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海青海 卷九 石乃亥草原鸡零狗碎 »

邠州石室录

  颐和园西堤六桥中,桑苎桥今名豳风桥,几处景点指示牌上,“豳”字总是油光锃亮,因为生僻,所以总是有好奇之人指点辨读。豳,音宾,古国,地名,《说文解字》:“周太王国,在右扶风美阳。本作邠,从邑分声。亦作豳,美阳亭即豳也。民俗以夜市,有豳山。”《诗谱》:“豳者,后稷曾孙公刘自邰出徙戎狄之地,今属扶风栒邑,在雍州岐山,北至太王避狄人处。岐阳,今凤翔府扶风县岐阳镇,乃太王之都,文王治岐之地,汉为美阳县。而公刘所居,乃今邠州,属陕西京兆府路,北魏置南豳州,西魏去南字为豳州,唐明皇以字类幽,开元中改为邠。”民国初年撤邠州,于原州治所在设邠县。1964年,割裂文字传承的简化字运动中,改邠县为彬县。“豳”字自古以来皆为读书之人熟识,盖因《诗经》十五国风之中,赫赫有“豳风”七篇,其中最著名者:七月流火,九月授衣。可恨简化汉字,随意并用汉字,有多少风马牛不相及者?出彬县汽车站,坐上彬县至亭口的3路公共汽车去大佛寺,刚出县城便见一中学,名为“范公中学”,毋庸置疑,范公便是指祖籍邠州的吴人范仲淹,可悲的是范公塑像之前,校名金字赫然写着“範公中学”,堂堂学府,教书育人之地,却不知“範”“范”实为二字,大书错字与校门数载,不禁令人哑然失笑。范公可怜。



  彬县大佛寺在彬县县城城西十五里处,泾河南岸,清凉山北。大唐肇建之时,秦王曾于豳州浅水塬先败后胜薛举薛仁杲父子,贞观二年(628年),太宗皇帝为超度殒命于此的将士开山凿佛,筑应福寺。北宋仁宗皇帝为其养母刘太后庆寿时,更寺名为庆寿寺。







  大佛窟为寺中主窟,阿弥陀佛倚崖居中,高约二十米,即大佛,跌坐莲台。背光之上,有坐佛七尊,飞天一十九身,难得左下侧有“大唐贞观二年十一月十三日造”字样,观世音菩萨与大势至菩萨胁侍两侧。如今三身大佛泥塑完整,彩绘鲜艳,均是近世新作,但背光之上仙佛,石质无泥彩,应是唐时原作,精美冠绝其他诸处石窟,仅观背光便不虚此行。

  大佛窟,西侧罗汉洞,东侧千佛洞,两洞内千余尊造像皆失其首,寺内其称为武宗会昌灭佛时所为,存疑。罗汉洞里,最精美者是文殊菩萨所骑雄狮,浮雕洞壁之上,狮首面向窟门,宛然若生。千佛洞里,中心柱北西侧,由东向西文字清晰可读的三方题记,却胜神佛让我跓足最久。









  其一:万历辛卯(1591年),吴郡张栋过此,遇一老衲,自称百有六岁,盖逾余六十甲子,异而记之。
     张 以兵部都给事中阅边务过,老衲名明福,邠知州刘升(?)记

  洞窟之中,遍布题记,晚清金石大家叶昌炽曾于寺中拓唐刻二十二通,宋六十四通,金一通,元十六通,共计一百零三通,集为《邠州石室录》三卷。其实明清题刻更是多矣,层层叠叠,可惜室内光线昏暗,洞深处更是漆黑一片,大多题刻已难以卒读,即便在叶昌炽时,大多也是“苔封尘积”。千佛洞中心柱北正对窟门,光线明亮,可以细识。

  其二,其一之二十八载前一通题刻: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六月十九日,陕西布政司参政,邢台王本固,按察司副使,莱阳赵文燿,按部至邠,同登大佛阁,历千佛洞,因题洞壁,以志岁月云。文燿书。

  莱阳赵文燿,生平不详,《莱阳旧志》中亦只有寥寥数条,除却三四通由其所立的牌坊,便只有“陕西副使赵文燿墓,在县东北十里”条,只是如今莱阳县城东北十里,其坟茔必须早已无存,烟灭灰飞。倒是在这千里之遥的大佛洞里,看到他不错的颜字题刻,果然,其以志了岁月。





  其三,其二之三百八十六载后,边缘又一通题刻:某某某万岁。一九四九年。邱刚题。
  中心柱西侧北下角还有“华北人民某某某”,西侧石壁北下角另有“一九四九年。解放大西北,消灭胡马匪”字样。

  三通题刻,所述及处:两位官宦,两位官宦。一个老衲,一个信徒。































  大佛寺大佛只可从面部平视,明镜台下窟门紧锁不可入。罗汉洞与千佛洞铁门敞开,游人随便进入,随便做任何事情,无人值守,两个监控探头,即便可监控近窟门处光亮处,窟内深处亦不可见。造像伤痕累累,刻画累累,除却几身泥塑依然婉约之处,大多已露出黄泥胎体,森森然。

  夜宿西安大差市,三道巷里的锅巴米饭关张了,还好在近西口处又找到一家锅巴米饭。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以志行程。

Nikon D200
Voigtländer Ultron 40mm F2 SL
  • 2.06K
  • quote 17.圣子1228
  • 最爱看你写这种题材的文章,快元旦了,问好~~~新年快乐~~愿事事遂心。
    胡成 于 2011-12-30 21:07:46 回复
    谢谢,也祝你新年快乐,希望我们平安度过2012年。
  • 2011/12/30 19:14:4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6.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老胡扑的只一拳,正打在鼻子上,打得鲜血迸流,鼻子歪在半边,却便似开了个修车铺∶徕卡,集卡,寇德卡,一发都开出来。大尉挣不起来,那半格机也丢在一边,口里只叫:“打得好!”老胡骂道:“直娘贼!惫敢应口!”提起拳头来就眼眶际眉梢只一拳,打得眼棱缝裂,乌珠迸出,也似开了个暗房∶显影液,定影液,海波液,都冒将出来。

    两边看的人惧怕老胡,谁敢向前来劝?大尉当不过,讨饶。

    老胡喝道:“咄!你是个破落户!若只和俺硬到底,洒家便饶你了!你如今对俺讨饶,洒家偏不饶你!”

    又只一拳,太阳上正着,却似开了家相机店:B门,慢门,快门,一齐响。

    老胡看时,只见大尉挺在地上,口里只有出的气,没了入的气,个动掸不得。老胡假意道:“你这厮诈死,洒家再打!

    只见面皮渐渐的变了。

    老胡寻思道:“俺只指望打这厮一顿,不想三拳真个打死了他。洒家须被关进提篮桥,又没人送饭,不如及早撒开。”

    拔步便走,回头指着大尉道:“你诈死!洒家和你慢慢理会!”

    一头骂,一头大踏步去了。
    胡成 于 2011-12-27 17:11:30 回复
    嘿嘿,笑死我胡提辖了。不过胡提辖可不比鲁提辖正直豪迈,我虽也大踏步去了,可我是去追那娇滴滴的金翠莲了。我打死镇大尉,纯属争风吃醋,挟私报复。
  • 2011/12/27 14:20:4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4.老虎
  • http://synyan.net
  • “我也嗜羊,越膻越爱。但是,去年又回一次西安这件事情不作算,哈哈,我还不知道你,你这满世界飞的,若是去了便算爱,你未免也就太滥情了。”

    咳咳,但是你忘了,要愿意“回一次”才算呀,就像你常常回到去年去过的地方,北京胡同,厦门,成都……你不爱的地方是不愿意回第二次的不是吗?
    胡成 于 2011-12-27 17:06:53 回复
    愿意并不代表喜爱呀。比如现在,虽然你已经结婚,但是你之前彼此深爱的女人又回来找你,希望与你再度春宵,你可能会愿意吧,但并不代表你还在爱她。我知道我这纯属是抬杠,不过我愿意。
  • 2011/12/27 13:37:5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3.老虎
  • http://synyan.net
  • “Cyrix II是2000年以后的事情了”

    谬矣,Cyrix II是1997年的事情。

    另外你在大学干的那些事情我们是在高一干的呵呵,高一编程课那些我们也都干过。
    胡成 于 2011-12-27 17:04:12 回复
    可能是吧,我对硬件一向了解不多,我1998年才攒了自己的第一台电脑,Pentume II 233MHz的CPU,后来换了枚300MHz的,直到现在还收藏着呢,做工真好。还好大学的时候赶上了电脑时代的早班车,现在才可以勉强信赖学到的技术谋生,若是再早些,就真不知道现在会做些什么了。
  • 2011/12/27 13:35:5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2.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胡兄与F兄正在棚中拍摄,忽听头顶窸窸窣窣,抬头一看,只见大尉一身山寨的东洋忍者打扮,正举着伪装成手里剑的半格相机拼命盗摄。揪下来一顿痛打,大尉抱头曰:“朝闻道,夕可死矣!”
    胡成 于 2011-12-27 16:58:33 回复
    大尉兄,我越来越发现你真是太有才了,你得空开始写部小说吧,你绝对是写小说的人才,绝不是吹捧。
  • 2011/12/27 13:16:5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1.老虎
  • http://synyan.net
  • “我就记得我从上大学开始就一直梦想有台电脑,真是想得七荦八素,厚着脸皮四处蹭电脑用,然后直到大学毕业还是没有一台电脑,更遑论旅行”

    确实。那时候我们宿舍的CyrixII还是凑份子五个人凑的。CyrixII是不是很振聋发聩呀,很久每听到了吧。

    旅行方面,我最后悔的是有一次因为在机房泡的时间太长错过了跟着宿舍哥们流浪西北的机会。他俩分别出行,在宁夏陕北流浪了一圈两周后又回来了。
    胡成 于 2011-12-27 10:27:08 回复
    VIA的Cyrix廉价处理器呀,果然振聋发聩,不过振聋发聩的不是这处理器,却是你原来比我小很多呀。Cyrix II是2000年以后的事情了,我1997年就大学毕业了,我上大学的时候天天晚上在学校机房门口排队为了能等到一台电脑,稍晚一点就是全部满员。学校机房的电脑是各色IBM 8086和80286兼容机,单显,1M内存无硬盘,5.25寸软驱,每次都纠结虚拟几百K的内存盘才合适,除了练习打字,使用WPS,就是编程,汇编/Basic/Pascal/C,倒也是忙得不亦乐乎,想想挺有趣的。
  • 2011/12/27 8:53:2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0.老虎
  • http://synyan.net
  • “我是以为你或者不爱西北粗犷,毕竟你是江南人氏”

    哎,我吃的羊肉泡馍比你们俩加起来还多呢,真是……

    如若不是有感情,我也不会再在去年又去了一次了。

    忽然想起西安的冬天是很舒服的,有暖气!
    胡成 于 2011-12-27 10:18:02 回复
    好吧,不食羊是不能爱理解西北的,这点很有说服力,我也嗜羊,越膻越爱。但是,去年又回一次西安这件事情不作算,哈哈,我还不知道你,你这满世界飞的,若是去了便算爱,你未免也就太滥情了。
  • 2011/12/27 8:50:2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9.映霜寒
  • http://snapf.com
  • 原来胡兄是此等面目,还亏大尉点出,初见胡兄“金面”哈哈。
    胡成 于 2011-12-27 10:14:58 回复
    大尉他还是没有看透我邪恶的思想,比如若是早日识君,去上海的时候我必定不能跟着大尉混,我肯定会跟着你进影棚研究那些生物,当摄助也可。
  • 2011/12/27 8:40:3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8.依依呀呀
  • 这些可都是大师云云?
    胡成 于 2011-12-26 19:45:53 回复
    这位看官,你这一句问的我是云山雾罩呀,哪些呢?
  • 2011/12/26 19:23:5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以后若有条件,定要跟胡兄一起去西安找老虎兄玩耍!

    玩耍想象图如下:

    三个人转弯抹角,来到城内一家有名的网吧,门前竖着牌子,上书“未成年人不得入内”,漾在秋风中摇晃。
    三人来到网吧内找了个小包间里坐下。
    胡成坐了主位,老虎对席,大尉墙角坐了。
    服务生唱了个喏,认的是胡兄便道:“娘舅,是劲舞把妹还是CS?”
    胡兄道:“先用服务器开一个DUST2的地图来。”
    一面敬上茶水,又问道:“娘舅,开几个人的版子?”
    胡兄道:“问甚么!洒家的嗜好还不知?非32人不许!这厮!只顾来聒噪!”服务生下去,随即开SERVER;随后登陆人数不断,枪声大作。
    胡成 于 2011-12-26 19:42:44 回复
    哈哈,大尉兄,你不写小说,实在是文学的不幸而是作家们的大幸。真难为你怎么想出来的,可能是因为我们上海同行那天,我四处找网吧处理急务的那件事情大大刺激你了吧?见笑见笑。现在我们去西安可找不到老虎了,他是无锡人,只不过在西安求学几年罢了。不过,你这么说倒是提醒了我,什么时候有机会我们结伴同游一次吧,一定很有意思。
  • 2011/12/26 15:29:5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老虎
  • http://synyan.net
  • “想老虎当年在西安时也定不知西北的好”

    这话不能苟同哦!我对西安及大西北的感情是很深的。只是当年没有那么多资金云游罢了!
    胡成 于 2011-12-26 19:37:44 回复
    确实,那年代做学生的时候,真是没钱,当然主要是家里也不富裕。我就记得我从上大学开始就一直梦想有台电脑,真是想得七荦八素,厚着脸皮四处蹭电脑用,然后直到大学毕业还是没有一台电脑,更遑论旅行。
  • 2011/12/26 14:25:1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cw
  • 谢啦!慢读了。。。我的陕西
    胡成 于 2011-12-26 19:33:30 回复
    秦楚不两立,你是秦人,我是楚人。可是,我却更想是个秦人。
  • 2011/12/26 14:05:5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老虎
  • http://synyan.net
  • 哎呀,胡兄你不知,当年读书乃还未开化之时,懵懵懂懂也没什么志向,且西安一地已是忙不过来矣,至多也就去太白参拜而已……如当年就有今日之志,也不至于被胡兄笑话了
    胡成 于 2011-12-26 19:29:01 回复
    天地良心,我可没有一点取笑的意思。人的喜好是大有不同,却难说好坏,我是以为你或者不爱西北粗犷,毕竟你是江南人氏。原来是未开化,这茬给忘了,谁不是呢,大学时候我不也是一样没有开化,即便毕业来北京以后仍然许久没有开化,否则比如那时候就开始拍胡同,也不会错过那么许多。
  • 2011/12/26 13:22:1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第二张疑似胡兄自拍……

    周六去买摄影集,原本已铆定胡武功的老西安,拿去帐台时看到不显眼的角落里摆着本吕楠的《在路上》,平价。拿下回家,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胡成 于 2011-12-26 11:12:41 回复
    啊?我有这么慈眉善目吗?国内摄影师里我最喜欢胡武功,是那本《告别老西安》吧?虽然我挺喜欢看摄影集的,但是我一本摄影集都没有,哈哈,你要小心了。我最早的工作就是从来印前设计,所以我对国内的印刷行业实在没有信心,如果这些影集能在国外印刷发行,看到的肯定和这本摄影出版社的又大不相同。
  • 2011/12/26 9:11:4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朵朵
  • 西北之广阔,处处有惊喜,若非地毯式行走遗漏的又岂是一二。
    人之可恨就是年少时大把时光却只知耍玩,年长时惊觉太多美好曾擦肩而过浑然不觉,有太多书要看有太多地方想去,却已是没身红尘一切皆不由己。
    想我曾在杭州的四年又可曾知杭州以及周边的好?想老虎当年在西安时也定不知西北的好
    胡成 于 2011-12-26 0:47:51 回复
    所以即便这一生不浪费任何一秒光阴,最后一刻依然会叹息,叹息还有许多错过。如此想来,也便可以坦然了,可以在阳光墙角下静坐一下午,看太阳落山。
  • 2011/12/25 21:29:3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老虎
  • http://www.synyan.net
  • 若非胡兄提及,定不知长安西北有此州县。受教矣
    胡成 于 2011-12-25 20:32:52 回复
    难得你在西安却这么久,却似乎从来不想着西安周边四四走走,果然是自江南而去,或者与风物迥异的西北确是水土不服。
  • 2011/12/25 15:13:40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