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海青海 卷五 青海湖青海青海 卷六 青海湖 »

宋人供养

  已是去年,冬夜夜雨,绵延侵晨。

  自安岳县城,去东南百里之外石羊镇上毗卢洞,去访那坐莲水月观音。安岳果然盛产柠檬,一路田野之中皆是柠檬树,许多乡镇路旁也尽是收售柠檬商铺,可惜却不在丰收季节,不知彼时可有弥漫柠檬甜香?
  石羊镇上一如安岳县城般喧嚣吵闹,但街景却是落魄,屋舍老旧,街道泥泞。在镇中某家鸡杂店里午饭,一锅鸡杂却实在索然无味。小雨仍然老成,所幸毗卢洞便在不远处,厥山上。

  毗卢洞佛龛造像始创于后蜀,兴盛于宋,曾是彼时四川佛教密宗主要道场之一。如今所谓毗卢洞景区,自外向内依次为毗卢洞、幽居洞、千佛洞与观音堂四处造像窟龛,因远距县城,保存极为完好,几无人为毁损,只是晚清末世塑泥绘彩,略减光华。雨中崖下极昏暗,千佛洞与幽居洞因窟龛深邃,更是暗如初夜。却是幽静,可以细细观览,只是内外石阶湿滑,数次险些摔倒。











  毗卢洞内最负盛名者,观音堂北宋坐莲水月观音。我却最爱水月观音身后,千佛洞。所谓千佛,即是密布主尊台下,约略三百余龛供养人造像。可以造像窟中,总非一般因缘,后人看来,自与神佛无异,故而索性与主尊共称千佛,不知主尊西方三圣是否以之为忤?





  供养人龛内右侧,线刻有供养人名姓,多有漫漶,但亦多有存留。主尊正下一龛外壁,两侧刻有“信士曾题□、王氏捐银三两装小佛十尊”字样,这应是千佛龛里捐资人之最大宗。其余以姓名看,捐资开三两龛直至一龛者皆有。而我所爱者,便是那些普通宋人名姓:





  姜朝琴,多龛其二;



  姜崇选;



  姜思华;



  姜尚志;



  姜凤枝;



  母金□;



  母金□;



  母金俸;



  于有芳;



  于楼;



  石□清;



  石奇芳;



  李素;



  李兴华;



  何大应;



  廖自华;



  杜任宇;



  易□泰;



  杨一琴;



  胡大义;



  王忠书;



  某。



  何孔章、陈氏;



  杜正果、□玉鹰。



  姜□氏;



  陈氏大;



  冉氏大;



  杨氏大;



  周氏大;



  周氏二;



  李氏二;



  刘氏三;



  蒋氏;



  石大姑。



  了悟;



  如瑞。



  易氏妙性;



  陈氏妙惠;



  刘氏妙明;



  安氏妙缘;



  龚氏妙善;



  汪氏妙善。

  凡此等等,善男、信女、僧尼,也是父子、母女、兄弟、姐妹、夫妻、妯娌,几乎便是彼时左右村落全部户籍。千载以降,户籍早已灰飞,如此黎民苍首事迹更是不传。张献忠入川屠蜀,湖广填四川,蜀地百姓几乎尽皆更替,如今此处左右百姓必也早与那些先民无缘。



  邓氏幺姐;



  于得弟。

  但不经意间,只在这名姓毫厘中,又可见着千载不变的传承。“幺姐”儿,蜀地依然如此称呼;“于得弟”,蜀地依然子嗣不断,人丁兴旺。



  雨始终未停,是夜要回成都,不得不行早返程。
  游人散去,天色也晚。已有些久坐疲倦的供养人,或支颐或垂首,或倚石睡去。
  只是如此一眠,醒时不知又是何年?

Nikon D200
Voigtländer Ultron 40mm F2 SL
  • 2.06K
  • quote 9.Zoya
  • 前几天小侄女出生,堂哥让我起名字,睡觉的时候想起H叔叔的这篇文章:)
    胡成 于 2012-2-4 17:01:07 回复
    我觉得现在人们生完孩子,会把起名字这件事情当免费彩票派发,大家似乎共享命名权,但实际上父母牢牢掌控最终解释权,就像彩票那微不足道的大奖概率一样,我上心认真帮忙想了多少回名字,也是徒劳,所以现在基本上不再当回事儿了。
  • 2012/2/4 12:17:2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8.映霜寒
  • http://snapf.com
  • 慢慢细看这幅幅片子,总有些不真实,总感觉书写字体和现代太相近。难道也算穿越?
    拉到末尾才又结了另一个疑问,这篇种种原为D200所做,否则煞是羡慕胡兄旅行弹药之充足,哈哈!
    胡成 于 2011-12-17 2:29:23 回复
    民间造像,因陋就简,文字也多用俗字简字,所以感觉仿佛现代简化字般,才会有古时今日交错的混乱吧。幸好去年这趟川渝之行事先知道需要拍摄大量造像碑碣而带着数码单反,否则即便这千佛洞里光线充足,我也不能如此奢侈的拍摄许多。有时候,数码相机还是挺有用的。
  • 2011/12/16 19:04:1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老虎
  • http://synyan.net
  • 不过Cliffx也说得不全对,比如“干露露”
    胡成 于 2011-12-17 2:21:08 回复
    话说干姓还在百家姓中,可是三千年我只知道三位干姓名人,干将、干宝、干露露。可能一般人一时还想不起来有干将莫邪,再不知道《搜神记》的干宝,那干露露就是干姓千秋第一人,也可谓是光宗耀祖。
  • 2011/12/16 14:36:0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老虎
  • http://synyan.net
  • 上:C兄色心起欣然题字窗前;下:H兄挠头焉思忖辗转反侧。批:大笑三声而过!
    胡成 于 2011-12-17 2:14:58 回复
    当夜,横批惨死,上联下联相视一笑。
  • 2011/12/16 14:34:1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老虎
  • http://synyan.net
  • “凡此等等,善男、信女、僧尼,也是父子、母女、兄弟、姐妹、夫妻、妯娌,几乎便是彼时左右村落全部户籍。千载以降,户籍早已灰飞,如此黎民苍首事迹更是不传。张献忠入川屠蜀,湖广填四川,蜀地百姓几乎尽皆更替,如今此处左右百姓必也早与那些先民无缘。”

    此段看了三遍,看一遍感慨一遍。尤其是“千载以降,户籍早已灰飞,如此黎民苍首事迹更是不传。张献忠入川屠蜀,湖广填四川,蜀地百姓几乎尽皆更替”……人生灰暗莫过于此。
    胡成 于 2011-12-17 2:11:06 回复
    中国人一直以为养儿可以传宗接代,香火可以万世不绝,唉,那希望简直是灰暗中的灰暗。
  • 2011/12/16 14:30:0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白小白
  • 其间“某”人之作最为表情不平和,呵呵,世俗心啊狡黠了一点
    胡成 于 2011-12-17 1:57:01 回复
    某龛右侧的石壁缺损,恰是镌刻名姓之处,或许他只是因为失去了名字才忿忿不平呀。
  • 2011/12/16 10:27:2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于有芳我看错了第一个字,心想是和叫有芳的人结了梁子么……囧
    胡成 于 2011-12-16 0:56:47 回复
    我想了一晚上,才想明白你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各种晦涩呀。
  • 2011/12/15 19:03:5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金牌
  • 是呀,就是有了他们的气息,才觉得这些雕塑还活着,和我们之间有了联系。
    胡成 于 2011-12-16 0:55:43 回复
    所以无论是看什么雕塑造像,我总会特别留意其间的碑碣文字,对我而言,有时候只言片语,胜过神佛万千。
  • 2011/12/15 18:47:0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金牌
  • 这样去咀嚼这些宋人的名字,也很有意思呀!
    胡成 于 2011-12-15 18:44:18 回复
    是挺有意思的,就仿佛看见千载前宋时那里左右百姓的花名册,虽然那些最简单的名姓除了些许可能的血缘关系并不能再多诉说些什么,但是却会让你抑制不住的去猜想他们的过往种种,相貌脾气,生世职业,等等等等。置身千佛洞中,也就像站在他们中间,你猜想着他们,他们围观着你。
  • 2011/12/15 18:32:11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