的罪恶,一万朵朵帮也不能镇住贪婪的内心。
    或许,具有现实意义的王道乐土就是纯正的宗教+廉洁、仁爱的政府。
    胡成 于 2011-12-2 17:06:20 回复
    击节称赞。轩易兄您的第一段说得实在痛快淋漓,无一句不合我心。只是第二段我却很悲观,我不觉得现世还能有王道乐土,即便人人在理想的宗教与政府庇护下,我仍然觉得人心是贪婪的,我们会寻找庇护之下的每一寸阴影去满足一已私欲。即便这种庇护存在一万年,我也不觉得可以教化出王道乐土,我们需要的太多,而这个世界所能给予的太少。是不是我太悲观?
  • 2011/12/2 11:01:0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泡面
  • 仿佛梦境
    胡成 于 2011-12-2 17:01:37 回复
    仿佛我们许多人的梦境。我听别人也这么和我说,看来彼此独立的梦境也是有共通之处的。
  • 2011/12/2 10:31:2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朵朵
  • 30.31 朵帮

    真心喜欢绿衣女孩的那一段,有种小儿女般的美好,水天一色姑娘站立中间,定格的不仅仅是笑靥还有散在空气里的欢快青春
    胡成 于 2011-12-2 16:55:39 回复
    用胶片摄影的好处就在于,拍完以后你会很我才能看到所拍摄的影像。对我这记性一般的人而言,时常是几天以后就不知道拍过些什么,比如你说到的那对母女。直到十一月初冲扫出来,再见到影像才猛然记起,有久违重逢的喜悦。看着那天的她们,我的心中也是有些感动的。
  • 2011/12/1 13:27:1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moomoo
  • 感動的平凡故事,感動您的認真,謝謝。
    胡成 于 2011-12-2 16:49:01 回复
    更谢谢您的浏览,也希望经常过来看看。
  • 2011/12/1 12:07:41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