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M2.5青海青海 卷二 青海湖 »

湘江堤上

  那日长沙,上午独去湘博。与鄂博同样,在如早市买菜般嘈杂的参观人群中,半个小时便匆匆而出。在博物馆中遇到国内旅行团,实在不得不说是一件令人极度生厌的事情,其实在博物馆之外同样,无序,嘈杂,极尽市侩。热烈地讨论诸如贵金属器能值多少钱,总是乐此不疲的娱乐项目。
  出湘博回太平街,走下蔡家坡到古潭路,最后至南门口,长沙最后一片老城,或拆迁之中,或者翻修如新,无甚可观。唯一可称道者,太平街上贾谊故居免票参观,多少不致太过铜臭,只是故居近世新建,依然全无可观。午后去岳麓书院,虽然明知大多新建,但如雷贯耳之处,不去总难免遗憾。直至出岳麓书院时,长沙已三日,却依然一张胶片未拍,以致忧心忡忡,总不能长沙之行,却全无影像。

  还好,回到湘江中路,又看见湘江一桥信步亭左右热闹纷繁,终于一卷。



  03. 票友      03.24 长沙 湘江防洪堤上



  06. 观者      03.24 长沙 湘江防洪堤上



  08. 观者      03.24 长沙 湘江防洪堤上



  11. 观者      03.24 长沙 湘江防洪堤上



  13. 观者      03.24 长沙 湘江防洪堤上



  14. 观者      03.24 长沙 湘江防洪堤上



  15. 观者      03.24 长沙 湘江防洪堤上



  17. 茶客      03.24 长沙 湘江防洪堤上



  21. 观者      03.24 长沙 湘江防洪堤上



  22. 票友      03.24 长沙 湘江防洪堤上



  27. 牌客      03.24 长沙 湘江防洪堤上



  28. 观者      03.24 长沙 湘江防洪堤上



  29. 观者      03.24 长沙 湘江防洪堤上



  31. 茶客      03.24 长沙 湘江防洪堤上



  32. 茶客      03.24 长沙 湘江防洪堤上



  33. 牌客      03.24 长沙 湘江防洪堤上

  百米长的江堤之上,多市井低层百姓,除却许多城市常见的打牌下棋者,演戏唱歌者,别致的是倚江堤护栏喝茶的茶客。茶有两种,一种普通碎叶浓茶,一种泡些炒熟的江米黄豆的豆茶,可喝可吃。茶客之中,甚至有不少衣衫褴褛的乞丐拾荒者,大家倒也无分彼此,一盏浓茶在手,便忘却了贵贱高低。



  18. 茶酒客     03.24 长沙 湘江防洪堤上



  20. 邵阳大曲    03.24 长沙 湘江防洪堤上

  茶客之中,更有新鲜未见者,一盏茶,一瓶酒,以茶佐酒,或以酒佐茶,面红耳赤,不知是酒醺还是茶热。茶不是什么好茶,酒也不是什么好酒,只有两种,二两装的椰岛鹿龟酒或者本省的邵阳大曲。



  02. 按摩女     03.24 长沙 湘江防洪堤下

  熙攘人群之间,有不少中年妇女,与一些老年男人之间有一些金钱上的交易,堤下江滩上也有撑起的大伞,伞下难免不堪。



  34. 手艺人     03.24 长沙 湘江防洪堤下



  35. 剃头匠     03.24 长沙 湘江防洪堤下

  气氛很是诡异的一处市井,虽然由始至终没有任何人制止我的拍摄或者面露不悦,但我却是心中惊畏,生怕镜头戳破些尴尬。于是,生平第一次用长焦镜头街拍,用了Contax G2与Carl Zeiss Sonnar 90/2.8,很不习惯。
  长沙数日,阴冷湿寒。那天虽未落雨,但却低垂雨云,江堤树下昏暗,侥幸有如此一卷,可志长沙之行

Contax G2
Carl Zeiss Sonnar 90mm f/2.8 T*
Fujifilm Neopan 400
Kodak D-76 / Stock / 20°C / 7'30"
Epson Perfection 4490 Photo
  • 2.06K
  • quote 9.老虎
  • http://synyan.net
  • NEX就是这点很不好,拍起来像机关枪。是快门声音有问题。
    胡成 于 2011-12-14 23:58:51 回复
    这我倒真是初次听闻,本来还或多或少有些想弄台NEX玩玩镜头转接,这下彻底绝念。
  • 2011/12/13 22:21:4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8.映霜寒
  • http://snapf.com
  • 市井,市井,众生千相,妙趣横生。
    胡成 于 2011-12-13 21:54:14 回复
    我们都是流连在市井里的,同道中人。
  • 2011/12/13 17:15:2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老虎
  • http://synyan.net
  • 胡兄这你就有所不知,iphone在印度发售的可比中国早哦!而且我拿的是NEX,镜头突出的,拍照声音太大,咔咔声震四野,被乞丐和其他阿三们发现了以后就会以此来要钱的。iphone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胡成 于 2011-12-13 13:13:36 回复
    EVIL的卖点之一不就是安静拍摄吗?怎么马达声响会那么大?不是静音马达吗?若是对焦声音会大到惊动周围人群,那实在可怕,即便不被歹人惦记,也没有办法隐蔽拍摄呀。
  • 2011/12/12 0:19:2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老虎
  • http://synyan.net
  • 所以我想来想去打算出血买个iphone了。今天在德里的夜色中尘土飞扬面对来往形迹可疑的阿三们,拿出一个相机来需要太大勇气了。
    胡成 于 2011-12-10 9:37:18 回复
    又去印度了?你还真是世界漫游呀,无比羡慕。不过话说回来,我怎么感觉形迹可疑的阿三们,对iPhone的兴趣要远远大于普通的数码卡片相机呢?最好的,还是用回胶片相机吧,只要不是莱卡,估计总是最安全不过的了。
  • 2011/12/10 2:03:0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湘西
  • 恩,我现在在石家庄,欢迎胡大哥以后再来庄里。井陉还有些古村子比如大梁江,加上紧邻的山西的大汖,娘子关等,这太行山里值得好好走一走的。我来庄里已好几年,也慢慢习惯了,实在不能凑合时就费点心思自己烧点家乡菜。现在看得东西稍多后,这种不适应已然自动瓦解,呵呵。
    胡成 于 2011-12-9 1:30:50 回复
    井陉倒是去过,石家庄路过的多却几乎没有真正走过。石家庄本地人是称石家庄为庄里吗?还以为是别处的地名,险些准备检索究竟是在哪里。怎么会去石家庄,这似乎与湖南完全没有关系,除非是因为上大学的缘故吧。
  • 2011/12/8 18:05:4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湘西
  • 虽然长沙并不是我真正的家乡城市,却还是集结代表了一种叫做“故乡”的情绪。有湘江岳麓的书文化长流在前,加之我曾经在那生活过不短的一段时间,为周围小市民的家长里短的生活热情所感动,是以不免主观上倾向于她,喜爱她。
    后来也走过一些其他的地方,也爱上了其他的城市,小镇,村庄。视野开阔后反而坦然,他乡处处是故乡。不同的人与事,最后却终结于类似的情怀上。然而我还是保留了一点乡愁,还会在某个听见雨滴的瞬间被笼罩其间。想想,也算幸事,还有得这个具体的对象来怀念,不致陷入摸不着的无尽境地去。
    胡成 于 2011-12-8 15:56:55 回复
    嗯,你说的话和你看的模样还真是不一样呢,说话很客观冷静,倒像是个爷们的思维。你现在是在石家庄是吧?从长沙到石家庄反差还真是大呀,能习惯北方的天气和饮食吗?我觉得虽然我是安徽人,所幸是在皖北,北方方言以及北方的生活习惯,所以还能适应北京。不过如果让我生活在南方,我想想肯定是习惯不了的,有本能的抵触。
  • 2011/12/8 11:24:2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湘西
  • 也许长沙现在全民娱乐去了,真正的文化建设做得很差。除却寻常市井生活本身的一点热闹绮丽外,鲜有人文生气。太平街那边,除了嘈杂势利外一无所有,不值一去。岳麓山下湘江河畔,如今人头攒动颇有繁华之景,大学学子肆意涂抹青春,然而少有风华正茂的书生意气,颓丧迷茫的灰调色彩倒是更多,从那些潮湿拥挤的“后街”便可知。曾经在岳麓山顶看湘江的悠悠流水,看了很久很久,因为我多么喜欢这个地方。“衡山西,岳麓东,城南讲学峙其中。人可铸,金可熔,丽泽绍高风。多材自昔夸熊封。男儿努力蔚为万夫雄。”抛开zhengzhi,那是怎样风华绝代的青春!
    每个城市都是个有着新陈代谢的有机体,长沙最近这些年应该是有点消化不良。从个人情感出发,我愿意很宽容的看待她现在的一切。
    胡成 于 2011-12-8 10:47:31 回复
    其实我们的哪座城市又不是如此呢?哪有人文?如果有人文的印象,那也只是汉唐宋明,民国以来祖先给城市遗留的印迹未被我们杀伐殆尽而已。在千人一面的现代建筑中打麻将与在百年老宅中打麻将,彼此只是如此不同罢了。所以,对一个城市的喜爱,更多时候只是极主观的印象,就如同你爱一个人,纵便他千不是万不好,爱上了便会试着说服自己,那些都是无所谓的了。所以,从个人情感出发,我非常能理解你眼中的长沙,就像我能理解我自己眼中的哪里,哪里,与哪里一样。
  • 2011/12/8 10:15:1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轩易
  • 闽江边是唱闽剧的,长江安庆段江岸是黄梅戏的聚集地,重庆的江边是鱼馆子和麻将桌。老人们被子女或遗弃或圈养在大城市中,精神上百无聊赖,只能相依为伴。他们巴不得有人关注他们,和他们聊聊天。
    胡成 于 2011-12-8 10:37:12 回复
    这一代或者下几代的中国老人,生活重心几乎全部都在家庭之中,所有精神寄托也都在家庭之中,离开家庭几乎会迅速孤独衰竭。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许多,难以尽述,但这种结果却实在有些可悲。差些的,年轻人以老年人的这种无时无刻无休止的情感需求为负担,于是不管不顾;好些的,彼此需要处处照顾对方的情感需求,大量时间与精力消耗于此。都是麻烦。话说回来,因为在长沙湿寒阴冷,意兴萧索,拍摄时也没有与人攀谈的意愿,以致于我都不知道这湘江江畔究竟唱的什么曲种,长沙花鼓戏还是什么?
  • 2011/12/8 9:30:5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小车
  • 湘江堤上的躺椅也是一景,特别是到了夏夜,沿着江一排排,怕不得数以千计,蔚为壮观。
    胡成 于 2011-12-8 10:25:26 回复
    去长沙时还在春末,天气湿冷,坐在江畔还并不是件惬意的事情。不过倒是可以想象夏夜的盛景,江畔河谷中的城市,夏季闷热,寻着江风纳凉,总是夏夜第一要务。
  • 2011/12/8 9:09:23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